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01剑已出鞘
作者:绛爷爱喝茶 [更新时间] 2015/8/1 8:20:00 [字数] 2673

夜深人静,月隐云后,寒星闪烁。

安静的白色别墅内静的出奇,沉默在这里好像都被量化了,拥有着沉甸甸的重量。奢华大气的装潢和价值不菲的家具也不能温暖这里沉寂的空气。几乎没有人气。
但并不是没有人。
别墅的主人已经沉睡,他工作地太晚太累,睡得很沉,但从他眉宇间的褶皱来看,他睡得并不香。

如果说这栋别墅还有一点儿可以称之为人间烟火的东西,那一定是书房里那人的眼睛,在万物沉眠的夜里,那双眼睛清醒无比,带着点儿狡黠和灵动,目光在手中书籍游移,嘴角带笑,这几乎成为了他的习惯。
可他并不是人。零星的寒光透过书房的玻璃窗静静地笼着他,脚下是一片冰冷的色彩,并无人影。
书房右侧的柜子上,透明玻璃罩内,一把刻有七星纹样的剑安静地躺在那里,千年之后,那把剑锋利如旧。
可本不该如此的。

那人叹了口气,脚步轻盈地走到别墅二楼的阳台,手中是一本古老的书籍。老实说,他并不喜欢看书,生前被师父逼着看了不少经世名学,后来自己闯荡江湖了就再也不碰了。不过他现在倒是对书挺感兴趣的。

全新的世界,全新的人物,全新的理念和几乎太平的天下。

他笑了笑,算不上英俊但尚且端正的五官变得明朗起来,心想:阿聂那家伙心心念念的新世界,传说中的人间净土,竟是要岁月演变两千年才能得以实现,不知道他若转世轮回,尚且记得前世一丝一毫,会不会感到心中宽慰呢?

男人的衣着仍是千年前的模样,他的名字,放到今天也仍被人所熟知。
后人这么称呼他:史上第一刺客——荆轲。

荆轲没有寂灭是个意外。
两千年的岁月足以腐朽一切有形体的事物,天问纵有荆轲之魂支持,但没有经过特殊处理,根本无法与漫长的年月抗衡。
天问在秦始皇嬴政薨后,并未随其入葬始皇陵,而是被交给了扶苏,扶苏死后,这把剑几经辗转,被一个铸剑师收藏,这个铸剑师死后,将其陪葬。千年后,铸剑师之墓早已被平,天问也被埋葬于厚土之中,难见天日。

直至一年前,天问被一个农夫发现,又被一个收购文物的贩子发现,高价购入。后来这把剑最终被一个商人送给了嬴政。没错,一模一样的姓名,甚至连那冷峻俊秀的面容都像是千年前穿越而来。嬴政接触天问的那瞬间,天问好似感应到了这个千年之前的主人,剑身微颤,似有剑鸣,惊动了居于剑内的荆轲。也是在嬴政拿到天问之后,天问的腐朽状况开始停止,甚至有复原之兆,荆轲本已经快要消散的魂魄也逐渐稳定下来,甚至在一年之后的现在,能够脱离剑体,凝成实体。

在看到嬴政的一刹那,荆轲顿时就有种抄起天问砍过去的冲动。实在不能怪荆轲记仇,如果当初只是命丧于天问之下,也只能说他荆轲时运不济,当初他肯豁出一条命去刺杀嬴政,那么反被他杀死也就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乱世之中,既已命相搏,自然也就有了死的觉悟。

死在天问剑下,荆轲没有什么好怨恨的。荆轲只是恨嬴政下手居然如此狠毒彻底,杀他不够居然还要将他的魂魄囚禁于天问剑内,不得转世。这事儿荆轲就接受不能了,你说嬴政你好歹也是一代帝王,气量要不要这么小?!小肚鸡肠说的就是你!!

他好不容易熬过了千年的无聊时光,眼看着这天问剑气数将尽,他虽然也要跟着天问消失殆尽,但总算是等来了一个结局,总归是可喜可贺。可是在他虚弱得即将消散之时,天问居然奇迹般地有复原之兆,他也就从原先的昏迷状态清醒了过来,然后一清醒就看见嬴政那张本该遗忘千年的脸,吓得荆轲以为他还在做恶梦没有醒。

虽然被封存在剑内,但荆轲是可以看见外界情景的。嬴政接过天问的时候,他因为天问的复原而苏醒,但基本还处在迷糊状态,一路上跟着嬴政辗转,荆轲在看见外界比翻天覆地更甚的变化之时,变得清醒无比。

被千年时光钝化了的脑子开始快速转动,经过几个月的观察,才总算知道这是距战国两千多年后的时代。而现在天问的拥有者嬴政,也早就不是千年前的那个秦王,荆轲估摸着要是他真是秦王嬴政转世,也估计也是祖宗十八代之后了,前世的那些帝国霸业,恩怨是非,早就被那二十多碗汤冲的渣都不剩了。

荆轲想到这儿才算是放弃了生前未尽的事业,算了算了,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当初被封存于剑内的怨恨早就被磨得差不多了,真有那力气荆轲想他还宁可想点儿花样娱乐下自己,打发一下尚不知尽头的时间。

荆轲花了将近六个月的时间差不多搞清楚外界的林林总总,这还得“归功”于嬴政。嬴政回到家之后就把天问放在了特制的玻璃罩内保护起来,然后摆在了他的书房内。荆轲对于此怨念倒是挺大,好不容易从地儿里出来了,怎么又被困在这透明的玩意儿里?!就算是比漆黑的土地好一点儿,但本质也没好哪里去啊?更何况还得整天面对嬴政这张脸,压力超大的好么?

荆轲刚开始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全是嬴政在书房处理公务时跟他秘书李斯对话中得来的,可想而知,对于他这种出土两千多年的古董来说,那种跟听天书没区别的对话理解起来是有多令人崩溃。荆轲甚至有些抓狂地想着你们两个还真是如影随形千年后都还是主仆,李斯你到底是有多喜欢当嬴政的小弟啊!!
直到三个月后,荆轲感觉自己恢复的差不多了,尝试了一下在剑内蹦跶,结果一个劲道没把握好,直接蹦出了剑外。

荆轲刹那间欣喜若狂,正准备冲出书房体会一下重见天日的美好,结果刚跑出书房,他就感觉自己虚弱了下去,悻悻地又回到了剑内。但这样的突破还是让荆轲很是高兴,虽然三个月只能他都只能在书房之中晃荡,但这样清晰而明确地与外界接触,已经是他千年中的奢望了,他心情好的连嬴政那张脸都觉得顺眼了许多。

六个月后,他开始能凝成一段时间的实体,真正接触到真实的东西,当荆轲拿起嬴政书桌上的一本上的时候,荆轲顿时就觉得,老子又杀回来了!!……这样的感觉。若是盖聂或者高渐离在身边,荆轲一定要拉他们出去大醉三天三夜庆祝才行。

荆轲在之后的六个月中翻遍了嬴政书房里的书,不知为何,他居然看得懂这个时代的文字,很多事情也就不需要从嬴政李斯的对话中了解了。当然,看完之后他也很小心翼翼地放了回去,不然以嬴政那个谨慎的性子,不被发现才见鬼。……虽然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就是鬼没错。

就这样几乎算是和嬴政朝夕相处了一年多,荆轲觉得看到嬴政那张脸的压力也没那么大了,天问也复原的很好,虽然表面看不出来,但现在也绝对是吹毛立断的节奏。荆轲本身也仿佛比以前有精神的多,但痛苦的事情不是没有,依他跳脱的性子既然能脱离剑身当然想出去晃悠个一圈儿,但他发现如果不凝成实体,根本就不能离开天问很远,但问题就在于,他目前能凝成实体的时间一天也不过两个时辰,哦,就是现在所说的四个小时,根本不够他穿过别墅周围的林子,再跑一个小时到达市区的,这还是以他用轻功的速度来算的。

所以简而言之,他现在能看到的活人差不多还真只有嬴政和他那个偶尔到访的秘书李斯。

尼玛,这日子再这样下去真没法儿过了。荆轲扼腕悲叹。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