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11前世父子
作者:绛爷爱喝茶 [更新时间] 8/1/2015 8:41:00 AM [字数] 3202

荆轲略显呆愣地看着那个孩子被盖聂拎着各种蹦跶,挥起比包子大不了多少的拳头砸向盖聂,当然那种力度对盖聂来说挠痒都算不上,嘴里还骂道:“你们这些坏人,就知道欺负吕老伯!算什么英雄好汉!我告诉你们,有我天明在,绝对不会让你们得逞!”

天明……
那个孩子支楞着一头跟荆轲差不多的暖棕色的头发,容颜与千年前一般无二。他当年无缘得见这孩子长大的模样,却也在嬴政旁边听说了不少这孩子的事迹,让荆轲隐隐骄傲着,也内疚着。
这一世这孩子注定不是他的血脉,但那熟悉的面容和举止,还是轻轻触动着荆轲的内心。

“什么情况?”盗跖好奇地打量着那个精神气十足的小鬼。

“找你们的时候遇到的。”盖聂淡定回答。

盗跖没有荆轲那些细小柔软的心思,倒是有些好笑地接过那个孩子,让他重新脚踏实地,带着一贯的三分戏谑七分灿烂的笑容问道:“小鬼,我们没有欺负吕老伯。而且我算是你的前辈了,也是在这个孤儿院长大的。所以你看,作为同一战线的战友,你是不是应该提供一点儿有用的东西?”

那孩子瞪着一双浑圆的眼睛盯着盗跖,视线提溜溜地在盗跖身上绕了一圈儿,半信半疑道:“你们真的不是坏人?”

“何止不是坏人,我们是大大的好人。”

“切,这世界上有那个坏人不说自己是好人的。”小孩不屑道。

“那我告诉你,这个孤儿院有一条暗道,可以直达外面东侧的小吃街。后院中那棵大树的树洞里有被藏起来的玩具,爬到上面还可以看到树干上刻着两个小人。上面挂的红丝带是因为吕老伯说,那棵树是个许愿树,如果诚心许愿,也许愿望就会被实现。对不对?”

小孩惊讶地张大嘴巴,指着盗跖结结巴巴道:“你,你怎么知道的?!”那条暗道可是只有他才知道的秘密!!

“都说了我是你前辈嘛,这个孤儿院还有哪个地方是我不知道的。”

“好吧,我相信你。”

“那你可以告诉我,是谁欺负吕老伯了吧?”

孩子低着头,像是在犹豫,也像是在组织语言,半晌才娓娓道来:“两个月前,有几个陌生的叔叔来找吕老伯,那几个人带了很多吃的玩的给我们。但是他们走的时候,吕老伯显得不是很开心。我就问吕老伯那几个人来是干嘛的,可是吕老伯只是叹气,也不肯告诉我。后来那几个人又来了几次,每次来都带很多东西和礼物,但是待的时间一次比一次短,吕老伯也一次比一次不开心。最后一次他们来的时候,我就偷偷跑过去偷听,原来那几个坏蛋是想买我们孤儿院,然后给我们一个更大更好的孤儿院,但是吕老伯不答应,他们就威胁吕老伯。然后孤儿院里的小孩子就一个个的生病,吕老伯都急坏了。”

荆轲听了之后,问道:“所以你就以为我们是跟他们一伙的?”

“谁让你们鬼鬼祟祟的,那个地下室吕老伯平时都不让我们进的!!”天明理直气壮,然后又偷偷看着他们,带着几分胆怯和希冀,“你们……能让那些小孩子好起来吗?或者把那几个坏蛋打一顿,肯定是他们搞的鬼!“

荆轲走上前,伸出手抚摸着天明柔软的发丝,灿笑道:“当然。我们一定会让你们都好起来,然后把那些坏蛋也打一顿。“

“真的?!“孩子的眼中尽是惊喜,看得荆轲心里一酸一疼。最终只是点头,像是许下一个承诺那么用力。

孩子心满意足地欢呼起来:“我一定要告诉吕老伯这个好消息!谢谢你们!“

看着天明欢快跑远的背影,盗跖看着荆轲的眼神中带着十二万分的八卦:“你跟那孩子什么关系啊,看那孩子的轮廓还真与你有几分相似,说你是他八辈子之前的祖宗我都信。“

……你还真说对了。荆轲心里默默囧着。

盖聂的好奇心显然就没有盗跖那么重,他以十分迅速的思路整理出了那个叫天明的孩子所说的话里有用的信息,最后总结道:“看来事情的关键还在吕老伯身上。小跖兄,吕老伯那边就拜托你了,我回去查一下此地煞气浓烈的原因。“

盗跖爽快点头:“没问题。”

盖聂询问的眼神落到荆轲身上,荆轲凭着生前与盖聂生死之交的默契立刻意会:“我得回去了,我答应嬴政每天要回去做晚饭的。”

盗跖听到这句话,嘴角微微抽搐,总觉得荆轲说的话有些别扭,但又想不出别扭在哪儿。
盖聂眼底掠过一丝惊讶,显然是没想到从荆轲口中能听到嬴政的消息。

看到他们的反应,荆轲有些摸不清头脑,直言问道:“怎么了?嬴政很可怕么?你们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反应怎么都这么……诡异?”荆轲斟酌了半天,才勉强找出这么一个形容词。

盗跖夸张地叹了口气,看向荆轲的眼神复杂无比,包涵了同情、敬佩、怜悯、恨铁不成钢等等情绪,连盖聂一向深沉的眼神此时也多了点儿难言的无奈。盗跖揽住荆轲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姿态语重心长:“这么跟您说吧。在C市,嬴政就是古时候的秦始皇,他的决策代表着绝对,哪怕是这个城市的暗地里的组织,也都是要嬴政默许才能得以生存。在C市没有黑白,只有嬴政的统治。当然这不是说他不好,毕竟C市能有如今的繁华他功不可没。只是他为人过于冷硬,行事也稍稍不择手段了些。所以和墨家的关系不是很好。“

荆轲稍稍想象了一下,千年前的那个倒是很好想象这样的场景,千年后的这个他在面前表现的就像是一个性情稍显冷淡的正常人,让他无从想象他的冷血无情。因为他看过嬴政的疲惫和寂寞,便觉得这人也只是比常人更坚毅了些。

现在看来,嬴政的那些姿态,恐怕他人是无缘得见的吧。

荆轲叹了口气,怎么嬴政这家伙的人缘就没变好过呢?
他倒是没有想到自己为什么会想到这个近似于同情的问题。

决定了接下来的计划,盗跖又连续画了几个符,暂时压制住肆虐的煞气。之后他们兵分三路,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去了。临走前,荆轲刻意最后隐去了身形,然后等盖聂和盗跖先后离去后,他又偷偷绕到大厅,见到了正在帮吕老伯捶背的天明。

天明一看见荆轲,就立即兴奋地跑过来,拉着荆轲问道:“大哥哥,你们去教训那些坏人了吗?”

……大哥哥。荆轲瞬间无言。
“叫叔叔。”荆轲蹲下身子,让视线和天明保持在同一水平线,扯出一个尽量温柔的表情,“不用担心,刚才那两个叔叔去找坏人了。”

“哦。”

“天明,你……”荆轲从见道天明开始就有一个想法在脑海中成型,渐渐的越来越清晰。他想领养天明。可是问题也很多,首先他并不是人,其次他暂居嬴政的家,而嬴政接受了他白吃白喝,未必愿意再接受一个孩子蹭吃蹭住。老是麻烦嬴政,他脸皮再厚也架不住自己的羞耻心一天天地积累,如同堆积在枯枝上的白雪,迟早会把脆弱的枯枝压折。

“你过得开心吗?”最终,荆轲也只能问出这么一个苍白的问题。

天明歪了头做思考状,从来没有人问过他这个问题,他似乎也并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一下子被问起来,他有些措手不及,只能努力思考。
“开心!”天明用力点头,“吕老伯对我很好,孤儿院的朋友也对我很好。虽然以前有人欺负我,可是我可厉害了,而且有大笨熊帮我,他们全都被我赶跑了!再也不敢来惹我了!”

荆轲没理会天明口中的大笨熊是谁,只是有些欣慰。便使劲儿揉了揉天明乱糟糟的头发,站起身道:“那是。男子汉大丈夫,被人欺负了可不行,即使打不过也不能退缩。小子,我很欣赏你哦。”荆轲冲天明眨了眨眼。

天明被夸了之后喜形于色,对眼前这个笑得比田里的油菜花还灿烂的叔叔很有好感。
吕老伯缓缓走了过来,摸了摸天明的头顶,语气温和道:“天明,先去吃饭吧。今天也辛苦你了。”
天明也是饿了,但看到荆轲的时候还是问了一句:“叔叔你要不要一起吃?”
荆轲摇头拒绝了。吕老伯这个时候过来打断他们的聊天,肯定是有事要说。

待天明离开,吕老伯用一种审视的眼神盯着荆轲,半晌才用老年人独有的低哑嗓音道:“我知道你是小跖的朋友。小跖这孩子从小就跟别的孩子不太一样,既然你是他的朋友,是不是也意味着,你也和别人不一样?”

荆轲爽快点头承认。

“天明是个好孩子,我希望他平平安安长大。最起码的,不要与危险为伍。你明白吗?“

“我明白。“荆轲本身就是一个变数,身边的人也都不是普通人。危险在他们看来,如同吃饭饮水般平常,但那不是一个孩子该有的生活。
“那小子看上去就像是个能折腾的,我还真怕他折腾死人。“荆轲挠头傻笑,继而拍了下额头,惊道,”艾玛我去,这都几点了?!我得赶紧回去了,吕老伯告辞了——“话音未落,人已跑远。

没办法,必须麻利儿的啊!家里还有尊大神等着他做晚饭呢!!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