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五十六章 发泄【H】
作者:k方 [更新时间] 2/7/2016 4:16:55 AM [字数] 5183
出了神荼意料安岩一路都没睡,靠着窗框,让头疼折磨自己了一路。
下了飞机瑞秋在机场接机,安岩最后下的,看这颓废样子就是被折腾的不少,瑞秋虽然嘴里嫌弃,但还是抱了一下拍了拍安岩的背,安岩有点不好的预感,但还是环住瑞秋蹭了蹭,之后瑞秋把安安和胖子带回了T.H.A的医疗中心,老张则带着江小猪去休整装备,安岩的跟神荼的也拿走了,除了小猪和神荼的,其余都要还回去给贝爷。
之后……就剩下两个人了,神荼带着安岩骑胖子着的摩托回家,头盔在安岩头上,安岩坐在一边扭扭捏捏的,眼里还有几分怒火和不甘,可他还是有所顾虑的,毕竟神荼现在,好像整张脸都是黑的,浑身散发着阎王的气息。不爽两字都快写脑门上了。
“不就抱了一下嘛……”
安岩自己犯嘀咕,但还是不愿意拉下之前冷战的脸去讨好他。
大约一个半个小时才到了家,安岩刚站起来头盔都没摘。还没反应上来呢,一下就被神荼拽着胳膊一把拉下车,踉踉跄跄的从车上下来,还没站稳,拉着就往楼上走,安岩被拽的一瞬间是懵的,好像…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英雄,咱们有话好好说。”
这句话好像猛然间的炸雷,哄的一声在耳边炸起来,脑袋开花的安岩眼前一片混乱,连基本挣扎都忘了,木讷的被神荼拽到了三楼,结结实实的甩到门上,后背硌得生疼,安岩个傻货,非要等到神荼一把掰坏头盔挡风屏整个人凑过来才反应过来。



神荼的嘴唇在刚刚一路上都是紧紧抿着的,现在还有点麻,但对付安岩来说足够了,神荼一只手抵着门,一只手扶着安岩的后颈,技法纯熟的撬开贝齿,毫不留情的榨干安岩口里肺里的氧气,舌霸道的卷进去,勾起舌尖,抵舔牙龈,浓烈的情欲充斥口腔的每一寸,安岩楞了好一会儿脸腾的一下红了个透,哼哼唧唧的费老劲把神荼摁着肩膀推开一些,嘴唇贴着勉强可以说话。
“神荼你……唔…进去再说啊混蛋…嗯…”
“啧,钥匙在口袋。”
“哪唔…嗯…”
神荼皱了下眉,不由分说的压过去继续入侵安岩的唇齿,时不时还有点怒意的在安岩唇上轻咬两口。安岩慌乱的不知所措,又带点气鼓鼓的委屈,但也只能一边忍着神荼的侵略和挑逗,想反击但完全找不到这个湿热吻的突破点,唯一能做的就是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探向神荼的裤子口袋,神荼的腿太不安分,腿微屈从安岩腿间穿过,膝盖顶在门上,贴过去的腿面缓慢的碾压那个要命的位置。
“死神荼这还在外面!”
安岩想开口骂人,但被这热烈堵的只剩下几声暧昧的呜咽声,像猫一样。
在神荼的口袋比划了一下,最后是一鼓作气的伸进去了,愣了一下还不敢乱动,生怕惊扰了中间那个门神大人的宝贝疙瘩,隔着面料都感觉的到神荼冰凉的皮肤在升温,被强行好一会儿,安岩实在喘不过来气了,神荼才松开,看着安岩大口喘气可怜兮兮的样子,眼睛里还有泪花,手还插在自己口袋里不敢动,目光一暗,就着安岩的手臂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安岩闪电一般蹭的收回手,他也没想到神荼能单手一下把他抱起来,神荼用腿一顶开了门,鞋都没脱直接抱着走进卧室,一发狠直接扔到床上,安岩在床上被摔的脑子嗡嗡的响,头盔非但没有保护到,反而是硌得生疼。
神荼居高临下的看着安岩,拽着脚脖子把安岩拽过来,先把鞋脱了,几乎是蹬掉的一瞬间安岩把自己缩成一个球,就留了两只眼睛气鼓鼓的看着神荼,刚刚被压榨完还没倒过来气,紧接着就被粗暴的摔床上,傻瓜都知道神荼这是要干嘛,安岩还在生神荼的闷气,想做?小爷偏不!
神荼扶着墙把长靴踢掉,一脚踩在床上,死死盯着安岩,脸色非常难看,让安岩有点害怕,但也是给自己壮了胆子,下定决心一样的抬头直视他,这个行为似乎激怒了神荼,就没化开的愁眉皱的更紧,在安岩眼里,更像一头豹子,随时都把他吃了。
就安岩一愣神的功夫,那豹子一下扑过来了,把他按倒在床上吓了他一跳,安岩还是一个球状,抬脚踹在神荼肩膀上,玩命把神荼往后踹,奈何自己身体素质不行根本踹不动,反而是让神荼捏着他下巴凑近,拉的大腿筋疼。
神荼什么都没做只是看着安岩这小兔崽子胡乱在自己怀里踢打,让他折腾,折腾到没力气了也还在反抗,倔强的样子倒是很可爱,好不容易反抗的力度小了下来,神荼才得以凑近,这场兔肉宴从兔子的脖子开始。
“嗯?”
就是在快要靠近的时候,安岩却突然安静了,放弃反抗,躺尸一样一动不动,神荼有点奇怪,起身有点纳闷的看了看安岩,安岩不知道这个时候他的样子多引人侵犯,直挺挺的浑身摊开,一个大字躺着神荼身下,满脸委屈,眼睛里亮晶晶的全是泪花,脸红的可以滴出血来,因为不满气呼呼的鼓起嘴,一副我不愿意还得任君采撷的样子。看的神荼有点充血。
“神荼你大爷。”
安岩一动不动的在床上死心任操,口里还不依不饶的问候着神荼的亲戚,并没有什么卵用。
神荼正准备帮安岩把衣服褪下,手不安分的在布料里面摸来摸去,划过光滑的身体点燃欲望,安岩身上的软肉摸起来肉乎乎的特别舒服,没意识的就多摸了两把。
“神荼你混…啊,疼疼疼。”
安岩还不依不饶的,被神荼一把掐在腰上疼的叫了一声,一个眼风扫过去想打住神荼乱七八糟的念头,但是自己还是配合着神荼的动作,抬腰抬腿的方便了侵略者。
神荼尽量温柔把安岩扒光,欣赏自己的猎物。
“神荼你禽兽。”
安岩有些抑制不住的闷哼出声。神荼下口的位置实在让他虚的难受,舌尖在颈部划了一道水痕,安岩下意识的把腿往一起并,夹住神荼的膝盖。
“神荼我没洗澡啊你大爷!”
安岩有点别扭,被神荼用腿顶着欲望中心,舌在敏感带上流连,不管怎么说也是个大老爷们,再不愿意也有反应,安岩浑身都微微的发抖,臀尖带着微小的幅度晃动在床单上蹭来蹭去,神荼顺着颈的曲线,挑逗到了胸前的红樱,感觉的到,安岩身体在发烫,快要挡不住了,在胸口细碎的亲吻留下印记,感受安岩胸膛的一起一伏,神荼眸色暗了许多,突然在挺立的红豆上下了口。
“嗯……”
安岩现在很懵,手是完全没有意识的抱住神荼的头,神荼每次都把前戏做的很细,但今天还是能感觉到,神荼今天急着发泄,安岩不满的拽了拽神荼的皮衣,神荼犹豫了一下还是丢了外套,白色的里衬很薄,虽然没有肌肤相贴的感受,但感觉得到安岩身上出了一层薄汗。
“神荼你个白痴,嗯…”
安岩发出了呜咽的声音,有种很奇怪的力量把身体往前送,任由神荼啃咬自己胸前的朱璎,然后慢慢向下,小腹,腰侧,大腿内侧,全是被粗暴的行径留下的印记咬痕。直到那个特殊的地方才停下。
“你硬了。”
神荼不咸不淡的一句话飘到耳朵里竟显的无比色情。
“操!那你tm怪谁!”
安岩刚想骂人,但对上那波澜不惊的表情还是没说出来,一扭头什么都说不出来,手也规规矩矩的放开,神荼半起身拉开床头柜,却没看到想要的东西,低头再看看身下人小人得志的样子就知道这小混蛋干了什么。
神荼无可奈何的叹一口气单手抬起安岩的一条腿。
“会疼。”
“……放袜子的抽屉……”
安岩不甘心!凭什么神荼高兴了操他不高兴了还操他!凭什么啊!趁着神荼下床的功夫迅速抱成一团,直勾勾的盯着神荼看。
神荼一眼就看见润滑剂在哪里了,安岩这二货用袜子包了一层又一层成了个大球,神荼无奈的扒开袜子,取出罐子,回头看看安岩,把自己包成一团也还是能看见通红的脸颊和身上明显的痕迹,中间的小兄弟不可一世的昂着头,好像还在状况外。
神荼让安岩侧着身子躺下,安岩墨迹了一会也还是乖乖听话,一条腿被神荼扛在肩上,中间暴露无疑让安岩很不自在。神荼抹了很多润滑剂在手里,多到安岩浑身发冷,再怎么着急也是估计安岩的感受,抹上润滑剂的手指两晶晶的,感觉到神荼的手指在外围打转,挑衅一般,安岩不满的动了动腿,神荼才缓慢的探进去。
“嗯……”
安岩的内部又软又紧,而且温度高的撩人,神荼是拼命的克制自己,安岩另一条腿还不知好歹的往不该去的地方折腾。
“还说我呢你这不也硬的可以?”
安岩这么想着也不敢说话,虽然能感觉到神荼正一寸寸认真的开拓着,但他还是有点害怕神荼发狠把自己折腾死。
一根手指的没入并不疼人,只是有点异物入侵让人感觉奇怪,润滑剂好闻的香味好像能催情,安岩浑身发烫,第二根就有点难受。更何况神荼这家伙,两根手指不安分的在里面搅动,指节摩擦的声音让安岩快不行了。
“嗯……死神荼你…嗯变态。”
第三根的时候,安岩疼的发虚。但这个时候已经完全不能思考了,神荼找到了那个奇特的地方,不急不徐的在原地打转,安岩别过头不敢看,声音去在出卖他,没想到自己会一下子叫出来。
“神…嗯啊神荼你…唔…混蛋。”
对这样的声音神荼完全招架不住,但他还是刻意忍着,差不多到时候了,神荼把手指抽出来,后面一阵空虚猛的一收缩,又想是小嘴一样的欢迎一个大家伙的到来,安岩前段已经肿的难受,神荼伸手握住顶端。
“知道自己错哪了吗?”
“唔…我没错…啊”
神荼显然是不满意这样的回答,拇指按在马眼上手掌却在玉茎上恶意的活动一下,安岩差点没被折腾哭。
“不……不该抱瑞秋…”
“嗯。”
“不该和你生气…”
“还有。”
“没了!”
神荼低头,松开马眼,握住柱身,缓慢的撸动起来。
本来安岩还沉浸在神荼给自己撸的现实里正爽的不要不要的,神荼突然说出的一句话一下子冰封了快要达到顶端的快感。

“你为什么来找我。”
……
一句被说成陈述句的疑问。像是猛的甩了安岩一个耳光一样,尤为响亮,安岩脑子快炸了,就连自己什么时候射出来的都不知道,安岩就那么傻傻的愣着,明明上一秒还沉沦在欲海里无法自拔,下一秒就被神荼扔进了冰窖。
神荼看着安岩的表情有点心疼,一时间也不知道做什么,手刚刚松开,没想到被安岩一个踢脚踹在肩膀上,整个身子往后一个趔斜,神荼完全可以控制住现在发怒的安岩,但他没有,顺从的就着力气躺在床上,看安岩一个反扑趴在自己身上,对着肩膀就是一口,这一口下去气力很足,刚刚被折腾半天还能拿的出这种力气一看就是被气的不轻,神荼疼的微微皱起眉头,也没拦着,忍着安岩的牙往皮肉里嵌,虽然不多一定见了红。下来是脖子,然后肩头。
嗯?这是什么?
神荼感觉到伤口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神荼拧过头去看,安岩偏偏犟就是不去看他,神荼捏着他的下巴硬生生的给拽过来的。
“安岩。”
神荼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如果自己晚安岩一步进去,那遇上巨蛇的就是安岩,到时他性命都不保,里面灵气纷杂,要不是神安安的帮助安岩估计在最后是一定要被魃附体的,那时候,自己根本无能为力,这次只能算他幸运,现在看着安岩咬着牙忍着眼泪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被安岩挣脱控制别过头,狠狠的捶打胸膛。
“神荼你他妈别不识好歹!”
安岩好像气急了,起身把神荼的裤子拉链拽下来,内裤紧绷着内个庞然大物的形状,安岩不管不顾了扯下来,自己对准,一屁股坐下去,直直的捅向深处,安岩一下没控制住呻吟了一声,刺痛感和刺激一瞬间翻天覆地的袭击过来,浑身都痉挛起来,把神荼弄了个措手不及,安岩里面绞的特别紧,又热又软的内壁紧紧包裹着欲望,安岩坐在上面,闭着眼睛,微微上下晃动,但这点,不可能够。
神荼一咬牙,一个翻身再次把安岩摁倒,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忸怩的样子,看着他不甘心,看着他还在生气。
“安岩。”
神荼整根拔出来,又一挺腰,整根又粗又长的器具再次凶狠的进入安岩的身体,把里面撑的满满的,后穴不留一丝缝隙。
现在的安岩双手叠加捂住唇齿,堵住自己的声音不让自己叫出来,哪怕神荼一下下的顶进已经酥到了自己的脊梁骨,腰线随着神荼的动作一下下起伏变化,媚态种种,简直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神荼能忍住没把他顶坏已经是极限。
一次次的挺腰安岩在撑不住,手上没了力气也封不住声音,全从嘴角漏了出来。神荼的每一次挺入都是狠狠贯穿,顶的安岩脑子不会思考,快速的抽送让安岩神志不清。
“神荼唔…啊…你嗯混蛋…嗯…哈”
“嗯…啊,白痴…哈,嗯不要,嗯”
神荼听着安岩因为自己的动作断断续续的声音骂着自己才起了坏心,一个深顶一下对了位置,安岩那一声呻吟简直要杀死神荼的所有理智,神荼耐下性子,浅浅的磨了几个来回,看着安岩皱眉忍耐的样子忍不住一用力,把安岩闹的一个激灵一把抱住了神荼,在后背狠狠抓了一把神荼的里衬,神荼不安分的手托着安岩的屁股,抱起来下床,把安岩抵在墙上,发烫的身体靠着冰凉的墙,很容易刺激安岩的身体,因为重力的原因,神荼的家伙进的更深刻。
“神…神荼,呼”
抵着这面墙,神荼一次次的攻击都更加有力,进入到最深处,囊袋拍打着安岩的臀部,旖旎的水声合着安岩暧昧的娇喘,,声音回荡在房间里越发的色情。等安岩被放下扶着桌子从后面插进来的时候,安岩已经什么话都骂不出来了,只是一遍遍喊着神荼的名字,身上全是精液黏的到处都是,被翻过来单腿搭在神荼肩上后还射了一次。
最后是神荼抱住安岩的腰,压到最深处,才泄了出来。安岩大口喘着气,坐在桌子上面,神智已经不清醒了,低头看看自己的后穴想知道吃进去了多少,可他弄不出来,只能像神荼求救,神荼没好到哪里去,神荼没脱衣服,现在衣服上被安岩射的一股一股的,神荼轻易的把两根手指插进去,现在安岩的后穴又软又松,稍一使力分开,一大股白色的液体从中间涌出来,看的神荼有点把持不住,安岩还迷迷糊糊的把身子往神荼身上一挂,要洗澡,神荼把他带到浴室,强忍着再干他一次的冲动,给他里里外外洗的干干净净,可惜安岩这时候已经昏睡过去了。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