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五章
作者:清汤寡水 [更新时间] 2015/8/1 12:26:00 [字数] 2593
  翌日,天阴,长风穿谷。

  叶寻歌把领子又拉紧了点,他感觉自己自从遇见凌天越之后就开始不断地寻找把自己包得更加严实的衣服。束发时常用的白玉珍珠头绳不知怎的不见了,叶寻歌也只好放弃了头冠,改为用另一条没什么装饰的发绳简单地系在脑后。他从住的小屋走下来,一路上都感觉栈道边的守卫看他的眼神似乎与昨日不同。若说昨日还留得几分敬畏和小心翼翼,那今日就参杂了些许轻蔑的意味。

  凌天越,作的一手好死。——叶寻歌咬着牙暗暗地想。

  随从们站在栈道尽头等他,准备前往内谷的议事厅。如他所料,甚至连这些与他相同阵营的兄弟们,看到他的时候都是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似乎在什么事情中间徘徊不定。

  叶寻歌先他们一步抬起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压低了声音道:“忍。”

  “可是……”

  “今日之赐,他日必当厚报。”

  他说这句话时微微阖眼,清清淡淡,温温和和。

  

  其实这回和恶人谷的交涉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年前双方在昆仑冰原打得过于惨烈,两边都不好过。眼看元月将至,总不能大过年的还在昆仑这边打个你死我活,就算不顾及自家兄弟的情绪,也多少妨碍了长乐坊的居民,于是两方便暂时协商各退据至东西方高地。刚好浩气盟这边想趁着这个机会稍微休整一下,便提出了暂时在昆仑休战的提议。

  这算是讲和。之前的交涉都已经基本上全部谈妥,这回只是一个收尾的工作了,那就是向恶人谷知会浩气大部队从冰原断层那里退回东昆仑高地的时间。这原本是说好在西昆仑高地就可以完成的事,可惜……

  叶寻歌默默地捏了一下拳。失误,实乃失误。

  跟着领路的恶人走了没多远,一个银甲红袍的身影不知从哪里又冒了出来,靠在墙边勾着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

  “凌将军。”领路人向凌天越行了一礼。凌天越却是看也不看,眼睛里只盯着叶寻歌,慢悠悠地走上前来。

  “在下赶着要去议事厅与恶人谷的诸位商谈要事,如果凌将军没什么重要事情,还请让路与某。”经过昨天一事,叶寻歌对凌天越真的是没什么好态度了,甚至连不温不火地说出这番话都几乎快要耗尽他所有的忍耐力。

  不过相比起他的克制,凌天越倒是非常愉快的样子。他偏了偏头,勾着嘴角对叶寻歌道:“少爷不用着急,反正那议事厅少了本将也议不起来事。本将这会儿倒是突然想起来了一事,烦请叶少爷跟本将过来说话。”他微微侧身,让了一条道给叶寻歌。叶寻歌皱了皱眉,虽看也不看凌天越,但依旧朝凌天越让开的方向走去。一个随从想跟上去,却被叶寻歌抬手拦住。

  他没说话,只看了随从一眼,那随从便也硬是忍了下来,默默地退后了一步。

  恶人谷不像浩气盟那般开阔,房屋都是沿山势而建,整个建筑风貌有些嶙峋不齐,叶寻歌只跟着凌天越拐了个弯,就绕到了一个寂静无人的旮旯角。

  “干什么?”叶寻歌转过身面对着凌天越,为了尽量平稳地问出这句话,他甚至闭上了眼睛。

  然后很快他就后悔了闭上眼睛这一行为。

  他话音刚落,便感觉自己被对方的胳膊圈了起来紧紧搂在怀里,双手还不安分地在腰身那一带乱摸。叶寻歌顿时慌了神,慌忙挣扎了起来,却反而被箍得更加不得动弹。

  叶寻歌咬了咬牙放弃了挣扎,尽量把手臂抵在自己和凌天越的胸口制造一点距离,怒目而视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凌天越脸厚地凑了上去,好玩般地舔了舔叶寻歌发红的眼角,低低道:“少爷今天这样束发,少了那些虚华的装饰,倒也挺好看的。”

  “……你单独把我叫出来,就只是为了赞扬一下我今日的束发?”叶寻歌怒极反笑。

  “怎么可能单单如此呢。”凌天越低哑着嗓音说完这一句,突然手上开始动作起来,待到叶寻歌有所反应时已经撩开他的下摆探到了他的亵裤之内。叶寻歌惊得目瞪口呆,脸上烧起红霞,凌天越见他愣住,反而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一手扯着亵裤方便另一只手在挺翘的臀上揉捏,一边揉还一边轻笑着“少爷这里手感真是不错……”

  叶寻歌总算反应了过来,但却恨不能干脆一直保持着方才脑中一片空白的状态。现下又是光天化日之下被凌天越凌辱,他真想咬舌自尽算了。但一想到自己还有要事在身,便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和这个变态正面对上。

  “……你他妈干这种事的时候能不能挑一下时间地点?!!”终究还是没忍住爆了粗口,叶寻歌却只后悔当初怎么没和白淼淼多学一些,遇上这种身体上无论如何都占不到便宜的事情,至少在口舌上要赢个几分回来。可惜他天生就不是吵架的料,惹急了才会说几句重话,要他和别人对着拼嘲讽比口水,比让他提升自己剑术都难。

  “哟,不是昨日还一副翩翩君子的模样,今天就暴露出本性了?”凌天越见他绷不住,越发地高兴起来,嘴唇贴在他的脸颊上摩挲着游移着,一股股的热气漫到叶寻歌耳垂和脸上,暧昧得让叶寻歌觉得有些羞愧。凌天越继续低低地说着,“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样,比起以往那副伪君子的模样要真实可爱多了。”

  “你……”叶寻歌下意识地想要说明自己以往也不是伪君子,那叫修养,但突然又想到跟一个恶人争这个简直可笑,只能咬牙把话吞下,正在想用什么话来反击这个变态时,却感觉凌天越的一只手从身后收了回来,悉悉索索地蹭着衣服摸到了自己的手握住。两只手掌之间,咯着一条发带似的东西。

  “这是……?”

  “这是少爷的发带,少爷不认得了?”凌天越把专门把发带举了起来,拿在叶寻歌面前晃了一晃。叶寻歌这才看清那正是今早上找不到的发带,原来是被凌天越拿走了,却不知凌天越此刻把它拿出来是想做什么,只觉得凌天越此刻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也格外让自己紧张。

  “你……做什么……啊?!!”叶寻歌警戒地开口想要问话,话没说完便感觉身后被硬物强行破开。一瞬间,强烈的刺激感从身后毫无防备地窜起,他忍不住一声吟哦,那声音带着些许鼻音听上去含着情欲,叶寻歌立刻咬紧了下唇,羞得满脸通红。

  凌天越蹭着他的脖颈,低低地说着,“少爷怎么不叫了?刚刚那一声可是好听得很呐……和少爷这身体一样的勾人呢……”

  “闭嘴!!”叶寻歌咬着牙怒斥,但即便如此,身后被肆无忌惮强行侵犯的感觉依旧让他声音发软,更可恶的是,身体竟然无视自己的意志,在凌天越的挑逗下感觉到了丝丝的酥麻和快意。明明是被对方侮辱着,但还是如此老实地软了身子任他摆布,叶寻歌咬紧了牙关,气得眼角都渗出了薄薄水雾。

  “少爷下面这张小嘴怎么这么热情……又热又软,还这么缠人,是不是饿得久了……少爷,你这样冷落了下面怎么行,要不然让本将来想想法子,帮你把下面给喂饱了,你看如何……?”

  不如何!!叶寻歌在脑中咆哮着。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