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三十六章
作者:北有音阁 [更新时间] 5/25/2016 11:42:53 PM [字数] 2068
  “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吧。”让我安安静静的吃东西……看书……
  花花在坐车出来之前就叫仆人去找一本书给自己了,仆人拿了一本关于英国作家狄更斯写的小说 《雾都孤儿》,原来他看的是 《社会心理学》这本关于心理学的书,但是英语版的,所以就放弃了带这本书出来,而阳台上那本中日版的心理学书就放着回家在看。反正偶尔看一下小说也不是不可以的。
  “我要看书,随便一个地方,要快。看着车外那快落山的太阳,花花心里有些着急了,莲妈说了不能太晚回家,而她也知道我应该不会回去吃饭了,但看书的时光总是很快的。
  花花没有在车上看书的习惯,所以他拿出手机看看微信或QQ有没有人找自己的。果然,刚登上去就看到好友信息哪里有个红点,一看居然是莉莉发来的。
  ‘花花花,你看我种了一颗星星花,等他长出五片叶子时我就去找你了~’附带着一张照片,照片里一个白色的杯子里面装满了黑色的土,杯子上面还有一个很可爱的流氓兔躺在一棵绿油油的大叶子上,眼睛还是眯成一条缝,很是可爱。 一看发过来的时间,显示的居然是我们今天中午十二点半发过来的,当时在美国也就是晚上十一点左右,莉莉一般十点就睡觉的,现在却晚了一个小时,看开她在那边有些麻烦了,毕竟让一个强迫症的人强迫她改变自己的生活习性还真是有点难。
  现在莉莉的头像是黑色的,说明她现在还在睡觉了。
  还有一个人找自己,是幽容,她说自己已经把自己该做的工作都做好了,现在想要要求请假,因为自己手机打不通所以她只能发信息给他了之类的话。
  看了这两天信息,花花都不想回答。不想回答莉莉是因为如果自己回答了,莉莉一定会问自己她送过来的衣服现在到底在不在自己这里,然而自己已经把衣服扔到一个黑暗的小角落里了。至于幽容嘛……她刚开始工作多久,自己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让她放假呢?笑话!
  花花也知道幽容请假是因为学校要开学了,她作为老师不可能不忙的,如果她在开学典礼上看到自己,她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呢?还真是有点期待呢。想看到幽容那御姐脸上会出现怎么逗比的表情了呢真是有点迫不及待了呢。
  看了这么久的心理学的书可不是白看的,花花最阴暗的那一面也即将到来了……
  “珀,发生什么事了?这么着急走干什么?”陈爸坐在车上嘟着嘴不悦的问,好不容易进一次花花的房间就这么被一通电话破坏掉了,真是太可恶了!
  刚刚白珀把陈爸拉出房间的门时,又有一通电话打过来了,白珀接了以后面色更差了,现在整个人都一包公脸,黑的让人感到恐怖,但陈爸就不同了,自己惹白珀生气时白珀也只能是黑着脸什么都不能做,不能打我不能打我,除了晚上自己有点遭殃可是又不是说自己没有爽到。
  白珀开着自己心爱的跑车,飙着车不知道要去哪,只是黑着脸什么话都不说,陈爸也习惯了白珀这个样子,但现在气氛有些不大好,为了让车内气氛好点,陈爸悄悄靠近白珀,双手撑在白珀的座位上以迅雷的速度往白珀那没有遐遐思的脸上亲了一口,白珀的脸上出现了一个都是口水的水唇印,陈爸看着自己的作品一本正经的点点头带着丝丝调戏的语气说“嗯,不错不错,白美人的皮肤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让朕欲罢不能啊。”
  身体往后靠,双手打开,用色眯眯的眼神打量白珀,白珀被陈爸刚刚的举动逗笑了,脸也黑了,嘴角微微勾起,但还是没有看一眼陈爸,陈爸觉对无趣了便像个漏气的气球似的无力的躺在座位上,要不是扣了安全带,要不然陈爸就会直接滑到座位下面了。
  陈爸在一次问白珀“珀,和我说说说我们这是要去哪啊,我好像知道啊!”
  白珀没有回答,但好心情也没有减少,可陈爸也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主,开始对白珀进行轰炸!
  “珀~快说嘛,我们要去干嘛?……珀,我们是不是要去公司?……珀,生意上是不是出现了什么问题?……珀……”陈爸问了白珀一路白珀也什么都没说,只是有时候陈爸问其他问题的时候他会以‘哦,嗯,我懂了……’之类的话,每一次陈爸得到回答,心里更是激动,然后又会问白珀一堆没用的话题,然而除了回答他们这是要去哪以外白珀基本都回答。
  “林,我要和你说一件事”白珀的车渐渐离开市区,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陈爸也感觉的这个地方有些眼熟便自言自语的说“这……这里怎么会这么熟悉,好像我已经常常来过似的。”听到陈爸的自言自语白珀无奈的摇摇头,温柔的对陈爸说“林,这里是爸妈葬的地方,你不记得了嘛?”
  听到白珀的话陈爸身体有些僵硬,他有些不敢相信的问“你确定是嘛?”“你说呢?”白珀也不脑不怒,只是安安静静的等待陈爸另个问题的到来。“为什么珀你要带着我来这里?”陈爸不明白为什么白珀会突然带自己来这里,自己已经好久没有来过了,自从花花来这里就变成植物人了以后,陈爸就在也没有来过这里,天天还有人打扫这里的。
  车不知不觉就开到一个铁门在,门上的花藤被清理干净了,只有铁门上才有‘花’好看了。
  白珀下车后立马走到另一边为陈爸开门,看着下车的样子,白珀也说道“爸妈旁边种的花被人脚踏不少,原本围着两个墓碑旁长的花被……被弄得死的死断的断……”听着白珀的话,陈爸脑子里都已经断片了。
  这……被踩踏……墓碑旁的花被踩了?!这是谁干的!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