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三十二章
作者:楚阿辞 [更新时间] 2016/1/19 23:38:37 [字数] 2674
  立在殿门之后的柳冬一瞧长善执着弩箭而来时,不由愣了愣,而后转身便要离去,只是长善动作极快,几下便至他的身后,长善立时一把扯住了柳冬的衣袖,让他不得再走。

  “喂!你是谁?为何在此?还有,见到本公主,为何不下跪行礼?!”末了,长善一扬小脸,神色甚是不快。

  只是长善未有发觉已立于自己身后的万鸢,然后忽觉脑袋一痛,让她手不由一松,长善咧了咧嘴喊着好疼,但见那道秀气的双眉也微微蹙起,她随之回首,竟见万鸢满脸笑容地执着一柄描金骨扇徐徐轻摇。

  “为何打我!”长善问道,口气委屈。

  “他是我的人,自然不许你欺负他。”说着,但闻“啪”的一声轻响,那人又将骨扇合起,随之便轻轻敲落长善的脑袋上,眸中带笑,唇角微翘,如何瞧也觉是个谦逊君子。

  只是,他又怎会与君子二字扯上关系呢?

  柳冬闻言,耳根立红,还来不及说些什么,便被万鸢拉去他的身旁,柳冬瞪他一眼,而后狠狠踢了他一脚,于是向来温润如玉,面带笑容的九王爷便因这一脚,痛得咧开了嘴,却又要在长善面前守着自己的那几分面子,不得已之下,只赶忙将骨扇轻展,学着女子以扇掩嘴温婉一笑,那模样自然有多好笑便有多好笑。

  长善歪着脑袋看着万鸢一会儿,随之又转了目光打量了柳冬一会儿,良久过后,她也不顾柳冬是何人了,只忙拉着万鸢往外走:“对了,鸢哥哥还没看过碧儿射箭吧?碧儿先前才给皇帝哥哥看了,他那时还夸碧儿呢!鸢哥哥,快走快走!”说着,便向着万鸢咧嘴一笑,在步出殿门之时,她忽的想起了柳冬,只是那人她总觉很是高傲,所以她心下是微微的厌恶那人的。

  只是……鸢哥哥好似说过,那人是他的人……

  想到此,长善不禁回首望去,便见那人正孤零零地坐于一张案几之前,看上去……好似有些可怜……

  “鸢哥哥,他叫什么?”长善转脸好奇问道,那双漂亮的杏眸带笑看着万鸢。

  万鸢目光也放在了柳冬身上,见他着一袭月白依旧,顺滑的墨色青丝也被轻轻束起,只是仍有垂落青丝于颊旁,但见那人耳根微红,不知正想些什么,万鸢看着半晌,方才笑道:“你叫他瑾之哥哥便好。”

  长善闻言,心下不由有些不服:“凭什么叫他哥哥!”话音刚落,便见万鸢笑意更深,长善见他如此,而后心下一惊,不由觉背后阵阵发凉,当下一转脑袋,神色立变,只于心下暗叹万鸢这般实在可怕,随之向着柳冬便是咧嘴一笑唤道:“瑾之哥哥!”

  瞧见那人疑惑抬首看来,长善便将弩箭举起:“过来看碧儿射箭,好不好?”

  柳冬愣了愣,也有些反应不过来,他其实也没有料到长善会要他看她射箭的,他本是打算着就此安安静静地坐于殿中等万鸢回来的。

  半晌不得回应,长善也有些不耐,只撇了撇嘴,转过脸去,又扯着万鸢的衣袖往外走去,然此时坐于殿中的那人却匆匆跟来,唤住了二人,待长善回首,他方才轻轻应道:“好啊。”末了,唇角轻扬只现清浅一笑。

  长善瞧见他笑,也不由出了神,这般清冷傲然之人一笑,料不到竟是成了场惊鸿,不过立时,她便已回神,适才对此人的厌恶也渐渐淡去。

  于是殿外的宫人们,便见到这般之景——万鸢牵着柳冬的手,而长善则扯着万鸢的衣袖一脸笑容地往外走去。
站好了位子,长善便让万鸢与柳冬立于她旁好好看她宫人们心知她要射箭,也不由躲远了些,这宫中上下,谁不知道长善公主的箭法“了得”?

  长善单了单眼道:“看本公主一射即中!”话音刚落,但闻“咻”的一声,箭离弓弦,射向树下那张案几上的果子。

  只是那支箭却与果子擦肩而过,飞出了案几下,立于旁的其中一个小宫监倒也机灵,趁长善尚未拿下弩箭,便悄然走去,钻下案底,将箭支拾起,而后悄然拿了个果子下来,再将箭支插了进去,随后再悄然地摆了回去。

  小宫监甫一起身,长善公主的箭便射来了,小宫监立时吓得缩回案底,惹得那边儿的宫人们笑得东倒西歪。

  “本公主厉害么?”长善公主将弩箭放下,而后转至宫人面前,得意问道。

  “厉害,公主自然厉害!”宫人们赶忙敛笑,站直了身子附和道。

  那缩于案底下的小宫监,趁此时赶忙拿着那两个插着箭支的果子跑来:“公主果然厉害!”

  长善公主闻言,心下更是得意,将果子执来,拔了插在其中的箭支,随之分了一个果子给万鸢,另一个果子便留给了自己。长善吃着果子,满脸笑容地挽上了万鸢的手臂,脑袋也歪到了万鸢的肩上。

  柳冬瞧见他们如此,眸中的神采也黯淡了些许,不由轻轻挣开他握着自己的手,随之便往外走去一些。万鸢自是发觉柳冬这般动作,只是他也无奈,长善是他的妹妹,何况与长善已有许久不见,今日难得相见,自是如此亲密。

  “鸢哥哥,你说碧儿厉害么?”说着,长善轻轻咬了口果子笑着问道。

  “嗯,碧儿确实厉害。”万鸢笑道,时候抬手轻轻捏了捏长善的鼻。

  长善一听万鸢在夸自己,不由笑得更欢,她立时跳到了万鸢跟前,三下两下地便将果子塞进口中,随之吐出果核,但听她道:“那、那鸢哥哥愿带我上沙场一战吗?”

  万鸢蹙眉道:“不准!”

  “为何?是不是鸢哥哥你瞧不起碧儿?!”长善瞪大了杏眸问道。

  “自然不是,只是……”

  没等万鸢将话说完,长善便别脸撇了撇嘴,但听她哼了一声道:“你分明就是瞧不起碧儿!碧儿想杀敌护国又有何错?碧儿不想跟你说话了,哼!”语罢,便带着一众宫人拂袖离去。

  适才还好好的长善,恍然变了个人似的,让柳冬也不禁觉她当真善变。转目看向万鸢,但见他一直垂眸吃着果子,也不出一言。

  “王爷?”柳冬轻轻唤道。

  “嗯。”万鸢听闻柳冬在唤自己,赶忙转脸看向柳冬。

  “公主她……”柳冬看了看长善离去的方向。

  万鸢摇了摇脑袋,一叹轻道:“不必管她,等她气消了便好。”说着,便抬首看了眼那被放至桌上的弩箭,“一个姑娘家学什么武功……她也是被宠惯了,若她真上了沙场,只怕……”他也说不下去了,只摇首又叹。

  一片沉寂。

  此时万鸢正默默地吃着果子,柳冬正默默地想着心事。

  只是万鸢向来是耐不住这般安静的,他将还未吃完的果子往柳冬嘴里塞去,柳冬被他这般举动吓得退了一步。

  “诶,这还挺好吃的,你尝尝。”万鸢笑着说道,手下不停,继续将果子往柳冬嘴里塞。

  柳冬气得瞪了他一眼,随之狠狠踢了他一脚,迫得他呲牙咧嘴地又在喊痛,而在旁立着的一众宫人见此,不由低首窃笑。柳冬执着果子咬了一口,瞧着于自己眼前满是委屈的万鸢不由莞尔。

  嗯,果子的确不错。

  ……

  于是接下来的几日里,不论是练兵练阵甚的,柳冬皆在万鸢身旁陪着他,虽说他从来都是默不作声的在旁看着,只是那孤零零的模样总让万鸢觉得心疼,于是每次的练兵练阵,都会紧紧握着柳冬的手。

  柳冬虽觉别扭尴尬,可也没说什么,只任着他牵着自己的手,只觉这般似能与这人在一起很久很久……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