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03佑敌平安
作者:绛爷爱喝茶 [更新时间] 2015/8/1 8:24:00 [字数] 2494

嬴政离开书房,那里空间小且遮蔽物少,留在那儿等一窝杀手过来简直就是先找死后早死的节奏。二楼的廊道是个好地方,既遮挡住一楼的视线还能观察到一楼的情况,嬴政拿着枪靠在墙壁上观察周围的动静。

相对而言荆轲对情况的了解就清楚许多,十个杀手,四个从一楼破窗而入,两个从二楼的阳台的突袭,两个在四处寻找些什么,还剩下两个在外面接应。

嬴政先是干掉了二楼的两人,手枪装了消音器,并没有暴露嬴政的所在。嬴政从二楼瞄准,又射中了一楼的一个杀手,其他三人看见动静立刻冲向二楼,嬴政却在他们冲向二楼的同时翻身从二楼一跃而下,同时又开枪打中了三人中的一个。然后迅速找到遮蔽物隐藏起来。

荆轲一直飘在嬴政身边,只差没拍手叫好,当初他受旷修之托将高山流水的乐谱带给高渐离却在那个酒馆遇到十九个要杀高渐离的杀手,虽然最终被他和高渐离解决了,但那场刺杀从技术含量来说远远没有今日的剽悍,首先装备就不在一个档次上。但嬴政却能应付自如,的确让人敬佩。

荆轲走神的功夫,嬴政又和剩下的两人纠缠起来,随后从二楼又冲出两人——就是刚才在找东西的两个,其中一人压低嗓子冲其他人喊道:“东西已找到,不留活口!”

其他人的攻击力度一下子提高不少,嬴政渐渐显得有些吃力。枪里的子弹所剩不多,目前的情景绝对没有的多余的时间来给他换弹夹,离李斯到达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撑过这半个小时他才能拼出一条活路来。目前的状况并不容他乐观,但嬴政面上却不曾露出一丝一毫的慌乱,他甚至还抽空思考了一下这帮杀手是那一帮人派来的。

他的对手很多,但有胆子这么干的人可不多。

四个人同时从不同方向包抄过来,嬴政当机立断向右边一人开了一枪,抓住他不再动弹的尸体挡住了其他三人的射击。然后一把将尸体扔了出去,趁机迅速躲到客厅立柱之后。枪里的子弹还剩下两发,必须尽快搞定这些人。

嬴政拆了立柱上装饰上的钢板,向一人扔了过去,耳边不停传来的枪声足以说明那块钢板现在已经被打成了筛子。听着逐渐靠近的脚步声,嬴政以最快的速度从柱子后冲出来,同时放了两枪,打中了一个人,其他两人立刻呈前后堵截的阵势拦住了嬴政,三把枪,两把指着嬴政。

嬴政岿然不动,只是冷冷问道:“到底是谁派你们来的?”

“你不需要知道。”嬴政面前的人冲嬴政背后的人使了个眼色,两人准备同时开枪。

嬴政抱着死也拖个垫背的觉悟向面前的人冲了过去,飞起一脚踢掉了杀手手中的枪,然后又冲杀手的脸,胸,腹各来了一拳,杀手倒地不起,嬴政砍了他脖子一掌,人就彻底晕了过去,但背后本应该有的攻击却迟迟没有动静。

嬴政好奇回头一看,却只见一个身着古代劲装的男子将另一个人踩在脚下,笑眯眯地把玩着手中的手枪,眼中全是好奇的神色。

嬴政心中一惊,他根本就没有发现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大概是受不了嬴政的眼神,荆轲看向嬴政,面带诚恳,声音清朗:“如果我说,我跟这帮人一点儿关系都没有,而且也不是来杀你的……你信吗?”

嬴政沉默地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五官端正,眼神清亮,身上确实没有那些杀手阴沉的气息,而且此人刚刚还救了他一命。嬴政点点头:“我信。“

我去……原来你是这么好说话的人?!荆轲看着嬴政的眼神几乎有些不可思议了。

“你信就好,省了很多麻烦。我跟你说,外面还有两个人,你是打算现在就解决,还是等李斯他们来?“

“你怎么知道外面还有两个人?“

“我……我,我刚刚从外面进来嘛。“

“你避过他们的眼线了?“

这还用避嘛,我就是站在他们面前他们也看不见我。这话当然不能说出来,现在可不是解释他来历的好时机。

“这个不重要,你到底打算怎么办啊?“

嬴政目光死死盯着窗户,好像能透过墙壁直接看穿两人的所在,然后用眼神杀死他们。半晌才道:“不需要,已经有人解决他们了。”

荆轲愣了一下,然后耳边传来汽车刹车的声音,还有将近二十人的脚步声。
李斯来得这么快?!
……不行他得赶紧消失啊!不然前世见证他死亡的人都要到齐了!

“那、那个,既然你没事了,我就先走了啊,后会有期,后会有期……“荆轲撒腿就跑,被嬴政眼疾手快拉住了。

“别、别扯我围巾!!“荆轲差点儿再次体会到窒息的感觉了,他凝成实体时,身体如活人一般,五感俱在,只是没有心跳脉搏,身体冰冷,如同一具尸体。

嬴政放开手中褐色的围巾,扣住了荆轲的手腕,也就是像荆轲这种习武之人所说的脉门,然后皱了皱眉,手中的紧握的手腕的温度确实太过冰冷了,冰冷的不像一个活人:“你……”

“放手,放手!你一大老爷们扯着我不放算什么事!虽然是我救了你,但我又不管你收钱,放我走还不行啊!”荆轲努力地把自己的手腕扯回来,要是被发现自己没有脉搏就不妙了。唉,早知道这么麻烦他就不该一时冲动跑出来救人的。

嬴政手中的力道松了松,但还是没放手:“你未经我允许就闯入我家,这是犯罪。”

“我去!我救你还救错了是不是?!”

“你救我一命,与我有恩。但当时外面有人看守,你不可能在他们出现之后进来,而后来我被两人夹击,你突然出现,在场之人居然没有一个人发现,说明你早已潜伏在这房子之内。未经主人允许私自闯入他人之地,要么想杀我,要么想偷窃。但你显然不想杀我,所以你是来偷什么?资料还是钱财?“

荆轲听得目瞪口呆,他之前怎么没发现原来嬴政智商这么高的?虽然猜的不全对,但也对了一半。他的确早就在这个屋子里了,待了一年多了都。

“而且……你这身打扮,是什么意思?“

荆轲扶额,这打扮他都穿了两千年了,要是能换,他早就换了,这不是没衣服换么。

“我觉得……你还是先处理一下现场比较好?“荆轲诚恳建议。

嬴政拿怀疑的眼神看他。荆轲立马保证:“你放心!我肯定不逃!但是其实我有点儿怕生,最怕见到很多陌生人,所以我能不能暂时回避一下?“赶紧争取一点儿时间编造一下他的来源啊。

嬴政当然不信他这话,但他思索了一会儿,把荆轲带到一个房间关了起来:“这个房间的安全防卫系数最高,换言之,想要从这里出去也最难,你安心待着吧。“然后荆轲就听到嬴政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这个房间他熟,这栋别墅什么地方最需要保护?当然是嬴政的卧室。这地儿他来的不多,除了刚开始几次好奇之外,就很少来了。总觉得这最私人的地方却也是整幢房子最没有人气的地方。

好吧。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他是坦白,还是不坦白?

总觉得两个选项都很危险的样子。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