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一章
作者:落瑾下时 [更新时间] 2015/12/3 11:48:25 [字数] 2811
兰家公子出葬那日,东城门大开,城中百姓却闭门避世,谁也没有出来看一眼。 
明明不是三月阴雨绵绵的季节,却还是飘着一道道细碎的雨丝。仿佛砸在脸上,都如针刺那般疼痛。 
有老妇扶棺而嚎哭,一路随着丧队出了城门。
可笑的是,明明是兰家的公子,送葬的人,却都是些非亲非故,连那嚎哭和啜泣,都是花了银两买来的。 出了城门,便谁也看不见那送葬的队伍了。其实,便是不出城门,也没有人来看一眼。奈何兰家一个大富,兰家小公子的葬礼却这般冷冷清清,无人敢看,无人敢送。 仿佛那银两买够的仪式便也只到城门口就停止了,嚎哭的老妇揉了揉发酸的面颊,抬着棺木的人也都停了下来,歇脚的歇脚,喝水的喝水,便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送葬队了。 
便在这时,突然听得一声吱呀声,然后是细碎的,带着点试探的轻叩,敲着那厚实的棺木,衬着这样细雨朦胧的天气,便教人无端的心慌发毛起来。 
离那棺木最近的人抹了一把额上的冷汗,还以为是错觉听岔了。 
然而那叩声愈发的大了起来,由沉重到响亮,最后竟成了撞击,仿佛有什么怪物在翻滚挣扎要从那一方小小的天地里出来。 原先靠着棺木休息的几个粗壮的汉子一下从原地蹦了起来,往后退了好几步,互相望着对方,眼里皆是惊恐和询问。 
然而这样的怪事谁也没法解释,惟有那上了些年纪的老妇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发白的拉着其中一个汉子道:“阿三,娘听说但凡有了冤情的人,死后都不能瞑目,总要在走的那日闹上一闹,这莫不是诈尸了?” 
被唤作阿三的汉子是那老妇的儿子,幼时便被人唤作菊三,一向是胆儿肥的人物,然而此间听得老母亲这样说,竟也有些发慌。 他虽是个大字不识几个的庄稼人,却也听说了皇城里头的那件事。 兰家小公子单名一个摧字,在家中排行老三,前头有两个姐姐,都进宫做了皇上的妃子。 
兰家并非官宦世家,不过是祖辈几人擅于经商,到了如今,才得如此偌大的家业。本来兰家祖地也在那山高皇帝远的地方,然而人的本性如此,总觉得越往京城地儿钻,便真能高谁一等似的。 
兰家在京城买了地盖了亭台楼阁后,便开始结识些达官贵人,几经周旋奉承,便也在这繁华精贵的都城里站稳了脚跟儿。 
后来,有受了好处的京官借其府中妇人口口言传,透了些消息给那兰家老爷,提点了几句后,兰家老爷便把家中长女送进了宫里。 
不想没两年,那用华贵小轿抬着进宫的女子,却裹着一张破草席出了宫,被弃在那乱葬岗上,连个收尸的人都没有。 
何缘由呢?还不是一道太后的谕旨,便把一个如花美眷,变成了一缕孤魂。于是顾忌着那谕旨所言,兰家便连收尸都不敢了。 
将第二个女儿送进宫,却并非兰家老爷的自愿。但凡经商之家,谁无几个劲敌,便是背地里使些绊子,你又能如何?也不知谁将兰家二女的画像送到了宫中,竟偏偏让皇上瞧着了。
于是这兰家便也只得硬着头皮将二闺女送进了宫中,却也等于,送上了死路。
也不知是宫里的人大发善心还是别的缘由,这兰家二小姐竟在宫里安生了四五个年头,便是没有宠冠后宫,也得了皇上的细致呵护。
兰家人便借着这个贵妃娘娘的名由,将商铺一家一家开了出去,不过几年,便垄断了京城大半的营生,然而谁也不知道,那兰家挣得的家业,却都在每次贵妃娘娘回家省亲后贴进了宫里的金库。
后来,这贴着贴着,竟把兰家独子兰小公子也给贴了进去。
本朝并非南风盛行,灾难的由头便只能算在命中注定上了。
那年兰家小公子得了贵妃娘娘的宣召,进了宫去看望贵妃姐姐,几年不见,兰家小公子出落的愈发好看,便是宫里头的几位皇子来比,也是一个都比不上,然而谁又敢将他们这样比较,便是心里头想着,面上也是不动声色。
兰贵妃见着娘家的弟弟自是十分欢喜,拉着对方的手问些家里头的长短,偶尔还要哭上一两句,诉说着宫里头的寂寞。
兰家小公子性情温和,听了姐姐的哭诉,便也十分难过,搂着姐姐宽慰了几句,答应会常常进宫来看望她。
兰贵妃听了自是十分高兴,送了些小点心给弟弟,姐弟俩聊了一个晌午后,兰家小公子便出宫回去了。
然而兰家小公子毕竟是个男子,总是出入宫闱易得有心之人闲言碎语,便是皇上再充着兰家,到时候被人拿了话柄,便也吃不了兜着走。
兰贵妃几次想说让弟弟不要来了,可见着弟弟那谦谦似玉的模样,又怜惜着紧,怎么也舍不得见不到他。便在这两难的时候,身边的宫女便给出了个主意,让兰家小公子扮作女子。
话说起来,若别的男子来扮女子,这被识破的可能是必然的,然而兰家小公子换上女装,竟活脱脱的一个大户家千金模样。此时不提及那些皇子,拿些公主郡主的来比,便也通通都给比了下去。
如此一来,兰家小公子在宫中进进出出,便也没几人知道了。
若后来没有被皇上撞见,这兰家小公子的灾祸,便也不会来。
自古红颜祸水,貌美的女子命如纸薄,貌美的男子……却也不见得好。
那皇上初见兰家小公子时,正是女装扮相,亭亭玉立,眉目里不如平常女子柔弱,也不如宫中女子那般傲慢,一抹淡淡墨香萦绕鼻尖,举手投足皆让人移不开视线。于是一颗帝王之心,便这般沦落了。
唤人来探听一番,竟得知那女子不是女子,而是兰贵妃家中的幺弟,两年来身着女装出入后宫,与贵妃交往密切。
得知此事后,宫里头便炸开了锅,连整日里关在佛堂里的老太后都闻讯而出,一道谕旨而下,便要肃清后宫。
然而皇上帝心初动,却是十分舍不得兰家小公子,此时此刻,连那人是男是女都顾及不上,只想着要保有他一命。
兰家小公子被打入大牢的时候,皇上便乘夜到牢里去探望了他,一时情动,便诉诸衷肠,想要乘机虏获美人的心。
然而听闻皇上一席话后的兰家小公子却白了一张脸大怒,厉声叱责皇上所作所为非君子所为。这兰家小公子自幼饱读圣贤诗书,对古人圣言铭记在怀谨记在心,循规蹈矩十数年,为人谦和有礼却也有一身傲骨,乍闻圣上一言,便觉得天塌地陷一般,君在上,有所为有所不为,何况贵为一国之主,当为人敬仰爱戴,何以竟口出此言,违背礼法道德?
兰家小公子只觉得悲愤失望齐聚,当下跪地行礼要皇上离开,不要再来牢狱之中,更言之便是死也不会情衷于皇上,要皇上多对家姐用心,莫将心思放在无用人身上。
想那皇上贵为九五之尊多载,何曾被人这般厉声训斥,何况还是一个黄口小儿,帝王颜面尽失,却也是龙颜大怒,一掌击碎面前牢狱木栏,阴沉沉丢下一句“不知好歹”便甩袖离去。
事已至此,便知兰家小公子生而无路了。
只是若是这般被斩了倒也无话可说,然,那太后之怒,帝王之耻,却是无人能承受得起的。
兰家小公子被用了极刑,死前也被迫身着女装,九枚长钉穿骨,面朝下进棺,如此敛尸之法闻所未闻,兰家人更是被三道圣旨拦在府中,送葬期间,无人能出兰府,城中百姓忌讳阴司天谴,闭锁家门不敢相望。
如此,才有了前面那可笑的送葬一幕。
老妇几人本不欲接此活儿,然兰府中人偷偷出来塞了大把银两,这才让菊三等人抬了棺,冒雨出城。
老妇诈尸一言惊得众人面面相觑,皆不约而同离了那棺木好几步之远,谁也不敢上前查探事由。况且,即便有人胆大去看了,也开不了那棺。
敛尸那日,一道圣旨便叫人将兰家小公子的棺木钉死了,更有世外高人用得那压尸之法,在棺木周身画了符咒,这等囚魂几世的作法阴毒至极,普天之下,若非帝王,谁又敢出?
作者的话:
没有上一章了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