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一十五章
作者:落瑾下时 [更新时间] 2015/12/10 14:45:03 [字数] 1168
菊三忧心忡忡的望着兰摧,生怕他会捶地伤心,会嚎啕大哭,然而菊三等了又等,都只等到兰摧一脸静默的在偌大府中走来走去。
菊三跟着兰摧的脚步,走过了那庭院的杂草,走过了那满地枯黄的落叶,走过了幽静的长廊,最后停在一座小楼里。
登楼而望,目所能及的最高那一处,便是皇宫大院,困锁重楼。
兰摧孤站许久,直到暮色降至,才慢慢转了身过来,低声道了一句。
“饿了吧?去烧饭。”
菊三一怔,以为听错了。
“你、你还吃饭?”
兰摧奇怪的瞪着菊三,“我为什么不吃饭,你不饿吗?”
咕噜一声,菊三的肚子响了起来,他尴尬的摸了摸瘪瘪的肚皮,“是、是有些饿了。”
于是那晚,菊三便在空无一人的兰府后院灶间里,替兰摧做了一顿饭。
后院近井处有个菜园子,虽已荒废,却还有些菜可折,菊三挑拣着出来,在井边洗净了下锅。
人去院荒,一些器皿却还是留着,菊三拾捡来用,倒也凑合出了一顿。
将一碗青菜一碗萝卜摆上桌面时,兰摧已然梳洗干净走了出来,微湿的墨发服帖在肩颈侧,衣襟处被水渍晕开了纹样,却不知为什么,竟还是穿着一身女裙。
菊三忍不住问:“为什么不换下来?”
兰摧抬眼看菊三,似笑非笑道:“还有诸事未了,这女裙不得不穿。”菊三不懂那话语是何意,但能猜测几分,心想大约是诅咒的缘故,兰摧死时身着女装,被压尸入棺,骨入九钉,此等种种,皆是不寻常的。
“我……你……,那个……”
兰摧拿过竹筷正欲夹菜,却听得菊三吞吞吐吐,便问:“什么事?”
菊三一张脸红红绿绿,脸色变换来变换去,似提及了什么十分难以启齿的话题,怎么也说不出口。
兰摧瞅着菊三的脸看了一会,半响后居然明白过来,勾了唇道:“阴毒尽散,你放心,我不会再强你。”
“……”菊三一时说不出话来,眼珠子转来转去就是不敢看兰摧,好半天才低沉着嗓音道,“那就好。”也不知话语里的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失落。
拿过竹筷机械的吃起饭来,大半碗下肚,菊三竟忘了去夹菜。
待他回过神来举筷去夹,却见盛菜的碗里空空如也,竟全进了兰摧的肚里。
菊三瞠目结舌,呐呐道:“鬼的胃口竟比人好吗?”
“蠢物。”兰摧啼笑皆非骂了一声,起身施施然离开了。
夜里,菊三将自己洗净后躺在兰府的一间房中,铺软而宽敞,比之家中自己的小木床,不知好上多少。
然而菊三却辗转反侧睡不着觉,枕着手臂呆呆的望着门那里,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静躺了许久,屋外一声一动便都十分清晰。
突然一声细微的似乎是风掠过的声响惊动了菊三,若在过去,菊三定不会放在心上,然而此刻,他竟觉得那声响就是兰摧所发出。
匆匆爬起身下榻穿鞋,菊三走到门后拉开了房门,却见院中石桌旁坐着一人,举杯望月,一手扶着桌上的一张木琴。
兰摧未饮酒,也未弹琴,他只是保持着那姿势静坐着。
一直到天明,他微微一动,似才醒来。
而他身后靠着门框睡着的菊三竟也马上醒了过来,站直了便开口道:“饿了吧,我去做早食。”
兰摧望着菊三揉着眼走远的背影,幽深眸里,若有似无的什么,起起落落。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