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碎裂吧,次元墙!
作者:欲逐轻骑 [更新时间] 2015/11/16 10:29:40 [字数] 15279
1.
他看着最近读者们给他的留言。
『大大加油。』
『大大,最近男主戏份好多。』
『感觉大大几本书里的男主性格都很像~但是我喜欢~』
『虽然这是正常向的,但是我总是忍不住YY啊。』
『大大,总觉得你好像特别喜欢男主,该不会是写着写着就爱上他了吧嘿嘿~』
电脑屏幕前的他眼皮跳了跳,这条留言正戳中了他的心思。
说起来肯定很可笑,就像那位读者留言的语气都好像是在开玩笑似的,但是事实的确如此,这也是连续几个夜里纠结困扰他的事实,他爱上了他笔下的男主。
但是并不是正在连载的这位,他爱上的是他第一本小说里的男主。
所以,在他之后写的几本小说中的男主,都能从这些人的身上看到第一本男主的影子。
他知道,他在透过他们去怀念他爱上的那个男人。
那个高大俊朗,成熟温柔的男人…
一想到男人,他的心中就夹杂着甜蜜与苦涩。
甜蜜,这是每每想到男人的本能反应。
而苦涩,是因为他知道他们注定不会相爱…
这是怎样的一种爱恋…
他爱上的竟是一个永远也不可能见面的男人…
他趴在电脑桌上,闭着眼睛想象着男人的样貌,嘴角扬起一抹苦笑。

2.
他喝了一口咖啡,继续在电脑前打字。
他是一个作家,在大学的时候就会写些文章,大学毕业后有了工作,也仍是时不时会写些东西。
工作了一两年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兴趣果然还是在写作之上,便辞掉了工作,专心在家写作。
他开始会写些长篇小说,不是时下流行的年轻人的消遣读物,而是更偏重于剧情和理论架构的硬科幻类型小说,当然也会有一些现实向的。小说意外地很受欢迎,出版的书也卖的很好,他的收入因此也不少。
由于长期宅在家里,所以他的皮肤很白,加上本就生的一副清秀的面庞,使他整个人看上去安静文弱。
在他察觉到对男人的情感的时候,也是他的第一篇长篇小说要完结的时候,他当时真的震惊不小。
他从没想到自己可能是同性恋,因为他在上学的时候也交过几个女朋友。只不过同性恋就算了,只是没想到他爱上的居然是他自己写的小说中的男主。
这困扰了他很久,他一开始百分百肯定这只是错觉,毕竟写小说肯定要把注意力都放在男主身上。但是他的脑海里印刻着男主的一举一动,每每想到他,内心就会生出很可爱的感觉。
他觉得自己有些不正常了,他甚至停笔了好些时候来制止自己抽了风的大脑。
只是思念却挡不住,他想男主了。
于是,他坐在电脑前,继续用文字去塑造他的男主,同时作为旁观者去看他的男主。
他仍在挣扎,毕竟这太荒谬了不是吗,只是当他每每敲出关于男主的语句的时候,他嘴角的笑,心里洋溢着的充实和甜蜜却欺骗不了他。
他颓然地垂下头,两手抓着头发。
竟然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每每理性告诉他这是一场不可能的爱恋,情感却让他更为沉沦…
小说总有完结的时候,当他的第一篇小说完结的时候,他甚至抑郁地快病了。
过了好些天,才能继续坐在电脑前敲字,只是他的第2部,第3部小说的男主,已经不可避免地带上了他爱着的那个人的影子。
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男人,写作的时候想,吃饭的时候想,睡觉的时候也想。
他会想着男人自慰,也不知做了多少关于男人的春梦了。
他披了一个马甲,写了不少男人的同人文,在同人文里,他透过不同的人眼去看男人,通过不同的人手去抚摸他,碰触他,他把男人这样那样,他从不知道自己也可以很变态。他通过不同的人去向他倾诉情感,去宠他去爱他。
他的同人文意外地也很受欢迎,在同人系列里,高居榜首。
夜晚,他独自一人躺在躺床,想着他的爱人。
人们通常讲,异地恋,他呢?
异次元恋吧,还是单恋,苦恋。


3.
这一天早上,他洗漱完毕后坐在电脑前。他打了一个哈欠,显得很疲倦,虽然现在已经接近中午了。
他耷拉个眼皮,抓了抓凌乱的头发,他总觉得今天早上外面有些吵。
电脑屏幕上的一位女性主播十分慷慨激昂,“从画面中我们可以看到很明显的撕裂痕迹,但是这裂缝却是凭空出现在空气中,科学家们也无法解释这到底是什么!让我们现在切换到场外主播,看看情况如何!”
场外主播,“大家可以看到,我身后的巨型怪兽,就是从那裂缝中出来的,而在它身旁与他激战的,相信各位都不会陌生,没错,就是奥特曼!奥特曼!二次元的奥特曼竟然出现在了我们的世界!天哪,他们又毁坏了一栋高楼!”
这是什么无聊的特摄剧…?他默默地想,居然用新闻作为噱头宣传。
“现在让我们把镜头交给另一位场外主播。”
“一大群男士正围在一个绿色双马尾的女孩面前,让我们来采访一下其中一个人。你好,请问你们现在正围观的这位是?”
“miku酱!miku酱!”
“通过了解,我们知道原来这位可爱的少女就是二次元电子音乐界的超人气偶像——初音未来!看来即使来到了我们的世界,也依然在为大家送去美妙的音乐!”
他看着屏幕上的初音未来,恩…这3D投影效果做的很逼真啊。
“插播一条新闻,一名自称要成为海贼王的男子已经占领了东海!据广大二次元漫迷称,原来这就是日本人气漫画one piece的男主角蒙奇D路飞!有许多自称他的粉丝的人士,已纷纷加入海盗行列。”
这种把戏到底要玩到什么时候…?
无聊,他换了一个网络电台,却都是播报这类新闻的,二次元人物从次元裂缝大量涌入的话题。
“让我们来采访一下这位来自二次元的人物。请问您知道您是怎么出现在这里的吗?”
“朕并不知情。”
“那么现在您有什么打算吗?”
“寻找朕的爱卿。”
到底什么情况…他皱了皱眉。
突然听到外面一阵嘈杂声。
他疑惑地掀开窗帘,看到楼下一个蓝色不明物体正冲在前面,后面一大群人在追。
“多啦A梦,我要任意门!”
“我要假如电话亭!”
“时光机!”
“给我一个竹蜻蜓我就满足了!”
他甩了甩头,眨了眨眼,现在在前面跑的的确是哆啦A梦,这玩偶做的很逼真啊。然后他便看到,哆啦A梦在头上套了一个东西,便飞走了。
他没看错吧?
“请问…”
突然响起的男声,让他吓了一跳。
他猛地回过身,差点没跌下去。
“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
面前的是一个高大俊朗,眉目端正英挺的男人。
他的脸上有着一些疑惑,一丝尴尬,和一点羞赧。


4.
一瞬间,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涌上他的心头。
他看着面前的男人,那是一种极其熟悉又意外陌生的感觉…
因为他曾脑补过他无数回,而现下却是第一次见面…
电脑里的声音仍是源源不断地传进他的耳里,“现在次元裂缝似乎已经没有人进入我们的世界了,这意味着它已经关闭了吗?这些我们都不得而知,大量的科学家们已经赶赴现场…还有一些民警正在驱散想往次元裂缝里钻的人…”
他突然就理解了新闻里播报的这些匪夷所思的东西了。
“请问…”男人仍是问了一句,他疑惑又有些警惕地看了看四周。
他几乎在2秒内就把自己所有的情绪给压了下去,他走向男人,虽然他的脚步是虚浮的,嘴角扯出一抹淡定的笑,“XXX?”他叫的是男人的名字。
男人明显显得十分惊讶,“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他只笑不语。
“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突然会…”男人话还没说完,就一个踉跄,差点倒了下去。
他心下一惊,赶紧上前扶住了男人,手触上男人手臂上结实的肌肉,他的手一抖,手指顿时变得有些僵硬,“你怎么了?”
“怎么回事…突然身体…有种支离破碎的感觉…头也…很晕…”
他眉头一皱,看到男人痛苦的面容他的心也跟着揪了起来。他把男人扶到床前,“你先躺一会儿吧。”
男人明显还想拒绝什么,但是实在是抵不过身体上的痛楚,便倒在了床上。
他把男人壮实的身体摆正,又把他挪到床正中,替他盖好了被子。动作的时候,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一直在颤。
此时电脑里传出声音,“从二次元来的人们不知为何突然纷纷感到身体不适,难道是因为身体还不适应我们的世界的缘故吗?不过不用担心,很多粉丝都已经送上了他们真诚的关怀与照顾,相信他们的身体很快就会有所好转。虽然来到了不同的世界,不过相信他们依旧能感受到异世界人们的热心。”
他把新闻关掉了,又看了看男人,似乎已经睡着了,只是仍皱着眉。
他走出房门,在客厅里意外地发现一道裂缝,真的就像在新闻上看到的那样。
他把手伸向那裂缝,又像触电般地收了回来,他感到那裂缝似乎有强大的力量阻止他靠近。
他现下只觉得很庆幸,男人进来的裂缝居然就在他家里…
他想,也许是自己强烈的思念让他降临在这里的…
真好…
太好了…
他轻轻地靠在墙上,刚才在男人面前装淡定装逼,现在紧绷的身体才得以放松下来。
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心脏开始狂跳,脸红得要冒烟。
他激动地想跳,想狂奔,想抱住男人乱亲一通,他简直激动地不知如何是好了。
他努力平复下自己激动的心情,抹了一把脸,刚一进屋,便看到男人挣扎着想要起身。
“怎么了?”
“我…我不能再呆在这里…他…他们…唔…!”男人似乎由于眩晕,又倒在了床上。
“你是指莱茵和奥尔维亚他们吗?”
男人瞪大了眼,“你是怎么…知道…”
他笑了笑,“他们不会有什么事的,你忘了奥尔维亚的光栅有多厉害吗?”他知道男人是一个十分关心同伴的人,便安抚道。
男人的眼睛都要瞪圆了,“你到底是…”
他神秘一笑,“秘密。”
果不其然,他看到男人看自己的目光没有了警惕,反而还有些亮亮的。
他心里早就笑开了,因为他也知道男人实际上是一个很单纯某些方面甚至可以说木楞的人,这种不道破的神秘反而让他信任自己了,也许他是把自己当成先知一类的人物了吧,不过这样就再好不过了。
他继续淡定装逼道,“他们很强,你的小队各个都是精英,所以不会有事的。你现在身体不适,你不希望自己成为他们的负担吧?所以你现在需要做的是尽快养好身子,才可以去找他们不是吗?”
男人听完之后,点了一下头,轻声道,“恩…”
啊好乖…
好可爱…
他真想立刻拥住男人亲吻。

5.
男人睡着了,他去厨房做饭。
他平常都是自己一个人,很宅很懒,几乎都是叫外卖的。
只是今天,他的心情前所未有的愉悦,一边哼着小曲一边做饭。
他的嘴角仍旧噙着笑,他无数次想过为他的爱人做饭,今天终于实现了。
他端着热乎乎的饭菜进屋,放在一旁的小桌上。
他坐在床边,欣赏着男人的睡颜,又用指尖戳了戳男人的脸颊。 
他微凉的手摸了摸男人阳刚硬朗的脸,又调皮地玩了一会儿他的黑发。
他轻轻地摇醒了男人,“吃点东西吧。”
男人睁开眼,黑眸眨了眨,有种如梦初醒的错觉,他挣扎着坐起身,“谢谢…”
男人刚想拿过碗,他就把手往后缩了缩,“我来喂你。”
男人皱了皱眉,“不…”
“你现在是不是在想,我一个大男人怎么可以让比自己看上去小很多的人喂食?好,我来回答你,因为你现在是病人,所以这是你应有的待遇。”
男人惊讶地张着嘴,“你怎么知道…”
他仍是故作神秘地笑了笑。
因为我是你的塑造者,我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要了解你,当然知道你在想什么。
他的心里有些洋洋得意,看到男人那有些崇拜的目光之后,更是爽的跟什么似的。转念又想,这种博得男人好感的方式还真是有些卑鄙,不过他才不管。
他一勺一勺地喂着男人,看到他乖乖地张开嘴,乖乖地吃掉食物,乖乖地吞咽,被男人萌的心痒痒。
夜晚,他坐在电脑前,查看一些关于次元裂缝的新闻。
目前可以知道的是,现在已经没有二次元的人再从裂缝里出来了。三次元的人是无法进入裂缝抵达二次元的,而且已经来这儿的二次元的人也没办法再从裂缝中回去,所以现在只能呆在三次元。
目前科学家也无法解释这种现象,只能用时空产生扭曲一类的套话暂时安抚一下现在的民众。
“你…”
听到男人出声,他便回过头。
“你不…睡觉吗?”男人的脸上露出些不好意思的神情,“霸占了你的床,我个头又大…”男人往旁边挪了挪,空出了一小块地,“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们挤一挤吧…”
他扭过头便看到,男人掀开了一点被子,表情似有一点羞涩。
完完全全一副邀寝的模样。
他的内心在咆哮。
“我身体壮实,就当给你暖床了…”
既然受到了邀请,还有暖床服务,他怎么可能不接受?
“恩,好。”于是淡定地点了一下头,立刻把现在运行的所有程序都关了,又关了电脑,收拾了一下桌子,解了外衣,俨然一副任何人都别拦我,即使天塌下来,我也要上床睡觉的模样。
他躺在了男人身边,男人又往里挪了挪,给他空出了不小的地方,把掀开的被子搭在他清瘦的身躯上。
床里面的确是很热乎,满满都是男人身上的温度,只是他却僵得跟木头似的。
“你…你的身体好些了吗?”他跟挺尸似的,眼睛直愣愣地看着天花板,声音有些沙哑。
“恩,好多了,希望明天就可以走动。”
“恩,那早点睡吧。”
“好,今天真是谢谢你。”
男人低沉的轻声道谢就在耳边,他觉得自己全身都要酥了。
确认男人睡去了,他才敢挪动一下身子,转过身看着男人的睡颜。
他的手指颤抖地摆在男人的鼻下,男人温热的鼻息喷洒在他的手指上。
是真的…不是他的臆想…
男人真的在自己身边…
他的身体蜷了一下,心也跟着揪了起来,又甜蜜又紧张,他不舍也不敢闭上眼,他怕自己睡去,醒来之后发现这只是自己的一场梦…
他把头轻轻地靠近男人宽厚的胸膛,伸出一条手臂,小心地搭上男人肌肉紧实的腰间。
他此时心跳的声音大的自己都可以听见。
感受着男人的体温,鼻腔里都是男人的味道,他满腔的情愫也在无声地倾泻给身旁熟睡的男人。



6.
第二天一早,男人醒来,发现昨天那个清瘦的青年正抱着自己。
男人动了动身体,他便醒了。
“你昨天没睡好吗?”男人指了指他眼下的黑眼圈,“你看起来很疲惫的样子…啊…!果然是因为我霸占了很大的地方吗?”男人面上带了些愧疚。
他笑着摇了摇头,男人昨晚一直睡得特别规矩,抱着男人也很舒服,只是…
他爱的男人,也是他每天晚上独自意淫的对象就躺在他身边,他怎么可能能睡好觉…他的小兄弟现在还精神着呢。
他起身穿好衣服,“倒是你,觉得身体怎么样了?”
“唔…我下床试试看。”
男人下了床,身型还是有些不稳。
“看来也许还需要休养几天。”
男人皱了皱眉,“可是…我必须尽快回去…”
他叹了一口气,“还是告诉你目前的境况吧,如果你相信我说的话的话。当然,我也希望你能相信我接下来要说的。”
男人眉头皱的更紧,他犹豫了一下,便点了点头,“我相信你。”
“恩。还是这么跟你说吧,你现在身在一个不同于你原先世界的异世界。也就是说,你不知为何来到了一个异世界。”
男人微微张大了嘴。
“看吧,你果然是不相信。”
“唔…你…继续说。”
“当然对于我们来讲,你也算是异世界的访客。所以说,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你的同伴。当然不止是你,昨天我们的世界,来了许多其他世界的人。这听起来确实很荒谬,但是我希望你能相信我所说的话。”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男人喃喃道。
“哎,这个我也不清楚。所以你身体的异状可能就是因为你身处在不同时空的缘故。”
“那…那要怎么样才能回去?”男人的表情看着有些着急。
他蹙了蹙眉,“据我昨天的了解,你们来的次元裂缝,目前似乎无法通行,也就是说,你暂时无法回去。”
“什么…不会吧…”男人耷拉下脑袋。
看到男人这模样,他连忙安慰起来,“你别丧气,这只是暂时的事。实际上我们这边也在极力帮助你们解决回去的问题。”据昨天晚间的新闻报道,科学家们的确在研究这事。
但是实际上…他完全不想男人回去。
他想男人永远呆在这里…但是他也知道男人一定很想他的同伴他的世界…他也不想看到男人伤心难过…
每每想到这样矛盾的问题,他都自欺欺人地不再往下去想。
“我还有一个问题…可以问你吗?”
看着男人小心翼翼的模样,他挑了挑眉,“你想问什么?”
“你…你到底是怎么那么了解我的?”
听着男人的问话,他顿了一顿,之后便缓缓走了过去,坐在了床边,眼神深邃地望着男人,“从第一眼见到你起,我就感觉我已认识了你多年。”
“……”
“我脱口而出你的名字,我的脑海里自动浮现出你的事迹。所以我了解你,我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都了解你。
“……”
“你有没有想过,也许我们本该身处在同一个世界,是次元墙把我们隔开。而这次次元墙碎裂,只是为了让你我相见…”
他的声音轻柔了下来,眼神也逐渐款款含情,他握上男人的双手。
这些话他自己说出来都觉得有些苏,只是没想到对面的男人却腾地红了一张俊朗的脸。
男人略微低下头,“抱歉…我不太记得你了…”
他抓着男人的手紧了紧,真是…太可爱了…


7.
两天之后,男人能下床了,他便领着男人去外面逛了逛。
“虽然你说这是异世界,但是我感觉和我的世界真的没有什么不同啊…”男人好奇地望着四周。
他想,那是当然,因为我的世界观设定就是现世,而非夸张的未来世界。
“不过你看,路上有一些人你总归是能察觉出不同的吧。”
男人望了望一些奇形怪服的人,“恩…的确。他们和我一样,都是从不同的世界来的吧?”
“没错。虽然大家都来自不同的世界,不过意外地相处得很好,就像我和你。”
他眼带笑意地看了看身旁的男人,发现男人的脸有些红。
“皮卡丘,别跑——!我一定要抓住你!”
“皮卡、皮卡~”
一个小男孩正追赶着一只皮卡丘,跑过他和男人的身边,带起一阵活力的风。
皮卡丘却蹦跶到了男人的肩头,“皮卡~”之后又竖着尾巴,在男人的肩上跑了一圈,最后窝在男人的臂弯里。
“这…这是?”
他揶揄地笑了笑,“它看起来好像很喜欢你。”
“唔…”手上一团毛茸茸的活物,男人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男人用大手摸了摸皮卡丘的背部,“丘~~”皮卡丘似十分舒服地仰起脑袋叫了两声。
他看着这一幕,虽说是高高壮壮略显粗犷的一男人,但是此时的画面却意外地很和谐,他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
“啊,皮卡丘!”
之前的男孩又大声喊了一句,皮卡丘便又哒哒地跑了。
“我昨天晚上真的看到超梦了!”
“超梦也来了?!我一定要抓住超梦!”
“别吹牛了,抓住超梦的一定是我!”
没错,一些口袋妖怪也从次元裂缝中跑了进来,让小孩子们过了一把瘾。
他笑了笑,他觉得走在现在的大街上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因为现在可比以前热闹多了。
“小心!”男人突然大声喊道。
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男人推出去了好几步。
他看见男人快速地走到一个人面前,把那人手上的匕首夺了,折过那人的手,让对方动弹不得。
那一连串流畅的动作,让他看直了眼。
男人的身手很好,以前他每每写到男人的打斗,都会被帅一脸。现在亲眼看见,还真的是有些看痴了。
“哎哟,放手啊…!”被制服的人疼的只知道大喊大叫。
“你刚才是想伤害我们?”男人冷冷地说。
他直盯着男人冷峻的侧脸,真帅。
他又看了看那个被制服的人,印象中好像是某个动画里的杂鱼小boss,看来现下到了三次元,也依旧是个被秒的货色啊。
“没事吧?”他有些担忧地走到男人面前。
“恩,没事!”男人放走了那个杂鱼小boss,用冷厉的眼神让杂鱼小boss丧失了所有作恶的勇气。
“你很厉害。”他毫无保留地赞美男人。
男人似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嘿嘿地笑了两声。

两人继续向前走,“啊你看,这就是你来到这里的次元裂缝。”他们面前的是一个极大的次元裂缝,裂缝里只能看到无尽的黑暗,裂缝周围似有细小的电流穿梭。
“啊…”男人吃惊地张大了嘴。
“实际上本来你来这里的次元裂缝就在我家,但是不知为何第二天就不见了。我看新闻上说,的确有些较小的次元裂缝不知什么原因消失了,现在留下来的都是些巨型的。”
“不见了…那…我是不是回不去了?”
他安抚地拍了拍男人的肩,“没关系,次元裂缝应该是相互连接的,并不一定只能从你来的那个裂缝回去。科学家们也在研究,希望你们可以尽早穿过次元裂缝,回去你们的世界。因为不止是你啊,很多人都很想回去他们自己的世界。”
“唔…是啊…我就是很担心他们…”
“我知道。不过实际上你有点太小看奥尔维亚领导的才能了,你不在,他一定也可以把小队整顿好的。”
而且你放心,虽然现在你的世界仍不太太平,但是不会再有强敌了,所以不会有队友的损伤,这点我可以向你保证。
我给了你一个安稳的未来,才敢放手完结的。
“哇你真的都知道…”
“所以说,我懂你…”
他又开始对男人含情脉脉了,满意地看到男人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
“不过你说的是没错啊,奥尔维亚的确很令人放心。”
听男人这么说,他有些淡淡的不爽。哦是的,他虽是作者,但也时不时会嫉妒一下他笔下的奥尔维亚,毕竟奥尔维亚和男人走得最近。这下听男人亲口夸赞奥尔维亚,心里都要酸死了。
他想,也许可以在之后的番外里,让全能完美的人气王奥尔维亚出出丑。
(奥尔维亚君也许会在番外登场。(如果有的话_(:3」∠)_))




8.
这几天下来,他和男人相处得很和睦。
男人每天都要花上不少时间锻炼身体,和男人在书里的习惯一样。
看着男人汗湿得显得油光锃亮的壮实背部,不仅让他觉得赏心悦目,也每每让他觉得有些口干舌燥,很有一种想去写同人H文的冲动。
饭桌上,他和男人正吃着晚饭。
“好吃吗?”
“好吃!”
男人吃东西的模样总是很香,只是看着他吃东西,就会让旁人也觉得胃口大开。
饭后,男人洗过澡,只在下身穿了一个大裤衩。
“咣当——”一声,吓了电脑屏幕前的他一跳。
他赶紧跑到客厅一看,发现冰箱的门敞着,一罐啤酒倒在了地面上。
而再看男人,此时已经晕乎乎的了。
“唔…嗝——”男人的双颊染上绯红,眼神有些迷离。
男人有个很有趣的设定,就是虽然是一个铁骨铮铮的壮汉,但是碰酒必醉,一点都不行。
他蹙了蹙眉,猜想男人一定是开错罐,误喝酒了。
“唔…”
就在男人差点晕倒的时候,他赶紧上前扶住男人。
男人醉后的酒品意外得好,不吵不闹,只是很显然,也一点都不清醒,毫无意识的样态。
他有些不知该怎么办,抬眼望了望男人,发现他的黑眸此时雾蒙蒙的,望着自己,唇上也都是亮晶晶的水渍。
一点酒气侵袭进他的鼻腔。
......
不会吧…他突然想,难道就在今天…?
“唔…”男人搂了搂抱着他的人。
他咽了口口水,他觉得自己就快抵挡不住诱惑了…
男人蹭了蹭他。
他抱着男人壮实的身体,开始艰难地移动,目的地当然是——床。
他突然有些想感慨,男人碰酒必醉的这个有些卖萌的设定还真是在重要的时刻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至少现在是这样...
男人被搬到了床上,耷拉了几下眼皮,就要睡着。
“恩…”男人用屁股蹭了蹭柔软的床面,两腿张大了一些。
他有些怔愣地看了看男人,他在同人文里可以把男人这样那样,可以说很多霸道总裁式的令人脸红心跳的话,但是如今男人真的任他宰割了,他却有些慌乱得不知所措了,完全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办,也说不出一句调情的话。
所以说,一切理论都是纸上谈兵,很多事情还得靠实践,不止是布阵作战,宠幸爱人这件事更是如此。
于是他就像个处男一样,哦他也的确是,用嘴亲了亲他的爱人,听见男人哼唧了几声,便小心脏颤颤地往下,去开垦男人的胸膛,恩,毫无技巧而言。
男人的身体强壮有力,比他脑补的还要漂亮矫健,肌肉饱满有弹性,肤色是健康的蜜糖色,啊…他觉得自己就要溺在男人的身体里了。
他打开床头的抽屉,拿出一管润滑剂。他实在是不想承认自己的猥琐,不过这玩意的确是在男人来了之后,他立刻就去买了的。
紧接着,他便毫无技巧地为男人做了扩张,毫无技巧地进入了男人的身体,毫无技巧地抽插,毫无技巧地射在了男人的体内。
他气喘吁吁地趴在男人身上,他和男人做爱了,是的,刚才他们做爱了...
他的心跳擂鼓,久久不能平静。

9.
第二天一早,他醒来,看到男人正盯着他看。
他看了看自己光裸的身躯,又看了看男人的,无语。
他昨天当然不会只做一次,第一次的确是生涩,只是到后面技术就越来越娴熟了,把男人翻过来翻过去,还真的是有些接近同人文里的这样那样了,都把男人弄射好几回了。
他也附在男人耳边说了许多情话,那毕竟是他爱了那么长时间的人,他一次次更深更猛地去操干他,对他说着情深似海的爱语。
他把男人弄进浴室,清洗了一下,便又把他弄到床上,实在是累极了,便抱着男人睡下了。
所以完全没想好第二天早上要怎么说,说什么。
他尴尬地咳了两声,“恩…你记得…昨天晚上的事吗?”
“唔…”男人晃了晃宿醉的脑袋,“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
“什么也没发生。”他淡定地回了一句。
他想如果男人记得的话,就坦白一切,如果不记得…那就先隐瞒一下,等到真正让男人对自己有感情了再说也不迟…
男人坐起了身,“唔…总觉得屁股有些疼…”
“咳,也许上火了吧。”
尝到了甜头,他自然不会轻易罢手,每天晚上都在男人的饮料里放些酒,让男人醉酒。
这一天他正干的火热,脸通红一片,汗湿的碎发贴在白皙的脸庞上,情动的不行,什么妖精,夹死我了这类的话也都连环炮弹地说出来了,哦毕竟,在同人文里他可没少说。
男人突然皱了皱眉,“太…快了…慢一点…”
“哦?”他挑了挑眉,“你这里可不是这么说的...”他用手色情地摸了摸男人红通通的小穴口。
“不是的…先停下…”然后男人便叫了声他的名字。
他愣了一下,全身一颤,吓得差点就软了。
男人怎么会叫自己名字的…
他...他是…清醒的吗?
“你...你...”他被吓得话都说不好了,想到自己的东西还在男人体内呢,但是现在这种情况还真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就这么插着男人。
他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冷静,“你...你醒了?”
“恩...”
“...什么时候...清醒的...”
“......”男人却沉默了。
这不长一段时间的沉默还真是令他觉得有些心焦难耐。
“对不起...”男人突然说。
恩?怎么是男人对他道歉?
他有点懵了,刚准备的一系列道歉,解释加款款深情的告白似乎都接不上男人的道歉啊...
他都酝酿好了眼泪,准备用哭来博得男人的同情了...
“怎么了...?”他问。
“其...其实我...”男人垂下了眼,“一直都是清醒的...”
“......”
“抱歉...一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是很惊讶...但...但是我发现自己并不讨厌和你这样...”
他瞪大了眼。
男人接着说,“所以才就这么一直...”
“和我...第一次的时候就是清醒的?”
“不...不是!我记不清了...但是至少第一次的时候我真的是不清楚的...”
他的声音轻柔下来,“那你为什么要一直瞒着我?”
“因为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也觉得很奇怪,所以不敢去面对...就一直装作不知道...”
他俯下身亲了亲男人愧疚的脸颊,“这有什么不知道的,因为你喜欢我啊。”
“喜欢...?”
“没错,就像我对你一样。能说说看你对我的看法吗?”
“你...你...”男人的脸红了红,“你很好...我来了异世界之后,一直都是你在照顾我,而且你也很厉害,我心里在想什么你都一清二楚...也许真的就如你所说,我们原来在一个世界...所以感觉自己不知不觉就...”
他的内心在默默地感动流泪,竟然先听到男人对自己的告白。
虽然他一直都有蓄意去博得男人好感的嫌疑,但是他实在是太想让男人喜欢自己了。毕竟想让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这是天经地义的逻辑吧。
他想,以后可以慢慢让男人去了解自己,去真正地喜欢自己这个人。
他也有这个自信。

10.
只是他虽这么想,现实却不给他机会。
横亘在男人和他之间的次元墙不断地提醒他一个残酷的事实,他始终和男人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次元墙修复了,已经有了一些二次元的人成功回到了他们的世界。
他是可以对男人保密的,告诉他现在还回不去。
他想,即使男人从别的地方知道了,也可以把男人囚禁起来,这样他就走不了了。
他还有很多方法让男人留下。
但是...
他苦笑了一下,他知道自己是做不到的。
这一天晚上他狠狠地要了男人,男人被他弄得都哭了出来。
他趴在男人身上,在男人耳边静静地说道,“你明天就可以回去你的世界了。”
“......”
“不开心吗?”他起身摸了摸男人的脸颊。
“恩...”
他笑了笑,“以前不是很想回去的吗?那个地方有你最重要的人们。”
“你对我也很重要。”
他想,有男人这句话就够了。
“你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他很感动于男人的邀请,但是...他摇了摇头,“如果可以的话,我很想和你一起走,但是我们没办法通过次元裂缝去你们的世界。”
男人耷拉下眉毛。
“没关系的...”他安慰道,“只要次元墙再一次碎裂的话,我们就可以见面了。”
但是他心里清楚,这种事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又或者说,会不会再有。

第二天,他和男人来到次元裂缝。
“走吧。”
男人垂着头,定在原地好长时间,“这个裂缝是一定会再开的吧?”
他笑了笑,“一定。”
“什么时候?”
男人明亮的黑眸带着些审视的意味,他摸了摸头,“这个嘛...也许明天就会再开也不一定吧...哈哈...放心啦...”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恩...我一定会再来见你的。下一次见面,我可以待很长时间...”
他微笑地看着男人那似有些羞涩的俊脸。
他想,见到了男人,得到了他的身体,还差一点就可以完全俘虏他的心,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能遇见男人,他真的已经很幸福了。
他吸了吸鼻子,强忍住酸涩,“快走吧,到时候次元墙关了,你可就回不去了。”
“恩...”
男人上前拥抱了一下他。
感受着男人宽厚温暖的怀抱,他的身体瑟瑟发抖。
男人摸了摸他的脑袋,便转身走了。
他的头垂着,双手握成拳头,肩膀耸着,像是在强压住什么。
他突然抬起了头,脸上已满是泪水,“我爱你!”他冲着男人的方向大声喊道。
“我爱你!!!”胸腔像是要炸裂了一般。
只是男人已经完全进入了次元裂缝中,早已听不到他的叫喊,只是他仍是不管不顾地大喊,“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啊...”
他的嗓子已经喊破了,全身的力量都好似丧失殆尽,颓然地跪在了地上。
他的一生从没有这样哭过,也没有爆发过这样强烈的情感。
他一直到凌晨才回去,一个人躺在床上,没有了男人的温度,冷的他蜷起了身子。

11.
过了很长时间,他才能像平常人一样生活。
现在三次元已经没有了二次元的人了,一切又回归到了常态,大街上都是是匆匆行走的学生和上班族,忙碌着自己的事情。
    他就像男人来之前一样,快到了中午才起床,看看电脑的新闻,然后便开始敲字,但是他再也没有写关于男人的东西了。
他现在不会经常宅在家里,会和一些朋友碰碰面,会谈天说地,会开心地笑,会委婉地拒绝一些女孩子的表白。
在次元裂缝刚关闭的时候,会有一些二次元爱好者自发地组成一些小团体,期待着次元墙能够再次碎裂。
但是现在已经很少看见他们的活动了。
科学家们的研究虽在继续,但是已经鲜少有关于次元裂缝研究成果的报道了,即使有关注度也不高。
渐渐地,很少有人再谈论这件事,他们似乎又开始与时光赛跑,融入进了汹涌时间的洪流之中。
就好像之前热闹的景象从没发生过,亦或是一场大家共同的梦境。
但是只有他清楚...那不是梦...
每当只有他一个人时候,他仍是会想起男人。想到和男人的种种,他仍是会发自内心地笑出来。
男人就好像他心底里埋藏最深的,最隐秘的爱恋。

他打开电脑,切换至他写的以男人为主角的小说。
他真的已经很久没有看男人的小说了,他怕止不住自己对男人的思念。
说不想见男人是假的,说不想次元墙再碎裂都是假的。
看着关于男人的文字,他真的真的好想再见他...
但是他不后悔对男人的放手。
只是要自己来承担思念的苦果罢了。
他想,也许男人也在想念自己。每每想到这,他才会被稍稍治愈一下。
他也恨,恨自己和男人不在同一个世界,恨次元墙阻隔在他俩之间。
他把双手放在键盘上,在打出第一个字后,就停不下来了。
他又开始去用文字塑造他的男人了。
番外里,他写了一些男人的日常,他仿佛可以透过文字看到男人的表情,男人的肢体动作,他的嘴角不自觉地扬起。
之后,他还让莱茵这个技术宅发明了次元穿梭的机器。
毕竟目前现世是实现不了,小说里总可以实现吧,而且这又是科幻小说。
他想,他还真是把自己的理想都写在小说里了。
他点击发布之后,立刻就有不少读者留言,大致是好久没有看到这部小说的番外,又看到男主了之类的留言。
突然响起一阵巨大的轰隆声。
紧接着,他感到整个屋子都在颤抖,有细小的瓦砾落在他的头顶上。
怎么回事?地震?
只是也许比这更夸张。
他家的屋顶塌了,一个巨大的球体落在了他的卧室正中央。
“......”他傻眼了,这什么鬼?
那球体冒了一会儿烟,从两旁伸出一些金属支架,像是在地板上固定。
紧接着,那球体表面开了一道门。
一个男人从球体里走了出来。
那是一个高大俊朗,眉目端正英挺的男人。
他的脸上有明显的激动和欣喜的表情。
“太好了!”男人说。
“......”他久久没法回神。
“莱茵发明了次元穿梭的机器,想不到真的成功了!太好了...我真的见到你了...!”
他愣了一下,之后便上前一把抱住男人,把脸埋进男人的胸膛。
“只不过定位有些失败,把你家房顶给弄塌了...抱歉啊...”男人一手搂住他清瘦的身躯,一手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傻乎乎地嘿嘿笑了两声。
他窝在男人怀里哽咽了一声,“没关系...不用赔...”
【end】


【番外】
《作者和男二绝逼是情敌》
几乎任何一部二次元作品,都会有一个人气很高的男二,奥尔维亚便是其中之一。
奥尔维亚这个人设可以说没有什么缺点,颜值高,能力强,为人严谨认真,萌点是话不多有点面瘫,更萌的点是对他家队长很忠犬。
所以他的小说之所以能吸引一大批女性,奥尔维亚功不可没。
奥尔维亚和男人的相识说起来其实就是那一套很狗血的,被男人打败,之后便跟着男人,渐渐地被男人的内在吸引,便对男人誓死相随。
所以奥尔维亚和男人的同人文是最多的。
他自己其实也写过奥尔维亚和男人的同人文,只是现下想来,他简直想剁手。
“队长,你下来吧,我上去就好。”
“不用!奥尔维亚你既然来了,可以到处走走看啊!其实和我们的世界没有什么区别~”男人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他正在修屋顶,心情似乎很愉悦。
没错,奥尔维亚在男人来之后一段时间,竟也乘着次元穿梭机来到了三次元,美其名曰队长一个人外出我不放心。
所以此时,他正和奥尔维亚大眼瞪小眼。
“奥尔维亚?”他淡定且友好地问了一句。
“别装了。”奥尔维亚也淡定地回了一句。
他嘴角的笑有些僵硬,“呵呵...此话怎讲...”
“你是作者吧。”
他心下一惊。
“队长要去异世界,只为见一个人。我从没看见过他对一个人那么上心...”
奥尔维亚的话让他心里喜滋滋的。
“我不太放心,就跟来看看。真没想到...”
“你是怎么知道的?”他问。
“我以前就隐隐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只不过来了之后,查看了你的电脑,才验证了我的想法。我和队长都是你小说里的人物。”
“你是怎么看我电脑的?”他有点诧异。
“对于我来说,不碰触你的电脑而了解你电脑里的内容,不是什么难事。”
呵呵...这逼装的,我给满分。
“那既然知道了,你有什么感觉?”
“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呵呵...简直比他还淡定。
“我上去看看队长。”奥尔维亚起身便走了。
中午,三人“愉悦”地吃了一顿饭。
好吧,也许只有男人是愉悦的。
他不知奥尔维亚怎么个想法,但是至少他,不爽。
且不谈男人和奥尔维亚之间的互动有多么得让他心里发酸,更重要的是...这个奥尔维亚...
“你是从正文里来的奥尔维亚?”
下午,男人接着在修屋顶,他逮着奥尔维亚便问。
“是。”
“确定不是从同人文里来的?”
“不是。”
那他怎么感觉奥尔维亚看男人的眼神很不对?!
他可以肯定那是爱慕的眼神,同人文里的奥尔维亚就经常这样,但是正文中的奥尔维亚的话...对男人明明就只有仰慕和战友之情啊...
“我爱慕着队长。”
!!!
“你说什么...”
“我爱慕他,就跟你一样。”
“可是你怎么会...正文中的你...”
“虽然你的小说完结了,但是我和队长的生活还在继续。”
好吧,所以你的意思是,正文完结了,作者不管了,你就可以对作者的男人肆意地释放情感了?!
他在愤恨,这边的奥尔维亚也不可觉察地握了握拳头。
说没有感觉是假的,他不可能对自己是面前这人笔下的人物没有任何想法。
他想,你可以安排我和队长的相识,你甚至可以安排我和他的走向,但是在你没有写到的地方,你是不会知道我和队长是如何相处的。
你更加无法决定我对队长的情感...
虽说他早就想打奥尔维亚了,但是奥尔维亚对他的负面情绪也许更甚一层。
而且队长居然对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男人...
他感到了来自奥尔维亚不善的目光。
“咳...我一直都很想问,同人文...”
“你写的那些同人文应该无法架构一个完整的世界观,所以只有一个奥尔维亚,也就是我。”
居然知道他想问什么...
“那...”在同人文里,奥尔维亚可是OOXX了男人好多次啊!
“我有时候做梦会梦到自己在和队长做爱,我的脑海里有很清晰的我和队长做爱的画面,他的身体很棒,也很可爱。”
啊啊啊!他真是想立刻就处决了奥尔维亚!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我劝你不要对我做手脚,虽然你想对我怎么样的话,写写文字就可以了。”
“没错。”他心里得意地一笑。
“我劝你最好不要有这种心思。如果你这么做的话,我就会去告诉队长,说你是作者,所以你很了解他,所以才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我想你当初就是靠这个把队长追到手的吧,毕竟他这人傻乎乎的。不过我要是向队长坦言的话,他不但会对你丧失掉基本的好感,也会因为你欺骗他而厌恶你。”
这小子居然威胁自己!
不过奥尔维亚的威胁还真有效,他真的不敢...
    

奥尔维亚走上屋顶,此时的天已经黑了,能看到零星的星光。
他家队长仍然在修屋顶。
“奥尔维亚,下午去转悠了吗?”
“恩,去了。”
“怎么样?”
“和我们的世界没有什么差别。”
“哈哈我就说吧。”
男人看着站在屋顶边的奥尔维亚,他的身型修长,金色长发被夜风吹起,能看到冷厉俊美的侧脸,有一种遗世独立的意味。
奥尔维亚拿出他的光栅,夜空瞬间被照亮了。
“啊,奥尔维亚...你的能量居然这么强了!”男人能感到奥尔维亚在瞬间释放的能量,“你小子原来早就超过我了!”
“恩。”
“哈哈,还记得你当时败给我时说的话吗? 你说哪一天能打过我了,你就会走。现在你的实力完全不用说。奥尔维亚...你跟着我也好多年了...感觉是我把你束缚住了...”男人越说越小声。
“队长...”奥尔维亚转过身,眼神深邃地望着男人,“是在赶我走吗?”
“不是!”男人连忙道,“我怎么可能赶你走!只是感觉...恩...总感觉...你是不是也有想法离开我们...去更远的地方了呢?我不想成为你前进的阻碍...”
“我会永远跟着你,无论发生什么事。”
男人的眼睛酸酸的。

奥尔维亚和男人躺在屋顶上,看着星星。
“他对你好吗?”奥尔维亚轻声道。
“啊...啊?”反应过来的男人红了一张脸,心里嘀咕着奥尔维亚是怎么知道的,不过想到奥尔维亚一向很聪明,“他很好...”
“恩。”
“......”
“你以后会经常来这里了吧。”
“恩...应该会...”
“我可以跟着你吗?”
“当然可以啊!我还想让其他人也过来看看呢。”
“队长,可以抱你一会儿吗?”
“啊...?唔...当然可以啊...”男人觉得今天的奥尔维亚有些反常,似乎显露出了和平常不一样的略显软弱的一面。
奥尔维亚把手臂轻轻地搭在了男人身上,男人身上的温度一直暖暖的。
“队长...”
“恩...”
“请记住,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
“恩...”
“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
“奥尔维亚...”
“队长,我有些困,可以就这样睡吗?”
“恩...”
奥尔维亚闭上了眼,在心爱的队长怀里睡着了。
【end】
(奥尔维亚君算是一个默默守护攻吧。小攻要是敢对受受不好,或者做错事,受受绝壁就是奥尔维亚的了,妥妥哒!)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