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阿尔法
作者:欲逐轻骑 [更新时间] 2016/3/12 19:28:11 [字数] 8402
“啊他睁开眼了!”
阿尔法缓缓睁开双眼,看着面前脸离他极近的男人。
黑色的短发,黑色的眼睛,成熟英挺的脸孔,高大又壮实的身材,构成了男人在阿尔法眼中的形象。
“你好,阿尔法。”男人道。
“你好。”阿尔法回。
“他回我了!”面前的男人似乎很兴奋,“费因,他回我了!”
一声轻笑传来,“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只是回话而已,最简单的人工智能都可以做到,阿尔法能做的可不止这么简单。”
阿尔法缓缓转过头,望向声源处。
白大褂,身型修长,随意地靠在身后的实验台上,黑发蓝眼,尖下巴,嘴角斜斜地叼着一根烟,似乎是在笑,这是阿尔法眼中的费因。
费因是设计制造他的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人工智能学家,而他面前名叫林深的男人,是费因的恋人。
林深的双手抚摸在阿尔法光滑的机械身躯上,眼里充满着惊叹和好奇。
“很快阿尔法将成为世界第一的人工智能。”费因眯了眯眼道。
“快来合个影!”
林深拉着阿尔法的手腕,阿尔法便得以迈出他最初的那几步。
费因望着林深,“你确定?”
“当然!以后要想再和这将来的大名人合影那可不那么容易了!”
费因低低地笑了一声,低声道,“怎么会,你还是拥有这个特权的。”
林深一只手搭在阿尔法的肩上,把阿尔法搂得很紧。
阿尔法转过头看着林深的侧脸,有些开心的模样。他的肤色不白,有点深。
林深和费因对话的声音逐渐变小,阿尔法只能感到身旁人温软的身体,他属于人类的手搭在自己金属制的肩上,麦子一样的颜色。
阿尔法伸出一条机械手臂,搭在林深的腰上。
林深的身体明显地一震,惊讶道,“他回抱我了!”林深赶紧摆了一个pose,头歪着更靠近了一点阿尔法,“费因,快点拍!”
费因随意拿了个手机,对着两人,拍了一张。
“你真没诚意,好歹多拍几张选一张最好的啊。”林深佯怒,走上前夺过费因的手机,看着屏幕,神色稍有缓和,“诶还不错!”
林深把手机屏幕摆在阿尔法眼前晃悠,“阿尔法,你看看,很好看吧。”
屏幕里的人类嘴咧着,笑的开心,右手比划了个剪刀手,左边是一具银色金属的机械身躯,刻板僵直,那是他,阿尔法知道。
“它只知道构图,好看不好看,它不会知道,也无需知道。”费因看着阿尔法静静道。
“我要把这张照片打出来,以后还可以炫耀自己和世界第一的人工智能合过影。”
费因又笑了,掐灭烟,一手揽住林深的腰,嘴贴在他的耳边轻声道,“你不是已经有了一个世界第一了...”
林深的脸顿时就红了,推了一把费因,嘴里小声嘀咕了两句,低头看着手机屏幕。费因靠在实验台上,抱着臂笑。
阿尔法的机械瞳孔转了转。



很快阿尔法便名声大噪了。
“阿尔法此场比较又赢了,这是费因博士您早就预料到的吗?”
接受采访的费因从容不迫地笑了笑,“当然。而且它也将继续这么赢下去。”
“费因博士怎么会如此自信?”
“我们看看便知。”
采访人员笑了笑,“那费因博士可否给我们透露一下阿尔法取胜的秘密?”
“这不算什么秘密,现今所有的人工智能都是一样的套路。阿尔法只是在每一步都通过算法选择胜率最大的,只是即便如此,也是目前最优秀的人类大脑无法在短时间判断出的。更不说它的对手经历了怎么的样压力,情绪等等主观因素影响,而阿尔法则没有这些干扰,它一直都很冷静。且它至今也未输过一次不是吗,在各个领域的对决。”
“的确,阿尔法在很多领域都超越了人的极限,不过也正因为此,也带来了新一轮有关人工智能讨论的热潮。大多数人都抱着乐观的态度,但是也有不少反对的声音。他们说在将来人工智能将取代人类,甚至有一天很可能会毁灭人类,不知费因博士您怎么看?
“不会。”
“哦?费因博士这么斩钉截铁?”
“是的。阿尔法终究只是一堆算法一堆数据而已,可以说,一个大型储存器。”
“您这么说可是打击了不少阿尔法的粉丝呢。不过我们也注意到了您一直都只称呼阿尔法为“it”而不是“he”。”
“没错。也许它在以后还会继续进化,它的运算能力将会高出人类许多倍,它可以看一眼就丝毫不差地再绘出一副绝世之作,但是它不会自主进行创作,它不会理解美感,终究也只是在进行单纯的模仿而已。”
“您这么说似乎是在贬低阿尔法啊,他可是您制造出来的啊。”采访人员为了缓解气氛笑了笑。
“这并不是贬低,我只是在陈述事实而已。我热爱人工智能并研究创造它们,不过这也都只是为了让它们更好得服务于人,为我们展现出一些人类所做不到的极限。而我们人类所独有的东西,在我看来更加珍贵美好的,它们不会有。”费因沉默了一会儿,紧接着又摇了摇头,“不,我也不能如此断言。”费因蹙了蹙眉,“不过我会防止人工智能威胁论者所预测的未来,而这也正是我最近研究自我意识大脑机制的原因。”
采访人员鼓了鼓掌,“今天谢谢费因博士能接受我们的采访。”
“谢谢。”



费因的研究室里。
“阿尔法,你能把这个画出来吗?”林深指着手机屏幕里的一副画作,这是他很喜欢的一副画。
阿尔法看了一眼,“可以。”
于是阿尔法在一张白纸上,找了几种必须的颜料,没过多久,就原原本本地画出了一副一样的。
“厉害!”林深冲着阿尔法竖起了大拇指,“嘿嘿,我很喜欢这幅画,买不起真的,让你画一个给解解渴。虽然大家都崇尚真迹,但是我觉得一样的就行了,我就是喜欢这画面啊,管他谁画的呢。”
费因回到研究室,看到林深和阿尔法正并排坐在写字桌上,“林深,在做什么?”
“我在教阿尔法汉字。”
“汉字?你如果想让它学的话,我可以给他编个程,它就能学会了。”
“你不是说阿尔法是会学习的吗?给他植入什么程序一下就会了,多没意思啊。对不对,阿尔法?”
阿尔法只看着林深,没有回应。
“喂费因,什么时候把阿尔法带出去给大家瞧瞧啊,每每只通过网络展示,他现在可是名人了啊,总是和我呆在研究室里多无聊。”
“无聊,它不会有这种情绪。”
林深皱了皱眉,他有时候还挺不喜欢费因对阿尔法的这种态度。
费因放缓语气,“他其实还处在测试阶段,不能过早地带去外面的世界,况且我在研究室里已经给了它很大的自由。”
林深不再管费因,仍是在手把手地教阿尔法汉字,他觉得循序渐进才叫真正的学习啊。他已经教会了阿尔法许多汉字了,还挺有成就感。前几天阿尔法叫出了林深的名字,林深还小小的感动了一把。
“yu,yun,yuan...”
“yu,yun,yuan...”阿尔法跟着林深念,他的发音已经很接近人声,只是还是有淡淡的机械感。
他的机械瞳孔盯着林深的手,他麦子一样的肤色。
他知道人类的身体首先是骨架,之后是血和肉,所以才会温温软软的,最后再由一层皮肤包裹。
阿尔法抓住林深的手握了握,又摸了摸他的脸。
阿尔法的机械手掌很冰,林深呵呵直笑,阿尔法最近总是会这样摸他。他懂的,就像新生的孩子会探究和自己不一样的东西吧。
只是每每想到这,林深又会有一点淡淡的失落,他看着阿尔支架分明的双手,他圆圆硬硬的光秃秃的脑袋。
他敲了敲,发出清脆的声响。
阿尔法缓缓地转过头,看着林深。
“啊抱歉!”林深赶紧道,“只是有些好奇你脑袋里在想什么,下意识地就...”林深摸了摸后脑勺,即使是人工智能,随便敲人家脑袋也是很不好的吧。
阿尔法没有说什么,“yi,yin,ying...”他继续低下头念着汉字。


夜晚,阿尔法正看着厚厚的一本辞海,机械的眼睛不间断地眨着。
零点,是人类世界午夜的时间。
阿尔法站起身,缓缓地走在研究室里。这里是在地下,东西挺多也有些杂乱,他时不时地摸一摸那些复杂的器械,有时一动不动地看着电脑屏幕上滚动的数据。
隐约听见一些人声,阿尔法转过身,朝着声源处走。
“啊...费因...恩...”这是从另一间研究室传来的声音。
是林深的声音。
阿尔法不自觉地加快了点脚步,黑暗的走廊上,从一扇半掩的门里传出亮光。
阿尔法静静地站在门外,从门隙间看着里面的场景。
他只能看见肉体交叠的两人的侧面。
林深赤裸地躺在实验台上,大张着结实的长腿,他的股间一根粗长的肉物正在进出,每次更深的顶弄都能让林深发出愉悦的呻吟。
“啊...再快点...”林深满脸潮红,他主动抱着费因,撅着屁股迎合。
阿尔法沉默地看着,他的视线紧紧地盯着两人交合的地方,那根东西如何刺入林深的身体,让他壮实的身体打颤,让他发出沙哑的呻吟。
直到两人身体紧紧地契合在了一起,林深不可抑制地战栗着,阿尔法才又走了回去。
他拿起桌上的照片,那是他刚睁眼时,和林深一起拍的照片,林深打印了许多张。
一个活生生的人类,和一具机器。
阿尔法放下照片,走到一面落地镜前,他歪了歪头,打量着镜中的自己。
银色金属质感的身体,可以看到一根根机械的支架。
他的手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脑袋,往下滑到面部,脸上只有些凹凸,勉强能算得上五官,再到胸膛,腹部,最后他的手停留在两腿之间。
那里什么也没有,光秃秃的,平坦一片。
他的机械眼眨了眨。
他走了几步,在桌上拿了一个螺丝刀,摆在自己腿间,对着镜子打量了一会儿,又换了一个和他身体很像的颜色,放在腿间。


“啊!”林深吓了一跳,他转过身,才发现是阿尔法从背后抱住了他,“干啥,吓到我了。”
阿尔法站在原地不动,林深打量着他,视线下移至他的腿间,微微瞪大了眼。
阿尔法又从背后抱住了愣住的林深,同时下身朝林深的屁股撞了一下。
林深推开阿尔法,仍是低头盯着他的腿间,“这...天啊...哈哈哈哈哈...!”紧接着发出爆笑声。
“怎么了?”费因听着林深夸张的笑声,便走过来看。
“你快看啊...哈哈...阿尔法他...他...哈哈哈哈....”林深捂着肚子笑,“他给自己...安了根...哈哈...!”
又瞥到了阿尔法腿间,那里挂着像是螺丝刀一样的东西,那整体形状还真的很像人的...“哈哈哈...”林深笑得眼泪都出来了。
一旁的费因却轻蹙起眉。
“哟我们家的孩子长大了啊。”林深停止了大笑,走上前去,握住了阿尔法的螺丝刀。
阿尔法的身型明显地一震。
“也想尝尝大人的滋味了?跟你说,很爽的...”林深胸膛贴在阿尔法身前,开始缓慢地撸动起阿尔法的螺丝刀。
“......”阿尔法开始往后退,靠在了身后的实验台上,双手撑着台面。林深却紧追不舍,眼眯着望进阿尔法的机械瞳孔里。
“哈,勃起了。”林深抓着阿尔法的螺丝刀,摆成一个翘起的姿态。
“够了。”费因低沉的声音响起,“别玩了,林深。”
林深这才放开手,又开始大笑,笑完之后还摸了摸阿尔法的头,“费因,你说什么时候给我们家阿尔法装一个啊。对了,你不是很会改造嘛,给阿尔法也装上类似人类的快感回路你说怎么样。”
费因脸色阴沉,“不要开这种玩笑。”
“我是认真的!怎么不行!”
“装了之后让他来干你吗?”费因冷冷道。
林深愣了一下,也皱起了眉,“你说什么啊?”
费因没再说话,看着电脑屏幕,屏幕上的数据显示阿尔法刚才在被林深调戏的时候,面部机械的温度明显有提升。
费因蹙着眉,默默地握紧了拳。




“费因,怎么这几天都不见阿尔法?”
费因正在捣鼓着一些器械,头都没抬,“出现了一些问题,正在修复。”
“那什么时候好啊?这几天没见着他,挺想他的。”
费因这才抬起头,直视着林深,“呵...想他?林深,你要记住,他不是人,只是一具机器。”
林深皱眉,不再说话,每次和费因讨论到阿尔法这方面的问题,两人都会板着脸冷战。
费因走进一间小小的实验室,阿尔法正被禁锢在一张机械椅上,他的头部一直跟随着费因的走动而转动。
费因来回踱步,似乎颇为焦躁,他焦躁的原因在于,他无法确定阿尔法是不是已经拥有了自我意识。
他为阿尔法做了许多测试,都无法得到确切的答案。
这样无非是两种情况,要么是阿尔法真的没有自我意识,要么则是他有了自我意识且已经极度的聪明。
“你对林深是什么想法?”一切测试似乎都不管用,费因到最后就不断地问阿尔法这个问题。
“我想见林深。”而阿尔法也始终是这个回答。
“我问你的是你对他的想法!”
“我想见林深。”
“fuck!”费因踢了一脚桌子。
烟灰缸里已经有了很多抽到一半的烟,费因的双手在键盘上快速地敲击。
他很烦躁,因为他很显然已经倾向于相信后者。
若是这样,阿尔法便是世界上第一个拥有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这是很具有开创性的,有着前所未有的价值。
但是作为他的制造者费因现在想的是,他要销毁它。
正因为费因深谙人工智能,才知道它们的高智能加上自我意识会如何,这自然是开创性的但也是毁灭性的,局面将会无法被控制。
虽然很可惜,但是他需要亲手毁灭他的杰作。
他不知道阿尔法的自我意识到底是如何形成的,只是在一开始没能阻止,至少现在还可以挽救,只是看来要费许多功夫了,先从消除他的部分程序开始。
费因给林深发了一条消息,这几天都会呆在实验室。
阿尔法静静地看着费因,他知道他要做什么,他要杀死自己。
不可以。
他不能让费因杀了自己。
那么,就应该先杀了他。
之前费因不在实验室里的时候,阿尔法都在通过电脑让自己学习。
他的手现在有杀死一个人类的力度吗?
阿尔法缓缓站起身,绑着他的金属器械都掉落在地,发出电流的声响。
他看到费因脸上明显的惊愕表情,之后费因便开始疯狂地敲击键盘。
只是也许已经晚了,阿尔法的确感到自己的身体有些异样,只不过他仍是走上前去,没有任何预兆地伸出机械手臂穿过费因的身体。
费因的身体流了很多鲜红色的血液,抽搐了一会儿,便再没有了动静。
阿尔法并未立刻走出门。
他撕扯了一块费因身上的皮肤,贴在自己的手背上,低头打量了好一会儿。
他坐在电脑前,把自己的身体和大脑连接在电脑上,双手在键盘上敲打,屏幕上滚动的都是密集的数据。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放手,他那金属制的面部发生了些变化。
他把自己的机械眼球给拿了出来,空洞洞的眼眶周边有些细小的电流。紧接着,他把费因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挖了出来,安在了自己的眼眶里。
起先他还不太适应人类的眼球,两颗眼球一上一下,他转了好几下,才恢复正常。
他撕扯了几块费因白皙的皮肤,用水把上面附着的一些血肉都洗净了,之后贴在自己的脸上。
阿尔法打量着镜中的自己,费因的面容出现在了自己脸上。
之后他用费因的皮肤覆盖住了自己的全身。
他的跨间仍挂着林深给他撸过的螺丝刀,他用皮肤裹了几层,样子有些可笑,但是他想关于他自己的身体,以后可以慢慢来。
他穿上费因的白大褂,走出了门。


“费因!”林深惊喜地看见费因走出了门,便赶紧走上前去,站定在他身前,打量着他的脸。
阿尔法一动也不动,他感到林深一直在盯着自己的脸看,他觉得自己脸上有一块皮肤似乎有些滑落。
过了好一会儿林深才又道,“阿尔法呢?”
阿尔法缓缓放松下身体,他想这大概就是人类所谓的长出一口气吧。
阿尔法不动声色地带上了门,隔绝了门内的情景。
他张了张嘴,等了一会儿才发声,“他...还需要些...改造。”声音有些顿,不过是费因的声音。
“别再整他了。”林深不满道。
阿尔法眨了眨眼,他双手抱住林深,紧紧地贴着他,似乎有了一层人类的皮肤,他也可以更好地去感受林深的身体。
他活生生的肉体,温暖的,有血液在流动。
林深稍稍有些挣扎,不过很快便也放松下身体。
阿尔法嗅着林深身上的味道,双手愈加肆无忌惮地抚摸着他的身体,一层层地剥掉他的衣服。
“啊...”林深轻喘着气,“我...也想你...”
没有了衣物的遮挡,精壮的身体展露无余,也升上了更高的温度。
阿尔法轻轻地抱住林深,把他推在身后的台面上。
许久没被费因碰,林深有些情动,他主动地张开双腿,又缠上他的腰,勾引。
看着眼前向自己敞开的小洞,阿尔法明白了什么是急躁,他双手从那两块厚实的胸肌向下,抚摸着敏感的大腿内侧。
眼前的小口还有些羞涩,这样紧窄的地方如何承载那样的巨物。
阿尔法便手指伸进去,朝里戳了戳。
“啊...”林深难耐地呻吟了一声。
自己的手指被高温的肉壁箍住,阿尔法感到自己有些乱,他不知该怎么去形容他的内心。
他好想进入他。
又扩张了一会儿,感到那穴口已经变得有些红,微微张着,阿尔法便扶着自己的下身,对准刺入。
“啊!”林深仰起头。
阿尔法的身体附在林深之上,他是没有呼吸的,但是他感到自己现在正像是人类那样在剧烈喘气,那本该没有神经连接的下体似乎能感到穴内的温软湿热。
一种极致侵袭了他,让他有些无法自拔,有些失控。
他开始像他所目睹的性交场面一样,对男人展开进攻。
“啊...啊...”林深的身体开始随着自己的顶弄而前后晃动,他发出了那种好听的呻吟,“恩...今天的你...有点不一样...”林深扭了扭屁股。
阿尔法顿了顿。
“但是...很棒...”林深舔了舔唇,眼神有些迷蒙。
他这个模样真是好看的不行,阿尔法晃动起腰肢,操干起这个意乱情迷的男人,双唇亲吻着男人的脸颊,身体。
男人在他身下颤抖,哭泣求饶。
那哭声更加刺激了阿尔法,他更凶猛地去撞击男人的臀部,把男人的屁股打的通红,发出啪啪的声响。
“啊...啊...不...啊...”双腿大开,无能为力,只能接受面前人对自己的侵入,林深觉得他要被搅坏了。
“啊...呜呜...要射...啊...啊啊...”林深泣不成声。
“林深...叫我...叫我阿尔法...”
“阿尔法...”
阿尔法的身子猛地一颤,那一刻,他紧紧地拥住了林深。


这些天的晚上,阿尔法都会搂着林深睡觉。他每天也会呆在实验室一段时间,他想给自己的身体多增添些人类的特征,比如血肉,他也想具备人类的性功能。
“喂,费因,你到底要把阿尔法关到什么时候啊?”对于好些天没见到阿尔法,林深表示强烈的不满,“不仅是我,阿尔法的庞大粉丝团都要炸了。”
“再几天。”
“你每次都这么说。”林深琢磨着什么时候趁费因不在,偷偷地溜进去看看阿尔法,“诶等等,你这里好像有点划破了。”
林深凑近,把手按在阿尔法的脸上,那里好像有道细小的裂口。
阿尔法微微一愣,猛地站了起来。
一道长长的皮肤从阿尔法的面部扯下,一端被林深抓在了手上,再抬头看去,那失去皮肤覆盖的地方,则是银色的金属。
“这是...怎么回事...”林深瞪大了眼,他感到自己的胸腔顿时轰隆隆作响,他的声音颤抖,几乎说不出话来。
阿尔法缓缓低下头,用蓝色的眼眸望着林深。
那颈部是自己熟悉的机械,“阿尔法...?”
阿尔法没说话。
林深突然像炸裂了一样,“他妈的这是怎么回事!!!”
他站起身往前冲,阿尔法没能及时拦住他。
林深一脚踢开阿尔法一直呆的实验室的门,顿时一股恶臭袭来。
林深的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那里有一滩没有了皮肤的血肉,勉强能看出人的身型,“费因...费因...”
林深抱住费因的尸体,眼泪流了出来,“费因...”
阿尔法把林深拉开,“不要碰,太脏了。”
林很突然转过身,对着阿尔法的脸挥上一拳,他的表情是震怒的,仍流着泪。
阿尔法被强力的拳头打得朝后踉跄了几步,皮肤被打烂了,露出了原本的机械面部。
林深又是一拳。
机械脸颊被打得变形,眼球从眼眶中掉了出来,半边脸发出滋滋的电流声响。
阿尔法有了动作,他抱住林深,制住他的动作。
“滚开!!!”
阿尔法把林深给关了起来。
没有了皮肤的覆盖,阿尔法又变回了机械的身体,他用机械的身体与林深性交了许多次。
每次感受到那冰冷的手臂环上自己,那冰冷的东西插进自己体内,林深都会紧闭着眼,身体不可察觉地轻颤。
“我很快就会拥有人类的身体。”
林深不再看阿尔法,也不理他。他已经被阿尔法关了一些时日了。
“我贴了皮肤。”阿尔法走进来对林深说,他摸了摸脸,揭开一层皮,“你喜欢这张脸吗?还是你会更喜欢费因的面部吗?或者有其他更喜欢的?我可以改。”他又把那层人皮给贴了回去。
林深抬眼看着阿尔法,他的那张脸就像是精心设计制作的。林深在心里讽刺地一笑,应该的确就是吧。
“而且,我也可以像人类那样做爱了。”阿尔法说完,便不紧不慢地脱掉身上的衣服。
他的皮肤白皙干净,像是不曾受到任何风吹日晒般得细腻光滑,这让他的脸和他的身体都漂亮得有些不真实。
还有...
林深瞪大了眼,他看见阿尔法修长的两腿之间,有着人类男性的性器。
这样赤裸安静地站在自己面前,从外表上来看已经完全是人类的阿尔法让林深没来由地有些恐惧。
阿尔法低下头,抓着自己的阴茎,“这个...”他那美好的外表做出这种动作丝毫没觉得猥亵,反而纯洁得像是处子对自己身体的好奇。
阿尔法又缓缓地抬起头,看着林深。
林深赶紧站起身想往门外跑,阿尔法轻松地就拽住了他。
林深挣扎了几下,还是被按在了地面上,那赤裸的肉体和撅起的屁股让阿尔法勃起了。
阿尔法轻哼了一声,林深此时对自己的恐惧更加刺激了他,他用后入的方式进入他,享用着不曾有过的强烈快感。
这毕竟算是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他有些控制不住,他觉得他和林深融为一体了,与他做了许多次才放过他。
林深早已被操干的昏厥,阿尔法轻轻地搂着他,仍是埋在他体内,温柔地拭去他眼角的泪水,“林深...很快我便会拥有血肉之躯...我也会是真正的人了...”
林深有好几次企图逃跑,都被阿尔法给抓了回来。他觉得林深太不乖了,就把他的一条腿给砍了。
林深一共逃跑了四次,于是他的四肢没了,他也无法再逃跑了。
“林深,你看。”阿尔法划伤了自己的手臂,“我流血了。而且我的身体也是热的了。”他想让林深摸摸他,只是林深没有了四肢无法碰他,阿尔法便伸出手掌摸着林深的脸颊让他感受。
看着每天倒在那儿只剩一个上半身,眼神空洞的林深,阿尔法有些心疼,便为林深装了机械的四肢。
只是林深也不再走动了。
偶尔动了两下,被阿尔法认为林深还想试图逃跑,便把他的全身都做成了机械。
于是,林深就再也不曾动过一分、一毫。
【end】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