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13纵横捭阖
作者:绛爷爱喝茶 [更新时间] 2015/8/1 13:51:00 [字数] 2975

流沙的本家基地是一幢非常显眼的建筑,之所以说是非常显眼,是因为它别具一格的造型和通体泛着土豪气息的奢华装饰。硕大的“流沙”二字充斥着张狂肃杀之意,配合着那幢看上去像是一双鸟翅的建筑,乍一看上去倒像是后现代主义的艺术作品,还是毕加索风格的。盖聂曾经非常委婉地劝告卫庄,流沙毕竟做的不是普通人该知道的行业,还是低调行事的好。卫庄拉着他一贯的嘲讽语气微微昂起头颅道:“我们流沙行事一向光明正大,何曾怕过他人指摘。”通俗点儿说:老子做什么还用得着管那些愚蠢的凡人意见么?

一般人还真对这幢特立独行的建筑里面的人干得是什么行业感兴趣,但都被门口满面凶相好像黑社会老大的保安及那块儿“擅入者死”的警告牌给吓了回来。所以流沙至今仍是C市一大谜题。

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什么那辆白的闪瞎人眼的跑车以极其风骚的跑位停在流沙大厦前,有那么多路人围观了。随着车门被打开,一个白衣翩翩的青年从车内轻盈迈出,瞬间就惊艳了一片儿围观的人。因为他们实在很少在电视以外的地方看到过如此精致到极致的人,一颦一笑皆可入画,一举一动都是风情。只是那双蓝中带紫的眸子中凛冽的寒意太过明显,让人几乎无法直视。

白凤的心情尚算不错。尽管他家老大很不人道地在他刚完成一个任务后又马不停蹄让他接了下一个任务。但是这个任务不管是搭档还是任务对象都让他十分满意,所以难得没有计较。

进入基地后,白凤意外地发现他家老大和他家老大的那口子居然都不在,这情况可很少见,一般来说,总部是总有一个人坐镇的。流沙中像白凤这种级别的人员都有独立的办公室,但一般想找人就最好去高层公共休息室,那边可以听到无数有用的消息以及八卦。大多数时候,后者的吸引力更大。今天休息室里的人倒是挺齐,除了他家老大,张良颜路赤练墨麒麟他们都在。

张良见到白凤,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颜路正在给其他人泡咖啡,赤练在看什么资料,墨麒麟一如既往地在发呆。

白凤坐到张良身边,问道:“老大呢?”

“跟盖先生一块儿出去了。”

“约会?还是度蜜月?”

“前者他们不是无时无刻都在干么?至于后者,你下次可以问问他们什么时候打算把事情办了,也算是了却我们一干下属的一桩心愿。”

“你就不怕老大从此堕落不问朝政?”

“怕什么,总归是有盖先生的,至少员工福利不用愁。”张良接过颜路递过来的咖啡,一脸胸有成竹的淡定模样。白凤知道张良这人,别人想一步,他能提前想一百步还包含拐弯的情况,好像发生什么情况都在他的意料之内,顺便一张“别紧张,哥有对策”的淡笑脸,能把对手气死。实乃好助攻,神队友的典范。就连老大这般狂傲的人也不得不承认张良多智近妖。

“我听说,卫兄临走前把本该是盖先生的任务给了你?”

“看来什么都瞒不过你。”

“如此一来,你可以期待一下。”张良低头啜了口咖啡,“听说这一次的任务不仅牵扯到阴阳家,甚至连C市的那位人物都惊动了。哦,顺便一说,你还能有幸瞻仰一下剑魄。”

“剑魄?这世间居然真的存在剑魄?”

“盖先生的情报,总不会有错。更有意思的是,那剑魄竟是荆轲,现居于嬴政家里。是不是很有趣?”

白凤低头哼笑一声:“这嬴政也是个人物,竟也不怕这剑魄荆轲再来一出刺秦的好戏?“

“恐怕这出戏,你是看不到了。根据盖先生的描述,这位荆轲跟嬴政的关系似乎不错。“

“倒是奇了,这猫跟老鼠也能做朋友?“

“你跟墨家那位不也是亦敌亦友,惺惺相惜么。“

这句话戳中了白凤埋在心底里的心思,却也戳得正中红心,所以白凤不怒反笑:“老大跟盖先生不也有过相爱相杀的黑历史么,现在不也是闪瞎一众单身狗。“

“你是在暗示什么?”

白凤笑得倾倒众生,却缄口不语。

一般来说,在什么场合见什么人是很有讲究的。就好像如果是跟兄弟聚聚,那么家里就挺好;如果跟自己的女朋友出去,那么娱乐性质最好带点儿格调的场所是首选;但如果像嬴政和卫庄这样好似双方领导人会面的……那么挑人越少的地儿越好,这样多少能保证这两位仁兄一言不合殃及群众的可能性少一点儿。

所以卫庄很土豪地包下了一个市中心会员性质的餐厅。盖聂对于这种奢侈浪费且很拉贫民及平民仇恨值的做法很不赞同,但介于这次的谈话可能和不适合被第三方知道,所以也只能沉默不语,心里想着下次一定得跟小庄说说,这也太败家了。

卫庄倒是毫不在意,钱财对于他没有多大的意义,若能换来他自己觉得舒心的生活方式,那才是物尽其用。所以嬴政准时到餐厅的时候,就看见卫庄以一种懒散的姿势坐在沙发上品着茶,大概是气质问题,卫庄这人就算是在极其放松的状态下也散发凌厉刺骨的气息,让人望而却步。但那些人中一定不包含他身边那位,盖聂就像是台风眼,一切风暴到了他那里都会变得风轻云淡,平静地好像空气都在沉寂。极端的差异造就了微妙的和谐,背向而走的两条线最终汇于一个点,这种不同又相似的感觉使得这俩师兄弟给人相同的感觉就是:他们都不大好惹。

嬴政自然是不在意这些的,他来这儿的目的只是想弄清楚阴阳家的目的,而这两位大概是最能给他答案的人。

大概是某种强者之间和默契,三人会面直接跳过了客气寒暄的阶段,直奔主题。嬴政丝毫没有客气的意思,直接开口:“阴阳家暗中来C市的消息我已经知道,但我对于你们这行了解不深,一时猜不透他们的目的,想来二位应该有高见。”

“高见不敢。“卫庄的语言是客气的,但态度依然带着难以磨灭的傲气,”C市的当家人英明果断,想来应该已有对策才是。“

对于这种已经几乎是明面上的挑衅,嬴政神色不变,只是目光从卫庄转到了盖聂身上:“盖先生有什么看法?“

卫庄面色沉静,其实心里对嬴政老大不爽,不仅是因为嬴政无视他的做法。盖聂曾经救过嬴政一次,两人因此相识,虽然见面次数不多,但盖聂也曾无意中在卫庄面前表示对嬴政能力的欣赏。而且虽然嬴政做的隐秘,但卫庄也知道,嬴政曾有过让盖聂去他身边做事的想法和行动。这就触了卫庄逆鳞,在他眼皮底下挖他墙角,挖的还是盖聂!要不是嬴政他动不得,估计早就派白凤赤练墨麒麟轮流来次刺杀行动了。

“各行有各行的规矩,谁也不能例外。”盖聂道,“但我们恐怕牵一发动全身,阴阳家背后的势力可能会更加麻烦。”

“这点盖先生大可放心,但凡C市还在我的管辖内,就绝不让任何人染指。“

“如此最好。“

盖聂心里清楚,阴阳家纵然实力强大位高权重,但合墨家流沙之力,未必不能与之一战,但麻烦在于,阴阳家背后可能还有人在,一旦得罪这些人,他们要保证嬴政不会把他们卖出去。

而如今嬴政的话算是一种保证。若是阴阳家真的对C市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嬴政会站在他们这一边。

这样他们才能放开手脚去做他们应该做的事。

正是聊完,谁也没有多呆一会儿培养一下交情的意思。打过招呼后嬴政起身准备离去,却被盖聂叫住:“嬴政先生,不知那位剑魄的来历你可清楚?“

嬴政几不可见地皱了下眉:“这件事跟他有关?“

“剑魄毕竟是与剑气同源,长久待在普通人身边,可能会造成不适。“

嬴政面无表情道:“盖先生多虑了,赢某好得很。“说完,竟头也不回地走了。

卫庄哼笑一声,道:“师哥,你何时也学会了这一招?剑魄虽与剑气同源,但毕竟剑魄是有意识的,只要他控制住了,哪里能伤的到人。“

盖聂道:“我们本就师出同门,你会的,有什么是我不会的么?我只是担心嬴政对荆兄另有所图,我认识的那个嬴政,从来不做没有理由的事情。“

“师哥不过与那剑魄有过一面之缘,交情浅淡,怎么如此在意这件事?再说了,说不定人就是看上那个剑魄了。”

“小庄,不要胡说。”

“来日方长,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未必不能成真。”

“……”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