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Chapter Ⅴ
作者:阿靖 [更新时间] 4/2/2016 8:46:23 AM [字数] 2817
    白城外的森林,一条溪流边。格斯坐在一个矮小的树墩上,托着腮望着水面出神,格里菲斯被他摆在面前的草地上。那些血液总算是流尽了,不至于将周围所有的草也染成红色,总算看起来不像是一个杀人现场。即便年代有些久远,但是他的记忆中有格里菲斯参与的仍旧那么清晰,就像是上一刻才发生过,下一刻他就杀了对方。

    格里菲斯的笑,格里菲斯的怒,格里菲斯的一举一动,格里菲斯蔚蓝的眼睛,格里菲斯飞扬的银发,格里菲斯的一颦一笑。格斯只是想一想,就发现格里菲斯的一切早已深深镌刻在自己的脑海中。

  格斯走到格里菲斯身边坐下,布满了茧子和伤痕的手握住对方虽然白皙,但手心同样充满茧子的手。“格里菲斯,我们是朋友吗?”那月夜,格里菲斯一番关于朋友的言论让他心中充满了踌躇,最终选择脱离鹰之团。

  然而即使出走以后,格斯的心里也对这个问题充满了疑惑,直至今日仍缠绕在他的心头,哪怕他们之间有着血海深仇。“喂,我们那时候是朋友吗?”格斯皱着眉头朝着那个人的方向高喊出声,才想起来唯一能回答这个问题的家伙,应该已经走入轮回了。格斯再次出神,甚至都没注意到手劲加重,将格里菲斯冰冷的手捏得有些变形。

  “卡斯嘉那时说过,你从没跟别人说过那样的话。”格斯自言自语着。“你是我的,格斯。”耳边格里菲斯轻笑着,格斯警觉地环视周围,这家伙已经死了,是谁的声音?他什么都没有发现,只好转回头接着整理思绪。

  “佐德那时候,你其实明明可以派别人来救我的,却要亲身上阵,还好你有贝黑莱特,不然肯定早就死了。”被人信任以性命相托的感觉很好,格斯的嘴角不由翘了起来。“因为我想要你啊,格斯。”这声音跟格里菲斯如出一辙,甚至连那含着笑的气音都一模一样。到底是谁!

  “你真的是因为我离开,才跑去找那个公主吗?我是你变成这样的开始?”说完格斯咬着上唇,他的胸口突然有了一些窒息的感觉,如果真的是因为自己呢?如果真的……因为自己,格里菲斯被折断翅膀,那么他之后那样对待其他的团员,自己现在又杀了他。到底……什么错?什么对?“在千千万万人之中,唯有你能让我,忘记梦想。”“你知道我就是这样的男人啊。”

  格斯野性的直觉莫名地让他知道,如果他不想明白这个问题,或许就会发生他绝对不会期望的事情。儿那个肖似格里菲斯的声音让格斯全然没法安心思考,他干脆找一个虽然能看到格里菲斯但是离得远了不少的地方坐下。

  再次坐下后还没想出什么,头顶雀鹰的鸣叫就将他扯出思绪之外。一只雀鹰和比他大了近乎两三倍的金雕互相叼啄,格斯竟从两只鸟之间看出了一股不死不休的气势,他都忍不住要嘲笑自己的异想天开。

  不多片刻,两只鹰的羽毛和被啄伤的裂口的血珠就纷纷落下,有那么几滴恰好落在静静仰躺着的格里菲斯的脸上。格斯也顾不上自己思考不思考了,几步冲过去,将格里菲斯拖出波及范围,又撕下自己身上的布料,给他把那些污渍仔仔细细地擦干净,“就算死也要体面点,而且你还是这样比较好看。”就算对方不能回话,格斯还是忍不住解释给他。

  头顶除了雀鹰和金雕不停地争斗吵嚷外,猛然地又多了一个让人听出焦急的叫声,“这地方怎么这么多鸟?”格斯不耐烦地抬头看,金雕体型上就比雀鹰占优势,如今更是将那只小它几倍的鸟一直朝后赶。眼见雀鹰落了下风,一只稍大一些的雀鹰横冲而出,爪子上的猎物还在往下滴血。

  格斯迫不得已又将格里菲斯朝远处挪动,天上的三只雀鹰也迅速斗成一团。不幸地是,金雕显然远胜两只雀鹰,小一点的被它一翅膀挥开,大一点的右边翅膀和身体连接的地方,就被金雕的利爪划出一道血口。

  羽毛和伤口和猎物的血液漫天撒遍,雀鹰堪堪飞了两下,落在一根树枝上就再也飞不起来。金雕也相当聪明,一个俯冲就朝着那只雀鹰追过去,缓过劲来的小号雀鹰长鸣两声,也赶紧追上去。三只鹰斗得厉害,格斯也不知怎的,在下面看得格外有味。

  雀鹰体型小行动灵敏,或许加上心中着急,倒是赶在金雕之前挡在了大号雀鹰的前面。此时大号的雀鹰也缓过神,它冲着另一只不停啾鸣,小号雀鹰回了它两声,依旧固执地挡在它和金雕中间。格斯心中想着,看起来两只它们应该是一个让一个先走,另一个不愿意,非要护着这个的样子。似乎和他们跟佐德比斗的时候有些相似啊,什么都能扯到格里菲斯身上,格斯不由笑自己神经质。

  金雕可不管它们两只多么情深义厚,摆出架势就准备把两只雀鹰拿来加餐。金雕唳鸣一声,朝着它们冲过去,小号的雀鹰也不躲开,张开翅膀冲上前,两只利爪就朝着金雕眼睛而去。

  估计是拼了全力,格斯只看到两团黑影重叠又分开,金雕就哀鸣一声,飞离了两只雀鹰,又不死心地在远处盘旋。赢了!格斯小小地激动了一下,就好像是自己在战斗。

  反观那两只雀鹰,小号的雀鹰极为骄傲地缓缓落在受伤的雀鹰身边,它侧着喙贴在雀鹰的伤口上,翅膀也放到了另外一只的背上。大号的雀鹰也不和它温情一下,就用喙敲在小号的头顶上,小号的期期艾艾地叫了两声,又用头顶去蹭对方。两只又叫着交流几句,互相碰了碰喙部,小号雀鹰叼起打斗时掉落的猎物,跟在大号雀鹰背后乐颠颠地一起飞走了。

  “格里,菲斯,那好像是两只……雄鸟吧?”如果不是伴侣或者亲子鹰类似乎不会相互触碰喙部,这两只雄性雀鹰长得一点不像亲子,那就是情侣?!格斯脑袋有点卡壳,他看了看格里菲斯的脸,“真的是……伴侣么?”死掉的家伙当然不会回答他。

  失去了原本的猎物,金雕心有不甘,它盘旋了好几圈,地面上那个死人貌似也挺不错的。它长鸣一声俯冲向死人格里菲斯,翅膀扇动带起的风声很大,格斯抬头一看,金雕已经离他们越来越近,武器被留在决斗场那里,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金雕吃掉格里菲斯的尸体。

  格斯的脑袋里闪过许多,身体却先一步挡在格里菲斯之前,金雕也恰好飞到他面前,他挥手阻挡金雕的爪子就狠狠地划破了他的手臂。“嘶!”手臂一痛,格斯反射性地向后退,可是格里菲斯的尸体就在他脚边。格斯止住脚步,站在原地摆好姿势,就算不能杀了这金雕,也要将他远远赶跑!

  怀着这样的念头,金雕再次冲过来的时候,格斯竟一把擒住了金雕翅膀尖,金雕急忙向后急退,格斯的手劲加大,硬是将金雕翅膀那里的羽毛揪下一大把。金雕损失惨重也知道对面这个活人不好惹,为保小命,歪歪斜斜地就赶紧飞向远处,远离这两个人。

  格斯拍掉手上的羽毛,随意坐在格里菲斯身边,“呵,刚看金雕被两只雀鹰打败,接着就是我自己上手了。我们还……”格斯的话顿了片刻,“挺像?”两只雀鹰是伴侣,互相保护是理所当然的,格里菲斯虽说曾经被他当做朋友,可自己现在可是手刃他的凶手啊。更何况,他到底为什么要一路把格里菲斯的尸体抱到这里呢?要是思考问题的话,他自己一个人来也完全不成问题。还有,佐德那个时候也是,格里菲斯何苦非要自己上阵呢?

  “格里菲斯,他们是情侣,那我们呢?我们俩这样算什么?”格斯似乎找到了他真正需要思考的问题,可他还等不及再深入想些什么,周围的空气愈发冰冷起来,皮肤上一层的鸡皮疙瘩不仅预示着气温的变化,还有危险的临近。

+ = TBC ᕕ( ᐛ )ᕗ = +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