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一百二十九章
作者:尾巴 [更新时间] 1/9/2016 8:25:03 PM [字数] 2598
许弥敲门敲了好一阵子里面都没有动静,起初以为对方这是睡过头了,加上蓝尹枫已经把今日的行程定好了,兴致勃勃地穿戴好衣服就等他过来,于是他决定等出去游玩了一阵子回来再叫醒对方。孰料回来的时候敲门没人应,手机也打不通,他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
  前台的人翻看了一下监控资料和退房记录,用荷兰语说了一大串听不懂的话,蓝尹枫以前留学的时候正好学过荷兰语,于是翻译给他听说是汪奇凌晨三点多的时候突然间就退房离开了这里。
  许弥倒不担心汪奇会被拐了,担心的是对方以前学的英文早就还给了老师,人生地不熟的语言又不通,万一被一些不良分子看不顺眼给带到巷子里揍一顿可怎么办呀!
  蓝尹枫了解了他的想法之后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虽然以汪大哥这种性格……确实很有可能会被中途爆头,但是这里毕竟还是文明的地方,而且附近也有巡警,汪大哥这么机灵应该不会遇上这种事情的。”
  猜测汪奇应该还留在荷兰这边四处乱晃,蓝尹枫让司机开车带他们到处去寻找,还叫上皮特他们,好歹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就这样找了一整天,直到深夜十二点才回来,仍是一无所获。
  既然不在这里,那么必定是已经搭乘飞机回国了,第二天蓝尹枫就去机场让工作人员翻看记录,果然有汪奇昨天凌晨五点钟的航班。
  算算时间汪奇应该已经回到国内了,许弥再次拨打了对方的电话,这次果然通了!
“阿、阿弥,对不起我真的是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赶着回来,你们在那里继续玩吧不用管我了!就这样吧!”
  许弥还没说话就被挂断了电话,他瞪着手机好一阵子,从认识以来对方从来都没有这么匆忙地挂过他的电话,他现在整个人都震惊得一动不动地杵在那。
  蓝尹枫从电话里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见恋人一副快要被气炸的模样,伸手搂上了对方的腰顺便偷摸几把,脸上露出真切的表情说道:“别担心了,汪大哥可能是有他重要的事情做,你要实在不放心的话可以今天订机票回去的。”
  许弥一把甩开腰上的手,恢复了以往的神色,只不过语气有点冷,“他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吧!不用管他了!”
  蓝尹枫眼睛一亮,正要问是不是要继续昨天未完的行程,裤袋里的手机忽然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他郁闷着该不会是那个古板的经纪人在催促着他快点回去吧,果不其然上面显示着的就是对方。
  他早就预料到会被催促,已经想好了一大堆可行的借口,接了电话之后还没开口就被对方紧迫的声音先插入了,“蓝尹枫,你现在立刻马上搭乘飞机赶回国!有非常紧急的事情!马上!”
  对方说了这么一通莫名其妙的话之后就挂了电话,他瞪着手机好一会儿才忍住不在阿弥面前骂人,不过能让一贯淡定死板的经纪人这么着急的事情必定是非常重大,他思忖片刻,只能不舍兼遗憾地看着阿弥。
“看来,我们真的要回国了。”
  汪奇搭了十几个钟头的飞机又坐了计程车火速赶到了医院已经是晚上十一点钟了,护士得知他是那晚被通知过来探望丁呈的人,吓了一跳,“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因为丁先生打了这个号码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接通,我也是一时找不到家属的电话才找到你的。”
“他有个妹妹,难道没有来看望过吗?”
  护士点点头,“我本来是想打电话给他妹妹的,但是他昏迷之前跟我说千万不要打电话给她,而且那晚情况有些危险,于是我抱着一丝希望就打给了你。”
  汪奇皱起眉头,“难道说……他妹妹也不知道他们的母亲进院的事情?”
“是的。”
  也就是这么多个日日夜夜,都是丁呈一个人撑着过来的,还要回去对妹妹撒谎说母亲去了别的地方,然后和以往一样照顾完妹妹再回去医院照顾母亲,想必这段时间连学校都没有时间去了吧!
“丁先生这段时间饮食规律很不好,而且经常在长椅上随便躺着就睡着了,加上他的母亲病情反反复复,他就更不敢离开半步。但是他一有空闲时间就会不停地拨打这个电话,想必你是他非常重要的人吧。”
  护士的话仿佛仍在耳边回荡,汪奇拖着脚步来到病房门口,轻轻地推开半掩着的门,里面的医生正好检查完,抬头对他问道:“你是病人的家属?”
  他张了张口,忽然不知道该说是还是不是,犹豫了很长一段时间,就听医生说道:“他的病情基本稳定了,还需要休息,如果你不是家属的话,就麻烦你通知他们一声吧。”
“呃……好。”
  退了退身子让医生离开了病房,转头看着病床上闭着眼睛仍在昏睡的人,那张偏麦色的脸此刻白得跟墙壁一样没有一丝血色,他屏住呼吸慢慢地靠近,观察到对方眼袋下边那抹浓重的黑色,脸颊也凹了进去,整个人像是一夜之间瘦了许多也憔悴了许多。
  明明前阵子还在不厌其烦地给他打电话,一转眼这人就躺在这里跟死了一样昏睡着,他脑海里闪过同样的一个画面,立刻吓得后退了几步,脸上满是惊恐与无措。
  又是因为他……又是因为他才会把事情变成这样的……是他又连累了别人……是他……是他……
“唔……”
  他迅速回过神,就看见面前的人缓缓睁开了眼睛,先是茫然地看着前方好一会儿,察觉到身边有人站着,就慢慢转过头去,就看见呆若木鸡的站在那的他。
  他看着丁呈盯着自己好一会儿,忽然又闭上了眼睛把头转回去,声音异常的干涩:“我渴了。”
  他愣了好几秒才如梦初醒的动了起来,赶紧拿起床头柜上的水壶给对方倒了杯水,然后搀扶着对方坐起来,拿起杯子正要给对方喂着喝,对方却自己夺过杯子喝起来。
  一大杯的水没几秒就喝得一干二净,他问还需不需要,对方摇了摇头,看着他把水杯放回去,这次开口声音明显好了很多,“你打算像扔下徐意一样把我扔在这里吗?”
  汪奇手一抖,差点把杯子给摔在了地上,几乎是条件反射地驳斥道:“你不是徐意!”
  丁呈没有说话。
  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既然你已经没事了,那我就先回去了。”
  说完他转身就要走,手腕忽然被狠狠地抓住,疼得他皱起眉头回过身正要骂,却在看见对方那双凛冽的眼神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丁呈看着他很久,忽然缓缓松开了他的手,像是放弃了一般把头转回去,“如果你想要继续逃避,那就由你吧。”
  汪奇握紧了拳头,大步走了出去。
  走到楼梯口的时候他忽然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那间病房。当初他义无反顾地离开了酒店,用蹩脚的英语跟司机解释要去机场,好不容易到达了目的地又跟售票员比手画脚了很久,好在有个懂中文的外国人过来询问情况,然后帮他办理了手续。
  因为太累了加上一直精神紧张,乘上飞机之后他就松懈了下来,不由自主地睡着了,醒来之后又等了七八个小时,终于到达了C市。他一下机就立刻跑出去找计程车,赶在司机下班之前马不停蹄地来到医院,却看望了一会儿就这么简单地离开这里。
  他沉默了一段时间之后最终还是下了楼,来到前台找到刚才那个护士,问道:“请问丁呈的手机还在你那里吗?”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