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番外四:花神之殇(上)
作者:绝世小撒比 [更新时间] 1/19/2016 7:15:03 PM [字数] 1649
半夜,下起了暴雨。“噼啪”作响的豆大雨滴随着阵阵狂风将窗前书画尽数打湿。又一次从梦中惊醒,空中划过的闪电映照着那如玉般的面容,只是那玉般的人儿全身已被汗水湿透。花满楼擦了一下额上的汗珠,急忙下床,将窗户关上。现在也不过子夜时分,夜还很长,但花满楼已无心再睡。
他来到床前的书柜旁,将上面摆放的檀香点燃,然后倒了杯水坐到床边。缭缭的烟雾逐渐将他的心境安抚,自从复明以来,每晚他都会梦见一个和他有七分相似的少年被不同的男人折磨凌辱……起初,只是两个小孩对更年幼的他又打又骂,一个挥舞着藤条骑在他背上,把他当成小马驹一般驱赶,另一个嫌他速度慢,则使劲拽着着他的头发,将他在沙地上来回拖动,很快,被当成“小马驹”的孩子的手肘膝盖就被磨破了皮,施暴的两个顽童看着一地的血迹不但没有放过他反而更加兴奋欺侮他。而那两个顽童的面容他在失明前记得很清楚,是他的四哥和五哥。
当时他不清楚为什么会做那么莫名其妙的梦,可是一连几日那个人都作为主角出现在他梦中。随着那人年纪的增长,他的两个哥哥不再满足于虐打他,他们更喜欢他的身体,残忍的侵犯着那具稚嫩的身体。而那梦境中又多了一个人,是他的大哥,冷眼旁观着一切。有一次的侵犯太过惨烈,那人哭出了声,于是他身后的少年抽出自己的宝贝,打了他一巴掌,道:“哭什么哭?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随后,那少年将整个手掌没入带血的花蕾中……那次惊醒,花满楼便感觉这不再只是梦。花满楼找到花满宸,问他小时候除府里除了他们几兄弟外是不是还有别的小孩。
“有倒是有,不过那孩子没几年就病死了,所以也就没告诉你。”花满宸如是说道。花满楼虽然起了疑心,但出于对大哥的尊重和信任并没多说什么。如今他双眼复明,很多事情就算有心要瞒他也不似以前那么容易。就在当晚,他看见那孩子被他的五哥扒光了衣服,束缚在木驴上。随着那木驴的前进,木驴背上的那根长木桩不断缩动着,只是每一次都比之前要伸长许多。
“你们在干什么?放他下来!”花满楼在梦中喊道,只是并没有人能听见他的声音,纵算听见了也无人理会。当那木桩带着鲜血缩回的那一刻,他看见了那孩子被带出的猩红肠壁。花满楼确信那木马最多再前行三步,那孩子就得命丧当场。花满楼挤进人群跑到那孩子身旁,想解开他身上的绳子,却什么都碰不到。
“骑木驴”本是用来惩罚那些背着丈夫做了苟且之事的女子,因为手段太过残忍,便是抓到那偷情的妇人也一般轻易不会动用。可这个孩子不过十二三岁罢了,能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凭什么要把这么残酷的刑罚加在他身上?
花满楼注视着那孩子的眼睛,带着浓浓的不甘与哀伤……还有一种熟悉!对了,这双眼睛……不就是自己的眼睛吗?!
因为“骑木驴”那件事当年太过轰动,花满楼的猜想在当天就得到了确认。就在那一天,他的生命中第一次出现了灰暗,他也知道了梦中那人名叫花小月……紧随而来的几晚,侵犯小月的人在不断变化,只是他们的手段较之他那两位哥哥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血腥残忍得花满楼不愿想起……很多次,半夜醒来,他忍不住对月垂泪。他忘不了梦中阴沉压抑的环境,更忘不了花小月那双一次次带着希望却又转为一次次绝望的眼神……
“原来他们也对你做过这种事……”记不得是哪一晚,花满楼看见西门吹雪和陆小凤两人在花小月身上发起的疯狂进攻,事后,西门吹雪甚至拔剑想杀了他……花满楼不敢想象,若经历这些事情的人是他,他会变成怎样……
陆小凤是个混蛋!我也是个混蛋……在连续作了几十场梦后,花满楼得出了这个结论。那些人加诸在花小月身上的折磨并不是致命的,致命的是陆小凤给花小月的一次次希望,却又一次次的将他舍弃。好在这个误会,在三天前几人碰面时解开,才没有让幕后之人得逞……即使如此,晚上所梦,仍旧让花满楼心惊不已…… 在床边卧仅坐了片刻,花满楼便感觉身子一软,将水杯摔落在了地上。同时,他的眼前出现了穿着一袭暗灰蟒袍的男人,那个男人双眼呈琥珀色,五官轮廓如刀削而成,深刻而坚毅,绝非中原人!
“请皇后恕臣不敬之罪!”那穿着蟒袍的男子向花满楼跪下,恭敬地行了稽首之礼后,将花满楼抱起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