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12神秘阴阳
作者:绛爷爱喝茶 [更新时间] 8/1/2015 8:42:00 AM [字数] 3362

嬴政今天有些忙。通常他的工作量已是别人瞠目结舌的量,他也习以为常,所以能让他觉得忙,这工作量大概已经是常人难以接受的地步了。李斯也很苦恼,年关将近一向是他们最忙的时候,这种总结各种汇报各种方案,折腾得他都有些偏头痛了。他努力提起最后一丝精力,将刚刚收集好的资料整理好,递给隔壁的嬴政。

嬴政接过资料,以常人难以企及的速度浏览完毕,眉头却在看到某个关键词时皱了起来:“云中君到了C市?”

“是的。不仅是云中君,阴阳家行踪诡异难测的大司命少司命也在一个月前悄悄来到C市。”

“阴阳家向来是那些权贵的御用灵异事件处理人,如今来到C市有什么目的?”

“据说是替中央一个人物寻找镇宅之物,但且不说为何找镇宅之物要到C市,这么一个简单的任务居然出动了阴阳家三位长老。可见此事并非如表面所见那么简单。“李斯询问道,”BOSS,需要继续调查下去吗?“

嬴政思虑片刻,坚定道:“查,给我彻底地查。”
在C市,还没有人能在他的眼皮底下耍把戏。

李斯收到指令,鞠躬准备离开,却又被嬴政叫住了。
“几点了?”

“七点一刻。“李斯不知道嬴政怎么突然问起时间的问题,老实回答。却见嬴政站起身,走到落地窗前眺望了一下远方,顿了顿,才转身对李斯道:”剩下的工作明天做。今天就到此为止。“

“……是。“李斯立刻安排车辆在公司楼下候着,心里挺奇怪,以前遇到这种情况,嬴政就算是熬夜也会把工作全部完成。虽然李斯很佩服嬴政的敬业,可也觉得嬴政似乎不太把自己当成一个人来看,凡事尽善尽美,严以待人,更苛待自己,简直就是一台制作精良准确的机器。像今天这种对以往的嬴政来说算是”偷懒“的行为,倒是不曾见过。

嬴政当然不会理会李斯的猜度,上了车后他就闭目养神,C市今年的事情好像多了起来,纵然他的精神强度能对付得了那些繁复的工作,但身体还是忠诚地反映着它的疲倦。他现在很饿,也很想赶紧到家。因为那里一定会有一顿做好了的热腾腾的饭菜。虽不精致,但是十分可口。

果然,等嬴政打开自家大门,就闻到一阵浓浓的玉米炖排骨的香味。荆轲喜欢吃肉,也对那些生前没有见过的蔬菜格外感兴趣,一天换一样,这就导致他们的晚饭几乎不带重样的。对于此,嬴政自然是乐见其成的。

荆轲摆放碗筷的时候看到了进门的嬴政,挥挥手打了个招呼:“你可真会抓时间,饭刚做好,赶紧的,凉了老子的一番工夫就白费了。”

嬴政脱下黑色长风衣挂在玄关,从善如流地坐在餐桌旁,拿起碗筷准备用餐,却见荆轲带着几分怪异笑意的眼神直往他身上溜达。嬴政停下要夹菜的动作,长眉一挑,淡然问道:“有事?”

“啊?没事儿没事儿!就是……虽然看过很多次了,还是觉得,比起千年前那套真龙黑袍,好像还是现在的这种西服更适合你。虽然感觉气质上差不多,但你现在更加人模狗样了呀!”

“……你的语言水平还有待提高,需要我给你请个老师么?”

“我这是在夸你!”

“下次可以直接点儿。”

荆轲顺势坐在另一张椅子上,他现在已经很习惯随时保持实体的状态,这会让他觉得离这个世界更近一点儿。荆轲眼睛看着嬴政吃饭,脑子却还在向今天在孤儿院遇到的事,整个人都因为出神而显得呆滞。

“你不吃么?”嬴政见荆轲迟迟不动筷,有些奇怪。平时荆轲最喜欢的时间段之一就是吃饭的时候,典型吃货代表。

“不用了……”荆轲摇摇头,“我吃不吃都无所谓。对了,你知道沁阳孤儿院吗?”

“怎么说?”

荆轲想了想,还是把今天发生的事尽数告诉了嬴政,除了天明的事。毕竟嬴政脑子很好使,多一个帮手总是能多一条思路的。

“我觉得,那间孤儿院肯定有些不同寻常之处,不然不会有人千方百计想得到他。那几个人的来历阿聂和小跖去查了,估计很快就会有结果。”

“……阿聂?你是说盖聂?他也去了?”

“对啊。墨家这次好像是和流沙合作的,所以阿聂就出面了。“

“盖聂在那一行的地位就好比诗坛的李白,可望不可即。要是他出面,很少有解决不了的事。“

“看起来你还蛮欣赏阿聂的嘛!”
荆轲蓦然想起生前,秦王嬴政对盖聂的莫名执着。且不说盖聂跟在嬴政身边当近卫时超乎常人的待遇,就是后来因为他的临终嘱托,盖聂背叛了嬴政,嬴政也是下了重金悬赏通缉,虽然这其中一部分的重金是属于他那个的儿子。可他也是知道的,嬴政对罗网下达了不伤盖聂性命的密令,这可不太符合那个铁血帝王的一贯作风。
嬴政终其一生似乎都想再度找到盖聂,虽然一直没有成功。
当时他就挺奇怪这种莫名其妙的执着,要说盖聂是个人才,那也不至于如此伤神劳力,当初韩非子莫名暴死在狱中,嬴政也只不过是扼腕叹息而已。一个人才的流失断不至于让嬴政重视到这个地步。
现在想想……说不定当初那个帝王,真的对他兄弟阿聂有些不一样的想法。
我去……感觉自己挖出了一个好大的八卦!
荆轲顿时心神激奋,有种强烈找小跖或小高倾吐一番他的重大发现的欲望。然而转念一想,那现在呢?这个嬴政不会也喜欢上阿聂了吧?那我是帮阿聂还是帮他?
荆轲又有些纠结了。

“你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冷不防嬴政清冷的声音响起,荆轲吓得差点跳起来神隐。
“没、没什么!”荆轲稳了稳心神,有些小心翼翼地探讯道,“那个……你……”你是不是喜欢阿聂啊从实招来要是阿聂对你也有好感老子倒是可以考虑帮你一下你就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啊怎么样怎么样!!
——这种话绝逼不能直接说出来啊!
酝酿了一下措辞,荆轲清了清嗓子,问道:“你……有没有喜欢的人……之类的?“

嬴政瞥了他一眼,道:“你现在改行做拉皮条了?“

“……替嬴政说媒,这一定是个伟大的职业。放心,我暂时还不想跳槽,你这儿的待遇还是挺好的。“荆轲像是对现在的生活状态十分满意地点点头,随后又想起,”你还没有回答我问题呢!“

“……暂时没有。“

“真的没有?“荆轲盯着嬴政,满眼都写着”说吧说吧我不会嘲笑你的“。

嬴政把碗筷一放,双眸死死瞪着荆轲,那双微微上挑的眼睛太过凌厉,这是荆轲生前就领会过的,如果那双眼睛的主人想要表达他的情绪,那双眼睛就已经足够。就像此时荆轲就深刻感觉到那双眼睛分明写着“给我闭嘴“的信息。

好吧,看来这一世的嬴政性取向还是正常的。
荆轲放心地点点头,其实他还是觉得嬴政和阿聂一点儿都不搭啊不搭,一个冰块一根木头能有什么前途,荆轲想都不敢想。

“我想起一件事,那个孤儿院的收购计划好像是阴阳家策划的。“嬴政终于想起了那个孤儿院名字那么耳熟的原因。

“阴阳家?!”

………………………………………………………………………………………………………………………………………………

“我该说你的运气真是已经无药可救了么,师哥。”白发披肩的男子坐在舒适的沙发上看着对面那个一脸淡定的男人,咬着牙在“师哥”二字上加了重音,“随便一个任务就直接和阴阳家扯上了关系,这种难度加成效果如果给白凤那家伙,他一定求之不得。”

“白凤虽然能力超群,但毕竟过于年轻。小庄,以后给白凤的任务还是慎重选择为好。”

“那小子巴不得来个上古神兽给他玩玩儿,我才懒得管。”卫庄因为五官过于深刻而显得不近人情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随后一丝懊恼的神色在眼中掠过,“师哥,你重点又偏了。”

“阴阳家一向和流沙井水不犯河水,我们没有必要和他们作对。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交给墨家那群爱管闲事的人就行了。”

“话不能这么说。行内默认的规矩,不得干涉普通人的正常生活。对普通人使用能力更是这一行的大忌。阴阳家既然明知故犯,还在墨家和流沙管辖的底盘上,我们也不能作壁上观。”

不知道是被盖聂的哪句话打动,卫庄一脸慵懒的神色总算是褪去几分。而这时赤练刚好走进卫庄的办公室,步履婀娜地走到卫庄面前,也没忘对盖聂打个招呼。
“盖先生也在啊。正好,Boss,这是你要的资料。”赤练说着把文件夹递给了卫庄。
盖聂闻言也明白了,卫庄嘴上说着无所谓,暗地里还是找人调查了阴阳家。
这种滴水不漏的作风还真是一如既往啊,小庄。

“怎么样?”盖聂问道。
赤练替卫庄回答:“盖先生猜测的没错,这次阴阳家确实把爪牙伸到C市了。虽然大少司命是暗中来到C市,可想要瞒过流沙和嬴政的眼线却是妄想。看来这里确实有什么东西是他们不惜得罪流沙和嬴政也想要得到的。”
 
“野心从来不是什么过错,端得看他们有没有本事付得起那个代价。”卫庄把文件夹一合,撂倒茶几上,削薄的嘴角勾起带着杀意的弧度,“师哥,这个任务换人,把它交给白凤吧。那小子估计也已经到C市了。”

盖聂略一思索,点头答应。
“我知道了。你要去见嬴政?”

“C市的当家人。我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能守得住C市。”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