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四章
作者:尾巴 [更新时间] 2015/10/2 20:45:39 [字数] 3027
“嗨!帅哥!”
  许弥抬头一看,发现是黄大婶家的侄女来了,她侄女经常喜欢来书店看书,偶尔还会找他聊天,才初中生,成绩还算不错。
  听见她这种调侃的称呼许弥很是无奈,说道:“小佳,叫我许叔叔就好了。”
  小佳俏皮地撅起嘴,“才不要呢!许哥哥看起来才没有这么老!而且许哥哥长得很帅呀!为什么不能叫?”
  许弥有点不懂现在的人的审美观,或许自己的审美观和他们不一样吧,反正他是觉得自己长得没有到达帅哥的级别,顶多就是一个路人甲的角色。
  不过小孩子你越跟她说她越是不听,许弥也就由得她了,看了看周围,问道:“这次没和同学一起过来吗?”
“我同学去买东西吃了!她说她可以去网上买书才不要来书店,哼!书店才是真正看书的地方好不好!许哥哥你说是不是?”
  许弥弯起嘴角,“没错,你说得很对。”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另一边书柜后面那个男人悄悄掏出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皮特觉得他真的无药可救了,坐在化妆间里对着手机拍的那张照片快半个小时了都不嫌腻味,最恐怖的是还一边看一边露出花痴的傻笑。
“我说你呀!你这样到底有什么意义呀?为什么不干脆去追他呢?”
  蓝尹枫放下手机,一脸的沮丧,“上次见到他他就不太记得我,而且……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也喜欢男人,这么贸然告白我很容易被拒绝的……”
  皮特正要说什么,外面的人敲了敲门,说道:“蓝尹枫先生,现在可以出席新歌发布会了。”
  蓝尹枫把手机交给皮特,站了起来对着镜子检查一下自己的仪容,皮特站在他身后帮他理顺衣服,整理妥当之后就跟着工作人员走了出去。
  外面的粉丝早已经迫不及待地大喊蓝尹枫的名字,一见到本人出来立刻丧失理智地尖叫摇牌子,蓝尹枫一边挂着恰到好处的微笑一边颔首示意。
  走到舞台中间接过了工作人员递给的话筒,故意试了试音,才开口说道:“非常感谢大家这么热情地来到这里,同时也对你们感到十分的抱歉,因为上星期我身体不适不能以最好的面貌出现在你们面前,让你们满怀希望地在机场等了这么久,在这里我郑重地说声抱歉。”
  粉丝们被感动得把欢呼声叫得更响亮。
“为了补偿你们的损失,我在这里为你们献唱几首新歌,喜欢的话可以跟我一起唱哦!”
  全场的气氛一度达到沸点。
  许弥忽然接到黄大婶的电话,说是有个叫汪奇的男人在他家门口等着他回来。
“我跟你说啊!当初我认识许弥的时候就觉得这个人很装,怎么说呢?他明明长得帅气还给我摆出一副谦虚到死的表情!那会儿他还追问别人为什么总说他好看,妈呀把我给气得呀!时间长了对他了解深了,就知道这孩子是真的认为自己不帅气!不是装的!也不知道他童年是真的长得很丑还是怎么地,导致他现在审美观扭曲到不行!哎哎我还跟你说,他出来工作之后有个富婆想要包养他,他还以为对方在开玩笑,当那个富婆真的找上门的时候他吓得赶紧给我打电话求救,妈呀那时候我真的是笑疯了……”
  汪奇正跟黄大婶说得正起劲的时候就看见许弥抱着胸面无表情地盯着这边看,汪奇赶忙停住笑声,涎着张脸一颠一颠地跑过去,就差摇尾巴汪汪两声了,“你可回来了,我的手机坏了打不了电话给你,幸好黄大婶人好帮我打电话,要不然我身无分文的就不知道去哪住了。”
“许弥呀!这小伙子是你朋友吧!哎哟长得又俊又会说话,有女朋友没有呀?”
  他正要回答就被许弥抢先一步说道:“黄大婶,很感谢你的帮忙,我朋友也累了,我带他进去歇息歇息。”
“唉,也好!小伙子把身上的灰尘给洗洗,早点歇着啊!”
  他一边跟着进屋一边转过头笑眯眯地跟黄大婶拜别,许弥赶紧把门关上,看着他冷冷地说道:“旅游经费不够就回来了?”
  他把行李放在旁边,一边脱下了身上的外套随手扔在沙发上一边说道:“我就是过来看看你而已。”
  许弥眼皮一跳,迅速把外套给捡起来扔进浴室的桶里,一出来就看见他四肢大张地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看电视,还不客气地使唤许弥给他拿些吃的喝的过来。
  许弥忍无可忍地直接抬脚踹了过去,喝道:“给我下来!脏死了!”
  汪奇像条被唾弃的狗委屈地爬了下来,念念碎道:“又不是处女座哪来的洁癖……”
  许弥去房间里翻出一条新内裤扔给他,“快去洗澡!”
  他把内裤展开反过来看了看,有点不满地说:“这尺寸好像不够啊……”
  说句话的后果就是被直接揪起领子扔进浴室里。
  许弥拍了拍手,回头看见沙发旁边那一堆的行李,觉得额角有根神经在跳动,他真的很久没有这么暴躁过了。
  汪奇是他高中的时候认识的,回忆起来真是一点愉快的感觉都没有,因为那时候他正要进校医室,结果就看见了汪奇和他的男朋友徐意在病床上搞那当事儿,而校医不知所踪,估计是那会儿出去厕所了这对情侣就忍不住你侬我侬起来。
  汪奇那会儿不知道他也是基,脸色惨白下来,紧张地把徐意护在身后,哀求着自己请不要告诉任何人。
  后来他们三个人就成了好朋友,他也是那时知道了徐意和汪奇背地里谈了两年的恋爱。徐意的父亲在他三岁的时候就出轨了,后来更是和徐母离婚,徐母为了抚养他日以继夜地工作,落下了一身的毛病,经常需要喝药。起初徐意是坚决不愿意和汪奇交往,但是徐意忍受了大半年最后因为忍受不饿了汪奇去喜欢其他人,飞蛾扑火一般地做出这个大逆不道的决定。
  他们一起考上了同一所大学,日子原本过得很愉快,但是大一下学期的那一年的夏天,徐意的母亲没有提前说一声就突然来学校探望徐意,结果就看见了徐意和一个男生接吻。
  徐意的母亲当晚心脏病发被送进医院,原本就体弱的徐母撑不过这个晚上,凌晨三点去世了。
  徐意当时整个人像是失去了灵魂,躲在家里两个月都没有来学校。汪奇不敢去找他,害怕他一看见自己会更加地崩溃。然而汪奇没有比他好到哪里去,终日郁郁寡欢,一直认为这整件事情里他需要负最大的责任。而许弥作为局外人完全提供不了任何援助。
  三个月后汪奇决定去他家,他的心情似乎挺不错,还给汪奇做了饭,给汪奇说以前的趣事,还规划了他们的未来。
  汪奇以为他终于想通了,整个人恢复了以前的光彩,还缠绵了一会儿才离开。
  第二天汪奇以为他会回来学校,结果却得知他的死讯。
  汪奇离开的那一个晚上,他独自走到附近最高的那幢楼的楼顶,跃身跳了下去。当时他手里还攥着汪奇送给他的钥匙扣。
  汪奇疯了一般赶到医院,颤抖着手抓着护士逼问徐意在哪。当许弥随后赶到医院的时候就看见他紧紧抱着徐意的遗体泣不成声,而许弥没有上前,静静地退出了病房。
  汪奇在一年里频繁做出自杀行为,许弥就算寸步不离地守在他身边都被他钻了好几次空,赶去医院的时候幸运地发现汪奇还活着。
  汪奇的父母起初完全不知道自己儿子怎么了,汪奇那时候沉浸在悲痛之中,也无所隐瞒地向他们坦白了自己的性向,果然被毒打了一顿之后赶出了家门。但是发现自家儿子因为恋人的死亡而频繁自杀,最终于心不忍给接了回来。
  大三那年汪奇没有再自杀了,情绪也没有以前这么偏激,实习期间还认真地去找工作,看起来像是恢复了正常,让身边的人纷纷松了口气。
  毕业之后他跟着许弥来到同一所公司做汽车销售员,他热情开朗的态度博得不少顾客的好感,就在公司准备提拔他升职的时候,他却在半年后辞职了。
  那时候许弥和他是合租一间房,醒来之后习惯性地去叫他起床,结果发现房间里已经空无一人,上个月忽然买的那个行李箱和旅行包也不见了,当时他还说要和许弥找个时间一起去旅游,看来并不是他们一起去。
  再见已经是五年之后了,也就是现在,突然间看见了汪奇,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封尘的回忆在一瞬间涌了上来。
  这时浴室里传来汪奇的声音打断了他的回忆,“阿弥!你的内裤好小啊!怎么这么多年了你的尺寸还是没有见长啊!”
  许弥捋起袖子,打开了浴室的门,在对方惊慌失措地用毛巾遮住自己身体时候步步逼近把对方揍了一顿。
  不过很倒霉的是,他还是和当年一样嘴欠!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