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四章 突发意外
作者:离歌霜渡 [更新时间] 2015/8/1 13:24:00 [字数] 1609
4 突发意外

过得数月,二人已将“玉女心经”的外功练成。有时杨过使全真剑法,龙便以玉女剑法破解,待得龙使全真剑法,杨过便以玉女剑法克制。那玉女剑法果是全真剑法的克星,一招一式,恰好把全真剑法的招式压制得动弹不得,步步针锋相对,招招制敌机先,全真剑法不论如何腾挪变化,总是脱不了玉女剑法的笼罩。
外功初成,转而进练内功。龙注视着石室壁上的图文,皱眉不语。杨过问道:“师父,这功夫很难练么?”龙道:“这内功须二人同练,你瞧这石壁上刻的图形。”杨过向他所指处望去,见室顶角落处刻着无数人形,不下七八十个,瞧模样似乎均是女相,姿式各不相同,全身有一丝丝细线向外散射。龙道:“练功时全身热气蒸腾,须拣空旷无人之处,全身衣服敞开而修习,使得热气立时发散,无片刻阻滞,否则转而郁积体内,小则重病,大则丧身。”杨过道:“那么咱们解开衣服修习就是了。”龙点头,嘱咐道:“这门内功步步艰难,时时刻刻会练入岔道,若无旁人相助,非走火入魔不可,唯有你我互助,合二人之力方能共渡险关。”

这日二人寻到古墓中一处空旷的大厅中,龙打开了此厅所有的排气口,对杨过道:“过儿,你若是感觉热气不畅散,或是胸中闷郁,便同我说,知道吗?”杨过点头,反道:“师父,你也要小心,若是感觉热气不畅散,或是胸中闷郁,便同我说。”龙被他一番有样学样逗得心中紧张感亦去,见他双目亮如繁星,笑容顽皮却也真诚,不禁亦笑,叹道:“你这孩子,何时才能长大。”杨过顿时不服,大声嚷嚷道:“我不是小孩子了,我都快十八了,我是大人了!”龙摇头笑道:“好好好,你是大人了。快别胡闹,把衣服解了。”

二人在地下打了坐,全身衣物尽去,四掌相对,修习起来。谁在练功时遇到难处,对方受到感应,立时便能运功为助。如此两月有余,相安无事。那玉女心经共分九段行功,龙已练到第七段,杨过也已练到第六段。

这天清早,杨过出了古墓打了两只野兔回来,与龙一道吃了饭后便开始练功。
哪知练到半途,突感丹田剧痛,内息逆流,一口鲜血猛的涌上喉头,几乎便要当场喷将出来。
这玉女心经单数行功是“阴进”,双数为“阳退”。杨过练的是“阳退”功夫,随时可以休止,龙练的“阴进”却须一气呵成,中途不能微有顿挫,更不可受到丝毫干扰。杨过心念电转,硬生生闭紧了嘴唇,几乎冲口而出的鲜血被他逼的缓缓自唇边溢出。
此时龙用功正到要紧关头,杨过内息大乱,对其异状虽亦有所感,但无暇分神,只暗暗加紧了用功速度。
待得他圆满收功,杨过已是胸前血迹斑斑,却仍压抑着未曾发出丝毫动静。龙见他脸色惨白,心下大惊,忙伸手点了他周身大穴,抱他回了卧室。杨过内功走火,无法与寒气相抗,龙便只把他放在普通榻上,离寒玉床远远的。
“过儿,过儿!你醒醒!”龙面色凝重,焦声唤他,“你走火入魔,为何不唤我?”
杨过勉力睁开眼,见龙安然无恙,心中大慰,虚弱笑道:“师父不可受扰,我又怎可惊你?”话未说完,一口鲜血再次喷将出来,染红了龙的胸口与尚未拉拢的白衣。
龙从未有如此惊慌失措,古墓门规令他心绪古井无波,向来少有波澜,然而杨过热情外向,与他相处这许多年,早已被他感染了许多,与他感情累积深厚,如今杨过不知缘故地走火,又为着自己平安硬是忍了这许久,他又是心痛又是惶恐,竟忽而生出“若是过儿伤重不治,我一人孤伶伶活着又有何意味?”这等消极想法来。
“过儿!过儿!你怎样了?哪里痛?”龙连声唤道。杨过走火的原因他丝毫看不出端倪,心中惊惶更盛。
杨过只觉身上忽冷忽热,丹田仍是剧痛不止,口中鲜血不断涌出。
龙情急之下,舀了一大碗玉蜂蜜浆来,喂他喝了下去。这蜜浆疗伤果有神效,过不多时,杨过终于不再吐血,躺在床上沉沉睡去。龙心中略定,只是杨过走火原因尚未知晓,仍是惶惑不安。伸手探脉,竟感杨过丹田之中空空荡荡,内力全无,龙心中又惊又急,双手都开始微颤。
忽听得墓室外远远地传来一个娇媚柔软的女声:“师弟,师姐前来拜访,还不快来迎接?”古墓大门紧闭,这声音竟能穿透层层墓室传入耳畔,可见来人武功之高。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