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四章
作者:落瑾下时 [更新时间] 2015/12/3 12:42:49 [字数] 1891
菊三不知自己被扇了多少个巴掌,只知道后来自己被打晕过去了,到了第二天醒来,还以为做了一个可怖的梦,抬手一摸脸颊,却是已经肿成了猪头,再看身畔一人,摸之毫无温度,冷着一张好看的脸,倏然睁开的双眸里霎时一片血光,晃神后再看,又似错觉。
总之,十分渗人。
菊三几乎是从床榻上摔了下来,滚到地上后半天不敢起身,满脸恐惧的望着在床榻上慢慢坐起身子的人。
兰摧睨了地上的菊三一眼,阴森森道:“去打水来,我要梳洗。”
菊三又愣住,心道怎么一个鬼还这般爱美?
那坐在床榻上的兰摧眼见菊三半天不动弹,冷冷哼了一声,眸中厉光一闪,一道袖风拂脸而过,菊三还来不及看清什么,便被卷上床榻,随即那人冰冷僵硬的身子压了上来,菊三张口欲呼的嘴便被堵住了,胸腔里一丝一丝热气冒上来,被那兰摧一口一口吸食走。
菊三极力挣扎,毕竟是孔武有力的身体,兰摧不耐,伸手按在其裸露的胸膛上,按着那心脏的位置,手指移动间,竟像是在考量如何将之挖出,菊三难得敏锐的觉察到了这点,便一下不敢再挣动,高扬着脖子任那兰摧吸食阳气,喉结上下滚动间,吸引了兰摧的目光。
兰摧松开了菊三的嘴,好奇的摸了摸菊三的喉结,便覆上去啃咬起来,菊三吓得三魂丢了七魄,后背抵着床板浑身绷紧,以为这兰摧要杀了自己,不想等了半天,除了喉间丝丝痛意外,倒也没有血味。
“怕什么?我还不想杀你。”兰摧抬头看菊三,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颊,阴森森道,“这下可要去打水了?”
菊三猛地推开兰摧,连滚带爬下了床榻,飞也似的奔出去,门板甩上的那刻,菊三只想逃走,他抬头看外面大亮的天光,心想若是阴鬼之物必然惧怕青天白日,回头看一眼那合紧的门扉,一咬牙,便往楼下跑,途中慌忙而撞了几人,招致骂骂咧咧也顾不得,好不容易冲了出去,混在外面的人群当中,回头看,那兰摧没有追来,心中巨石落下,人也松懈下来,腹中肚饿不已,菊三往街边一个面摊走去。
人刚坐下,便觉得后颈一阵阴风,接着肩膀便搁下了一只手,菊三僵住,木着眼转头去看,那修长纤细的五指,按在他粗糙的布衣上,十分突兀。
“兰、兰……”菊三张了张口,说话也不利落了。
旁边的面摊老板走过来看了看二人,奇怪道:“客官吃些什么?”
按在菊三肩膀上的手慢慢抬了起来,滑到菊三的后颈上,接着转到菊三因惧意而滚动的喉结上,只听声音道:“两碗面。”
那老板点头笑着道“好嘞”人便走开了,菊三在老板走开后更加紧张起来,僵在位置上一动也不敢动。
兰摧瞥了满头汗水的菊三一眼,冷笑一声,摸在菊三喉结上的手指也移开去,接着菊三面前一片阴影笼罩,那兰摧在菊三对面落了座。
菊三瑞瑞不安的偷眼去觑兰摧的面色,但见惨白而无血色的一张脸,五官极为精致好看,一双阴沉沉的眼,眸色极深,衬着脸色便显得森冷,唇色极艳,冷冷勾着笑的时候,摄人心魂。
菊三的视线下移,这才注意起兰摧的穿着,竟是一套女裙,菊三突地一抖,想起兰家公子便是穿着女裙被置入棺材,又想起那九支长钉,然衣裙掩盖,菊三也不知那九支长钉是不是真的存在。
身着女裙的兰摧披散着一头墨发,端坐在街边的小吃摊位上,说不出的怪异,然似乎因那阴森的气息所致,并无多少人敢明目张胆的打量他,菊三却是个例外的,他已经被兰摧吓过太多次,那惧意叠加到了盛处,便也麻木了。
兰摧眼见菊三的目光在自己身上转来转去,哼了一声后,一把筷子摔了出去,砸在菊三身上,菊三吓了一跳,惊醒过来,转头去看周围人的反应,却见那些人躬着背大口吃着面,谁也没有转过头来看热闹。
连那老板也专心的捞着锅里的面,一眼也未看向这里。
菊三心凉了一大截,弯腰将散落的筷子一一捡了起来,便是鬼也有三分脾气,何况菊三一个庄稼汉子,本就不知道隐忍,心中的不快和疑惑都展在了脸上。兰摧一看便知他想些什么,冷冷笑了一声,才幽幽道:“你可知道什么是活死人?以为我怕光不敢来抓你吗?哼,你胆敢逃跑,回去了……”话语停在了这里,只因为面摊老板端着两碗面走了过来。
“面好了,趁热吃哟。”老板吆了一声,转眼看了兰摧一眼,对菊三道,“我瞅着你家娘子气色不好,大兄弟啊,这女人哪,就得多补补气,你别亏待了人家,这小娘子长的不错,易招惹是非,不要常出来露面的好。”
兰摧闻言一声不吭,施施然拿过筷子吃面。
菊三却一头雾水,瞅瞅兰摧又看看老板,心想兰摧样貌不错,又身着女装,怕是又被当做了女子,也不知他会不会不高兴,一怒之下吸了他们的阳气,又心道,气色不好可不是被我亏待了,我巴不得他躲在屋子里不敢出来呢!
菊三绷着脸点点头,摸出藏得稳妥的一个布包,从中拣出两枚铜钱递给老板,后又将布包小心翼翼的收起来,接着便不理会人了,拿过筷子夹着面呼哧呼哧吃起来。
那面摊老板捏着那两枚铜板儿,有些怜惜的看了看静坐吃面的兰摧,便摇着头走开了。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