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四章
作者:清汤寡水 [更新时间] 2015/8/1 12:25:00 [字数] 3114
  “小少爷,既然舒服,不妨叫出来。再这么忍下去,我担心我待会儿做过火了啊。”

  凌天越调笑的言语中带着些微气音,本来阴阳怪气的语调听起来暧昧不已。叶寻歌伏在床上,咬紧了牙关尽量不让自己发出声,却还是敌不过下身传来的阵阵快感,时不时地泄出几声鼻音,腻得叫人心头难耐。

  他双手被绑在身后,下身被扒得一丝不挂,脆弱之处正被凌天越伸手握住上下套弄,凌天越没摘手甲,粗糙的手套面料蹭得身下发疼,疼痛和快感相互交织,还要忍着不要叫出来,叶寻歌真真是快要崩溃了。

  他猛然仰起头,啊地一声叫了出来,被握住的下体顿时颤抖着射了出来,白色液体在凌天越的黑色手套上湿漉漉地黏得到处都是,凌天越也没在意,直接就着沾了精液的手就往叶寻歌嘴边送去。

  “舔了。”凌天越暗着眼神下了命令。叶寻歌自然不干,拼命往另一边扭头过去。凌天越不耐烦了,掐住少爷的脸颊就把两根指头戳进他嘴里搅动起来。叶寻歌没想到他会这么强硬,瞪大了眼睛盯着凌天越,既有惊惶也有愤怒,但眼角流下的眼泪却是真真实实。凌天越知道把小少爷弄怕了,顿时高兴了起来,就着玩弄他口腔的手把叶寻歌的脑袋慢慢抬了起来。叶寻歌被迫着努力向后仰头,整个身子折出漂亮的弧线。凌天越用另一只手在叶寻歌腰上那道曲线那里揉了揉,低声笑道:“小少爷的腰倒是挺软。”

  他也没收回手,沿着叶寻歌的脊椎一路慢慢地向下搓揉而去,最后停留在尾椎那里轻轻抚摸,好像是要看叶寻歌最后的挣扎一般没再更大的动作。叶寻歌被他手停下的位置给吓到了,不管不顾地扭动了起来,连凌天越的手指还在嘴里拉扯着自己的小舌玩也来不及顾及,好像这番动作就能把凌天越强加于身的凌辱给甩掉一般。

  凌天越本来只是想激一下叶寻歌给自己找点乐趣,但没想到对方竟然跟不要命了一样挣扎,也确实让他有些嫌烦,当下腾出手来把人整个打横抱起。叶寻歌还没反应过来,就只觉凌天越抱着他往前走了几步,接着就是砰地一声——

  他竟然把门踹开了。

  叶寻歌呆了。他现在下半身赤裸,双腿之间还有残留的白浊液体一点点滴落着,上半身也只剩一件扯坏的亵衣勉强挂在身上,与其说是在遮羞不如说是在勾引人。而凌天越,竟然就让他这个样子,大大方方地示于光天化日之下。

  门外吹进的风和泄进来的光线都如同利剑一般,刺得叶寻歌如芒刺在身。他住的这间小屋是沿栈道而上的高处,引人注目。而且他记得他跟凌天越上来的时候,屋外是有守卫的。

  他脑中轰然一片,什么都来不及想,只感觉凌天越抱着他还要往前走,顿时吓得什么也顾不得了,拼命地往凌天越的胸口蹭去把脸埋在他的颈窝,疯了一样哭喊着,“不要不要!!求你了!!我不要啊!!我求求你!!!回去啊!!……呜……”

  “我听你的有什么好处?”即使把叶寻歌逼成这样,凌天越还不忘火上浇油。叶寻歌不敢造次,抽抽噎噎地闷声答着,“我什么都听你的……呜嗯……快点回去……求你……”

  句末的声音像小猫儿的呜咽一样乖顺,凌天越总算满意了,又转身回了屋,把门踢上。

  叶寻歌被平放在床上,上身的亵衣完全散开,把他整个身体展露无遗,但他却正哭得厉害无暇顾及,原本清秀俊美的脸上全是眼泪和之前被凌天越玩弄时流下的口水,把潮红正酣的脸蛋弄得黏湿湿的,凌天越看到他这幅被折腾得淫乱不堪的模样心情大好,伸手用手背去蹭了一下小少爷脸颊的泪水,低低道:“啧,哭得真可怜。”

  说的话带着怜惜,脸上的表情却分明是嘲讽。但叶寻歌现在泪眼迷蒙,也看不清那么多。

  凌天越又把他翻了过去,解开绑在他手上的绳子。叶寻歌动了动被绑得有些麻木的双手,正想慢慢把自己撑起来,冷不防被凌天越扯住胳膊一把拽了过来,脸趴在他的大腿上,正对着他的腰带。

  叶寻歌似乎知道凌天越接下来要叫他做什么,抬起头有些惊慌地看着凌天越,却只看到他深沉的眸色。凌天越抓住叶寻歌的手腕往自己腰带上带,“过来,帮我解开。”

  叠叠层层的腰带被磕磕绊绊地解开,叶寻歌又被迫着拉下凌天越的裤头,看到对方的性器那一瞬间不禁羞得直接别过头去,却很快就被凌天越捏住下巴转了过来。

  “把脸转过来好好看着啊,不然还怎么含进去?”

  叶寻歌的嘴唇碰到了性器的顶端,一股精液特有的腥膻气味迎面而来,激得他忍不住微微一抖,嘴唇下意识地轻微张开,却被凌天越逮住了空隙,把自己的性器狠狠地捅进了他的嘴里。

  这一下捅得太深,直接戳到了叶寻歌的喉咙那里。他想吐,但凌天越用手托住了他的后脑,逼得他只能强迫性地接受嘴里的侵犯。刺激太过强烈,原本已经收得差不多的泪水又刷地一下涌出来。凌天越看着他哭得可怜兮兮,却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反而不容拒绝地说道:“快点,好好舔。”

  “唔……嗯……”性器撑得叶寻歌牙关发酸,堵得他呼吸不畅,这都还不算什么。他只要一想到眼前这个男人的性器正满满当当地塞在自己嘴里,被自己用这般淫浪的方式舔舐着,讨好着,顿时就觉得自己的羞耻心几乎要崩溃了一般,眼泪几乎是止不住地往下流着。凌天越却还不满足,抓住叶寻歌的手往自己下身的根部那里带,压低声线道:“扶着,给爷舔舒服了。”

  叶寻歌的双手都在发抖,迟迟不愿将手指触上去。凌天越也不发火,只是懒懒地加了一句,“别忘了刚刚在门外,你怎么答应我的。”

  叶寻歌浑身一抖,终于妥协地慢慢伸手去握住了凌天越的根部,把自己的头抬起来一点让性器从嘴里出来一些,然后,伸出自己的鲜嫩舌尖,沿着粗大的茎体细细地舔着,像是在舔舐着什么美味一般饥渴的动作。他伏身在男人的双腿之间,用卑微的姿态服侍着这个男人的欲望,并且无法反抗。

  ……太屈辱了。叶寻歌心中满是这样的念头,他的身体因为这样的想法变得绯红而颤抖,却不知这样的模样在凌天越眼中越发的诱人。他伸手用指尖把叶寻歌的脸微微挑起来了一点,看到叶寻歌双眼发红,不知为何而涌出的眼泪因为之前垂头的动作而一滴一滴地落在自己的下身周围,看上去居然会觉得有点漂亮。

  凌天越的呼吸慢慢粗重了起来,他托住叶寻歌的后脑开始有意无意地挺着腰,还硬挺的性器开始蛮横地撞击着叶寻歌的喉咙。叶寻歌被他弄得眼前一阵阵发黑,感觉自己快要窒息,想要挣扎却被凌天越箍得死紧,只能在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哀鸣,那眼泪越发的止不住,等到凌天越终于低喘一声射了出来,叶寻歌已经哭得不成样子。

  大部分精液被强行灌进了叶寻歌嘴里,凌天越一边射一边慢慢把自己的性器往外抽,剩下的一点全部溅在了叶寻歌脸上,白浊混着眼泪唾液顺着叶寻歌的脸颊往下流,甚至流到了锁骨那里。凌天越把性器抽出来之后,便把原先按住他后脑的手顺势摸着他的脸颊滑到了前面,沿着美人尖的轮廓托起了叶寻歌的下巴。叶寻歌被迫高仰起头,连张嘴把嘴里的精液吐出来都做不到。

  “吞下去。”凌天越用另一只手的指尖轻轻抚摸着叶寻歌的喉结,酥麻的刺激施加在柔软的喉骨一带,叶寻歌战战兢兢地吞了好几下才把精液全部吞了下去。

  见他这么听话,凌天越竟然微微笑了起来。他极为轻佻地拂过叶寻歌的脸颊,轻笑道:“辛苦少爷了,我这就出去让侍女进来替你清理。”

  叶寻歌见他真的收拾好衣裳作势要起身,竟然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既像是恳求又像是畏怯地连连说道:“不、不要让侍女进来!我这个样子……!”

  “少爷在怕什么?”凌天越笑得更加轻佻,把叶寻歌抓住他的手慢慢拿下来,“小少爷现在这样子,可当真是漂亮得很呐……”

  叶寻歌知道凌天越必然是不会给自己留什么商量的余地了,眼神隐隐闪过一丝绝望,却还是无可奈何地收回手,慢慢地缩回了床角抱膝而坐,在床帐的掩映下竟有种令人想要一探究竟的美感。

  尤其是在这还充满了情欲气息的房间里。

  凌天越饶有兴趣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道:“小少爷,我们明天再见了,好好休息吧。”

  他的声音低沉好听,却让叶寻歌没来由微微一颤。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