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一章
作者:幻十七 [更新时间] 9/6/2015 1:39:58 PM [字数] 10360
  身为一个刚进大学的学生,最先做的事情是什麽?玩乐!在经历过中考,高考的折磨之后脱胎换骨进入了逍遥自在的大学之后,首先要做的事情当然就是好好的玩咯。

  范代,这个刚进入大学的一年生,在面对那少少的课程表,其中还有50%课程属于可逃掉的情况下,毫无疑问的选择了翘课出去和朋友一起疯。

  几个大学男生凑到一起能有什麽玩的呢?还处在需要家庭接济的经济状态以及没有女朋友的生理状态下,网游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所以,全息游戏越凤出现,无数的单身们便纷纷挤身进了这个由世界闻名的雪豹公司开发的游戏之中。

  范代,正是其中之一。

  越凤是由最新科技研发的全息头盔式游戏,可以让玩家直接进入电脑虚拟的游戏世界之中,早已不再是面对那10多寸大的电脑屏幕的键盘游戏了。早已经盯上越凤许久的范代和他几个哥们早早的就在游戏店的门口通宵排队购买头盔打算进游戏里拼搏了。

  19号就是越凤开始正式公测的日子,一大早就做好身份验证和头盔绑定的准备,范代戴著头盔等待著游戏启动。

  10点整。原本漆黑一片的眼前出现了亮光,伴随著轻柔的乐声,范代觉得自己仿佛漂浮在空中似的。

  “你好,欢迎来到越凤的世界,祝您在这里玩的愉快!”

  一个好听的女声拉回了范代注意,下意识的四处看了看,周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亲爱的玩家,请为你的角色取名。”

  “唯我独帅。”

  怕兄弟们认不出自己,范代用了以前游戏的名字。

  “确认无重复。玩家唯我独帅,请选择游戏种族,现在本游戏有人族、妖族……”

  “妖族。”没等系统说完,范代便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自己一开始的目标可就是这个官方一直没有透露过多消息的新种族。

  “妖族为随机诞生种族,将无任何额外属性点分配。玩家是否确认。”

  “确认,妖族。”

  “玩家唯我独帅,妖族确认完毕。”

  “玩家唯我独帅,是否开始进入游戏。”

  “是。”话未落音,范代只觉得自己突然从高空中掉下去似的。

  一阵眩晕过后,范代终於睁开眼睛,发现自己置身於一个小山坡上。环视四周,80%仿真度的景色让范代真的有种自己身处深山的感觉,闻得见的花香,听得见的鸟叫声,青翠的树林,一切都是那麽的真实。观赏了好一会的风景,范代才开始低头检查自己。活动一下四肢,却感到了一阵风压,腿也似乎有那麽点奇怪。范代赶紧调出自己的状态栏查看。

  目标直指种族一栏。

  乌鸦两个大字明晃晃的挂在种族栏之后。

  居然……居然是乌鸦!!圈圈你个叉叉的,虽说妖族都是随机诞生种族,不过自己这运气也太差了吧,居然抽到了这麽晦气的乌鸦!

  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下,妖族是越凤开设的一个全新种族,由系统将选择妖族的玩家随机诞生在各个地方,而妖族的具体含义则其实是指将玩家随机分配为动物系草木系其中的一种,小到路边的花花草草,大到神话里的龙凤都有,每个种族都具有各自的天赋异能。假如能随机诞生成龙族的话,就算只有10级的你也可以凭借天赋轻松秒杀30级的玩家。

  范代原本就是看重这一点而选择妖族的,本以为自己再不济随机到一个老虎,狮子之类的也是个战士一把手,却没想到人算不如天算,乌鸦这个名号算是挂在自己身上了。

  调出好友栏,范代将宿舍几个哥们加上好友,开始叙述自己的遭遇,被他们几个人狠狠的嘲笑了一番。4人之中只有自己坚持要选妖族碰下运气,其他人都嫌弃靠运气不可靠选择了人族。

  范代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删号重来,却被系统告之,一个头盔只能创建一个角色,且无法删除,想要创建新角色的话只能再去买一个头盔绑定ID。早为现在这个头盔榨的一穷二白的范代现在还是靠吃著泡面过日子呢,再去买一个头盔建新号那简直是开国际玩笑。瞅著眼下没人,范代也就放心大胆的登陆上了游戏官网。

  刚进论坛,范代就被吓了一跳,整个论坛已经快被苦水和谩骂给淹没了,而这些几乎都来自那些挑选了妖族的玩家们。范代逐条逐条的看下去,发现不少人和自己一样被随机到了鸟啊猫啊之类的种族,更有些直接被随机到了草木系,成了那呆在草地之中不能动只能随风飘摇的小草。

  最可怜的当属其中一个女玩家的帖子了,刚进游戏就被随机到了虫族,於是当她发现自己成了一只在树干上蠕动的毛毛虫的时候,很干脆的在游戏中晕了过去。

  一路帖子看下来,范代的心理平衡了不少,至少自己没有被随机成昆虫,也不是不能动的草木系。自己这乌鸦不仅能走还能飞呢。心满意足的退出论坛,范代回到游戏里开始慢慢的练号了。一、在越凤中,妖族在10级以前只能为妖族原形。所以,范代的第一步就是快速升到10级变成人形。

  努力的扑动自己那黑不溜秋的翅膀,目标左前方第三棵树上的毛毛虫。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鸟爪子狠狠的踩上了这条毛毛虫。

  “叮,恭喜玩家唯我独帅升到10级,您学会了妖族技能:化形。”

  终於,在踩死了第一万一千一百一十九只毛毛虫的时候,终於范代升上了10级。无力的瘫倒在地上,开始缓慢的恢复血量,顺便开始第N次後悔自己当初怎麽就选择了这麽个破职业。不过,既然都选择了也没退路了,继续练下去吧。

  长长的叹了口气,范代起身开始化为人形,10级之後所有妖族都会自动出现一个变身技能──“化形”。一道白光出现包裹著范代的躯体,又眨眼间消失。而原地则出现了一个高壮的少年。活动著自己的四肢和腰身,久违的身体知觉让范代著实的感动了一把。

  活动够了四肢,范代给自己同宿舍那3个损友都发了条消息便开始起身寻找新手村去了。新近游戏的玩家在新手村附近练级是最好的,怪的级低又不主动攻击,村里还配有免费恢复血气的游医。不过这只是人族才能拥有的福利,妖族的出生地却是随机分配,系统愿意把你丢哪儿就丢哪儿,要一不小心被丢到到了一个高级怪区域那还不如乖乖删号自杀ID算了。这也是导致妖族玩家减少的一大原因,但也不排除还有一些范代这种看中了妖族特殊天赋的游戏玩家。

  通过几天的观察,范代肯定自己这里绝对不会是传说中的妖族新手村,幸好也不是高级怪活动区域。简单一句话形容就是鸟不拉屎的地方,至少这麽多天以来范代还没有看见过其他任何一种体型大过兔子的生物。

  打开地图查看自己的方位,却发现是白茫茫的一片。原来越凤任然采用了以前键盘游戏的地方,比如现在这个,没去过的地方地图内不予显示……

  无奈只好跟著感觉随意挑选了一个方向,一边走一边和宿舍的几个交换信息。

  首先联系上的是傲龙──宿舍老大,赵翔。毫不意外的他选择的是战士,用他的话说是男人就要选择战士,近身厮杀搏斗才是男人霸气的体现。让范代不由得怀疑是不是李小龙的崇拜者都是这幅德行。现在都已经26级了,看的范代不知道有多眼红,然後又再一次的後悔自己怎麽选择了这个破种族。

  接著是老二战狼,本名刘月亮。从小他就十分痛恨自己的名字,堂堂男子汉怎麽可以用如此女性化的名字,数度要求家里改名却在他妈妈的镇压下未果。於是乎,外面胆敢称呼他本名之人也遭受到了他的镇压,赫赫功绩为他迎来了‘战狼’之名。不过他也挺受用的,这不,就拿来用当做自己游戏名了。

  老二在游戏里和范代一样也是妖族,刚知道的时候大家都很惊讶,在大家的认知里这个比老大更喜欢用拳头解决事情的人肯定是选择战士这种搞肉搏战的。不过,根据老二的说法是,在系统认定他的名字之後来了句,居然叫战狼那就当狼族把,然後就把他给扔了下去。老大当场就嚎叫了起来,我叫傲龙为什麽却不是给我分配成龙族呢!!!不过,究竟为什麽老二会遇到这个问题,登录界面的NPC也没听说是真人客串,所以我们暂且就当他是千古之谜把。

  老四叫叶风,是他们之中年纪最小的。不同於其他3人一看就是小混混的外表和气质,清秀的外表和聪明的头脑使得他在学校的人气极高。但是,他却很懒,属於能坐著绝不站著,能躺著绝不坐著的人。而他来玩这个游戏完全是因为老大足足在他耳边磨了2天嘴皮子,最後终於在老大那句‘你以後的一切我们给你负责’之下才勉强同意了玩这个游戏。

  虽然说的是‘我们’负责,但是由於范代和刘月亮身处遥远的妖族地盘,最终还是老大独自负担起了此大任。这事让老大蹲墙角养了好一阵子蘑菇,嘴里还念叨著我不是就想大家一起玩游戏麽,亏我们几个还是从初中就开始的死党关系呢。

  叶风的游戏名字也叫叶风,他懒得想名字。而他的职业选择的是天剑,原因是天剑可以远程攻击,这样他就可以在原地不动的攻击怪物了,虽然他几乎大部分时间都是坐在老大旁边发呆,连法术都懒得用。

  由於老大的关系,现在叶风却也有24级了。老二也托狼族天赋的福,直冲25级。了解完损友们的情况,范代不由的第N+1次的抓狂感叹命运不公的同时却没注意到这一路越走越深,寂静的树林内,之前还不时能看见一两只兔子,现在却连虫叫的声音也没了。

  深深的陷入自己内心悲哀世界的范代,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走出了树林。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出现在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山洞。(山洞,又见山洞!!)

  看了眼那一望无际的断崖,最终范代还是决定进入山洞内,反正要有什麽高级怪大不了跑就是,万一能遇见个什麽隐藏任务之类的就爽了。

  山洞内很昏暗,一路走下来除了几只蝙蝠就没有什麽其他的东西了。大约走了10多分锺,视线渐渐变的宽阔起来,前方似乎还有一团亮光。

  没一会儿,那亮光本体就出现在了范代的眼前,是一团巨大的火焰。火焰在一个看著很像祭坛的东西上燃烧著,拟真的火焰散发著高热的温度,令范代不敢靠近,只能绕著火焰转圈圈观察著。

  “喂,你好!”

  “请问,你这里能接到什麽任务吗?”

  询问的声音在空旷的洞穴内回荡著,火球依然淡定的自燃著毫无反应,连火苗都没乱动一下依旧有序的摆动著。

  难道这只是一个场景?或者是需要条件才能开启的任务?想到这儿范代垮下了肩。果然10级就想接隐藏任务什麽的简直是妄想啊!

  耷拉著脑袋,范代黯然转身离开。不料没走出几步,范代却忽然一个转身带著一脸扭曲往火球扑去!

  小样,老子都牺牲自我肢体接触了我就不信你还不给我提示!!

  伸进手後范代才发现这火球虽然散发著高温,却只是个完全虚拟物,对他的身体无法造成任何的实际伤害。想到自己之前不敢靠近那傻X样忍不住嘴角抽搐。

  忽然,整个火球剧烈的晃动起来,紧接著爆发出刺眼的一阵白光,范代连忙抽回手挡住自己的眼睛,持续了好几秒之後白光才渐渐消失。。

  睁开眼,原本的火球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蛋?

  椭圆的外形,奶白色的颜色,除了像个蛋之外它还是像个蛋!

  这是什麽状况?

  范代有点傻眼了。没有没有後续对话出现也没有接任务的系统提示,这算是什麽呢?

  带著无数个疑问号,范代伸出手戳了戳这个类似蛋的东西。别说,这触感还真就跟蛋没啥区别。

  “叮!恭喜玩家唯我独帅接受任务‘传承者’,获得‘凰族传承者’称号。此任务不可放弃不可删除。”

  唔??这是虾米东东??

  “龙蛋饥饿度降低,是否进行喂食?”

  喂食?宠物?

  在脑袋疑问号直线增加的情况下,混乱的范代恍惚间点下了确定喂食……

  “叮!可供喂食经验不足,强制扣除玩家经验喂食。”

  经验??什麽意思??

  一道红光自范代身上一闪而过,范代只觉得一阵眩晕,闭眼休息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睁眼一看。

  靠!!自己怎麽又变成乌鸦了???

  诡异!太诡异了!!

  就那么一下触碰之后浮在半空疑似蛋的东西消失不见了,自己身体也莫名的变回了原型,连放在快捷栏里的化形技能也不见了。

  调出状态栏一细看。范代一口血就这麽涌了上来。自己的等级居然变成9了?要知道在越凤里只有人物死亡才有可能掉级,自己喂个食就活生生的掉了一级,到底怎麽回事?

  看著空空如也的经验条,范代第一时间查看那个东西究竟是什麽玩意,喂食也能把自己降级了,不会是什麽被诅咒的任务吧?!

  既然系统提示了自己接到了任务,那么这个蛋应该是在自己的背包里了。

  不料,范代打开背包却怎么也找不蛋的踪影,物品栏和任务物品栏都没有。范代皱了皱眉,再次打开全身背包查看,终于在宠物栏内找到了!

  这东西应该算任务物品吧,为什么会出现在宠物栏?疑惑的目光下移至底下一排小字。

  龙蛋:任务物品,资料未知。喂食需使用玩家自身经验值,饥饿度达70%将强制从玩家身上扣除经验,经验值需求超过玩家所存经验将会从上一级经验中扣除。

  我靠!!

  此时此刻只有这2个字才能表达范代内心那澎湃的怒火。这到底是个什么破任务啊!!!没有起因没有条件没有线索连下一步提示都没有,还要用自己的经验喂,还不可放弃不可删除,我圈圈你个叉叉,到底是谁想的破任务啊!!

  扑动著黑不溜秋的翅膀,范代是气的原地直跳脚。可惜山洞内没有其他人,唯一算的上是任务NPC的火球也消失了,不然就可以免费的欣赏一场乌鸦抽风戏码了。

  蹦躂了几圈,范代的怒火渐渐消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满腔的幽怨。为什麽自己就这麽倒霉呢?为什麽自己就老是遇上这种事呢?这究竟是为什麽呢?

  将那颗东……恩,龙蛋取出来用翅膀小心的抱着,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的打量起来。

  从一开始自己几乎就没有接到任何关于下一步的指示,除了之前那句自己接受任务获得了个什么称号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信息了。

  就这么点信息这个任务到底要怎么做才行啊!!雪豹公司又是将这游戏全权交给超级电脑‘风暴’运行操作,根本就不存在鸡爱母这个东西。

  想当然,就算范代抓破脑袋也是想不出结果的,只好认命的叹了口气,扑动著翅膀往外飞去。总之,先练上10级能化为人形再说。

  范代的回归使得这一片的毛毛虫再次遭殃。再加上扣除经验这个危险的存在,范代踩毛毛虫踩的更加卖力,如果不是系统定时刷新的话,看来这一片的毛毛虫将会遭遇灭种危机。

  好不容易升上了10级,范代终于舒了口气,找了个空地便下线了。

  “舍得下线啦,是遇见了天鹅还是嫦娥啊,等你等的老子都要快饿扁了。”不用说肯定是刘月亮这个嘴欠的。

  “我不但看见了嫦娥,还看见了七仙女呢,你羡慕还是嫉妒啊。”取下头盔范代头也不会的回嘴到。

  “好了,快出去吃饭吧,等会还有晚自习呢。”宿舍老大,赵翔,赶紧出来打圆场,这两个什么小事儿都能掐起来,不但要掐很长的时间,而且还掐的特没水准,他可没叶风那老僧坐定的能耐能受得住。

  范代潇洒起身拿起饭卡冲饭堂去,完全没有对自己让众人等待自己的行为产生任何羞愧。老二哼了一声也跟着走了出去,赵翔摇摇头牵着叶风也跟着出门去了。

  “小袋子,你今天干吗去了,不是说好6点下线一起吃饭的吗?”一边给叶风碗里夹菜赵翔一边问着范代。

  = =||||

  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啊……看着范代如调色盘变动的脸色,赵翔悄悄在心里问自己。

  黯然的放下碗筷,范代苦着一张脸将事情经过缓缓道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没意外的,对面的两个人已经笑趴在了食堂的饭桌,就连一冷漠著称的叶风嘴角也上扬了好几度。

  豪不加掩饰的穿耳笑声一波一波的刺激着食堂众人的耳膜,好不容易等到食堂人数走了差不多三分之一他们才终于停下了下来。

  “那你现在怎么办?要不你先到新手村去,至少先把级给升了吧。”笑够之后,赵翔最先‘正常’过来。

  “鬼才知道新手村在那里啊,打开地图全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现在连我自己在那里都不知道。”

  “根据官网公布地图,妖族的地盘大多数西边,你就往东边走就是,打开地图右上角有个方向指示器。”

  “就是就是,玩了几天连指示器都不知道在哪里,你自残以谢天下算了!”想到范代玩了几天居然连方向指示器都不知道刘月亮就忍不住想笑。

  “行了行了,今晚我不去晚自习了,帮我签个到。先回去练个几级,还不知道那个破蛋一级要吃我多少经验呢。”

  “不行,我也要回去练级,不能被这小子超过。老大,顺便也帮我请个假啊!”还没等范代走出食堂门口,刘月亮也跟着窜回去了。

  靠,没义气的东西,要逃课不会一起逃啊!

  赵翔咧嘴,老子才不去当冤大头。刚站起身,却被人拉住了袖子。

  得,先喂饱这小祖宗再说!

  线上努力的升级存经验,线下还要上课并遭受损友的嘲笑,范代的小日子过的是十分的凄凉。拼了三天存够了大量的经验,范代才终於再一次的踏上了寻找新手村之旅。

  望著一望无际的森林,范代再一次的迷失了方向。

  老大是要他往东方走,反正自己也不知道路,只能直走了。管他东方是有妖魔还是鬼怪,就往东方走吧。谁叫这破地方鸟影都没有,更别说卖地图的了。

  打开地图查看方向指示器,向着东方的方向范代义无反顾的踏上了他的东征之路。

  一路走下来,风景变化并不大,但是路上的怪却越来越多了起来,居然还是些对现在的范代而言的高级怪,30级的狼!现在的范代也不过20级而已。害的他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前进,要知道在这块地儿他可没有找到过复活点,如果挂了的话,又会回被迫回到的那个破地方,那今天的行程可就白费了。就因为这,行进速度瞬间被拉了一半左右下来。

  进程速度变慢,又无法打怪,走了游戏时间四天多范代又被那颗蛋给吃掉了不少的经验,现在又降回了16级。一边小心的绕过那些露著獠牙的狼,一边在心里咒骂着不负责任将自己乱丢的系统。

  不料,一个疏忽,还是被一只狼给发现了他这个目标。

  一个16级且全身白板的玩家对上30级的狼那结果自然不用说了,范代只能撒开脚丫子狂奔起来。但要知道,狼可是相当善于奔跑的动物,更何况是对上一个级别差这麽多的玩家呢?

  很快,就被追赶而来的狼给追上了,范代已经不忍心去看自己屁股后面那张狰狞的狼嘴。这狼的追击范围究竟是多远啊,他那件‘破旧’的新手衣服已经被咬掉了好几块变成‘破烂’了。佛祖啊!如来啊!观世音上帝撒旦宙斯大帝不管是那路神魔请快快出现救小的一命吧!

  似乎是系统大神听见了范代的祈祷,就在那狼嘴距离范代的小屁屁只有0.35公分的时候,一个黑影突然闪现在范代身后,瞬间就将那头狼给秒了。

  脱离困境的范代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著气,剧烈奔跑后的脱离感在游戏里也给模拟了出来。

  “谢……谢谢了啊……呼……累死我了。这破狼追那麽紧干嘛!”嘴里抱怨著游戏系统范代也没忘恩人道谢。

  “哈哈哈哈,我说老三,你怎麽搞的这麽凄凉啊?我还以为是那个不懂事的菜鸟,想不到居然是你,真是难得一见的景象啊,哈哈!”

  听到熟悉的嗓音,范代抬起头来打量著此刻正笑的抱著肚子在地上翻滚的某人,却惊讶的叫出声来。

  “老二!!!!你怎麽会在这里?”

  原来眼前这个在地上翻滚的人正是范代损友之一的老二‘战狼’即刘月亮。

  “这里是狼族的地盘啊,我当然是在这里了。老大不是让你找他去麽,怎麽跑这里来了。还被狼给追的这麽凄惨,哈哈哈,笑死我了,真该叫老大也来看看。”

  刘月亮在心里不由得感谢起了这个游戏,因为这个游戏他有了狠狠嘲笑范代的机会,而且还不止一次,在得知范代的种族的那会儿,他和老大笑的是无比通畅爽快,不过笑完过後餐馆的人空了几乎一半。

  范代看著月亮那赤裸裸的嘲笑也不恼,只是挑著眉毛等他笑完。哼,这次算是我倒霉,这笔帐咱们先记下,等我逮到机会看我不整死你。

  过来好一阵子,月亮才终於的止住了笑容,但那微翘的嘴角却是怎麽也掩饰不住的笑意。

  “等我升到30级一起去找老大吧,我要30级才能离开新手村。”

  “带我一个,这个蛋吃经验太厉害了。对了,不是10级就可以出新手村了吗?你怎麽要30级。”范代问道。

  “不知道,好像各个族的都不一样。我上官网看了下,好像有些妖族种类连新手村都没有,技能也都是自动获取,不像人族是要找技能师学习。官网上也是找不到任何资料!”

  “切,不知道搞著这麽神秘干什麽。烦啊,为什麽老子是乌鸦啊啊啊~~~~~~~”

  看著哀嚎的范代,老二难得没再次嘲笑他,只是带著他回村里,先买点补给品等下好刷怪。

  出村口大门右拐一百米刚好一群30级狼的聚集地,正适合29级的老二升级。

  於是一个下午的时间,范代就舒舒服服的坐在狼群外几十米处的石头上悠闲的看著自己的经验条望上冒啊冒啊冒的。

  啧,混经验的感觉就是他妈的爽啊!

  而另一边老二则幻化出狼爪,机械的剿杀著狼群,看著范代哪一副好不悠闲的模样,心下一阵不爽,嘴里唠唠叨叨的骂著,刷怪的狼爪一下一下,一群狼很快就被清空了,挪动著脚围著草地大范围挪动一圈又引来了一群新怪,继续著刷经验大业。

  嘴里骂骂咧咧,手里的工作还是忠诚的继续著。就这样刷啊刷啊刷,范代的经验冒啊冒啊冒,一个下午就冲到了24级,然後被蛋给吃掉了1级,也就是23级。

  心满意足的站起身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范代冲老二挥了挥手。

  “喂,6点了,差不多下线吃饭了吧。”

  “行了,知道了。”

  吃吃吃,那麽多经验没撑死你,挥动著狼爪,将旁边的树枝当成范代砍的个七零八落的才消了气,愤愤然的和他一起下线了。

  地上,散落的树枝慢慢的消失了,被砍断的切口处开始蠕动长出了新的枝桠,和先前一般无疑。

  取下头盔,范代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脖子一扭直哢吧哢吧的的响,果然玩电脑不管在啥时候都是对脖子的一大挑战。

  给另外三个按了提醒纽,简单的收拾一下装著等著他们下线了一起去食堂。没一会儿,他们三个先後下了线,奔著食堂而去。

  风风火火的打好饭,范代和刘月亮就开始狼吞虎咽起来,一下线才知道自己这肚子声叫的跟蛤蟆没两样。可怜老大却看著眼前的美食不得入口,你说为啥?人家叶风大爷从上线到下线就一直迷糊著呢,他还得先把这祖宗给喂好了。

  “我说老三,你啥时候把你那颗破蛋的任务给结了啊,这样下去我看你是别想混个名头了,升3级都能被吃掉1级,指不定你20级都升不上去。”

  感觉肚子有点微饱了,刘月亮开始问起范代的问题了。在这样下去,累的可是他啊,这问题早解决早好。

  “谁知道,除了知道任务叫传承者,还得到一个凰族传承者的称号就啥都没了,谁知道要找个啥,连个提示都不给真TM抠门。”

  “我看你还是快点行动吧,叫老二和你一起来人族这里找我,我知道个消息贩子,据说这游戏许多消息他都知道,我试试找到这人,能要到点什麽消息不。”

  喂饱了叶风老大边吃饭边插嘴,也不怕那满嘴的肉末子菜渣子乱喷。

  “对啊对啊,就你这模样还没装备没级别只怕连人妖都看不起。你看隔壁那小白脸,你要有他一半好也不用跑去游戏找老婆了。”

  范代转头看了眼那个被众女拥簇在中间的传说中的校草,一口银牙咬掉半截筷子。切,不就是脑袋聪明家里有钱脸蛋好看麽,再说了长一张小白脸有啥好看的,看我著英俊潇洒器宇轩昂仪表不凡凸显男人味的长相和体格,完全就是北乔峰在世啊,这些个女人那是有眼无珠。

  从鼻子里哼哼几声,范代潇洒的起身,回宿舍继续升级去,可不能因为这事耽搁自己当初进游戏的宏愿!

  上线第一件事就是拉著已经32级的老二往人族的地方赶去,经过老大的一番话,范代终於想起了自己那因打击而被遗忘已久的雄心壮志。

  找个美女做老婆!!

  在越凤的身份验证和头盔绑定下人妖出现的几率等於0,而且在游戏中玩家全是以真实样貌出现,杜绝了母鸡变凤凰的可能性。虽说范代长相不差但是口袋里没有半毛钱的日子注定他的大学生活只能独守空闺,但是在游戏就不一样了,当你有钱(虚拟币)有势(帮派)模样还不错那不是一大把一大把美女的倒贴麽!!

  当年自己不就是为了这个目标而来的麽!!怎麽可以为变成乌鸦族和一个奇怪的小任务这种小事而消极呢!!

  看著眼前重新燃起了熊熊壮志之火的某人,老二也只能无力的对天翻个白眼,随他去了。

  由於系统设定所有传送点只有去过的地方才能使用,也就是你必须去过才可以。所以范代和老二也只好发动11路车,慢慢的走过去了。

  从狼族的地盘出来也没有官道之类的东西来指引往那边走,只能继续按照土办法直线往东前进。穿过了一座小树林眼前却出现了一个山谷──幔魃蛇谷。蛇谷的范围很广,想去东边只能够穿过蛇谷才行,而蛇谷内几乎布满了毒蛇,门口的毒蛇基本在20级左右,越往里走等级越高毒性越大,而蛇谷中段的蛇也是最厉害的,商店里卖的低级解毒药根本无法起作用,对於现在的他们来说一不小心人品不好遇上了幔魃蛇王那就只能等著六道轮回观看孟婆那张老脸去了。不过,还好除了蛇王这个50级的BOSS其他蛇最高也就35级,对於已经32级的老二来说只要小心点基本没有问题。

  站在蛇谷门口,看著那遍地窜动的线条,老二也忍不住冒起了那麽点鸡皮疙瘩,一条和一群的壮观程度还是有很大差别的。不过处於燃烧状态的范代对眼前的景象楞是没有任何反应。

  门口的蛇对於范代或者老二来说根本不算是问题,一爪子就可以杀死几条蛇,范代则屁颠屁颠的在後面捡著蛇的毒液,这东西可是生活材料,在人族那边应该可以卖个不错的价格。

  越往里深入杀怪的速度也渐渐的慢了一些下来,越往里走树木也开始变多起来,隐藏在树上的蛇时不时的攻击总是让人防不胜防。被咬了几口的范代灌了N瓶难喝的解毒剂之後干脆变身成乌鸦飞上了空中。小样,我看你这下咋咬我!

  没了范代这个老是被咬的拖後腿的家夥,老二倒也乐得轻松挥动著狼爪缓慢的前行中,偶尔被咬中一次,那些蛇爆的解毒剂也够用了,一个在天上飞一个在地下走,反正有效距离100米之内是能分到队友经验的。

  就这样,老二低头杀著怪前行,范代就左飞飞右飞飞保持100米距离在天空中玩著各种滑翔姿势。这也是他难得发现的变为乌鸦的好处。走著走著,离开了入口处的大道走上了小道最後发现了没道,也就是说曾经有一道宽阔的大道摆在2人的面前却没有珍惜,直到迷路才开始後悔。

  在左边是森林,右边是峭壁的情况下,2人也只能对准雷达坐标向著东边直行,只能期望一路上可千万别遇上什麽莫名其妙的东西好。

  然後,在各种小说定律,漫画定律,电视电影各类定律之下,身为主角你不遇上什麽莫名其妙的东西你如何对得起观众呢?

  所以想当然的,我们的主角一行不负众望的遇上了蛇谷里的霸王──幔魃蛇王。
作者的话:
没有上一章了 返回目录 下一章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