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番外之同辞旧岁
作者:楚阿辞 [更新时间] 2016/1/23 22:27:51 [字数] 2277
  秋去冬来,江南再逢一年冬。

  临近除夕,江南一派喜气,繁华街市上人海如潮,大红灯笼各挂两道,天上又下了小雪,如柳絮纷飞满天一般。画桥下,新起了一间茶铺,茶铺铺名为“万柳”,百姓们经过时,总能瞧见茶铺里的老板面蒙一层轻纱,正以纤细的指尖啪啪地打着算盘,那蜷着身子的大白猫懒洋洋的窝在柜台上,若有逗它,它也不愿抬眼看人一眼,只嗅着铺里茶香小歇。

  午后的阳光映入茶铺,柳冬将最后一笔账目写下后,便放下了笔,还没来得及为自己沏壶茶歇息一下,万鸢便来了。甫一进了茶铺,他便将手中的东西放在台上,那窝在柜台上的白猫见了万鸢回来,不禁叫了几声之后,便下了柜台跑去别处了。

  “瑾之。”万鸢抬首轻轻唤道,随之向着柳冬咧嘴一笑。

  “嗯。”柳冬颔首,抬手便将脸上的那层轻纱摘下。

  “我好想你。”说着,万鸢便将柳冬抱在怀里,低首吻了吻他的唇,而后便将手中的那柄骨扇置于手旁的柜台上,“适才闲逛了一番,便买了些甜食回来,要不要尝尝?”说着,便伸手取过那袋袋东西,自其中一袋中执出一粒梅子糖放在了柳冬唇边,梅香盈鼻。

  柳冬张唇轻轻含入,舌尖也不由轻轻舔了舔万鸢的指尖,万鸢眸色一沉,低首又去亲了亲他的唇,只是没有过分的举动,毕竟还在外面,而柳冬向来脸皮薄得很,也自不会答应就在铺里做那些事。

  吃过梅子糖,万鸢又拿了一块甜食喂给柳冬,那糕点软软甜甜的,还沾着糖粉口味甚是极佳,待他吃完后,又一一喂他吃了红豆糕、栗子糕甚的,将柳冬也吃得腻了,只摇了摇脑袋,推开了万鸢拿着糕点的手。

  这会儿,忽的来了客人,那客人整一书生模样,他一瞧见他们二人这般亲密,不由红了耳根红了双颊,只举起衣袖掩住了眼,口中还喃喃什么非礼勿视。等柳冬反应过来后,那书生便已走得远远的,让柳冬不由觉微微的尴尬。

  见柳冬满脸尴尬,万鸢对那扰了他们二人的书生也有些不快起来,他亲了亲柳冬的脸颊,温柔说道:“乖,我们不做那穷酸书生的生意。”话音刚落,小腿便被挨了一脚,万鸢咧了咧嘴,还没喊痛,脚上便又挨了一脚,这下当真让他说不出话来,只呲着牙,满脸委屈地看着柳冬走进了侧房。

  夜晚,万鸢便拎着两壶酒到了南院,柳冬此刻正坐于院间抚着绿绮,万鸢行至绿绮前,一柄展开的骨扇便落下琴弦上,阻住了柳冬落下的手指。

  “瑾之,陪本王喝酒。”万鸢满脸笑容道。

  “哦。”柳冬乖巧地点了点头。

  万鸢听他答应,心下也万分开心,拎着他那壶酒,命了小厮搬来张椅子,便坐在了柳冬身旁,将一壶酒递给了柳冬,自己也开始捧着他那壶酒喝了起来。

  “这酒本王让人酿的,你尝尝吧。”说着,便放下自己那壶酒,随之帮柳冬开了那壶酒来。

  柳冬将酒放于鼻下闻了闻,只嗅有淡淡的桂花香味儿,随后他捧着这酒轻轻尝了一口,只觉甜甜的,味道倒是不错。

  “本是想着除夕那晚,再开来品也不迟,只是那晚想带你去外面闲逛,所以便就罢了。”说着,又喝了一口,看着眼前之人略是文雅地轻轻品酒,惹得万鸢不禁一笑,他凑近了柳冬耳边说:“瑾之,你喝酒的模样,当真好看得很……你那张小嘴红红的,让本王忍不住想亲你……”话音刚落,脚上便被踩了一脚,疼得万鸢呲牙咧嘴的再不敢说些混账话来。

  ……

  除夕的前一晚,万鸢便带着柳冬四处闲逛,于寒冬之季里,万鸢最是喜欢的便是去买炒栗子来暖手,今夜也自然,带着柳冬一同行进小巷中,买了两袋炒栗子也不急着吃,只拿在手中暖着。

  柳冬今日也难得着了身红衣,倒让万鸢有些诧异起来,那件红衣正是彼日万鸢挑的那件来,衣上绣着精致莲纹,玄色的衣袖边绣着朵朵祥云……这些万鸢自是没有忘记,他彼时看着柳冬也愣了好久,那一袭红衣衬得柳冬透出些许媚色来,墨发以羊脂玉簪轻束起来,清冷绝色的面容上带着一丝笑意。随后,惹得某只狐狸实在忍不住了,扑了上去便是一番乱亲。

  闲逛后,便拿着买来的年货一同回了王府,豆腐与小僮早早便于王府门前等候,见万鸢柳冬拿着许多东西回来,便赶忙上前将东西拿过,随之再一同进了府中。文殷与青雨也还没睡觉,二人于厅中等着万鸢与柳冬回来,等着等着,文殷也挨不住了,想要起身回去歇息时,万鸢与柳冬便已回来了。

  “王爷吉祥。”文殷见到万鸢,赶忙行礼。

  “奴婢见过王爷。”青雨行礼道。
万鸢莞尔,拂了拂袖道:“不必多礼,起身吧。”末了,便牵着柳冬的手行至那些年货之前,翻开来看,原是些什么花生、瓜子、梅子糖、年画等,看了会儿,万鸢便命豆腐去将年画春联贴上,又命小僮摆好那些什么花生瓜子,而后便牵着柳冬的手回去了正院中。

  两人坐在院中闲谈,淡淡的月光映下院中,似是笼罩了一层轻纱般,带着些许朦胧之意来,今晨才下过雪,便见院间的寒梅枝上被残雪压着,那点缀其中的点点寒梅也似要被冬雪压得坠下一般。

  今夜是要守岁的,所以万鸢便让柳冬去沏壶茶来,一边品茗一边闲谈。

  也不知过了许久,忽的传来爆竹声响,天边又有烟花而绽,柳冬抬首一看,便见天边烟花灿烂,然还没看完,身旁的某只狐狸便将他横抱了起来走向房中,柳冬一惊,双手便紧紧捉着万鸢的手臂。直至进了房中,柳冬一看万鸢房中挂的俱是自己的画像时,脸颊已然红得彻底。

  守岁自是一夜不眠的,所以柳冬顺理成章的便被万鸢折腾了一晚上,彼夜守在房外的小厮们听闻了声音,也红了耳根,只走远了些,当做没事发生一般。

  雪,又下了起来,纷纷扬扬的随风飘落,朔风拂来,不知要拂去的究竟是压寒梅枝上的残雪,还是要拂去过往的不如意之事。

  翌日中午,万鸢已然醒来,而身旁的柳冬也难得晚起,万鸢看着他平静睡容许久后,不禁伸手与他十指相扣起来,低了脑袋,便于他唇上落下一吻,而后莞尔轻道:

  “瑾之,新年快乐。”
作者的话:大家新年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已经是最后一章了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