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一只可怜受的故事
作者:欲逐轻骑 [更新时间] 10/14/2015 8:30:50 PM [字数] 4550
可怜受被圈养在一个精致华美的府邸之内。
此时的他正躺在一张大床的正中央,白色的纱帐被风轻轻吹起,赤露精壮的身体展露无遗。
他正在酣睡,面容平静,睡姿就好像襁褓中的婴儿。
这个画面也不知为何就打动了前来可怜受房间的主人,他坐在床边,摸了摸可怜受的头发,又看了看可怜受的睡相,下身开始蠢蠢欲动,便把可怜受弄醒。
可怜受刚醒时那有点傻乎乎的模样又刺激到了主人,主人便半哄半诱地让可怜受张开双腿,迎合自己的进入。
可怜受现在已经不能说出完整的话了,被碰的时候也只会嘤咛几句,疼到了会哭,爽到了也会回应主人。
主人对可怜受的反应相当满意。
另一个主人走进屋,便看到可怜受已经被干上了,耳边可怜受的呻吟声依旧令他觉得悦耳动听,便也上了床,和之前的主人一起享用可怜受。
可怜受自己也不知他有几个主人,他无法完全记得他们。他大约只对一开始的几个主人有些印象,当他被绑来府邸的时候,也会挣扎也会怒骂,但是他更多的是害怕。
他本就不是一个很强硬的男人,所以没过多长时间,他就屈服了,眼里没了神采。
可怜受的主人们个个漂亮且优雅,过了一段时间,就会又来几个可怜受不认识的,但是可怜受已经学会喊那些陌生的漂亮男人为“主人”了,因为可怜受知道,这人即将成为他的新主人。
主人们也并不会一直呆在府邸内,他们有时也会因为各种事情外出一段时间,没事了便又会回来,所以一般来说,府邸内会有4,5个主人。
可怜受是主人们的性爱娃娃,陪主人们玩过很多花样。
主人们对可怜受很满意,在有了可怜受之后也并没有再碰过其他人。
哦他们可不是什么钟情专一的人,只是可怜受不管是外形还是性格,都最对他们的口味而已。毕竟既然有了一个最满意的,为什么还要再碰稍微次一点的人呢。
他们想,如果哪天出现了一个比可怜受更可爱的家伙,他们是会抛弃可怜受的。
只是至今,没有这种情况出现罢了。
主人们共同享有着可怜受,他们之间维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关系。
他们很矜持也很内敛,不会对可怜受表现出一点独占的倾向。
还记得之前有个主人曾问过可怜受,“最喜欢哪个主人?”
可怜受没有回答,但是这个问话却让所有主人之间的气氛僵了很长时间。
也许他们隐隐知道,独占可怜受是会伤亡惨重,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们不会这么做。
今天,可怜受被套上了项圈,项圈连着的细细的金属链子被一个主人拿在了手里。
主人摸了摸可怜受的脑袋,微笑道,“走,去花园玩玩。”
可怜受便跪着往前爬了几步。
另一个主人看见了,便给可怜受的膝盖套上了毛毯,毕竟他们不太舍得可怜受这具漂亮精壮的身体受伤。
他挑了挑眉,觉得可怜受这模样很不错,便翻出之前玩过的东西,又给可怜受套上了毛茸茸的爪子,头上戴了对兽耳,项圈上拴了个铃铛,屁眼里塞了条尾巴。
“哦这可真不错~”之前的主人吹了个口哨。
“走吧。”
两个主人便轮流牵着可怜受走出府邸。
期间,其中一个主人还要可怜受叫两声。
可怜受也不知怎么叫,便像小兽一般地呜呜了两声,又喊了几声,“主人…”
主人们全身一个机灵,被可怜受喑哑的声音喊得全身都酥了。
主人把可怜受牵到花园,已经有几个主人坐在那儿,悠闲惬意地喝下午茶了。
看到他们的可怜受出来了,又被打扮成如此可爱的模样,便玩心大起地上前去拽了拽可怜受的耳朵和尾巴。
可怜受乖乖地任由主人们抚摸玩弄自己。
“乖,来蹭蹭我的小腿。”
“恩…”可怜受应了一声,便跪在一个主人腿边,用壮实的身体和侧脸蹭着主人修长笔直的腿。
主人舒服地眯了眯眼,就像对待宠物一般,宠溺地摸着可怜受的脑袋。
另一个主人又牵着可怜受逛了一圈花园。
看到花开得灿烂,主人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便下意识地弯下腰折了一朵,他回过头看了看,可怜受的其他主人应该看不到这里,便单膝下跪,把花给了可怜受。
可怜受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只盯着手上的白色小花出神。
主人微笑,凑过去亲了亲可怜受的侧脸,只是当可怜受的脸上露出了些好奇的表情之后,主人却又把可怜受手上的花拿走扔在了地上,继续牵着可怜受来到主人们身边。
可怜受有些失望,他的主人们送他花的举动不是一次两次了,可是最后都要被再拿走扔掉。
也许是因为可怜受第一次拿到一个主人送的花的时候,被其他主人们看见了,他们好像很生气,一直冷着脸,可怜受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他当时真是害怕极了。
主人们感到可怜受累了,便让可怜受躺在草坪上,让他休息一会儿。
可怜受仍是那婴儿般的睡姿,好像缺乏安全感的孩子。
主人们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他们想…
想上前去拥抱可怜受。
但是他们不能。
不能对这个可怜受做出这种好似倾心的举动。
可怜受醒了,打了两个哈欠,看着一个个闲适的主人们。
感到可怜受一双黑眼珠一直盯着自己看呢,其中一个主人便拉过可怜受,让他趴在自己腿上,白皙修长的手揉了揉可怜受的屁股,又力度很轻地打了好几巴掌。
可怜受的身体瑟瑟发抖,喉间发出点沙哑的呻吟。
另一个主人也拉过可怜受,同样的姿势,轻轻地拽走了可怜受的尾巴,手指伸进去,一边悠闲地喝着茶,一边玩弄着可怜受的屁眼。
“唔…唔~”可怜受嘤嘤地叫着,屁股时不时地抖两下。
一旁的主人有些无心看书了,他放下书本,扭着头看着正被玩弄的可怜受。
两瓣屁股被之前的主人打的通红,穴口也红艳艳的,这边的主人按捺不住了,便拉过可怜受,掏出自己的大家伙,抱着可怜受,让他坐在自己腿上。
“啊…啊…!主人…”可怜受早就被之前的主人们玩弄得情动不已,一被插入就抖得不行,嘴角流下了透明的口水。
主人亲了亲可怜受,肉棒驰骋在可怜受温暖湿润的小穴里,小穴早就认得主人了,紧紧地箍着不放呢。
这边正上演活春宫,其他主人哪还能悠闲地起来,被可怜受情色的模样和淫荡的叫声勾的下身胀痛。
主人射过一次后,便把可怜受抱了下来,让他躺在草坪上,方便其他主人享用他。
可怜受两颊染着酡红,眼神迷离,大张着的腿微微颤抖,腿间小穴正一股股地缓缓流出刚射进去的白色精液。
画面情色淫靡,主人们在花园里和可怜受玩了整整一下午。
可怜受早就叫喊的声音嘶哑,被主人们清洗过后,便抱回了床上。
只是主人们回味着下午的激情,晚上又来到了可怜受的房里。
可怜受仍是在睡觉,似乎除了和主人们在一起,剩下的都是在睡觉了。
一个主人色情地摸着可怜受肌肉结实的宽阔后背,可怜受皱了皱眉,动了动身子。主人又在他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可怜受“唔”了一声,便睁开了眼。
主人们似乎都很喜欢可怜受睁开眼的那一瞬间,因为他们总是能体会到一种内心的悸动。
那是一种十分鲜活,又惹人留恋的感觉。
主人们上了床。
“唔…唔…”
可怜受的屁眼里插了两根粗长的阴茎,嘴里还吃了一根。
被过度的索取,可怜受的眼泪哗哗直流,大腿止不住地颤抖。
当第三根企图进入可怜受的屁股时,可怜受哇了一下,只进去了一个头部,就已经到了极限,可怜受的肛门开始流血。
可怜受本来氤氲红润的脸变得煞白。
主人们一开始有些慌乱,但是可怜受屁股出血的情况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主人们又低头看了看可怜受的肛门,红白相间的液体交汇,倒是有一种奇异的残虐美感。
主人们受到了诱惑,便开始继续与可怜受做爱。一开始也知道要动作小心些,可是做到后面,便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欲望和力道,等到可怜受的肚子被射的有些鼓起的时候,才停下。
再看可怜受的肛门,就好像一个合不拢的血洞。
主人们小心翼翼地给可怜受清洗了身体,又给他后面上了药。
第二天。
主人进屋,看见可怜受依旧睡在床上,安静又祥和。
主人坐在床边,轻轻地抚摸着可怜受的后脑勺,又搔了搔可怜受的颈间,想要逗醒他。
看到可怜受没有反应,主人便摇了摇可怜受的肩,轻声道,“醒醒…”
主人有些莫名激动和隐隐的期待,他等待着,等待着可怜受睁开眼的那一瞬间,等待着自己内心的那一份鲜活的悸动。
只是等了很久,可怜受都没有睁开眼。
主人有些失望,就像内心的期待落空了一般,他心里愤恨地骂了一句懒惰的可怜受,动作的幅度大了起来,想要弄醒可怜受。
只是可怜受依旧没有动静,就好像…
对,就好像死去了一般。
主人内心涌起一阵惊恐,他大叫着可怜受的名字,食指颤抖地放在可怜受的鼻下,那里并没有温热的鼻息。
他突然一阵无力感,猛地就跌了下去。
一瞬间,内心涌出了很多情绪,情感。
这也许是他之前一直压抑的,而此时正击打得他心脏都觉钝痛。
他紧紧地抱住可怜受的身体,不自觉地就流下了两行泪,他贴着可怜受的耳边说了什么,这是他在可怜受生前,其他人前,从未对他说过的,某种隐秘的话语。
最后他把可怜受的其他主人也一起叫来,他告诉他们可怜受死了。
主人们一开始不相信,等到看到可怜受的尸体的时候,才知道这是事实,可怜受真的死了。
可怜受再也不会睁开眼了…他再也不会用那双明亮干净的黑色眼睛望着自己了…
他们看着可怜受喃喃了好一阵,都有些神志不清。
最后,他们互望着对方,优雅的表皮就好像撕裂了一般。
一瞬间,他们就好像爆发了一样。
对可怜受的情感,以及对对方的情绪。
谁也不许对方再碰可怜受,他们每一个都想要独占可怜受的尸体。
没有人知道最后怎么样了,只知道在大火蔓延了那座府邸三天三夜之后,如今那座漂亮的府邸已经变成了废墟,没人再敢靠近。
【end】


【结局二】
第二天。
我走进可怜受的房间,看到可怜受像往常一般熟睡着,后穴仍能看到红肿的痕迹。
我扭头望了望门口,又竖起耳朵听了一阵,偌大的府邸内没有什么声音。
也是,今天这个可怜受的主人们大多出去了,留在这里的也许只有1,2个。
我咽了口口水,把可怜受摇醒了。
“喂,喂!你要不要和我逃出去!要不要和我走!”
“唔…”他揉了揉眼,一副懵懂的模样。
“出去,离开这里!”
“离开…这里…离开…”他喃喃地念着着“离开”这两个字,默默地流下了两行眼泪。
我内心顿觉一阵悲痛,我猛地抱住了可怜受,“我…带你走!”我这句话说得诚恳。
我牵着可怜受,让他尽量不要发出声响,他乖乖地点了两下头。
就在我要推开大门的时候,响起了一个男声,“你要带他去哪儿?”
我震惊地回过头,是可怜受的一个主人,站在楼梯上,仪态是从容不迫的优雅。
我不管不顾地就想推门,只是大门纹丝不动。
可恶!我之前明明把门锁给打开了!
我用自己瘦小的身躯挡在可怜受身前。
另一个主人也下来了,他俩走到我面前,轻松地就把可怜受给抢走了。
“不乖哦。”一个主人用食指戳了戳可怜受的脸颊。
“你们…你们放开他!你们这群人渣,你们根本就不是人!可恶!放开他!我要带他走!”
我挣扎,想要再抢回可怜受,只是他们根本就看都不看我一眼,一直在那儿对可怜受动手动脚。
他们把可怜受带到房里,关上门的那一刻,对我说,“真想不到你个不起眼的小男仆竟然有这样的举动,怎么以为自己是骑士,可以拯救你的心上人,然后过上幸福的生活?啧啧…不过你失败了。”
我气的牙痒痒。
另一个主人说,“既然失败了,那么你现在有两个选择。是选择滚出去呢,还是选择…和我们共同享用他。”
我顿时闭了嘴,瞪大了眼睛。
“你好好想想吧~”
然后他们便关上了门。
我立在门前,听着门内的声响,久久无法动作。
过了很长时间,门被打开了,两个主人出来了,衣衫还敞着,一脸满足惬意的模样。
他们看着我,只是挑了挑眉,什么也没说,便走了。
我走进屋,看着可怜受满身都是精液,性的气味直直涌进我的鼻腔。
我在心底嗤笑了一下自己,只是未曾想到自己的决心竟这么经不起诱惑,对他做出的信誓旦旦的承诺就只有这种程度而已。
我上了床,缓缓地分开了他的腿。
我看到他看到我这样的举动,只是垂下了眼帘,已看不出是否惊讶或是凄苦。
我面无表情,就像那些被我嗤之为魔鬼的那些人一样,进入了他的身体。
【end】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