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10孤儿孤儿
作者:绛爷爱喝茶 [更新时间] 8/1/2015 8:40:00 AM [字数] 2416

吕老伯赶紧带着三人到了孤儿院一个大厅,为了方便照顾生病的孩子,孤儿院里的工作人员干脆把孩子都集中到一个大厅里。

吕老伯握着一个孩子的手,心疼得看着那个孩子烧得双目通红,呼吸之间都仿佛用尽了全身力气。
“唉,真不知道我是做了什么孽,一个月前,这些孩子一个个地病倒,医院里都查不出原因,只能用药压制着,可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啊!”

盗跖和盖聂是专业人士,两人上前查看了一下那些病倒的孩子,敛目思索着。
荆轲安慰着吕老伯:“您别担心,我们可是业界中的专家,保证药到病除,这些孩子会很快活蹦乱跳四处祸害的!”然后附赠一个灿烂的傻笑。
吕老伯感激地点头,满脸欣慰。

盗跖过来把满口胡说八道的荆轲给拖了出去,两人来到一条长廊,盗跖道:“我说你可真是不客气,我什么时候说过你是专家了?我们上岗可都是经过专业认证拿到证书的,你呢,证书在哪?”

“我这不是安慰人家么,总不好说,大爷其实我就是一鬼,您看我像不像坏人?”

盗跖被逗乐了,也不去追究他假冒专业人士的罪名了,手指在空中画了一道跟刚才不同的符,荆轲好奇道:“这又是什么符?”

“刚才我和盖先生检查了一下孩子的身体,发现几乎都是煞气入体引起的高烧。刚才那道符是寻踪符,我将煞气注入符内,它可以帮助我们找到煞气源头。”

“那阿聂怎么没来?”

“阿聂?你叫的可真熟,记得千万别再卫庄面前这么叫。”

“为啥?”荆轲不解。

盗跖语重心长:“因为五雷轰顶很可怕。“

荆轲更加不解了。

“他在跟吕老伯了解具体的情况,我们先去找煞气源头。”
说话间,盗跖和荆轲跟着寻踪符七弯八绕地跑,寻踪符像是一条闻到了肉包子的狗一般,快速而急切地想要找到那个肉包子,飞的格外卖力。
荆轲几乎是全力冲刺才没跟丢,反观盗跖倒是轻松自在,饶有富余的样子。荆轲想起千年前那个拥有“盗王之王”称号的青年,轻功举世无双,神行天地间,若是时逢太平盛世,定是一个执马天涯潇洒自在的少年郎。可是乱世从不让一人轻易选择,每一次的权衡抉择都需要背负着一个相对的沉重砝码。就像荆轲,就像盖聂,就像在乱世中每一个挣扎求生的人。

荆轲走神间,他们已经来到一个后庭院的楼梯口。
楼梯向下,大概是有一个地下室之类的。荆轲问盗跖:“你知道这是什么房间么?”

盗跖摇头:“吕老伯从来不让我们来这里,为了防止我们偷偷来,还特地编了好几个吓人的故事吓唬我们。后来长大了,倒是没什么好奇心了。”

寻踪符发出耀眼的光芒,这就表示目的地到了。
盗跖没怎么犹豫,和荆轲一起走下楼梯,因为设计的原因,楼梯越往下越暗,到最后几乎看不清前面的道路。盗跖又画出一道符,符印浮在空中发出淡淡的柔和的光芒,驱散了浓重的黑暗。

荆轲忍不住感叹:“这玩意儿真是太好用了!“

“是吧?想学吗?“

“必须想啊!“

“加入墨家吧。看在是熟人的份儿上,就不收你介绍费了。加入之后免费试学,效果不满意还可以打差评的哦。“

“……墨家已经变成推销组织了么?“说好的兼爱非攻呢?

“做好事也是需要经费的嘛,不赚钱我们哪来的经费运营这么大的组织。怎么样?考虑考虑?“

“……还是算了。”荆轲思考了一会儿,还是拒绝了,“我现在还住在嬴政家里呢,要是加入什么组织之类的恐怕不太方便。而且我也不是人啊。”

“那有什么,你现在除了超出生死之外,也和正常人差不了多少。再说你要是真加入了墨家,嬴政那边有燕老大牵制着呢,怕什么。”

“我不是怕嬴政对我不利,而是……”
而是荆轲本以为以他的身份,即使出现在嬴政面前,也不会得到那人多少好感,不被他人道毁灭就算是仁至义尽。毕竟他只是快要消散的一缕剑魄,而他们的名字更像是一个不吉利的凶兆,似乎注定将要生死对立。可嬴政没有,从荆轲一出现,他就几乎不遗余力地帮他,平时荆轲有什么要求,嬴政甚至可以说的上是百求百应。他重回人间最初最迷茫的日子,是嬴政在他身边拉了他一把。
荆轲嘴上不说,可心里是感激的。
所以他也想尽自己所能的,希望自己的存在能给嬴政一点儿帮助。目前这种希望,甚至超过了加入墨家的冲动。
“以后再说吧。现在可能不行。”

盗跖见荆轲神色坚定,并不勉强。两人说话间来到了一扇古朴的木门前。那门是两扇,门上雕花十分精美,看上去似乎有些年头了,红漆的木门带上了点儿时间的斑驳,透出几分陈旧的气息。

盗跖走近看了看,回头道:“上了锁,怎么办?”

荆轲走到门前,估测了一下,问道:“如果我把这扇门毁了,吕老伯会灭了我吗?”

“应该不会,现在没有什么比那些孩子的安危更重要。”

“那就好。你离远点儿。”荆轲等盗跖走远些,打开了一直背着的棒球包,拿出了藏在里面的天问剑。荆轲拔剑出鞘,熟悉的剑气透过手心直达心脏,那一刻荆轲深刻地感觉到,他与天问之间,确实已经密不可分。
荆轲挥剑劈向木门,剑气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只一招,那木门就被劈成上下两半。

盗跖惊叹道:“我的妈呀!没想到你原来这么强!”

荆轲踹开门,冲盗跖得意一笑:“那是,兄弟我千年来的名声是白传的么。别愣着了,赶紧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竟能散发出这么浓烈的煞气!”

盗跖跟着荆轲进了门,里面的布局像是一个古时候的祠堂,他们走近一点儿再看,却也没发现除香烛供台之外的东西。

“真奇怪……“荆轲喃喃道。

“怎么了?“

“看这屋子的陈设,显然是要供奉什么,可是现在供台上却空无一物,只有些蜡烛之类的,不是很奇怪么?而且看着供台上也没什么灰尘,显然是经常有人来。那么那人来的目的又是什么?“

盗跖闻言沉思道:“这房间的钥匙只有吕老伯才有,如果有人经常来,那应该是吕老伯才对。可是他来这里做什么?“

“这个你去问问他不就知道了。“荆轲道,”我看吕老伯瞒了我们不少事啊。“

“吕老伯在这个孤儿院待了三十年了,没有人比他更爱这个孤儿院和这些孩子。他不会做什么对孩子不利的事情。“盗跖坚定道。

“我也没说他要做什么坏事。而且这家孤儿院之前一直太平,是一个月前才出的事。不如去问问吕老伯,一个月前发生了奇怪的事情,可能会有线索。“

“嗯。“盗跖点头同意了这个提议。两人转身走出房间,上了楼梯。在回大厅的路上,遇到了领着一个孩子的盖聂。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