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四章
作者:楚阿辞 [更新时间] 2015/11/16 13:32:44 [字数] 2343
待到黄昏之时,几人方才离去,不料甫一下了楼去,竟是见到了柳冬,二人相对,一时无言,若不是身旁好友示自己赶快下楼,万鸢许会迟迟不得回神。行近柳冬之时,万鸢便将手中的描金骨扇阖上,随之对着柳冬作了潦草一揖。
“瑾之。”万鸢笑唤。
柳冬唇角一翘,亦向万鸢回了一揖:“王爷。”嗓音清冷依旧,却带上了几分笑意,此时,小二拎着一盒东西至柳冬面前,满脸笑容地屈身递去,而后便自离去忙着别事。
万鸢瞧见他清浅笑意,随后不由一怔,他本以为柳冬只会为他那夫人一笑,怎料现下他竟是会对自己轻展微微浅笑,若果不见柳冬一笑,又怎会知其笑可令凡人失了心魂。
回过神来,便转眼瞧了瞧柳冬手中之物,而后夺去拆之来瞧,柳冬纵使不满亦不敢阻之,他只将唇角笑意敛去,复是那副淡漠清冷的模样。万鸢将其之而瞧,但见里面是些糕点,万鸢心知此是桂花糕,也无独特之处,所以看了一眼便将它还给柳冬。
“你爱吃甜食?”万鸢抖开指间那柄骨扇,徐徐轻摇问道。
柳冬摇首,只以温柔口气答道:“我夫人爱吃。”
此言一出,万鸢立时怔住,他其实也该知道柳冬甚宠他那夫人,只是心下仍有不甘。万鸢不语,只回首瞧了瞧他身后的那几个好友,但见他们几人似是看热闹一般地看着自己,万鸢不禁有些恼意。
忽的想起来自己还曾救过柳冬一命,如何说亦是他的恩人,自己分明可以恩人为由,迫他承欢于自己身下,只是他不仅想要他的身子亦想要他的真心,亦想看他平日那般冰冷淡漠的神情,在承欢于自己身下之时又是如何的一番神情?
说是知音,可自己却是丝毫不懂音律,连同茶亦不爱品尝,奈何柳冬此人偏偏却爱茶爱乐。万鸢不由一叹,倒是怪自己这个闲王儿时喜爱玩闹,先生授道之时丝毫听不入耳,只念着天边有几只雀儿,宫外又有何人在放着纸鸢打闹玩耍着。
柳冬垂眸,向着万鸢作揖:“柳冬告辞。”末了,转身拂袖离去。
只是柳冬尚未踏出楼外,忽听万鸢唤住了他,柳冬止住了步子,随之回首,便见万鸢徐徐摇扇缓步行来。
啪——
那人的骨扇又轻轻收起。
“瑾之,本王也同爱甜食,犹是你手中的那盒桂花糕……”
“王爷若是爱吃,我明日便往王爷府上送去几盒。”
万鸢闻言,而后一笑答道:“好啊。”他答得虽快,只是他却从不吃甜食,只觉甜食吃多腻得很,他如此亦不过是想与柳冬越发亲近罢了。
他便赌一把。
赌一把与柳冬的爱恨纠葛,只望在那许久的往后,那人愿以真心相许。
末了,二人又是一番作揖告辞,万鸢看着那人身影不由一叹。


光阴荏苒,秋去冬来。
恰是一月江南冬季之时,临近新年街上俱是一派喜色,左右两道所挂着的大红灯笼随风摇动,喜色中似透着些许寂寞,穿过几道繁华小巷,再过了画桥,行进四百余里,那处便是康王府了。
湖水清依旧,寒风冷透骨,江南雪似玉,画桥弯如月,雪景依旧人依旧,可唯独变得是世事。
柳冬而今每逢往王府一去,必定会带上一盒桂花糕,在那如画风景的庭院间,二人促膝相谈,斟上一盏香茗,随之伴着桂花糕一同入口,二人又或是柳冬弹琴万鸢听之,若以笔描之二人相处之景,定则以平淡宁静笔墨而描之。或描之曲乐,或描之茶道,不论如何,亦另有一番景致。
某日,鹅雪伴雨飞,柳冬的夫人应氏亦于此日生下婴孩来,彼日万鸢也恰好来了,他摇着骨扇,佯装丝毫不在意的模样瞧着柳冬,但见柳冬接过那婴孩之时,他双手因大喜之下而不禁轻颤起来,他瞧着躺于自己臂弯间睡得香甜的婴孩,随之不由一笑。
彼日柳冬曾问这孩子该唤什么名字时,万鸢并无思量模样的,立时答道:“柳鸢。”此言一出,便遭了柳冬不满一瞥,万鸢暗自一叹,行上前打量了柳冬怀中的婴孩,怎料他甫一上去,婴孩便哭得万分厉害,万鸢不禁叹道:“若这孩子,是你为本王生的,那该多好。”
“胡说八道。”柳冬听得生恼,将孩子抱回房去,便再不理会万鸢。
思绪回到而今,柳冬已至康王府门前,他抬手摸摸唇角,发觉自己竟是思着与万鸢旧事时笑了,他虽是觉自己有几分古怪,可他到底也并无在意,只拢了拢身上那件狐裘,便敲眼前此朱漆大门。
随小厮进了庭院,便见那株冬梅之下摆着绿绮,绿绮旁摆着的则是茶叶几饼,此刻万鸢正摇扇赏梅,身后随着寡言少语的豆腐。豆腐一瞧柳冬来此,便赶忙识趣行礼退下,只余下他们二人独处。
“王爷。”柳冬唤道,也不行礼,而后将手中之物置于案上,“今日想听甚么曲子?”
万鸢闻言,而后转脸,向着柳冬展笑轻道:“本王今日想听高山流水,不知瑾之可愿为本王弹之?”
柳冬轻应“好”,随之坐于绿绮前,落指轻拂便是段段如仙音下凡一般的乐声而来。直至曲终,余音仍是要绕上十余日一般。
“柳冬,今夜愿与本王一同去外面看看么?”
“嗯。”柳冬颔首,随之品着一盏新茶,细细地饮着。
万鸢唇角微翘,徐徐摇着那柄描金骨扇,眸子带笑,直直看着柳冬不曾移眼,他心下不知正打着什么算盘,如狐狸一般狡黠的眸子盯着让柳冬不安,于是未等到饮尽,柳冬便将茶盏放回案上,随之起身折梅一枝。
平淡的午后,院间忽起一曲忆江南,伴着茶香,伴着梅香,似有若无。
……
朔风凛凛,夜晚月弯,漫天寒星。
今夜犹是热闹,只因过了今夜,明日便是新年,于是街上百姓皆一派喜色,手中拎着不少年货。柳冬亦是如此,一路行来,已然买了不少玩意儿予柳鸢玩的。
二人寻了一道清净之地闲谈,此处确实清净不少,一道小河清澈,旁栽有花木,更修有予人歇脚的凉亭。二人不知聊了许久,夜已更深了,柳冬将脑袋枕上万鸢的肩上,便要小歇,万鸢轻轻拍着他,似哄孩童入睡一般。
他此生许会不忘,伴柳冬辞旧岁的彼日,是往后最为思念的昔日。
不知过了许久,柳冬恍然被万鸢唤醒,本是有些恼意,只是隐约听见几声爆竹声与烟花声,柳冬一怔,而后抬首往天边望去——
但见天花无数月中开,犹如五彩祥云绕绛台。堕地忽惊星彩散,飞空旋作雨声来。
他看得入神,却丝毫不知身旁那只狡黠的狐狸正悄然地握住了他的手,微凉的触感犹如他人一般,清清冷冷的。万鸢近了他些许,一言不发地伴着柳冬看新年烟火如花绽放。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