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Chapter XLII
作者:阿靖 [更新时间] 5/14/2016 8:09:20 PM [字数] 2217
  在米德兰军队和火器大炮的帮助下,魔物们的攻势被有效遏制,格里菲斯得以在空暇时快马赶到米德兰国王身边。就在之前同会的几位将军都给出了胜利有望的预测时,唯独他,抵挡着背后不时传来的令人晕眩的剧痛,给出了不同意见。

    “白凤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明明魔物潮正在慢慢退去,你却告诉我们情况不对劲?!那你来说说现在是什么情况!”一个脾气“略微”暴躁的,盔甲上溅满不知属于哪一方血液的将军,忍不住暴跳如雷。

    格里菲斯微微皱起眉头,背部疼痛大概也是从魔物潮涌的时候开始的,他装作思考的样子,过了半晌才慢慢开口,“陛下,各位将军,魔物绝不是各位所想象那么简单就能清理完的,他们还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怎么可能这么干脆就撤退?我恳请各位将军,再多坚守一阵,说不定情况就会发生变化呢?”

    议事厅内陷入寂静,所有人都在思考事态有变的可能性。“陛下!!!”然而这样安静的局面,最终还是被一声凄厉的哀嚎彻底打破。

    一个制服被鲜血浸染的卫兵踉跄着冲进来,最终还是体力不支倒在了距离众人不过几步之遥的地方,国王指了身边两个侍从前去扶起对方,还有几口气的卫兵被搀扶着坐下,才开始缓缓讲述将军们离开队伍来汇报之后发生的事情。

    魔物潮刚刚退去,军人们开始原地休息,正当大家都在休整进食的时候,更多的魔物从四面八方涌现出来,甚至是两个士兵坐的地方的中间,建筑物的墙面上,到处都是,遮天蔽日如同乌云一般。

    格里菲斯有些急切,他上前询问那个卫兵有没有出现类似于女巫样的用声音来攻击的魔物,卫兵茫然地看着他,而后摇摇头;格里菲斯不太甘心,又询问了几种他们在俄尔索克见过的魔物种类,得到的答案都是否定。

    格里菲斯顾不得在场的其他人,兀自嘟哝着“这怎么可能?难道不是俄尔索克追来的吗?那他们是从什么地方跑来的?”谁料米德兰国王也有事情想要询问那个卫兵,于是从王座上走下来,正好听到了格里菲斯的自言自语,他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格里菲斯,而对方却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眼。

    而另外一个足够敏锐的人是尤里斯,无论是格里菲斯的话还是国王的眼神,都被他收入眼帘,尽管时态如此严重,但是他嘴角的笑纹足以泄露一切。

    背上的伤痕疼痛得更加明显,格里菲斯总算是从沉思中醒转过来,他还有些问题想要询问那个卫兵,而对方或许是因为失血过多,眨眼间便一命呜呼了,巧得着实有些离谱。

    格里菲斯来不及细想着其中的种种,背后的伤痕一再提醒他,格斯现在有可能处于的险境,他努力按捺下心中的情绪,和在场的众人重新商议作战策略之类的。而心头愈发强烈的不安感,也让他的语速和思维快上众人许多,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停顿,等待众人追赶上来,而这样重复的举动,也让他内心逐渐升起一股难以压制的焦躁。

    冗长的会议总算看见了尽头,将军们各自领了命令走出大厅,格里菲斯则闭着眼睛狠狠长舒一口气,才从国王的视线中消失,至于他背后尤里斯被国王召到王座边,悄声说着什么的画面,他暂时是想象不到更深的内涵。

    “尤里斯,格恩特神父到底是怎么承诺你的?给我讲讲。”尤里斯掩饰地笑了笑,他不可能吐出自己晚上喝了几杯那里的红酒便一睡不醒的事实,只得根据以前和对方讨论的,和今早对方的嘱托胡诌几句。

    “格恩特神父向我保证了,绝对不会有问题的,您现在也看出来了对吗?白……那位可不是什么真心效忠米德兰的良善之辈,说不准,他很有可能是假意臣服,之后想要夺取您的王位呢!他还跟莎尔露特走得那么近,说不定这个和魔物们做交易的家伙,还想着要引诱莎尔露特堕落!”

    看过这部诡异作品的大家都清楚国王陛下对他的女儿,莎尔露特,怀着怎么样的情感。尤里斯若是不提这些,或许国王还愿意放格里菲斯和他的团队一条生路。如今,尤里斯却借此彻底激怒了国王。

    即便国王的年龄已经让他的头发胡子染上了风霜,而纯金打造的王座扶手依旧被他一掌拍得嗡嗡作响,国王的面容扭曲异常,嘴里更是咬牙切齿地向外突出一个一个字眼,“抓住他们,我要他们当众接受审判,要他们生不如死!要他们连死都不能安息!”

    即便尤里斯私下有时以未来准国王的身份自居,面对着暴怒之中的米德兰正正牌国王,也只剩下了诚惶诚恐的份,他慌忙跪倒额头、双肘、双手贴地,“是的,是的,是的陛下!”

    空寂的议事厅内只听到国王胸腔呼出的气流声逐渐降低,国王走下王座,弯着身子站在尤里斯面前,他伸出苍老的手抚摸对方的头顶。

    他放下身为国王的威严,表现出一派亲民的表象,甚至有些和颜悦色地对他说,“尤里斯,我一直在考虑国王的继承人,而你是其中很有竞争力的一个候选者。只要这件事情你做得够好,或许……就不会再有别的候选者了。”

    尤里斯大喜过望,他忍不住抬起头看向国王,而对方严重深沉的色泽却吓的他浑身一颤,再度低伏下脑袋,“是、是的,陛下。我绝对不会辜负您的期望!”感觉到头顶又被拍了几下,“你最好让我满意,下去吧。”尤里斯这才如蒙大赦,手忙脚乱地走出议事厅,但脚步太过匆忙,以至于看起来就像是在逃跑。

    反观另外一边,格里菲斯刚一走出议事厅,就一阵风一样骑着马赶去了鹰之团的驻扎地。先前他们且战且退,大部分成员都已经顺利出城,而在城外的有利位置,也让他们免于遭受像那个卫兵的队伍所遭遇到的一切。

    当格里菲斯喘着粗气从马上下来的时候,独睁着左眼单手持剑的格斯也从众人中猛然回头,被周围人调笑几句也无法让两人分神,唯有视线从彼此浑身扫过,才能缓解心中一直揪紧的不安。可两个人根本没什么交流的时间,格里菲斯跳下马就被几个千人长团团围住,将他不在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一一汇报上来。

+ = TBC ~\(≧▽≦)/~ = +
作者的话:在家里灵感好像更多了,嘿嘿嘿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