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二章
作者:清汤寡水 [更新时间] 2015/8/1 12:23:00 [字数] 2661
  结果,走的那天,叶寻歌真的以“无论怎样都得要有个能说得上话的人跟上坐镇”为由,跟着使者们出发了。走的时候唐欢烬一脸苦痛,陆烟一脸无奈,反倒是白淼淼比较激动。

  “寻歌!找机会一剑挑了他们那个打前锋的二逼大将!那丫的嘴巴太不干净了!!给天策府丢脸呢!!”

  ……姑娘你也没资格说他好吗。叶寻歌坐在马上扶额。

  叶寻歌骑着马走出好远了,那一行人都几乎要消失在远处的下坡路那里,陆烟突然又像想起了什么一样,猛然朝空中跃去。他轻功极快,眨眼间便到了叶寻歌身边。叶寻歌不明所以,茫然问他怎的了。陆烟却不说话,只是伸出手去,拽紧了叶寻歌的衣袍,像小孩子央求不要被爹娘丢下一般。叶寻歌突然就说不出话来了,他虽年轻,但却极有做师父的自觉,浩气的都知道徒弟就是他心头的一块肉,他心疼得要死。

  “别这样,小陆,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陆烟像是在压制了什么情绪一般,好一会儿了,才淡淡地说道:“那,你记得要早点回来。”

  “那是当然了~”叶寻歌眯眼一笑,连着身后的阳光都变得熠熠生辉。

  

  整片大地都是白茫茫一片,甚至都透出了一些晶莹的透明。

  叶寻歌拉了拉身上的裘衣,有点佩服驻守昆仑的浩气盟侠士,居然能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作战。当然他也佩服长乐坊的居民,别的不说,光是他们的生存能力,就已经足够让他敬佩。

  ……谁叫他自己是一个从小养尊处优的少爷呢。

  昆仑雪原北边是山脉隔阻,南边是长乐坊,东西高地之间最快捷的途径便是雪原正中的断层。浩气盟和恶人谷都在这里设了防线,叶寻歌走到这里时,也会有那么零星几个人认识他,对他抱拳行礼。

  叶寻歌虽然名义上是浩气盟的副指挥之一,但更多时候担任的是一个军师的职位,甚至平时连调动兵力都要依靠唐欢烬。因此别说恶人谷,连浩气盟知道他是指挥的人都很少。反而,他的长相倒比他自身的能力更加为人所知。

  一位认识他的守卫见他缩得厉害,不由问道:“叶少爷畏寒,为何还要一人出来?”

  叶寻歌笑笑道:“明天就要去办正事了,趁着有空,来看一下昆仑的地形和防线布置。”

  “那叶少爷务必小心,这里毕竟是恶人谷门口,时不时会有恶人在这里流窜。”

  “我懂的。”叶寻歌笑着道了谢,等到走远了防线,却依旧孤身一人朝西北边走去。他不愿多带侍卫只是怕引人耳目,为了最大可能地保护自己,他甚至没有穿惯常穿的那一身浩气蓝衣。但即使如此,他依然在走到西昆仑附近的时候,迎上了一袭凌厉的枪影。

  叶寻歌一个迎风回浪退开,顺势拔剑而出。那袭击他的天策还想再冲上来,却看叶寻歌剑柄横卧,一副醉月的起手式,也谨慎地勒了马,侧身看着叶寻歌。

  踏炎乌骓,长枪银甲,看那颜色艳得仿似丢到血里洗过一般的袍子,叶寻歌也知道自己遇上了巡山的恶人。

  那天策骑在马背上高耸着背光而立,从叶寻歌的角度看去根本看不清长相,反而徒增一些压迫之感,但依旧能感觉得到那天策盯着他目光如刀,勾着嘴角道:“……敢在这里晃悠,胆子还是挺大的嘛。”

  叶寻歌强稳住心神,淡然道:“路过昆仑不慎迷路而已,还请将军放行。”

  他如此客气的说话,却反而惹得那天策提了性子,翻身就从马背上下来,一边向叶寻歌走去一边痞笑道:“……放行?你是中立的?”

  他并无任何攻击性的动作,只是手中提了杆枪而已,但叶寻歌莫名就感觉到了一股从他身上自来的压力,随着他一步一步地走过来,每一步都仿佛踩在了他的神经上,叫他一阵退缩。

  这个天策,必然是从死人堆里过来的,才可能会有这样迫人的气势。

  叶寻歌擅指挥,擅布局,却独独不擅长与人搏杀。

  天策走到叶寻歌身边,毫无顾忌地伸手去摸叶寻歌的脸。他手上戴着手甲,在昆仑的风雪中吹得如冰块一般寒冷,叶寻歌被他冻得忍不住一颤,正想往回缩,却被他一把捏住了下巴,动弹不得。

  “中立的又怎么样?我可不知道什么江湖上的规矩,我只知道……”天策凑近了叶寻歌的脸,嘴唇扫过他的脸颊,在他耳边极其暧昧地用气息说道,“……你长得还挺合我的胃口。”

  叶寻歌忍不住眉头一皱,知道今天遇见恶人谷的变态了。他正想着如何开口才能脱身,却在听到天策接下来的话时浑身一震,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何况,浩气盟的副指挥,武林天骄的奇袭军师,什么时候,又变成中立了?”

  天策的尾音未去,立刻左手执枪向叶寻歌右手挑去,刚要变幻剑招的轻剑硬生生被他挑开老远。原本捏着叶寻歌下巴的右手也顺势向下一扯,把他的左手反剪在身后,就着这个姿势把叶寻歌狠狠往雪地上压去。叶寻歌撑不住,只得半伏在冰原上,没被控的右手也为了保持自己不完全被压在地上而苦苦撑地。不仅如此,天策那一扯,连带着把他的披风和里面的大衣都扯了开来,此刻领口松松垮垮,连锁骨都露了出来,在寒风中被冻得微微泛红。

  天策盯着露出来的那抹微红嫩肤,眼神又暗了暗。他凑过去,伸出舌尖极其暧昧地在叶寻歌的锁骨、肩膀和喉结处舔舐着,留下一片湿润,被冷风一吹便更加的刺骨,但很快天策的舌尖又舔了回来,便又是一阵温软。叶寻歌只感觉肩上一阵酥麻,那感觉真是奇怪之极,忍不住便开始下意识地用力挣扎。

  他这一挣扎惹得天策不耐烦了起来,竟丢了枪卡住他的后颈就往地上按去,另一只手则麻利地就着之前扯下来的部分用力一撕,叶寻歌的半个上身就毫无遮蔽地裸露在了凛冽寒风之中。他本来就耐不住寒,被这天策这样折腾一番更是被冻得瑟瑟发抖,没忍住地哀哀叹了一句“好冷”。天策一听更是起了虐待他的性子,压着他的蝴蝶骨就把他裸出来的半个身子往冰面上贴去。叶寻歌终是受不了地低低惨叫一声,声音都带了点哭腔。

  天策这回总算是有点满意了,把叶寻歌拉起来按到自己怀里,一只手箍住他的腰另一只手有意无意地玩弄着他的胸前红樱,在他耳边低声道:“冷吗?爷的床倒是很暖和,要不要去?”

  “……你!”叶寻歌长这么大还没被人如此调戏过,一张脸气得通红,咬紧了牙迟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不过天策似乎并不在意叶寻歌的反应,他就着这个姿势继续说道:“那一场仗,是我出生入死以来打得最凶险的一次。我以为浩气把退隐山林的老指挥请出来了,结果看到你了我才知道,浩气盟自己私底下藏了个小美人啊……”

  叶寻歌咬着嘴唇没说话,那一场仗恶人谷以为把浩气的所有指挥都纠缠在了赤马山和昆仑,准备偷袭烟雨居舍。结果他们偏偏就漏算了一个叶寻歌,他带着只相当于恶人一半的部队,在烟雨居舍那里打了恶人一个措手不及。那是他唯一一次拿到兵权,也是他唯一一次亲自上阵。

  他记不得当时恶人大将的长相了,但是他记得恶人溃散时,在那残兵败将中有一道目光叫他不寒而栗。

  叶寻歌终于颤抖着开口了。

  “你是……凌天越?”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