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Chapter XLIII
作者:阿靖 [更新时间] 5/15/2016 8:30:51 PM [字数] 1958
    在不知名原因的作用下,没有魔物胆敢袭击这里,因而很多受灾的城内居民纷纷聚集到教会来寻求庇佑。格恩特教父正站在教会的庭院内,尤里斯派来的人刚刚离去,他望向鹰之团驻扎的方向,“是时候了。”

    在一系列人的努力之下,魔物潮渐渐减缓了潮涌速度,原本被遮蔽住的天日也重新得以见人。格恩特说完那句话之后,天空像是披上了一层黑纱,再度暗沉下来,魔物们开始放弃口中的“食物”和眼前的敌人,纷纷朝着一个方向前进,就像是被召唤而去。

    在室内的几个灾民缓解情绪之后,便相携出来寻找格恩特神父,想要感谢他的仁慈宽厚。其中一位中年妇人一眼就看到了伫立在庭院内的人,“格恩特神父!”她高声叫着,带着几个灾民纷纷小跑到他身边。

    格恩特似乎没有听到她们的声音,仍然望向城外的位置,几个人有些不明所以,纷纷抬头看向格恩特瞭望的地方。各式各样或走或飞的,一个普通人恐怕终其一生都无法见识到魔物们有志一同地朝着同一个方向走去。

    这样的场景比他们早些时候受灾的样子更加可怕,以至于她们之中有几个人不由惊叫出声。格恩特这才像是被猛然惊醒一般回头看向这几个人。“请问,你们是?”有一个稍显沉静的妇人站出来,“格恩特神父您好,我们是前来您先前大方接收的居民,本想来感谢您的宽厚仁慈。但是……”,那妇人皱起眉头,满脸为难又像是愤恨。

    “感谢就不必了,这是我应该做的,神明不会放弃任何一位子民,除非……他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过。”格恩特的脸上竟然露出了惋惜和悲伤的表情。

    “神父,您的什么意思是!”妇人面上的为难逐渐消退,愤怒反而愈加明显,“难道您的意思是,我们受到的这些灾难都是人为的?!”格恩特陡然一惊,“夫,夫人,您在想什么,我完全没有这样的意思啊。”可他的实现仍然不住地撇向城外的方向。

    那位妇人见实在问不出来些什么,赶忙拉着其余还不明所以的人离开,这件事情我一定要弄清楚,绝对不能让我们家就这样白白的损失!半路上有几个品出些不一样东西的人,看了看那妇人紧皱的眉头,似乎也明白了什么。

    “格恩特神父。”那些灾民走后,从相反的方向上来了几个衣着褴褛还带有一些血迹的男女,他们几乎都是面相平平,要是扔进人堆里,随时能找到一大把这样的。

    为首的男人行了礼,格恩特颔首应答,“你们都知道该怎么做吧?我再嘱咐一遍,走进人群中,露出悲伤的表情,得到他们的同情和安慰,讲述你们的愤怒和猜测,不时透露些我说过的,或者你们听说的东西,明白了吗?”这几个人都重重地点点头,无论是来自格恩特神父的,还是尤里斯伯爵的奖赏,都让他们能将这些技巧牢牢记住。

    为了防止意外情况,他们之间只简单交流了几句,那几个男女就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走进教会提供的休息室内。而格恩特目送几人远去之后,悄然笑了起来,“哼哼,所谓愚民啊。”随后背着手缓缓走进教会内。

    “议事厅里发生的事情我也跟你们讲完了,接下来大家觉得应该怎么办?”冷静下来的格里菲斯,想起当时国王的语气,和他走后留在厅内的尤里斯,不禁背后冷汗连连。他从不介意以最大的恶意揣测敌人,然而结合俄尔索克的事情,和现在的情形,情况已经一目了然了。

    在场的其他人听完格里菲斯的讲解,互相交流了几句,脸上均是一副难看的神色。本以为对方只是想打击他们,或者干脆地将他们赶出米德兰。没想到,对方既然打的是斩草除根的主意,而情势紧急他们又不得不应。

    谁都以为现在已经是最坏的形式了,然而下一秒魔物们越来越近的巨大咆哮,让众人的心再次沉底。利用魔物来杀人,当真是一步好棋,格里菲斯握住胸口处的贝黑莱特,他的梦想还没能实现,绝对不能就这样倒在半路上。

    腰间的佩剑再次被抽出,还没干涸的血污随着格里菲斯的动作洒在桌面上,“无论我们经历过多少次生死之战,哪怕是俄尔索克那样的,我们也顺利逃脱出来。没道理在我们终于能享受美酒美食金钱权势的时候,要变成一具具尸体,你们,能答应吗?”

    “不能。”“我听不清!”“不能!”“那就拿出你们的本事来,带着你们的队伍,跟我一起活下去!”原本消沉的意志终究被唤醒,卡思嘉率先掀开帐篷帘子走出去,其他几个人也紧随其后。

    格斯的眉头紧皱,好像要夹死苍蝇一般,他尚能动弹的右手按在格里菲斯肩上,“别装了,别以为我没看出来。疼得脸色都变了,你受伤了?”

    尽管疼痛难当,格里菲斯还是笑了出来,这个人哪怕自己身上难受,也会时刻关注自己,“没什么,你还记得我背上的伤口吗?”

    那道伤口都可以说是见证他们感情的关键,格斯怎么会忘记,“当然记得,出什么问题了?”格里菲斯像是实在支撑不住一般,颓然地坐在椅子上,随后扔掉长剑,趴在桌上“我也不清楚,只知道疼得厉害,你自己看吧。”闷闷的带着些虚弱的声音,从手臂间传出来。

    格斯也不客气,捡起地上的剑,割开格里菲斯背后的衣物,“喝!”眼前的景象饶是前前后后两世见了那么多血腥场面和魔物的格斯,也不由吓得倒退半步。

+ = TBC ~\(≧▽≦)/~ = +
作者的话:在家里简直灵感充足啊!接下来我要描写一丢丢恶心的画面,大家忍住!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