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三十三章
作者:楚阿辞 [更新时间] 2016/1/21 22:31:15 [字数] 3256
  大半月以来日日都是在练兵练阵的,什么兵法军书都被万鸢翻了个遍,而柳冬却一直默默地陪着他,有时一陪便是一夜。万鸢其实也心疼他,只是每每让他早些歇息,柳冬总会摇首说要陪他,而万鸢每每看他那安静模样总觉有些孤零零的,只说不出的一番心酸之意。

  这半月以来,长善也时常会来找柳冬闲谈,柳冬其实甚是欢喜她的性子,于是渐渐下来,也不由得将她当作了自己的妹妹。于这宫中待了已有半个来月,每日夜晚皇帝总会将万鸢召去谈论军事,而柳冬则在殿中边翻看兵法边等着他回来。

  直至某日夜晚,万鸢方自御书房回了来,柳冬一见他回来,便将兵法合上,随之迎了上去,万鸢瞧见他迎来,唇角不由轻扯出一丝笑意,而后将骨扇递给了他,双手不由地伸去环住了他的腰,柳冬身子一颤,只是终究没有说些什么。

  “瑾之,陛下要我明日起兵攻下匈奴。”说着,万鸢微微眯起了眸子,鼻尖嗅有淡淡茶香,“我、我当真害怕……瑾之,我怕的非是战死沙场,而是、而是……害怕永远再见不到你,我这一生最放不下的人便是你,最舍不得的人也是你,最想娶的人也是你。”末了,他便将脑袋枕于柳冬的肩上,只是忽的想到昔日与他相处之事,忽的想起自己对那人做错了许多事……还有许多许多,那都是他不曾忘却的回忆。

  “……”柳冬依旧默不作声,只是他心下早有了打算。

  但见他将骨扇轻轻展开,随之伸指轻轻抚着扇上的水墨江南景画,景画笔墨浓淡适宜,果真有江南烟雨朦胧之意所在,缓缓的,那纤细的指尖自山水抚至了那句‘不误平生不负君’上。唇角不禁微微翘起,只勾起一抹清浅笑意,正如三月江南暖春中的一缕清风般温和。

  万鸢说:“瑾之,我喜欢你。”
柳冬心下说不出何意,他只愣了半晌,方才应道一声:“嗯。”

  一夜长如岁,有人彻夜未眠,有人高枕无忧,而柳冬却正是彻夜未眠的那个。翌日清晨,他趁万鸢未醒,便悄然拿走了万鸢的令牌,随之目光流连于他的脸上。英气的眉目,温和的脾性,初次相识时,他便觉他不像个王爷,他何时见过哪家王爷如他这般的平易近人,这般的狡黠爱笑?

  他记得彼时,万鸢总是三言两语的便将别人气得半死,还记得他总执着一柄描金骨扇轻轻徐摇,唇角轻扯出温和笑意,就是这副温润如玉谦逊君子般的模样,不知何时起,渐渐地进了柳冬的心。

  看着看着,他也不禁低了脑袋,唇轻轻地落在了万鸢唇上,便是点水般的一吻。

  梳洗过后,他却匆匆步出了殿外,殿外的那些宫人们自是认识他,见他神色匆匆行过身旁,倒也并无阻拦,只是觉有些疑惑罢了。不料,柳冬方走出殿外几步,长善竟是来了。

  “瑾之哥哥!”长善唤道,随之执着一柄长剑跑来。

  “嗯。”柳冬止住了步子,向着长善莞尔轻应。

  “你这是去哪儿?”长善甜甜一笑。

  “江南。”柳冬说。

  长善愣了愣,见柳冬想走,便赶忙拉住了他问道:“江南?去那做什么?留在这儿不好么?”末了,那双漂亮的杏眸里俱是期待。

  “没什么。”柳冬摇了摇脑袋,而后转身拂袖离去,那抹月白的清冷身影,单薄的总觉会被清风拂得摇摇欲坠。

  ……

  万鸢醒来,已是中午。他甫一睁眼,便见到长善正于自己的殿中执着一柄长剑玩儿,万鸢不禁微微蹙眉,目光随着长善的身影来回转动,心下没来由的一阵愠意。而长善甫一转身,便对上了万鸢那双略带愠意的眸子,长善愣了愣,也知他的性子,赶忙收剑入鞘,脸上带着甜甜的笑意走向万鸢。

  “鸢哥哥!”长善唤道。

  万鸢却偏偏冷着一张脸,不愿理会长善,只拂袖出了殿外,而长善则是坐于万鸢的榻上左右打量,离床榻的不远处是张案几,案几上除去摆着兵法军书以外,还摆着些茶叶与茶具,其实她每每一来,总会嗅有阵阵茶香。她也不知道万鸢是何时起竟是爱上了喝茶的,她记得昔日,万鸢最是厌恶喝茶,说茶中总有种苦涩的味道。

  不知过了多久,万鸢终是回了来,此次他脸上再不带笑意,只略带了一丝不安。

  见到了长善,他便开口问道:“碧儿,今日可有见过瑾之?”
长善点头说:“有,清晨时就在殿外见到过瑾之哥哥。”

  万鸢不禁暗暗松了口气,随后问道:“那他可有说过,要去哪儿?”

  长善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答道:“他说要去江南,碧儿也问了他为何要去江南,只是瑾之哥哥不告诉碧儿。”

  万鸢一怔,他到底也不明白柳冬为何要回江南,只是心下总觉隐隐的不安。忽的想起昨日皇帝要他中午起兵攻敌之事,只是现下时候已到,皇帝的身影却迟迟未来。

  攻敌之事自然不可再等,于是当下想将令牌取出时,却惊觉令牌早已无了踪影,他不由愣住了。牌丢了,人走了,这二事偏偏来的恰巧,让他有些不知所措。立在原地细想了一番,偏偏觉得柳冬是将自己的令牌拿走,随之替自己带兵杀敌……

  来不及多想,万鸢便转身离去,步子匆匆丝毫没有打算等等长善,长善看着他离去的身影愣了半晌,方才回过神来。她赶忙跑去想要跟上万鸢的步子,怎料才步出殿外,那人已无了踪影。

  来到平日里练兵之地,却见一派清净,万鸢心下顿时慌了,难道当真如他所想的,柳冬要替他带兵杀敌么?!
心下万般的苦涩难受,他一时愣在了原地,明明是照来的日光是初夏的一缕暖阳,他却竟觉万分的寒冷。

  瑾之……他的瑾之……

  若上天显灵,定要望瑾之一世长安……

  想到此,他只赶忙跑出宫门,守着那扇宫门的侍卫见是万鸢,也不好多问几句,只是见他神色古怪的,也甚为疑惑。万鸢身上一直藏着匈奴的地图,于是他便一直向着匈奴方向跑去,他没有骑马,只以双腿跑去想要跟上柳冬的那批军马。

  他从未试过如此狼狈,被石子绊倒后跌落于地,衣上、手上不知何时被石子划破了。衣上俱是灰尘,脸上亦是沾了些脏东西,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个乞儿,若说他是王爷,还恐怕没人敢相信,谁会相信一个身份尊贵、养尊处优的王爷会弄成这般模样?

  狼狈归狼狈,可他没有想过停下来,他自然知道匈奴骑兵骁勇善战,个个勇猛至极,比起我朝兵将确实厉害之甚。他没有把握能胜战,所以他不知道柳冬是否会平安回来,他要将他找回来,他想将生的希望还给他,他只要瑾之活着,他便足矣。

  最后,他终是回了宫。

  一众宫人瞧见他回来时,都不由一怔,他们何时见过如此低落如此狼狈的万鸢?全身上下俱是灰尘不说,脸上还有不知何处沾来的脏东西。

  ……

  过去了几日,万鸢形容早已憔悴了不少,长善为了让他笑,还亲自学了女红,只是万鸢虽有笑容,却是那种不笑好过笑的,彼时长善看着他那笑容,当真觉他还是冷着那张脸好看些。而皇帝则是温言温语地劝他,万鸢虽颔首应之,只是那副呆愣的模样,当真不知他究竟有没有听得入耳。

  这几日来,宫中上下都在背地里说:万鸢到底还是那副模样好看。于他们的记忆中,万鸢永远都是那个儒雅公子,识礼识趣,聪慧谦逊,宅心仁厚,执着一柄描金骨扇徐徐轻摇,俊朗英气的面容上带着温润如玉的笑容,他向来并无什么架子,只是除去晨时起来有些火气之外,其他之时,还算甚好。

  然而却在某日夜晚,有信笺至京奉圣上说什么已擒匈奴王之事,皇帝一阅此信后,便赶忙行去万鸢的殿中,让他看了此信。

  但见信上字迹整齐大方,万鸢便知这定是柳冬亲笔所写的,心知柳冬平安无恙,一直悬着的心也不由放了下来,将信念罢,便见他立时笑得傻乎乎的,嘴也快咧歪了似的。

  “瑾之平安就好……平安就好……”万鸢喃喃,心下是禁不住的阵阵窃喜。

  这几日待他来说,简直是折磨,他很想见见柳冬,想知道他身上有没有添了伤,想知道他究竟有没有想他,还有许多许多……

  柳冬带兵回京的彼日,万鸢早早地着好衣裳立于城门下等柳冬回来,万鸢展扇轻摇,只幻想着等会儿见到柳冬时该要如何。想着想着,他自己也不由笑了,这会儿人还没来,自己却想到如此之远了。

  兵马是在下午时才回了来,万鸢远远地便能看见带着一众兵马之人的便是柳冬,远远看去,那模样当真好不威风,让万鸢也有些看得入神起来。那人骑着骏马向他渐渐走来,那袭月白衣上也沾了不少血迹,如绽放的点点桃花一般。

  只是人还未行近,忽的,柳冬便自马上坠落于地,万鸢瞪大了眸只觉心慌至极,然他来不及多想也来不及有何动作,却只能将那一声“瑾之”硬生生的压回嗓子里,只能看着那人已坠于地下,惊得尘埃忽起。
作者的话:下一章就是结局啦(ฅ>ω<*ฅ)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