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结局
作者:楚阿辞 [更新时间] 2016/1/22 15:27:01 [字数] 2391
  初夏夏风尚是微凉,带着丝丝花香飘入了殿中,却不能带走殿中的阵阵药汤苦味,床榻之上躺着的柳冬双眸紧闭,脸色苍白,唇无血色,似比平日看去安静更甚。万鸢坐于榻边守着他已有一日,他紧紧握着柳冬微凉的手,只盯着柳冬面容看了许久,只觉眼前渐渐被泪水模糊一片。

  “鸢哥哥……”长善小心翼翼地走至万鸢身后,随之她轻轻咬唇看了一眼躺在榻上的柳冬。

  万鸢闻言,而后转脸:“碧儿。”

  “瑾之哥哥适才服了药,那、那定会好起来的……”说着,便行上前去,白皙的双手轻轻抚上了万鸢的肩上,随后轻轻拍了拍似是安慰。

  万鸢点头:“嗯。”

  长善瞧着他那模样,只觉心下万般难受,她见过万鸢笑过、怒过,却从未见过他哭过。所以她在听到那微微的抽泣声时,已不禁怔住了。

  回过神来,长善已满脸担忧,她不知所措地行至万鸢身旁,随之举起衣袖为他拭去泪水:“鸢哥哥别哭,碧儿舞剑给你看!”末了,当真将腰间的佩剑拔出,随后便要开始舞起来了。

  万鸢摇了摇脑袋,看着眼前的长善说道:“不必。”话音刚落,便见长善神色失落,不过一会儿,她便将剑收入鞘,只低着脑袋徐步出了殿外。她是当真想鸢哥哥开心起来,她是当真喜欢看鸢哥哥的微笑,她不喜欢这样的鸢哥哥……

  长善目光担忧,在步出殿外之时,她不禁回首看了看殿中那人一眼。
夜已渐深,淡淡的月光映入殿中,此刻殿中虽是安静,只是却有万鸢低声抽泣的声音。他记得自己很少哭过,平日里对谁都是笑吟吟的,却没有想到,今次自己竟是为了别人哭了。可他心下当真难受,当真难过得很,可他却无可奈何,只能坐于榻边默默地守着他,默默地等着他醒来。

  他忽的想起柳冬的笑容来了,柳冬的清浅一笑,柳冬的莞尔一笑,柳冬的温柔一笑……想起许多,他也不禁跟着笑了起来,流下的泪水便顺着脸颊落入了万鸢的口中,而后尝到了又苦又咸的味道来,让万鸢不禁转脸朝地上呸了好几声。

  不知过了许久,万鸢渐渐有了睡意,却不敢就此睡去,只怕错过了柳冬醒来,于是他便以双手捧着自己的脸盆,瞪大了眸子紧紧盯着柳冬,只是越是这样万鸢越是觉得疲倦,渐渐的,眸子便合上了,脑袋也一点一点的,终究还是睡着了。

  而柳冬醒来时已是清晨,他以双臂轻撑着起了身,随之只觉脑袋一阵晕痛,让他不禁微微蹙眉,他转脸便看见正睡得香甜的万鸢,柳冬摇首一笑,便伸手轻轻推了推他,见他还不醒来,柳冬难得起了捉弄之意。伸手便将万鸢的墨发散了,随后将他的缕缕青丝结成了结,事后,柳冬看着万鸢高高低低的青丝不禁得意一笑。

  到底也是与他相处久了,渐渐便学了他的性子……想到此,柳冬不由轻轻一叹。

  那人不知是不是发觉了什么,正当柳冬得意之时,他便动了动身子,柳冬一惊,想他许是快醒来了,便赶忙躺下闭眼,佯装睡得正熟。不过一会儿,万鸢便醒来了,但见一双桃花眼因昨日哭得厉害而肿的跟包子似的,见柳冬至今还没醒来,不由觉心下苦涩之意又添了万倍。

  “瑾之……”万鸢执起柳冬微凉的手轻轻唤道,他嘴角往下一弯,便又想哭了,“你答应过我……要陪我一辈子的……”口气委屈,泪眼模糊。

  柳冬听他这么说,心下也有些微微酸涩,可那人话还未说完呢,随后便又听他说:“你知不知道那日你上门赠礼时,我一见到你,我这儿就跳得好快……后来、后来,我想我是喜欢你的……”说着,便将柳冬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上,“可谁知道你竟已成亲了……那会儿我当真难受得很……瑾之……本王的瑾之……”末了,便又低声抽泣起来。

  哭着哭着,忽的听闻一声轻笑,万鸢立时抬首眨了眨眼,但见柳冬笑得正欢,万鸢瞧见他笑,不由愣住了。

  此时万鸢的那双桃花眼肿的跟个肉馅儿包子似的,缕缕墨色青丝被柳冬结成了结看去高高低低的,好似被如意巷中做古董生意的老板养的那只旺财咬了几口一般,他表情呆呆愣愣的,实在有趣得很。

  万鸢愣愣地看着柳冬垂眸咬唇,似在强忍着笑意一般。

  良久回过神来,万鸢只惊喜地唤了一声“瑾之”,而后便将人压于身下,脑袋埋入柳冬的颈窝,鼻尖嗅有淡淡茶香依旧。

  只要瑾之还在,便就心安。

  ……

  江南五月夏中,气候和暖,万鸢带着柳冬还有柳鸢来至郊外看莲,夏木成荫倒映于湖面上,夏风时而拂过惊得湖水泛起波澜,那碧绿娇嫩的荷叶方自水中露出尖尖的角来,午后时光自是清闲而平静,恍然,不知何处飘来的柳絮乱了这江南夏景,但见柳鸢随之伸出了肉肉的小手,于这空中胡乱捉着,似想捉住四处飘落的柳絮。

  在去京城之时,柳鸢本是交给了豆腐照顾的,只是文殷见他生得可爱,不由得生了欢喜之意,随后便将柳鸢接去她那儿看管了一段时日。那段时日里,文殷竟还教会了他些诗句,于是柳鸢现下张口便会说“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虽说的含糊的,可到底也听得懂是何意思。

  “瑾之,你带兵杀敌的时候,有没有想我?”万鸢展扇轻摇,俊朗的脸上带着笑意。

  “猜。”柳冬瞥了他一眼后,便抱着柳鸢往别处看去了。

  万鸢合起骨扇后,便赶忙跟上了柳冬的步子,他问:“那便是想?”

  柳冬说:“猜。”口气淡然,唇角却已不禁微微翘起。

  眼见着柳冬又往别处走,万鸢便又赶忙跟了上去,他又问道:“那是不是就是很想?”末了,咧嘴一笑,笑得狡黠,笑得得意。

  柳冬闻言,气得狠狠踢了他一脚,他耳根脸颊已是通红,而后不顾万鸢在后呲牙咧嘴的喊痛,只抱着柳鸢往回去的方向走。

  他又如何不想他呢?彼日他打算替他带兵杀敌之时,便已想到许会就此一别,再不相见。怎料他竟能胜了,竟还能平安回来,竟还能留在万鸢的身边。
平生之事,又何来如此多劫多错?他们二人,是月老牵错了线亦好,或是月老牵对了线亦好,只要不负真心,不负真意,便当作烟云散去亦好。昔日之事,又何来如此多计较?思量来思量去,终是一句不误平生不负君以作了结局。

  柳冬摇首轻轻一笑,再不多想,只立于一株树下等某只狐狸过来一同回家。

  ……

  后来如何?

  月老都将红线结成了,狐狸也将人等来了,后来之事啊,还能如何?

  全文完。
作者的话:写完这篇文的时候,刚刚好是我从刚开始写古耽到现在满一年的时候,这篇文的起因,是因为我手机被收了= =然后四季如歌系列的另外一篇文因为不记得剧情了,就写不下去,于是我就产生了开新坑的想法……
写这篇文的那天刚好是家长会,老爸从学校带回来一本家庭教育之类的书,然后我翻了翻,就看到了一句古诗(其实那句古诗是啥来着我也忘了,好像是啥几人来误平生)于是我就将攻受名字加了进去。。。。其实这篇文我一直没有想好该怎么写,但偏偏就是下笔的时候想到了许多故事= =
写这篇文的时候,是有些泄气的,但还好一直坚持了下来,我很感谢能点进来的人,也很感谢能留下评论的,谢谢你们!
番外是会有的哦~\(≧▽≦)/~希望大家可以看下我的下一篇新文!(^_^)Y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