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三章
作者:清汤寡水 [更新时间] 2015/8/1 12:24:00 [字数] 3572
  叶寻歌回大营的时候,连走路都是跌跌撞撞的。几个守卫看见了要去扶他,却被他慌乱地避开,自己一个人冲进了营帐里。随行的人想要进去看他,却才刚走到门口就被他大声喝止住,只得无奈地对视一眼,由着他去了。

  叶寻歌惊魂未定地背对着门口坐着,拉了拉已经被凌天越扯坏的衣襟,依然无法掩盖住脖颈处的那点艳红。那是被凌天越咬的,一想到那个变态松开他时那副阴鸷的微笑,叶寻歌就又是头痛又是心惊。

  被凌天越侮辱固然可恨,但叶寻歌此刻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想的是更复杂的东西。

  本来他以为自己存在感薄弱,恶人应当不认识他,那么这次交涉的事情就不会引起恶人谷的注意。但他却偏偏忘了最重要的一点,能够把你记得最深的,永远是你曾打败过的敌人。

  哪怕你只与他战过一次。

  所以他被凌天越惦记上了。更好死不死的是,还偏偏在交涉之前让他给撞见了。

  原本只是一次无关轻重的报信,结果领队的居然是浩气盟的副指挥。——这样的信息要是被恶人谷那边知道,不知道他们会揣测成什么样子。

  他叹了一口气,起身去换了一身包得更严实的衣服。

  

  天光晴朗,冰原生辉。白茫茫的大地映着阳光,变得有点刺眼。

  林珞宇站在西昆仑高地的上山口那里,看着山下大道。沿着大道延伸向东边的方向,渐渐在迭起的断层中出现了一队人马的身影。

  林珞宇手心里捏着叠成小方块的信纸,看着人马过来的方向,表情平静。

  他在这里等人。

  不知是否是昆仑天寒地冻又地域平坦的关系,即使身处大营,身后时不时有人走动,林珞宇依然觉得四周非常安静,只有风的声音。除了,非常不合时宜地,向自己身边靠过来的脚步声和走路时铁甲碰撞的声音。

  “怎么在这里傻站着?”凌天越笑着,揽住林珞宇的肩膀就往下走,“他们要进恶人谷的,不会上西昆仑高地。”

  “直接进恶人谷?”林珞宇皱紧了眉,“不是说只是来西昆仑这边立个字契吗?”

  凌天越轻描淡写地笑着,貌似无意地凑近了点林珞宇的耳朵,轻轻地说:“浩气盟副指挥亲自过来,当然要迎接进恶人谷好好招待一番了。”

  “……你……怎么知道,这回来的是浩气盟副指挥?”林珞宇强稳住自己的声音,反问道,“不是说,只派了主事唐欢烬的一个手下过来吗?”

  “浩气盟说的话你也信?那帮伪君子最擅长的就是表面一套底下一套。”凌天越还是在继续笑,只不过这次的笑里笼了阴郁,看着有些吓人,“不过你早就知道了吧,那个小美人就是浩气盟的副指挥之一,干嘛还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

  林珞宇不说话了。其实在凌天越走到自己身边的时候他就有种不祥的预感,凌天越性子有些暴戾,不过他也不是什么温和之人,所以其实他们两个关系也不错。但是正因为关系不错了解颇多,他才更加的无法平静。

  “……就算是要折腾他,也该是我来。”林珞宇斜着眼看向凌天越,眼神深邃悠远。

  凌天越看着他,露出扭曲而残虐的笑容,“……好个逆徒。”

  

  恶人谷荒凉萧索,进谷就是一股凌厉的肃杀之气,叶寻歌觉得哪怕是自己在这里呆得久了,说不定性子也会变得狂傲不羁起来。

  恶人守卫的眼神,地脉的狰狞,甚至连混着硫磺味道的风,都在鼓动着一种狂躁的情绪。叶寻歌不禁暗自感慨,小宇在这样的地方住着,会不会心智都会潜移默化地变得跟凌天越一样。

  如果是那样,那绝对是自己不愿见到的。

  叶寻歌虽然平素跳脱,但是有一点长处,便是越危急越沉静,如今到了恶人谷,身后随从一个二个都绷紧了神经全身戒备,只有他一个人一袭白衣款款而行,既不像走入险境,也不似出门踏青。那般气质,叫看到他的恶人守卫都不敢大气。

  凌天越倚在恶人内谷城墙上,看着城下那抹身影,勾着嘴角对身旁人笑道:“昨日在昆仑看到他,也是这般。我也并不是对每个路过冰原的人都这般为难,只是他无论如何也叫我难以不在意。呵呵,你看他这气质,叫人如何相信他只是一个跑腿的?”

  林珞宇只是半睁开眼,瞄了一下下面,懒懒接话道:“……他不过是一个被浩气洗脑了的傻瓜而已。”

  “唉,”凌天越故作叹息,“浩气盟好福气啊,怎的我们恶人谷就没有这样的美人。”

  “……有是有,不过你眼瞎而已。”

  “有是有,不过都没有他那一份清透之气。”

  “怎么,对什么浩然之气有感觉了?”林珞宇的嘴角终于扯出了点嘲笑般的弧度。凌天越不以为意,笑道:“你难道不觉得,玩弄他那一身浩然正气的伪善之皮,很有意思么?”

  “………………”林珞宇这回没有飞快地搭话,他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淡淡地说道,“如果,他真的有这一层皮的话。”

  两人顿时无话,只听耳畔猎猎风声。这时叶寻歌也已经走到了南门之下,楼上两人仿似商量好了一般几乎同时一跃而下,挡在叶寻歌面前,一左一右。

  叶寻歌看着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两个人,一边是自己日思夜想的徒弟,一边是自己在离开昆仑前都不想看到的敌人,顿时不知道摆什么表情好。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地看了半天,还是凌天越似笑非笑地开口了,“这位少爷莫要慌张,只是进了内谷就该换我来给少爷带路了。”

  叶寻歌表情顿时有些迟疑起来。林珞宇看在眼里,急忙上前一步正要开口,又硬生生被凌天越打断,“我领少爷进去,林珞宇你就带剩下几位去歇息的地方吧。”

  身后几位随从都露出了紧张的神色,当中一位甚至忍不住问道:“我们的职责乃是护卫叶少爷安全,你这样将我们分开,岂不是不妥?”

  “……护卫?”凌天越原本停留在叶寻歌身上的眼神慢慢移开,半眯着眼睛如毒蛇吐信般扫视着那个开口的随从,那位蓝衣随从原本脚步稳扎,被他这样一扫竟然也忍不住有些退让,咬紧了牙关甚至做好了拼杀的准备,却只惹得凌天越笑意更甚,“……小耗子,这里可是恶人谷内谷啊,我若真想要加害你们家少爷,单凭你们几个,护卫得了?”

  这句话十足十的是个挑衅,当即有两个随从挡在了叶寻歌面前,道:“叶少爷,我们还是不进去了。”

  叶寻歌仰天轻轻叹息一声,不慌也不乱,只是心里头嘀咕着都走到这里了,岂是我们说回去就回去得成的。他见凌天越踱着步子就要往之前开口的随从身边走去,毫不犹豫地伸手拦在两人中间,淡淡道:“不管我们进不进去,恶人的恶意就在那里,不消,不散。”

  “………………”之前还剑拔弩张的气氛瞬间转化成了尴尬。

  叶寻歌又叹了口气,淡淡道:“我们如果真要回,走在外谷门口的时候就该掉头走了。可是我想我们只是传个信,何必如此一惊一乍,也正好,表一下我们浩气盟的诚心。”

  他说罢,微微笑着走到凌天越身边,道:“烦请将军带路。”

  凌天越看着他,心中越发在意起来。这个人似乎与他往日见到的浩气都不一样,在如此险境之下,他既没有那种忠义之士不屑一顾的傲气,也没有外强中干的强作镇定,也看不出有什么胸有成竹的自信或者视死如归的超脱。

  他站在四面环敌的环境之中,却仿佛是站在西湖边上,又像是站在剑炉之侧。

  此乃气度。

  直到叶寻歌不解地叫了他一声,凌天越才反应过来他刚刚竟然看着叶寻歌看呆了。他自己其实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叶寻歌本来就长得很好看,看呆了也没什么丢脸。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看呆了,凌天越也自觉失了身份,干咳一声带着叶寻歌进了内谷。

  “就是这里了,小少爷。”凌天越把门推开把叶寻歌让进屋内,“这里穷山恶水可比不得你们浩气盟,就算你不乐意也得先忍着了。”

  “……穷山恶水倒没什么好难以忍受的,真正让人难以忍受的是……”叶寻歌微微皱眉,抬头向凌天越看去,“诶,你锁门干什么?”

  叶寻歌伸手想阻止他,却被凌天越回身把他的手腕死死擒住。面前之人眼神暗沉地看着他,让叶寻歌不由地回想起前一天在昆仑冰原之上发生的事情,不禁有些微的退缩。凌天越看他脸上起了惧意,顿时兴致更甚,把他的手腕压在墙上,另一只手直接撩开他的下摆就探了进去。

  “……你!……放开我!!”叶寻歌之前一直保持的沉静气质终于有了裂痕,一脸惊慌地想要逃开。凌天越也懒得跟他纠缠,抓住他的衣袍用力一撕,只听哗啦一声,叶寻歌便已成了衣不蔽体的模样。

  凌天越松开他,饶有兴趣地看着叶寻歌羞红了脸掩着自己身体一步步向后退去的可怜模样,大方地两手一摊,道:“叶少爷,我可放开你了。你是要出去,还是留在这里,请便。”

  凭心而论,叶寻歌刚刚满脑子都是推开凌天越夺门而逃,但眼下这样子,别说出门见人了,光是站在凌天越面前就窘迫得不得了。“你……出去。”他微垂着头,但眼睛却尽量瞪着凌天越,眼角发红,显出一股媚态。

  “……小少爷,你都这样了,我还怎么舍得出去。”凌天越的眼神暗了下来,像盯着猎物的野兽般尽显危险的气息。他一步一步走近叶寻歌,伸手钳住对方的下巴逼小少爷看着自己。他想到了那一场仗,那个时候骑在白马上的叶寻歌一身锦衣风华正好,站在山坡上居高临下地看着狼狈不堪的自己,仿似周围的喊杀和刀光剑影都与他无关,但又叫人无法忽视地昭显着自己身为指挥的存在感。

  而现在,他把叶寻歌压在身下,看他无助地仰视着自己,真是……无法言说的快意。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