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一百三十六章
作者:尾巴 [更新时间] 1/27/2016 9:26:54 PM [字数] 2067
吃着晚饭的时候晨伦接到了一个电话就说有事要先走了,临走前还依依不舍地跟许弥求要手机号码,被对方冷冷地拒绝了。心灰意冷的晨伦一步两回头的,最后还是满怀遗憾地走了。
许弥松了口气,他之前就非常担心这家伙会打算在这里过夜。如果说蓝尹枫是那种大狗一样缠着你打转,那么晨伦就是一只黑熊,缠人起来容易一不小心就被抱得窒息了。
想起蓝尹枫这个名字让他的心头骤然一跳,伸手掏口袋拿出了之前晨伦给他的纸条,凝视了好长时间,犹豫着该不该打电话过去。
一个多星期都没有再传出蓝尹枫的消息,报纸媒体都全都在胡乱猜测,他的资料估计被人肉得差不多了,大片大片的新闻刊登着他详细的身世,甚至连父母是做什么工作的都搜出来了。
他该庆祝的是媒体记者没有找到关于他当年被母亲的好友虐待的事情。
然而这有些不对劲,既然连他身世以及父母都搜查得如此清楚,当年他受虐待的事情轰动得连报纸都登上了,不太可能媒体会搜不出来。
最大的原因或许是蓝尹枫帮他截了下来,除了对方,他找不到任何能够待他如此周到的人。
“咔哒!”
汪奇拉开了浴室的门,他经过冷水的冲洗已经酒醒了很多,起码能够平稳自如地行走。
许弥把纸条放回了口袋里,走过去拿过对方手上的干毛巾,强迫着对方在沙发上坐下来之后用毛巾帮忙擦干头发。
汪奇还有些晕晕乎乎的,加上阿弥擦拭的动作轻柔,没过一会儿他就感觉到昏昏欲睡,迷糊中似乎听到阿弥在跟自己说话,像是在问他白天遇到什么事情了。
他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没事……已经没事了……再也不会有什么事了……”
许弥擦拭的手一顿,刚要说话又听对方接着说道:“倒是你……快点给那条萨摩耶打电话吧……别老装出一副很冷静的样子……老子都看烦了……”
就在对方说着话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手下的脑袋往旁边一倒,汪奇噗通一声掉在沙发上呼呼大睡起来了。
许弥看着他酣睡的脸庞好一会儿,才起身去给他找床毛毯盖着,为了避免这家伙头没干就睡着容易落下头疼,特地拿吹风机把他的头发给吹干了。
忙完了这些之后许弥回到了房间里关上了门,掏了出那张纸条,用手机一个键一个键地输入上面的号码,过了两秒之后开始尝试接通,才嘟嘟了两声就被迅速接了起来,像是等待已久的感觉。
他听到的只有一阵微微急促的呼吸声,谁也没有主动说话,彼此都在仔细聆听着那一边的动静,不自觉地屏住了自己的呼吸。
“阿弥……”
许弥几乎是在对方发出声音的那一刻,眼眶忽然滑落了一滴不知何时就积蓄起来的泪珠,他意识到自己竟然落泪,惊愕地瞪大了眼睛。随后迅速捂住了嘴鼻,不让自己的抽泣声让对方听见。
强烈的怀念与渴望在这一瞬间如同潮水般奔涌而来,他的心脏骤然收紧,疼痛得被抽去了所有的力气。多日的平静顿时化为云烟,遭受过于强烈的情绪导致全身都微微地战栗起来,让他不得不用没拿手机的左手紧抱住自己,试图给予一丝微弱的安慰。
手机那头的人沉默了好久,才接着发出了声音,“对不起,现在才联系你。”
许弥轻轻摇了摇头,虽然明知道对方看不见,但是自己却说不出话来表达内心的感情,他害怕自己哽咽的声音会让对方听见。
“阿弥,最近的事情,我很抱歉。”蓝尹枫的声音停顿了一下,隐约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阿弥,这一个多星期我思考了很久,我想起了你当初跟我说的话,想起我们之间生活的点点滴滴。那时候我向你告白,你跟我说,要我想清楚未来的该怎么走,因为我是明星,我要负担的舆论,比平常人要多得多。”
“但是我现在才懂得你那时说的话,就因为我一时头脑发昏,满脑子都想要跟你在一起,没有顾忌到日后会怎么样,我们会怎么样……”
许弥微微张了张嘴,发出的却是带着哭过的那种沙哑的声音,他立刻闭上了嘴巴,继续保持着沉默。
“我现在才意识到我太不成熟了,你之前的提醒我全都没当做一回事,我像个无赖的小孩一样缠着你去做一件又一件幼稚的事情,你非但没有骂我,还宠着我,放任着我去胡闹。我一直都以为自己已经能为你做得很好,一直以为是你还没有打从心底接受我的感情,我甚至愚蠢到去相信安子霖的话,以为你心里还有他……”
对方这次停顿了很久,久到听不见呼吸声,似乎是把手机拿到一边,自己先整理下情绪之后再接着说下去。
“阿弥,我的经纪人告诉我……公司已经妥善安排了一系列善后的事情,让我听从地去做。其中包括让我不要再跟吴灏联系,还有开记者会澄清事情……还有跟你断绝联系。”
许弥紧握着手机,一时间以为自己停止了呼吸。
“你说我是个没长大的小孩,闯下了这么大的祸,还连累了你,我已经对自己丧失了信心,我觉得我……已经没有资格再去爱你。”
“我想说的很多,但是现在……我发现我说什么都已经没有用了……”对方的声音隐约起了波澜,但又强压了下去。
“阿弥,对不起……”
手机那头匆忙地挂断了电话,许弥听着冰冷的嘟嘟声,终于把手放了下来,缓缓闭上了眼睛,泪水争先恐后地流淌了下来。
他不知道的是,已经挂了电话的蓝尹枫却紧紧握着手机,把脸埋在另一只手的手掌里失声痛哭,空旷的工作室里安静地响起那一阵阵痛苦而绝望的哽咽声。
经纪人站在门口聆听了很久,面上冷漠的表情未曾出现起伏,拿出了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待接通了之后说道:“可以安排明天的记者招待会了,通知娱记准时到场。”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