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兽X人(纯兽攻)
作者:欲逐轻骑 [更新时间] 2016/5/7 9:25:42 [字数] 7960
【前篇】
男人惊恐地看着自己面前的大型兽类。

像是一头狼,全身雪白,但体型却比狼要大,毛发更长,显得威风凛凛,粗长的白色尾巴时不时在地面上扫动两下,矫健的四肢正踏着平缓的步伐,向自己靠近,那犀利的眼神叫男人感到害怕。

男人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眼前的兽类,一切都很陌生,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王想着自己这些天一直都在悉心照顾这全身伤痕的男人,等到男人伤好了,睁开眼的瞬间,却立刻惊恐地就想要逃离自己身边。

男人又看了眼面前的兽类,转过身就想赶紧跑。

看着逃跑的男人,王怒了,它低沉地吼了一声,跑了两步,前肢便把男人按在了地下。

“唔...!放...放开...!”男人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他大声地喊道,被压得死死的,完全无法动弹,他能感到背后那过于强大的威慑力,害怕地牙齿都要打颤。

王看着男人光裸的后背,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唔!”男人挣扎,他害怕那专属于兽类的锋利爪子,也害怕它撕咬自己。

真是不乖的男人...

王这么想道。他记得这个男人,他不会认错男人的相貌,更不会认错他的气味。十多年前是他在河边救了自己,为自己包扎伤口,他仍能记得男人看似凶狠外表下那温柔细心的举动,可是男人却显然不记得它了。也是,十几年前的自己,在人类眼中大概只是个随处可见的小小犬类吧。

前些天,这个人类不知为何一身伤,还误打误撞地闯入自己的领地,王便一直照顾他,心疼地舔舐他的伤口。

盼望着男人能够早点清醒,只是没想到醒来之后却想要跑。

“放开...!”男人还在挣扎。

王的表情有些不耐,它看着男人一丝不挂的结实身躯,下身紧了紧,它现在正处在发情期。

王发出一声难耐的低吼,却换来害怕的男人更厉害的挣扎。

那健壮光裸的身子磨蹭着自己,王的眼神暗了暗,他伸出舌头舔上男人的脖颈。

“恩...”男人的身子突然软了软,眼睛眯了眯,双颊上升上了层薄红。

王知道,他发情时散发出的气息能感染其他兽类,让它们臣服,更别说它的唾液,就像是致命的催情剂,对人类来说亦是如此。

“啊...”男人被舔得有些恍惚,仿佛陷入了一种迷迷糊糊的境地,他把自己的腰往下压了压,屁股却撅了起来。

王便伸出舌头,舔上男人的臀缝。

“啊啊...!”男人惊叫,身子顿时颤了颤。

王舔着男人两瓣浑圆光滑的屁股蛋,又用舌头来回扫着他幽深的股缝,舌尖偶尔擦过前端的两颗肉球,把男人舔得想往前爬,又想往后退,实是进退两难,整个人颤抖地不行,屁股也变得通红。

而其间隐秘的小穴也逐渐地绽放了开来。

舌头重点攻击那柔软之处,把男人的小穴舔得湿润晶亮。

“唔...啊...”男人哼哼唧唧,发出好听的呻吟,主动地叉开双腿,扭动起屁股。

王看着那紧窄的地方变得红艳,收回舌头,下身朝男人靠近。

感到那灼热的巨物贴在自己的屁股上,男人瞪大了眼,清醒了一些,“啊...!不...”像是知道要被做什么,他又开始朝前爬,企图脱离身后兽类的爪牙。

王不悦,前肢按着男人的肩,让他动弹不得。

兽茎破开男人的后穴,一点点挤进去。

“啊啊!”男人疼的大声叫喊,他觉得下身好似撕裂了一般地痛楚,“好...疼...”

王知道自己的兽根是寻常人类男性勃起时的两三倍大小,男人这窄小的地方被迫接纳,刚开始时一定很痛苦,便心疼地舔上男人疼得皱成一团的侧脸。

“啊...啊...”男人皱着眉,“疼...啊...”

兽茎缓缓地进出,男人火热紧致的甬道包裹着自己,王舒服地轻哼出声,他喜欢和这个男人做这种亲密又舒服的事。

男人的表情逐渐趋于缓和,王知道男人也正在慢慢适应自己,虽然一开始很疼,但是它知道男人正在受到自己催情效果的影响,特别是真正的交合开始之时。

男人朝后望了一眼,一头雪白毛发的兽类正同自己交媾,他此时迷糊的脑袋感到有些怪异,却抵挡不住想让身后的兽类深入地进入自己,同他结合。

“哈啊...啊...”男人舔了舔唇,撅起屁股,迎合兽茎的进入。

王想看男人的表情,便把他翻了个面,让他面对自己。

“恩...”男人的声音哑哑的,有些鼻音,如它所料,男人有些沉迷的表情显得很好看。

它伏在男人身上,它的体长比男人要长,全身的毛发雪白。

男人躺在地上,一只手抓住王顺滑的毛发,他的身体几乎全被它的白毛给遮住,只是仍是可见侧身的线条。

“啊...啊...王...”他本能地喊它王,他微微扬起头,硬朗刚毅的脸上一片潮红,“啊...”异常粗大的兽茎捅在他的屁眼里,一下又一下,凶狠快速地进出着。

承受不住这般火热粗长的兽具,他的眼角溢出了眼泪,他感到自己要被捣坏,就要疯狂,却抑制不住强烈的快感。

满满地被占有,每一下撞击都让他感到快乐。

他的眼神迷蒙,双手抱住王的颈项,舌头探出口腔,舔上王的嘴。

“恩...”他从鼻中发出舒服的呻吟声,舌尖挑逗地舔着王的嘴,又舔舐着它嘴边的毛发,还用小舌抵着王的唇缝,想要撬开它的兽嘴。

王的眼神变得幽暗下来,它张开嘴,伸出火热潮湿的舌头,舔上男人的舌尖。

“啊...”男人浑身都战栗了一下,他享受地眯起眼,脸颊泛红,同王接吻。

一人一兽正在火热地亲吻,响起啧啧的淫靡水声,同时下身也在进行激烈地交合。

“恩...啊...好棒...”男人的性器也贴上了他自己的小腹,小孔里泛着淫水,股间粗大的兽茎正捣弄他的肠道,带给他无与伦比的快感。

“再快点...王...好棒...干的好舒服...恩...”男人微微扭动起壮实的身子,蜜色的肌肤被汗水浸湿,泛着层淫亮的水光。

从外表来看,王的动作幅度并不大,却只有他身下这赤裸的男人知道自己此时正承受着什么,那兽根的力度与速度。
“啊...!”男人健壮的双腿似有些痉挛,有些受不了地大声喊叫,“啊...要...啊!”他的神情痛苦又欢愉,整个身子突地强烈一颤,性器便高高射出一道精液,洒在了他的胸膛上,还有一点射在了他自己的脸上。

“恩...”男人的身子软了软,只是并未给他放松的机会,王比之前更加凶猛地进攻他,男人射精后紧缩的肠道绞着自己的兽刃,像是在渴求它催促它。

“啊...啊...不行...屁股要...要裂了...”男人摇了摇头,双手抵抗般地推了推王,但对王来讲却没有半点力度。

王伸出舌头,用温和的力度舔了舔男人的胸膛,舔去一点他胸膛上的精液,又舔了舔两块胸肌上的乳珠。

“恩...”男人主动挺了挺自己的身子,把自己送给王享用。

王舔上男人刚硬俊朗的脸颊,把男人舔得跟小猫一样,露出一副餍足的表情。

“唔...恩...”男人轻哼道,他的脚掌在地面上滑动了两下,脚趾张开,厚实的两瓣臀肉被撞击得直打颤,“王...要...要干坏了...啊...”他觉得自己就要被捅穿干坏,他抱住王那拥有漂亮毛发的身体,把自己交出去,容纳王的欲望,让它占有自己。

王的呼吸粗重了一些,它的兽茎竟又胀大了几分。

“啊...变大了...好大...干我...干我...好喜欢...啊...啊!啊啊!”男人彻底地陷入了狂乱,他感到自己身体内部都在被火灼烧,更不用说他和王交合的部位,一切都变得虚幻起来,眼里只有他那威风凛凛的王。

“啊...王...恩...屁眼...啊...坏了啊...慢一点...呜呜...王...求您...呜...”

王舔去男人令人怜爱的眼泪,不顾男人嘶哑的叫喊和哭求,兽茎像是要捅穿他般,快而猛地撞击了数下,最后钉在男人肠道最深处,滚烫的兽精便全部射入了男人体内。

男人紧紧地抱着王,张着嘴,却叫不出声来,他只感到那灼热的种子一股股的,尽数喷进他的身体里,霸道地占有侵袭,标记它的领地,像是给男人烙上所有物的印记一般。

过了很久,王才停止了射精,把仍是坚挺的兽茎从男人体内抽出来。

男人精壮的身上全是汗,胸膛微微起伏,大张着腿,股间被操开了一个红红的小洞,正缓缓地流淌着白色的兽精。

安抚地舔着男人的脸颊,想不到自己的第一次射精,竟是给了一个和自己不同类,还不会怀孕的人类,一个人类男性。

不过这并没有什么,它喜欢这个人类,想和他进行性交,想把男人操的哭泣连连,看他在自己身下意乱情迷的样态。

只是做了一次,根本无法满足兽类的欲望,但是怕男人承受不住,王还是压抑住了自己的对男人欲望。




【后篇】
男人睁开眼,眨了眨,他感到自己正被那巨兽严严实实地抱着,连粗长的尾巴也蜷在自己身上。

男人皱了皱眉,他挣扎地站起身,走动了几步,伸了一个懒腰。

又是一天的清晨。

王和男人呆着的地方是一处宽敞的洞窟,角落里有一些颜色奇异的水晶,男人从来就没有见过。

男人捶了捶腰,就这么光裸着身子走出了洞窟。

他记得自己来的时候就没有衣服,现在自然也没有,而且这地方根本就没有其他人,他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

洞窟外面走几步就有一个巨大的湖泊,没有风的时候,就像一面镜子,湖水十分清澈。
男人用清凉的湖水洗了把脸,又晃悠悠地走了一段路,就有一片小树林,那里面的树和花花草草男人在地上也未曾见过,但却十分奇异好看。

男人有时候真觉得自己是不是早就已经死了,来到了异世界。

他摸了摸自己干瘪的肚皮,摘了树上的几个果子吃。

又走回了湖旁,拿了根自制的钓鱼竿,便盘腿大坐在湖边,悠哉地钓起鱼来。

打了个哈欠,砸吧了一下嘴,他还是想吃点肉的。

突然想到,这么多天下来,他就从未见过那兽吃过一点东西,只偶尔见过它喝了点水。

男人皱了皱眉,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那兽不是普通的兽类了,他知道它能听懂自己的话,通人性,很有可能比人类还要聪明,说不定是什么灵兽之类的。

男人嘴撇了撇,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肩膀有些泄气般地耷拉了下来。

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还和那兽...

好几次企图逃跑,但是四周都是陡峭的山壁,每每想要爬上去,最后都落了个摔得惨痛的经历,被那兽看到伤痕累累的自己,好像知道自己想要逃跑的企图一般,还会被它按在地上狠狠地...

男人歪了歪身子,用手抓了抓自己光裸的屁股蛋,那处似乎现在还在隐隐作痛...

他一直都尽力避免自己和那兽接触,一般都会呆在洞窟外面,只是夜晚太凉,他只好回到洞窟,生个火,离它远远的睡下,只是早上一醒来却总是发现自己被那兽搂着。

男人抬头呆呆地望着湛蓝的天空,叹了口气。

只是他这口气还没叹完,就感到了自他身后响起的脚步声。

男人的身子立马就僵掉了,他屏住呼吸,一动不动,用余光瞄到王走到他身边,喝了几口湖里的水,便又转过身子折返了。

等到听不到脚步声了,男人才敢放松下身体,把那一直憋着的半口气吐出去。

王走进洞窟,停在阴影处,它看着男人僵直的后背,过了好一会儿才松懈下来。

这么怕自己吗...?

王就这么看着盘腿大坐的男人的后背,看了一会儿发现男人的脑袋时不时会垂两下,有小鸟停在他的头上,用尖尖的喙啄了啄男人的头顶几下,才又飞走。

这么快就又困了...?在打盹了吧。

王在心里摇了摇头。

男人突地坐直了身体,看样子是醒了,把钓竿抬起,发现一条鱼也没有,干脆扑通一声跳下水,直接改用抓的。

健壮赤裸的男人踩在湖水里,哗啦啦地尽是水声,好不容易抓了一条鱼,却又从手里溜走了。

忙活了半天,一条鱼也没抓着,还弄得身上都是水,悻悻然地回到湖边,又盘腿坐了下去,老实地进行垂钓。

王心里实在有些好笑。

男人抬头看了看天,现在估计已经正午了。

没钓着鱼,男人便又去小树林里吃了些果子,才回来继续钓鱼。

钓鱼要静心...静心...

他这么告诫自己。

午后的阳光照着人有些犯困,男人的眼皮又耷拉了下去。

耳朵突然动了动,男人猛地睁开眼睛,他好像听到了...鞭声?

男人皱起眉,之后便摇了摇头,一定是错觉吧...

又是一声响亮的鞭声,像是重重地打在地面上。

男人猛地站起身,望向声源处。

他远远看到一个男人正向他走来,后面还跟了不少人。

那是...

汹涌的记忆席卷而来,恐怖遍布他的全身。

等到男人走到他身前,他仍站在原地,无法动弹,像是被恐惧给禁锢住了。

“真是让我好找啊。”说话的男人有一头黑色的长发,穿着红色的衣袍,手里拿着根粗长的黑色鞭子,他的身后跟着几个随从样的人。

男人的身子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这个长发男人是他曾经的庄主。

庄主是一个心狠手辣,美艳狠厉的男人。他喜欢虐待下属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事了,只是男人没想到这种事也会摊上他这个不起眼的侍卫身上。

他被庄主虐待了很久,他的身上都是鞭伤和一些残忍的刑罚所受的伤。

那天他跪趴在庄主的房里,健壮赤裸的上半身被松垮地绑了些粗绳子,他的身上无一完好之处,到处都是皮开肉绽的伤口。

他的气息虚弱,嘴里是血液的甜腥味,他疼的有些睁不开眼,有气无力地回头看了看,发现庄主站在他身后,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

过了一会儿,他看到庄主的呼吸渐渐有些粗重,似有些急躁地解开裤子,露出一根充血狰狞的巨物。

男人当时真是吓傻了,瞪着个眼,他看到庄主伸手就想去抓他撅起的屁股。

好在这当下有下人赶来,向庄主禀报事务,似乎比较紧急,庄主才放过他,打开门走了出去。

男人的心脏扑通扑通地狂跳,这是另一种惩罚手段吗?

但是他不想被这样,当天夜晚,他忍着全身的剧痛逃了出去。

没想到却遇到那兽,最终也没能逃过屁股开苞的命运...

更加没想到,在这之后,庄主竟会来找他,而自己还被他找到了。

庄主又朝男人走了几步,鞭子在地上猛地一挥。

那突兀的响声让男人身子猛地一颤,腿差点都要软了。

从脚底开始散发出寒意,他害怕,他真的害怕眼前的庄主,和他的一切惩罚手段。

他想跑,想逃,却迈不开步子。

五指僵直,动不了分毫,双手逐渐变得冰冷。

此时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男人努力地转过头,他看到王正迈着稳健的步伐,走出洞窟。

阳光洒在它白色的毛发上,显得十分耀眼。

“这是...!”庄主和随从们都朝后退了几步,显然是被眼前的兽类吓到了。

男人望了望执鞭的庄主,又望了望王,他也怕王,只是现下,男人知道只有它,才能让自己不再被抓去。

男人迈开虚浮的步子,跌撞地走了几步,在王身前跪下,紧紧地搂住它的脖子。

他对王服软,示弱,他讨好地伸出舌尖,舔着王的嘴。

他做着这些举动,仿佛在对王说,我选择你,我需要你的保护。

看着赤裸的男人叉开双腿,跪在那白色的兽类面前,甚至亲吻它,庄主似乎立刻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长鞭在地上一挥,“你这下贱的男人!”

“唔...!”那鞭子似乎打在了男人身上,男人紧闭上眼,身子颤了颤。

“居然跟这种不是人的兽类...”庄主又挥了一鞭。

王感到了男人的害怕,它微微一使力,便把男人给推倒在地。

王舔了舔男人的的脸颊和脖颈,男人的眼帘微微颤动,朝王主动地张开双腿。

这种明显的举动更验证了庄主的猜想,这淫乱下贱的男人!

庄主怒不可遏,迈开步子走上前去,只是还没走几步,就被巨爪给打出去了好远。

王挡在男人身前,威风凛凛,仿佛天生的王者。

男人坐起身,呆呆地看着王的后侧面,竟一时有些挪不开视线。

庄主被摔得不轻,起身还想再往前走,却又被更大力的一击给挥进了湖里。

“庄主!庄主!”一些随从赶紧跑到湖边,想把他们的庄主给救出来,另一些随从则豁了出去,大叫着冲向王。

却都被一一地挥进了水里。

庄主从水里出来,全身都湿透了,几缕黑发贴在他的脸上,显得十分狼狈。

他气得狠狠地攥紧鞭子,仍想再往前,却怎么也迈不动步子了。

他只感到面前的巨兽似乎散发出了无形的压力,这使得他恐惧地不敢再往前。

“走...走!”庄主冲着随从们喊了一声,又狠狠地瞪了一眼男人,仿佛在对他警告,他还会再来的。

一场喧闹过去。

幽静的山谷里,又只剩下了一人一兽。

王缓缓转过身,看都没看一眼男人,就走进了洞窟里。

男人瘫坐在原地,任由王走过他的身边。


夜晚。

男人没钓上一条鱼,他也没心思再钓鱼,脑子里都是今日午后发生的事。

男人走进洞窟,看到王正微蜷着身子,躺在高处的一块平滑的岩石上。

它那漂亮的白色毛发,即使在夜里,也隐隐地散发出荧光。

男人盘着腿,坐在火堆前一会儿,时不时地偷瞄几眼王,发现它仍在睡着。

男人看着火苗,眼皮逐渐耷拉了下来。

平常,他都会在火堆前睡,这一次,他又扭头看了看王,站起身,小心地迈动步子,走到王身前,躺下。

王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搂上他,也没有把尾巴放在男人身上。

男人蜷了蜷身子,冰凉的岩石表面让他觉得有些冷。

男人知道,王该是生气了。

他很肯定地知道,王一定是清楚自己当时是故意服软的,这...算是一种利用吧...

真是卑鄙啊...自己...

可王却愿意被自己利用,保护自己。

男人在心里唾弃自己。

他想着午后的事,脑海里都是王保护自己时的身姿。

而它此时正躺在自己身边。

男人的脸颊有些红,他感到自己的身体有些燥热。

男人皱了皱眉,自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也有发情期了吗...?

可恶...

男人在心里唾骂自己,手却伸向了自己前面,撸动起那根微微抬头的性器。

压抑住自己的呼吸,另一只手伸向后面,触到穴口,微微一缩。

“恩...”男人轻哼出声,他从没有自己做过,手指小心地伸入自己的后穴,微微抽动。

“哈啊...恩...”

双腿微微打开,男人只觉羞耻又情动。

“王...啊...”

男人把身子转向王,冷不丁地看见王已经睁开了眼睛,正静静地盯着他。

男人被吓得全身一颤,他的两手此时正玩弄着他自己的身体,这种羞耻的样态一定被王看在眼里了。

被王冷静的视线盯着,男人却反而越加情动,他大胆地挪动身子,靠近王,手摸着王覆满白色毛发的腹部,移向它微微有些硬挺的兽茎。

“我想要这个...”男人说。

他抓着王粗大的兽茎,上下摩擦了几下,把头凑过去。

王制止了男人的动作,它起身,前肢按在男人的肩上,让他仰面对着自己。

“王...”

王伸出舌头舔着男人的脸,又舔上他饱满的胸膛,几乎把男人全身都舔了个遍,男人整个颤抖的不行。

又往下舔了舔男人勃起的肉茎,打开男人的双腿,舔了舔那渴求着的小穴。

“啊...啊...不...”男人扭了扭身子,双手胡乱地挥舞着。

王舔了一会儿便放手,男人躺在地下急促地喘着气。

他勉强把自己翻了个身,跪趴在地下,两瓣屁股朝后高高撅起,摆出臣服的姿势。

男人朝后望去,眼角湿润,“王...进来...我想要你...干我...”

王死死地压住男人,粗长的兽茎猛地就捅进男人的小穴里去。

“啊!进来了...”男人差点就趴了下去,他用双手支撑住地面,屁股往后耸,“哈啊...好大...”

王伸出舌头舔着男人的后背,脖颈,又舔了舔他的嘴角。

男人也伸出一点舌尖,扭着头同王接吻。

“恩...恩...”男人发出嘤咽的哭腔,被干的眼泪止不住地流,却还在浪荡地渴求王的进入,“啊...再深一点...啊...恩...好棒...王...”

这是男人第一次主动,第一次在没有催情的效果下,如此地渴求着自己,王粗喘着气,重重地撞击男人的屁股,尽根埋在男人小穴里抽插。

“啊...啊...!”男人很快就射了,在男人夹紧小穴的当下,王也快速地耸动了数下,把浓稠滚烫的兽精全都射给男人。

只是还没完,王继续用那坚挺的兽茎捣弄男人炙热的肠道,刚射入的精液润滑了抽插,白色的精液随着进入进出被挤出男人穴口,滴落在地。

“啊...王...”男人的嘴角流下晶亮的口水,他的眼神迷蒙,全身都布上了层潮红。

他的肉体被王彻底享用,他被翻来覆去地干,干到最后他只能射出淡黄色的尿液。

“啊啊...!啊...”男人看到自己一边喷尿,一边被干,他羞耻地不行,硬挺的阴茎随着猛烈的动作前后晃动,顶端小孔仍微张着,挤出尿液,洒落在他自己的腹部。

“不要干了...呜呜...又要尿了...啊...”男人胡乱地瞪着双腿,他的股间早已黏腻不堪,湿润不已,腹部已经被王射的有些鼓起。

男人已经彻底地沉浸在了与王的性交当中,他感到自己全身都染上了王的气味,意乱情迷地呻吟着,哭求着,叫喊着只属于他的王。

最后,王死死地禁锢住男人,低吼一声,再次射进了男人的屁股里。

男人的双腿合不拢一般,汩汩兽精顺着大腿滑下。


王搂抱着男人,就像往常一样,把尾巴蜷在男人身体之上。

男人也缩在王温暖的怀里,抚摸着王的毛发,他已经习惯了,甚至说眷恋着依偎在它怀里的感觉。

“我...我不会再想着离开...”男人低下头小声说道,说完这句话后便满脸通红。

王眼神深邃地望着男人,虽然现在还不行,但是他想,不用多久,他就可以用人的语言去回应这个人类,向他传递自己对他的情感和想法,也许还会有它小时候的那点事。
(完)
作者的话:本来只是想撸一发纯肉,没想到之后又想了一些剧情,就又往后撸了~
到这里应该可以算完结啦~撒花~
如果有灵感,还会有番外~
受受基本算是被驯服了,也许还需要一点磨合期,下面就是两人,哦不,是一人一兽的幸福生活啦~
受受被驯服之后,就会变得温驯忠犬,好人妻~
炮灰渣攻也许还会来捣乱,但是打不过我们的王啊~美人攻比不过美兽攻啊2333没有强大的武力值是抢不走王的受受的!
王的设定就是兽,应该不会变成人,只不过以后会说人话,大概是腹语啥的~毕竟肯定要和受受交流交流的嘛~
感谢大家的支持嗷~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