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touch
作者:欲逐轻骑 [更新时间] 2016/5/18 0:51:05 [字数] 12165
【上】
他坐在电脑前,屏幕上快速地滚动着大量的数据,他眨了几下眼,眼睛有些干涩,这让他感到稍许疲乏和困倦。
但是他的工作还没有完成,他便让他的智能伴侣在他的头皮上贴上几个贴片,紧接着,低强度的直流电便到达他的下丘脑处,短暂的电刺激过后,他便觉得又有了精神。
“谢谢。”他微笑地对他的智能伴侣说。
他的智能伴侣编号THX1409,是一具大致具有人型的机器,从他出生起便被制造出来陪在他身边,并且将一直陪伴他一生。
现今的每个人类身边都有一个这样的智能伴侣。
他感到有些饿,便让智能伴侣电刺激他脑中的纹状体和海马区域,饥饿的感觉便没有了。
一天的工作终于完成了,他伸了伸懒腰。
夜晚,他躺在床上,他的智能伴侣正在数据控制室里进行一天的充电和修整。
他把一块贴片贴在自己的头皮上,按下了几个控制键,他已经有好些天没有进行这种刺激了。
那种让他全身发热,甚至冒出汗,但刺激过后却会让人感到十分舒服的,性刺激。
性刺激在法定上是只有18岁成年后才可以拥有的一种刺激,他也一样,在年满18岁后,他的电刺激仪器上才配有性刺激的程序。
他很好奇,在18岁后的第一次使用,真的让他感受到了一种极致的快感。
他是喜欢这种感觉的,他觉得比饱食刺激这些基本刺激要愉快一些,不过因为不是生存所必须的刺激,所以他也并不是十分贪恋这种感觉。
他更把性刺激视为一种放松,今天的他实在是太累了,便使用了性刺激作为缓和调剂。
他仰躺在床上,双眼微微有些迷蒙,白皙的脸上渗出了些细汗,此时的他觉得很舒服,大约过了十多分钟后,到达了一个快感的巅峰。
他闭上眼,平复下急速的心跳之后,抹了一把额上的汗,缓缓呼出一口气。
很舒服,他这么想道。
他翻了一个身,沉沉睡去。


第二天。
今天是休息日,他便起的有些晚,电刺激了几下疲倦的大脑皮层之后,才坐在电脑前。
既然是休息日他便不会继续工作,消遣地浏览一些新闻,最近的科技更新越来越快了,比如又有新的去除人体内衰老细胞的方法,或是消除改造记忆,人机结合等等。他其实也算是科技研究者中的一员。
屏幕右下角跳出来一条新消息。
他点开看,是一条打招呼的信息。
“嗨~”屏幕上的男人笑着说。
“你好。”他也便微微一笑地回道。
他是有几个挺不错的朋友的,都是用这种方式认识的。他在闲暇的时候,也很喜欢和他的朋友们进行聊天,交换一些趣闻,或者戴上VR共同体验一场游戏或冒险。
他和屏幕上的男人聊了一些,男人很健谈,看上去比他大一些,该有三十多岁的样子,成熟英挺的脸,模样给人感觉挺舒服。
他想,他可以把男人加入进好友列表。
“喂,要不要见面?”男人说。
他立刻就蹙了蹙眉,见面?
他从没和网络上的好友见过面,甚至已经很久没有和真人见过面了。
毕竟见面这种交流方式已经有些古老了,不是特别正式的场合都不会需要正式的面对面。如今的人们都可以在自己的居住地,不需要外出的高效率完成一天的任务。即使必须与人交流,利用网络通讯或是立体投影都可以快速简便地完成。
就连他的亲生父母,与他们见面也是好多年前的事了。
他一直都皱着眉思考,没有回复男人。
“喂,行不行啊?”
“啊...”他的表情有些歉意,很委婉地回答,“我从没和朋友见过面...不知道你想和我见面是不是有什么很重要的事?”
屏幕上的男人不屑地嘁了一声,“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就是想见见面。”
“这个...”他有些犹豫。
“明天我去你住的地方。”
“......”他有些惊愕于男人的独断。其实见面也不是不可以,只是有些奇怪和不习惯罢了...“好吧,我等会把地址发给你。”
“好,那明天见了。”
“恩。”他重新微笑地回道。


男人果然来了。
他看见门外咧嘴笑的男人,微微有些错愕。
“你好...”
“好啊~”
毕竟已经很久没有和人见过面了,他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请进...”
男人大方地就走进了他的居所。
“......”他看着男人,男人比屏幕上的模样要显得鲜活生动,身材高大,下巴有些胡茬却更显得干净利落,整个人都显得英俊挺拔。
他穿的是得体的休闲西装,外装敞着,内里白色衬衫的第一颗扣子没扣上,这也使得他多了一份率性。
男人在他的家里逛了一圈,“有没有吃的啊,我饿了。”
“......”他愣了好一阵子,“没有...”
“嗷...”男人失望地吼了一声,“你是不是都没有吃过东西啊?”男人问他。
“我有吃过...但是次数不多。因为那不是高效率地满足饱腹感的手段,也有些麻烦,如果你真觉得饿的话,我的刺激仪可以借你用,这样你就不会感到饥饿了。”
“我才不要用那个!”男人大声道,“算了算了,回去的时候我顺便买点吃的。”男人略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面前的青年如他所想,该是现代年轻人生活的典型方式。
男人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面前的青年,他的体型修长,长得白白净净的,脸蛋也很好看,是他喜欢的类型。
男人的嘴角渐渐地泛起了笑,直接切入主题,“要不要和我做爱?”
“做...爱?”他呆呆地重复道。
这个词很陌生,但是却也有点耳熟,好像在他的记忆中,为数不多地会遇到那么几次。
谈论它的很少,仿佛是一种边缘化的信息,他不知道它的具体含义。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他老实地答道。
男人仍是笑,他走上前去,抓住青年纤细的手腕,青年蓦地缩回了手,蹙了蹙眉,他很不习惯这种碰触。
“你用过性刺激吧?”
“恩...”
“喜欢吗?”
“......”
“爽吗?”
    “......”他的眉蹙得更深。他本觉得性刺激没什么,但是被男人这么一问,不知为什么却有点难以启齿。
    “做爱嘛,算是性刺激的原始手段。就像满足食欲,不光可以通过电刺激大脑,也可以通过吃东西满足一样。通过做爱也是可以满足性欲的,反正我是觉得和电刺激达到高潮时的感觉有不同,我更喜欢身体力行地做爱。你,想试试吗?”男人直勾勾地盯着他。
“......”他有些犹豫,“我不知该怎么做...”他承认他的确是有些好奇。
男人又是那种勾起嘴角的笑,那模样挺好看,男人缓缓地脱掉了自己的衣服。
他有些惊愕,还来不及反应,男人已经赤裸地站在他面前了。
他看着男人健壮的身体,每一块肌肉都彰显着它的力量感,这让他想起了那些古老艺术形式中有关于男性裸体的描绘。
他甚至像人类第一次看见花开一样,体验到了什么是美感。
男人走上前,再次握住他的手腕,这一次,他没有及时抽回。
“你也...摸摸我?”男人道。
像是受到了男人话语的蛊惑,他伸出手,抚摸上男人的肩部。
他的手指顿时颤了颤,睫毛也有些颤动,他轻轻地吸了一口气,那是一种怎样的触感...
指腹传来温暖的感觉,来回摩挲的手指感到了肌理的光滑,柔韧和力度。
    他抬头,呆呆地望着男人,眼里是迷茫,隐藏着些不自知的渴求。
男人伸出手,触上面前青年白皙的脸颊,“你可以更多地,更大胆地碰触我...”
听着男人的低语,他怔愣了一会儿,随后便猛地抱住了男人,双手在他的身体上抚摸,他埋在男人颈间,深深地嗅了一口气,他甚至本能地把双唇附上去,体验亲近男人身体的感觉。

【中】
“嘿,你摸够了没?”男人道,他感到抱着他的青年就像那渴水的旅人一样,在他身上到处乱摸,他都被摸得起反应了。
他这才像如梦初醒般,眨了眨眼,眼神恢复了些清明。他放开男人,脸有点红,喘息也有些急促。
他垂下眼片刻,之后便又小心地抬起眼打量男人的身体,遇上了男人的视线便又似有些羞怯地低下头。
男人看他这模样,实在是觉得有些好笑。
“觉得怎么样?”
“......”
“挺不错的吧,这种身体相接触的感觉...”男人的嗓音本来就很好听,这下刻意压低了些,说不出的性感。
男人走上前去,微微搂住他清瘦的身体。
他猛地一怔,但也并没有挣扎,男人温热的怀抱让他觉得很舒服,他的大脑竟在没有电刺激的作用下产生了些许微妙的快感。
男人一颗颗扣子地解开他上身的白色衬衫,摸了摸他白皙的皮肤,“嚯,皮肤真好啊。”
他赤裸的上半身和男人的贴在了一起,这让他全身都轻颤了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挠着他的心尖,让他感觉痒痒的,有什么将要呼之欲出,他想做些什么却又不知该如何行动,他闭上眼,眼帘微颤,他甚至是有些害怕于这种陌生的感觉。
他这种表情勾的男人的心也痒痒的,男人有些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手伸进他的裤子里,握上了他的性器。
他猛地睁开了眼。
“哈,不出所料,勃起了。”
男人说的这是...什么意思?
他有些迷茫地低头看去,他的裤子已经被男人往下褪去了一些,他的那根东西被男人握在手上,模样和平时有些不太一样。
他惊讶地瞪大眼,之后便有些不解地朝男人望去。
男人并未解答他的疑惑,而是握着他的性器上下套弄了几下。
“唔...!”他眉头一蹙,这种感觉很熟悉...
这是他在进行性刺激时会有的快感。
但是又不太一样...
他的眼里能看到男人,他的胸膛和男人贴在一起,他能感受到男人的手掌在他的性器上套弄的感觉,他甚至可以去碰触他...
他伸出手,抚摸着男人肌肉结实的后背,男人的腰线,男人的臀部。
“哈啊...”他的下巴搁在男人的肩上,有些难耐地喘着气,他微微晃动起腰肢,想要男人更多地去抚慰他的性器。
快感更强烈...更真实...不止于大脑...
他的阴茎很快便涨得粗大通红,模样狰狞。
“呵,掌握得挺快。”男人说,他蹲下,粗长的性器顶部直抵他的鼻尖。
“要...做什么...”他微张着唇,垂眼看着男人,双颊绯红。
男人没说话,含住了他的性器。
“啊!”他叫出了声,性器被容纳进了一个温暖湿润的地方,他有些受不了这样强烈的快感,却又忍不住一边看着男人吞吐自己的东西,一边更深入地挺近男人的口腔。
眼前的事物变得有些模糊,他全身燥热,白皙的脸颊上流下了汗。
“啊...要...要...”他知道自己要高潮了,就像脑电刺激那样,只是这次又有些不同,他的脑内固然能感受到快感,但是这快感似蔓延至了他的四肢百骸,达到每一处肌肉的神经末梢,他的身体有些僵硬扭曲,就要为这快感折服。
男人适时地吐出他的性器,站起身,舔了舔微微有些红肿的唇。
他有些茫然,他很想让男人继续为他做下去,维持这种快感,他也很想知道他那肿胀的性器之后还会有什么变化,通过它到达高潮会是什么感觉。
他想再次捅进男人的嘴里。
“别急别急。”似是看出了他的心思,男人道,“还有更爽的。啊,这个电解液给我用下。”男人说完就拿起矮桌上的电解液。
电解液本是用于头皮和贴片之间润滑用的。
男人跪在沙发上,微微叉开腿,背对着他,把电解液挤进后穴里,伸进两根手指为自己做扩张。
男人轻哼出声,屁股一耸一耸的,股间逐渐变得湿润。
仅是这副视觉光景,便刺激了他的下身,他的脑神经。
“呼...差不多可以了。”男人说。
“......”他没动。
男人扭过头,勾唇一笑,冲他摇了摇两瓣紧实浑圆的屁股,“我觉得应该...不用我教你怎么做了吧...”
他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眼睛紧紧地盯着那硕大屁股间通红的穴口,双眼甚至变得有些红,深刻于基因里的本能被唤醒。
他走上前去,抓住男人的屁股,尽根捅了进去。
“嗷...!”男人疼的一叫,身子颤了颤,有些不满道,“慢一点...”
他扶着男人的髋部,便开始抽插。
“哈啊...哈啊...”他急促地喘着气,体验自己的性器在男人体内进出所带来的快感。
“顶那里...恩...”男人双手抓着沙发靠背,尽量撅着屁股迎合他的进入,不过这鲁莽的冲撞可无法带给他什么快感,男人直起身,脱离后方的性器,翻了个身。
他红了眼,见着男人两腿间的小洞就又想捅进去。
“喂等...等一下...我也想爽啊...你这样胡乱地捅我可不舒服。”
他仍是喘着气。
“你坐到沙发上去。”男人指了指。
他便听从男人的指挥。
男人嘴角翘起,跨跪在他的身侧。
他仰头看着赤裸健壮的男人扶着自己的性器,慢慢地坐下去。
两人同时轻哼出了声。
“啊...这样才爽...”男人适应了之后,便开始上下摆动起自己的身子,把主导权交给自己,让他那根肉棒能磨在令自己舒服的地方。
“摸摸我...”男人抓起他的手臂。
他少了之前的那份原始的冲动,又回归到一开始那有些胆怯的状态,脸颊红润,眼里布上层水汽,看在男人眼里,反而像是自己在强奸他一样。
他伸出手,摸上男人的身体。
“嗷...真舒服...恩...”男人享受地眯着眼,“怎么样...你也觉得很爽吧...?”
“恩...”他轻声道,双手在男人身体上抚摸,他喜欢这种碰触的感觉,也喜欢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能和男人如此紧密的结合。
“和性刺激比,哪个爽?”
“这样...更舒服...”脑中产生的快感其实与性刺激没有很大差异,但是这种快感却是由于与男人身体的接触,结合而产生的。
他近乎有些着迷地摸着男人的身体,看着自己的东西在男人体内快速地进出。
如果真要形容这种感觉的话,那就是不可思议。
他猛地抱住男人,双手肆无忌惮地在男人的身上抚摸,他张嘴含住男人饱满胸膛上的乳头。
“恩...!”男人重重地一哼,舔了舔唇,“很棒...”这个青年虽然是第一次,但是给他带来的性爱体验却很不错,“再来...”
他紧紧地抱着男人,舌头游走在他蜜色的皮肤之上,尝遍他赤裸的身躯。他少了冲动,也少了迷茫羞怯,渐渐地掌握了主导,把男人顶的全身战栗,呻吟乱叫。
在他的下身颤抖地射出的时候,他狠狠地咬住了男人的肩。
两人躺在床上,男人背对着他,正在睡觉,呼吸平稳。
他却睡不着。
男人赤裸着身子,他也是。
他一遍遍地抚摸着男人的身体。
他闭上眼,视觉被遮蔽,周围也似乎全然安静了下来。
他能听到自己的呼吸,他能感到自己的手指游走在男人身体上的奇妙触感,以及因此勾起的一点点轻微的快感。
他环抱着男人,他的下身贴近男人股间,轻轻地蹭着。
他还想抚摸他,碰触他,和他做爱。
他实在是喜欢这种肌肤相亲,交融彼此,再一起到达快感巅峰的感觉。


他这段时间一直和男人保持联系,并且两人隔几天就会见面,抱在一起疯狂地做爱,从来都不止做一次。
和男人做爱的时候,他总是喜欢尽情地抚摸他,碰触他,享受与他身体交合的感觉。
他觉得他迷恋上了和男人做爱的感觉。
这几天,他也会在网络上搜寻关于做爱的信息。这是一种以前社会的性交方式,如今已经被摒弃,这种身体接触甚至被认为是一种对当今占主导地位的大脑决定论的挑战,被视为禁忌,所以大多数现代人接受不到关于此类的信息。
只有在一些很边缘类,甚至可以被称之为“地下”的网站才会有这种信息,也是有些现代人关注的,他想男人肯定就是其中之一。
他知道男人很少会用到对大脑的电刺激,饿了就吃饭,渴了就喝水,想要了就做爱。
男人是个生活方式很原始的人,但却也因此懂得很多,显得成熟又随性,他喜欢和这样的男人进行交谈。
对于他而言,男人就好像是那个久远以前世界的人,却也带给他许多新奇的体验。
“要不要一起出去玩?”屏幕上的男人道。
“出去...去哪里?”
“随便玩玩,旅行啊,你以为外面的世界都是摆设啊。”
“恩,旅行,我有做过,我还去过不少地方。”
“你别跟我说,你是用你那台VR做的。”
“额...是这样。如果你想旅行的话,我们可以一起用VR...”
还没等他说完,男人便打断他,“那都是假的假的!”男人一脸的鄙视。
“现在的VR技术很成熟...不仅是视觉,其他感官都可以一起模仿,所以和真实的体验没有什么区别。”
“那你觉得性刺激和做爱的感觉是一样的咯?”男人抛出问题。
“......”他沉默了一阵才道,“不一样...”
“那不就得了!走吧,一起出去,我可闲不住。”
现代人通常喜欢呆在一个地方而吝啬于挪动脚步,男人却整天想着往外跑,实在是喜欢打破常规,和正常人反着来,他这么想着,心里有些好笑,便也点头,“好,我们一起去旅行。”
男人说的果然不错,等到他站在山顶,有风轻拂过他的双臂,脸颊,他才切实地感到与VR环境下的不同。
他闭上眼,微微张开双臂,呼吸着高处的空气,有树木和苔藓的气息窜进鼻腔,细小的雨点打在他的身上,他知道这才是真正的身处在某一环境中,这是单纯的刺激你的视觉神经,触觉神经所不能比拟的感觉。
他有些感慨,原来亲身经历是这么美好的一件事。
他拥抱住男人的身体,没有说话,就这么一直拥着他。
就像是在感受这山野间的神奇,他同样在感受身边男人的真实。
男人与他一起走了许多地方,他从未感觉如此的畅快。


男人带他来到一处较为偏僻,设在地下的地方。
他刚一进去,就皱起了眉,因为这里太吵了,也有许多人。
“这是酒吧!”男人在他耳边大声地说道。
“恩...我有听说过。”他跟着男人走,尽量避免和其他人碰到。虽然他喜欢和男人多做接触,但是一时还无法接受和其他人做过多的碰触。
男人拉着他,坐在一处较为安静的地方。
眼前绚烂的彩色灯光和过多的人群闪的他有些眼晕。
时不时有人路过他们,会和男人打招呼。
他微微蹙了蹙眉,“你...经常来这里?”
“是啊。”
“和这些人...很熟吗?”
“也不是,就认识。”男人笑着看着他眼前晃动来往的人群,“我喜欢看着他们,多鲜活。”
他一时间还有些接受不来,所以没有对男人的话做出回应。
“他们其实都跟我是一类人,不喜欢现在的生活方式,更喜欢以前的,那种实实在在的生活。可能是因为我们骨子存留着的以前的印记太深刻了,没能彻底去除吧。不过在如今现代人的眼里,我们就是那种叛逆的异类,所以我们也只是暗搓搓的一小群人,找寻着自己的生活方式。”男人笑了笑。
“......”
“不过我也并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哈,酒来了,喝!”男人给他开了一瓶酒。
他从未喝过酒,男人已经咕噜噜地灌下去了一瓶,把酒瓶重重地搁在桌上,大声道,“爽!”
他也试着尝了一口,辛辣的感觉让他猛地咳嗽起来,脸顿时就红了。
不过感觉倒不是很坏...
自从遇见了男人,他已经做了许多之前从未有过的尝试。
“慢点喝。”男人说。
“恩...”
酒精的作用有些麻痹了他的口腔,他的大脑神经,他觉得有些晕乎,不过他之前就感到有些晕,所以现下也无所谓了。
“你小子酒量倒是可以啊。”
他又喝了一口酒,脸颊染上了红晕,对着男人傻傻地笑了笑。
男人噗呲一声就笑了出来,觉得他这模样有些可爱,便揉了揉他的脑袋。
男人拉起他,走到酒吧中央。
现在正是酒吧里最热闹的时候,男人便领着他也混进人群中。
男人故意离他有些远,看到有些迷糊的他站在原地转圈,似乎正在找男人,就好像是一个迷了路的孩子。
男人坏心眼地笑了笑,逗弄够了才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一把便紧紧地搂住了男人,体验把他满满抱在怀里的真实触感,嗅着独属于男人的气息。
由于酒精的作用和音乐的节奏,他的双手在男人身上肆意地抚摸,嘴亲吻上男人的,轻轻地咬着他的唇。
舌头探出口腔外纠缠彼此,酒香的气息在两人唇舌间交换。
“唔...恩...”男人的呼吸有些急促,感慨这小子的撩拨真是越来越纯熟了。
男人推了推他的肩,把他一直推到人较少的一个角落里。
两人一直亲吻着彼此,他把男人按在墙上,亲吻着男人的脸颊,脖颈,有些迫不及待地撕扯开男人的衣服。
耳边是嘈杂的声音,眼里是光影交错,他喜欢这种五感被满满填充的感觉。
还有...面前这同样触及他所有感官的...衣衫不整,双颊酡红的男人。
“谢谢你带我走进你的世界...”
男人勾起唇角笑一笑,“不客气...”

【下】
他现在经常和男人一起去吃东西,虽然他的肠胃一开始对食物有些不适应,但是逐渐地也能接受,他喜欢味蕾上传递的真实味觉,也喜欢下咽的动作。
“噫,你的字写得真丑。”男人正弯腰看着他写字,一脸的嫌弃。
他摸了摸头,很是有些不好意思,脸也有些红,“我很少...写字...除了必须要的手写的签名...”
“我来写。”男人抢过他手上的笔,便开始在纸上写起字来。
他好奇地在一旁看着。
“看看,看看,这才叫写字。”男人把纸搁在他眼前。
“......”他瞪大了眼睛仔细地看,“你的字...写的真好看...”而且男人写的好像是很早以前的古诗词。
“那是~”男人丝毫不谦虚,“年轻人,多练练手写字吧。”男人摆出一副长辈教育晚辈那种语重心长的模样。
“恩...”他点点头,谨遵男人的教诲。
这些时候,他已经渐渐地融入进了男人的生活方式,并且真心地喜欢这种古老久远但却真切的生活。
“对了,我这里有几本书,你要看看吗?”
“书...?”
“是啊。”男人递给他几本书。
“这是...纸质书...”他喃喃道。
“我不喜欢对着数字化的文字,更喜欢看这种纸上的字,觉得看得舒服。”
“你从哪里得来的?”他问。纸,是一种早就被淘汰的信息记载方式,就好像是更早以前,竹简对于纸一样。
“如果真想要,找找相关信息总是能弄到手的。”
他点点头,“是这样...”
“我猜你肯定都没碰过书吧。我就喜欢这些古玩意儿,看你好像也不排斥,所以给你几本看看,我觉得有几本书还挺有意思的。”
“恩...我看看。”他似是有些迫不及待地拿过书,他能看到一个个黑色的字印在白色的纸张上,他的手抚摸着一页页的纸,很陌生却很新奇的触感,他的眼里透露出一点亮光。
他似乎可以通过这些纸质书,嗅到久远之前的味道。
看到他似乎很喜欢的模样,男人自然也挺开心。
夜晚,他躺在床上,翻看着书。他从下午看这些纸质书,一直看到晚上。
不仅是纸质书本身让他感到新奇有趣,里面记载的内容也让他感到新奇,惊讶。
通过这些书,他更多地了解了以前的世界。
在以前,人类身边并没有陪伴他一生的智能伴侣。
而是...人和人之间组成伴侣关系,并且走完一生。
这些书里,记载了不少这样的故事。
原来在以前...是这样的啊...
组成伴侣的两个人会很亲密,他们会接吻,也会做爱,他们之间会被一种奇妙的情感所维系...
他不知为何有些激动,有些兴奋,又有些迷惘。
他的手指抚摸在纸上的一个字,那是一个古老却又令人着迷的词汇。
他抱着一本书入眠,脑海里被“爱”所填满。


这些天男人都没有和他联系,他在网络上找男人,男人也总是没现身。
他有些焦急,也很想见到男人,便直接跑去了男人的家,可也没找到男人。
他又跑到男人经常带他去的一间酒吧。
他皱着眉挤进人群里,他看到了男人,却看到他正在和另一个陌生的男人接吻。
两人吻得热火朝天,而那个陌生男人正揉捏着男人的臀部。
他顿时倒吸一口气,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直。
他迈开步子,快步走上前去,把正接吻的两人分开。
他看到男人被吻得红肿的唇,心里顿时蹿起无名火来,脸都被这火烫红了。
“啊,是你啊。”男人在短暂的惊讶过后,便有些若无其事地道。
陌生男人因为被打搅,便有些无趣地耸了耸肩,走了。
他皱着眉看着陌生男人离去,才再面对男人道,“你刚才和那个男人在做什么?”
“接吻啊。”
“...那接下来是不是要和他...做爱?”
“恩,可能吧。”
“像和我一样...和那个男人做爱吗...”
“是。”
“为什么...”他问。
男人皱起了眉,“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你要和其他人...”
“我为什么不能和其他人做爱。”
“你这是...出轨...”
“哟,学会新词啦。”男人嗤笑了一声,听在他耳里有些讽刺,“可是你这词用错了。我们确立了什么关系吗?没有。我们什么关系都不是,最多就是炮友。既然知道出轨这个词,那炮友也应该明白什么意思吧。老实说,我对你已经有些腻了,所以想换个人,就是这样。”
“你要和我...分手?”
“我们之间,谈不上什么分手。”
“......”他蹙着眉,“我不想...这样...”
“行了行了,好聚好散吧。”男人不耐烦地冲他摆摆手,就走了。
留他一个人在原地。


他回到家,整个人都有些浑浑噩噩,脑海都是下午男人对他那冷淡的模样。
他不明白,为什么男人会转变得这么快,为什么把自己拉入了他的世界,现在却又要离开...
为什么...难道你不想和我之间产生爱情吗...不想和我一直走下去吗...
为什么...
他侧躺在床上,蜷起身子。
他从手脚到心脏,都是冰凉的。
接下来的几天,他都没有再见男人。
“THX,你会一直陪着我吗?”他问他的智能伴侣。
“是的,我会。”机器人发出机械独有的平板音调。
“不会离开我吗?”
“不会离开。”
“一直陪着我一生吗?”
“是的。”
他有些虚弱地笑了。
夜晚,他躺在床上,他想着男人,他英俊的相貌,嘴角的笑,赤裸着身躯的艳丽无边的景象。
又想着他的温柔,他的绝情。
他用脑电给自己进行性刺激。
高潮过后,他的胸膛起伏,剧烈地喘着气。
不够...
他用手狠狠地撸动自己的阴茎,射出的精液沾湿了他的手心。
不够...
无法填满...
他张开双臂,像是想要去拥抱什么,他的手指在空气中动了动。
他还想像以前那样碰触男人...


“干什么,你怎么又来了?”男人看着眼前有明显消瘦,面色苍白的青年,有些不耐烦。
他只是抓着男人的手,不说话。
“放开。”男人冷冷道。
见他还是不放手,男人冷哼了一声,挥出一拳,就想打上他的脸。
他躲过,把一块小小的电极片贴在男人的手腕处。
“恩...!”男人顿时疼得表情都有些扭曲,一条腿便重重地跪在了地上,“你他妈的...对我做了什么?!”男人仰着脖子冲他大声吼道。
“只是刺激了你的痛觉神经...”他的声音很轻,低头看着单膝跪在地上的男人。
“可恶...给我...拿开...啊!”瞬间又感到了一阵强烈的痛感,男人疼的龇牙咧嘴,额上流下了汗,却仍是不服软。
他单手支撑起男人的下巴,强迫男人看着自己。
“我们和好,好不好...”他说。
男人勉强扯起嘴角地笑,“好...好啊,你把那贴片给我拿开,我就和你和好...”
“你是骗我的...对不对...我拿掉它...你就会立刻跳起来,离开我的吧...”他用拇指轻轻地摩挲着男人的唇角。
“哼...!”男人瞪着他,眼里满满都是怒气和厌恶。
他有些受不了男人对他的这种眼神,身子微微颤抖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你就不能像智能伴侣一样,对我忠诚,永远陪在我身边呢...”
“呵...因为我不是机器。”
他眨了眨眼。
“因为我是人,拥有七情六欲,血肉之躯的人类。”男人似乎觉得他的问题有些好笑,他勾起嘴角,讽刺地笑,“如果你要接受我,你就得同时接受我的出轨,我的背叛,我的滥情,接受这样全然的我。我不会像那堆机器和程序一样,只说你想听的话,只会讨好你,会一直没有自主意识地陪着你。”
“......”
“呵,它们不就是为了这个设计制造出来的吗,为了防止人类历史上的一次次的背叛,分离。为了获得虚假的忠诚和陪伴,人类甘愿被那种没思想没情感的东西承诺一生,你以为你获得了什么?恩?也许你隐隐察觉到了,你不想要这种方便的东西,所以来找我,但是又不接受我作为人类的自主。”
“......”啊是啊...这个男人就好像是以前世界的人,那个绚烂多姿的世界里的人,但却又要比现在的人具有更多的复杂性...
难以掌控...
“啊啊——!”男人大叫,他只感到一阵剧痛,眼前一黑便昏了过去。


他把男人给绑了起来,囚禁在自己的家里。
男人不服软,十分的暴躁,他为了制服男人用了很多手段。
物理的手段似乎对男人不管用,即使已经皮开肉绽了,男人仍是生龙活虎,拼命想要逃出去。
他知道男人习惯这种直接的感官刺激,便给他绑在椅子上,头上贴上了贴片。
“别给我贴这种东西!”男人终于有些惊恐地喊出了声。
他给脑电刺激仪输入了一些指令程序,随后便听到男人撕心裂肺的喊叫。
他通过直接对男人大脑的刺激,伤害男人与被刺激大脑区域相对应的内脏器官。
看吧,还是脑刺激最管用。
男人的脸变得通红,脑贴片处都冒出了蒸汽。男人低着头大喘着气,身上全是汗,“妈的...”嘴角流下了鲜红的血。


“我饿,我饿!”男人大声喊道。
他给男人进行饱食感的电刺激,男人却还是喊饿。
没办法,他只好给男人喂食。
看着男人一口一口地吃着勺子里的食物,他一直以来僵硬的表情才会有所软化。
男人看着他那张漂亮的脸露出一点可以称之为温柔的表情,只觉更加厌恶,刚入嘴的食物就吐在了他脸上。
他的表情顿时就僵了,用纸擦了擦脸,也不再给男人喂食了。
接下来,就是对男人持续半小时的疼痛脑刺激。
不仅会给男人进行疼痛刺激,他还在改造男人的大脑。
大脑控制,在现代是被法律上禁止的事。
这种技术,就好比以前社会用手枪杀人会被定为犯罪一样。
但大脑控制,不会使人失去性命,但却比直接杀了一个人要更加有效。从很早以前开始,军方就一直秘密在地研究这种技术。
它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思想,行为,所以才被称之为控制。
他会这种技术。
因为他的本职,就是研究大脑控制的。
他给男人进行不同脑区的电刺激。
男人被脑刺激弄地一会儿笑,一会儿拼命眨眼,一会儿一条手臂抬了起来。
“妈的...住手...”男人就像一个提线木偶一样,被他任意摆弄。
“可恶...”男人哭了。
他停下,看着哭泣的男人,他并没有刺激男人的泪腺,他知道男人是真的哭了。
这个一直唾弃脑刺激,向往自由,喜爱丰富生活的男人,现在却被人电刺激大脑,进行任意的操控。
他知道,男人现在一定感到耻辱,感到悲愤。
所以男人哭了。
看着男人的眼泪,他受到了些许的迷惑,内心有些动摇,他在心里猛地摇了摇头,收回看着男人的眼神,继续操控男人的大脑。
是的,他要把男人改造成属于自己的伴侣。
是这个完整鲜活的男人,又会忠诚于自己一生的。
“我...他妈的...啊...爱...可恶...你...呸...!”
“我也爱你。”他微笑地回道。
他对男人大脑的言语区进行脑刺激,叫他对自己说出“我爱你”这三个字,男人仍在死命抵抗,却最终是无法违背大脑下达的命令。
“我爱你...”在进行了多次的试次之后,男人终于不停顿地对他说出了这三个字。
“我也爱你...”他仍是会轻声地回应男人的爱语,倾下身亲吻男人的脸颊。
他现在已经回到了完全使用脑刺激的那个时候,只唯有一点,他仍是会和男人身体力行地做爱。
男人全身赤裸地被绑在椅子上,身体热乎乎的,身上也全是汗,虚弱地耷拉着脑袋,这模样却勾起了他的性欲。
他弯着腰,亲吻起男人的嘴角,耳廓,双手抚摸着他的身体。
男人全身没什么力气,任由他的碰触。
他抱着男人,把他挪到床上。
“恩...”男人皱了皱眉。
他吻遍男人的全身,打开他的双腿,进入。
“唔!”男人的身体抖了抖。
本就是喜欢被插入的男人,这些天以来又如此熟悉了他的进入,快感便涌上来。
“唔...啊...放...放过我...”男人带着些哭腔地说道,不知是叫他别再这么用力地抽插,还是叫他真的全然放过他。
“放过你...你会离开吗...?”
“不会...”
“我知道你在骗我...所以我不会放开...”他猛地一顶。
“啊!...呜...”
他舔去男人的泪水。
“我会...会试着和你相处...啊...但这...可能需要...时间...所以...你不用这样做...是真的...”
“我不信...”他不相信男人的服软,而且用脑刺激控制他不是更快速有效吗。
又过了一些时候,男人很少反抗了,更多的时候,是闭着眼,接受他的大脑改造。
有一天,男人睁开眼,对着他笑了,他笑的很好看,显得有些虚幻,他说,“我爱你...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
他想,他成功了。
    这是那个完整鲜活的男人,又是会陪伴自己一生的男人。
他坚信,或者他这么去相信。
【end】
作者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已经是最后一章了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