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番外之西门吹雪的独白
作者:绝世小撒比 [更新时间] 2016/1/3 13:25:05 [字数] 2930
   西门吹雪厌恶花小月,在西门吹雪的记忆中,第一次见到花小月时,他是叶孤城身边的男宠。那时西门吹雪的剑道尚未大成,而叶孤城的天外飞仙却已登峰造极,达到无垢破虚的境界。对于叶孤城,西门吹雪对他有敬意也有一战高下的敌意。当时,叶孤城对花小月十分宠爱。夏日炎炎,花小月想吃荔枝,纵是在天下四分五裂,叶孤城也豪掷千金,花费了无数人力物力,将千里外的荔枝两天之内送到花小月手上。
    叶孤城与西门吹雪交过一次手,但双方都是试探性的过招,并未以命相搏。交完手后,荔枝运到。西门吹雪看到了叶孤城脸上的笑容,很浅,却又带着满足。西门吹雪不解,因为长时间对剑道的追寻,他近乎忘情。叶孤城答道:二者无冲突。那时西门吹雪对花小月虽无好感,但也无厌恶。直到紫禁之巅的决战,南王世子逼宫失败,叶孤城心如死灰。那一剑,叶孤城虽出了全力,却已没了剑意。
    在叶孤城死前,他看着西南方向,眼底有淡淡的暖意。西门吹雪知道,他望见了花小月。他唯一可以帮叶孤城做的,就是安置好花小月。然而就是在叶孤城死的第二天,齐王下令三万铁骑军占领白云城。城破的那晚,花小月勾引了陆小凤。看着两人在床上的纠缠,只一眼,西门吹雪心底涌起一股难忍的恶心。所以他走了,谁也不知道他来过。
    然而,他的父亲玉罗刹不知怎地,每次约他相见的地方,西门吹雪都可以看见花小月在不同的男人身下承欢,玉罗刹则在远处神色不明的看着。每见一次,那种厌恶感便加深一分。
    “你的剑道已至无情,要想再有突破,你可以尝试换一种方式。”那一次,玉罗刹对西门吹雪下了药。西门吹雪虽对医理颇为精通,但仓促间也无法可解。最后神智不清时,他看见了同样神志不清的陆小凤,最后,他们一起上了花小月的床。醒来后,西门吹雪第一个反应要杀了花小月。带着一身淫靡青紫的花小月却被陆小凤死死护在了身后,西门吹雪的剑最终没有刺下,只问了陆小凤一句,“你要如何待花满楼?”
    那句话说完,西门吹雪看见花小月浑身一颤,死死抓紧了陆小凤的肩,眼里有了浅浅的水雾,却又死死地忍住,不让泪水滑落,就跟他被那些男人被折腾得半死不活时的样子一样。西门吹雪冷哼一声,走了。他要找玉罗刹问个明白。
   “你不想和花满楼在一起吗?不过碍于陆小凤,一直不愿承认,现在呢?你得感谢我啊。”玉罗刹面具外的半张脸笑得异常魅惑,“和陆小凤合作又不是不行。” 
    “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那么做?”西门吹雪冷冷道。
   “我只是想让你认清自己的内心而已。”玉罗刹转过身,道:“只要你和陆小凤坚持和他一起,花满楼不会拒绝的。”
   “是吗?”西门吹雪的手不自觉的摸出了胸前的鲤鱼玉佩,那玉此时还带着他的体温。那鲤鱼玉佩本是双鱼戏珠,分开之后一条给了他,一条在花满楼那儿……
    西门吹雪记得,从他记事的那一天起,玉罗刹教他的说的第一个字不是爹也不是娘,而是“剑”,教他识的第一个字也是“剑”,从他能够走路时,就开始教他拿剑,也教他杀人。似乎他只是玉罗刹要培养的一个工具,玉天宝才是玉罗刹真正的儿子。但事实却恰恰相反,从小受尽呵护的玉天宝才是玉罗刹手中的工具。可笑,却是西门吹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十岁那年,他被玉罗刹带到中原,万梅山庄还不存在于江湖。而当时玉罗刹与血衣门起了冲突,混战中,他与玉罗刹失散。重伤倒在冰天雪地之中,他以为可笑的生命要结束,却有一个年纪和他相仿的男孩把他抱进了一个狩猎人废弃的小屋。并且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搬出了一个浴桶,把他泡在温热的药水里,让他渐渐恢复了生气。
   在玉罗刹找到他之前,男孩给他换药,给他喂饭,给他洗澡,逗他开心,哄他睡觉,在他冰冷的童年里给了几丝温暖,于是他把那份温暖藏在了心底的最深处。临走的那一晚,男孩的眼圈红红的,把那双鱼戏珠的玉佩给了他。并且让他以后拿着玉佩来花家找他。西门吹雪那时候还没有一个固定的名字,也不知道能不能活到那一天,只能把玉佩珍而重之的收下。
    后来,万梅山庄建立,他认识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朋友——陆小凤。并随他到了江南花家,看见了花满楼腰上的玉佩,可是他瞎了。西门吹雪对着花满楼不知如何解释,为什么这么久才去找他,所以他也就是静静地看着,守着。花满楼虽然瞎了,但心还是和当年一样的温柔善良……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西门吹雪将玉佩放回胸前,转身离开。
  不久,陆小凤在天山灵鹫宫看到可以让花满楼复明的医术高兴坏了,可是难找到和花满楼匹配的眼睛。而且,挖取活人的双眼,陆小凤和花满楼都不同意做。于是,西门吹雪之后再杀人时,订了个规矩。若对手愿在死前奉上双眼,他可以用医术救他一命。可在他找到那双匹配的眼睛前,陆小凤收到了一双眼睛,近乎完美地与花满楼匹配。
   “为什么要这么对他?我以为,你喜欢他的。”西门吹雪远远看着花小月被折磨得不成人型的身体,还有那双眼上骇人的黑洞问玉罗刹。
   “喜欢他有什么用,他又不喜欢我。”玉罗刹摸了摸右脸上的面具,冷笑道:“我就是要让他看看陆小凤有多喜欢他。”
   “你最好别告诉花满楼,不然,说不定他会把自己换上的那双眼睛给扣下来。”玉罗刹说完走了。西门吹雪静静地看着仍在草丛里挣扎地花小月,拔出了剑。虽然厌恶花小月,但这番非人痛苦也够了。
   “你在干嘛?”陆小凤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西门吹雪将剑收回,转身冷冷道:“我在想是不是要杀了你。”
   “为什么?”陆小凤一惊,便没有注意到草丛里微弱的响动。
   “我喜欢花满楼,很久了。”西门吹雪说完,陆小凤的嘴巴大得已经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要么一起,要么,我杀了你。”
    陆小凤:“…………”    
   “走吧,该去接他了。”西门吹雪带走了陆小凤,不再想拿草丛中的人……
     花满楼复明的那一天,西门吹雪说他很好看,腰上的玉佩也很好看。花满楼笑道:“那是我十五岁时,大哥送给我的……你怎么了?”    
     西门吹雪怔住,花满楼的大哥,花满宸……年龄对不上啊……
   “哦,无事。好久没见你大哥,找他聊聊。”西门吹雪说完,一旁的陆小凤莫名地脸红了,道:“七童,我们想和你商量个事儿……”
    在陆小凤的话出口前,西门吹雪走出了门……
   “喂!混蛋,把事儿丢给我一个人算什么?”陆小凤挥了挥拳头,表示内心的愤怒。
   “到底什么事?”花满楼看着陆小凤的表情,心里颇觉有趣。 
   “我们三个,在一起吧……”
  “一点也不有趣。”
     “= = !!”
 ======================================================================
    “花满宸,花满楼的玉你从哪儿弄来的。”西门吹雪不顾下人阻拦,闯进了花满宸的房间,那个俊美的男人此时正在沐浴,半裸的胸膛上还飘这几片海棠花花瓣。花满宸看到西门吹雪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大笑道:“我以为你是来找我要七童的,没想到却是为了他身上的玉啊。这可真叫人失望呢。”
   “那你说不说?”西门吹雪寒声道。
   “不说你要杀了我?”花满宸嘴角带笑,但眼底也泛起了寒光。
   “我不会杀你,可你也别想起来了。”西门吹雪反手拍出几个剑花,将跟进来的侍女家丁给打了出去。
    对峙片刻,花满宸站起了身,一边用浴巾擦着身子,一边说道:“告诉你又能怎样呢?当年七童生辰,那个贱种送不出贺礼,我也只好抢了他身上的那块玉佩了。”
     “他是谁?”西门吹雪心底隐隐知道了答案,却又不愿意相信那个答案。
     “呵,今年七童的生辰,他送上了自己的眼睛,你说是谁呢?”
     “叮~”长剑落地……房里阵阵寒风刮过,再次陷入了僵局……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