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03
作者:童言笑 [更新时间] 8/1/2015 4:20:00 AM [字数] 2561
03

“不可能……”皮内斯震惊地回头望着他,“你一定是想套我的话……”
“真是没救了。”恩诺走到贮藏室翻出一个木匣,“还记得这是什么吗?”

“这是?”皮内斯盯着木匣仔细回想,“这是我猜拳输给你的徽章!”
“还没想起来吗?”恩诺无力地扶住额头,打开木匣,“好好看看里面有什么。”

皮内斯不解地挨个观察红丝绒上的徽章:“这是魔导师徽章,这是特级魔导师徽章,这是魔法师徽章,这是特级魔法师徽章,这是真魔赐予的魔使徽……章。”
“看到了?”恩诺合上木匣,“伟大的大魔法师。”

皮内斯脸色煞白地抬起头:“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可是你怎么会认识魔使徽章?”
“当然是看勇者世界的世界史,你又不是第一个企图搞破坏的魔使,你的前辈们既然没能成功,自然会留下一些线索。只是没想到你这么笨,还把徽章随身带着。”

“因为这个徽章的材料在我原来的世界很贵,我带来是为了能换钱,没想到在这边一点也不值钱。”皮内斯愁眉苦脸地说,“不仅如此,我带来的东西基本上都成了废物。”

“你来这里之前难道没人警告你世界与世界之间的货币和价值观不一样吗?”
皮内斯忧伤地捂住脸:“谁也没告诉过我,因为我是被陷害的。”

“被陷害?”
“故事还要从我小时候说起——”

“等一下!”恩诺拦住准备讲故事的皮内斯,“故事长吗?”
“有点儿长。”

“先去热汤,我要吃饭。”
“好。”皮内斯老实地钻进厨房。

恩诺吃饭的时候倾听了皮内斯的故事。
出生在魔法世界的皮内斯从小生长在衣食无忧的古老家族中,祖祖辈辈都是德高望重的大魔法师,而他因为与生俱来的魔法天赋,一出生便成为了家族的骄傲,连续十年在魔法大赛上拔得头筹,年纪轻轻就成为世人皆知的大魔法师。
然而不幸的是,他在魔法世界的对手无法正面战胜他,便向真魔推举他成为魔使,将他送出魔法世界。于是除了钻研魔法什么也不会的皮内斯稀里糊涂来到了勇者世界,过上了受骂挨打的悲惨日子。

“其实我也不想杀你,可是不杀你我就回不去……”皮内斯一边哽咽一边往嘴里塞面包,“我真的很想回家。”

“你不是魔法师吗?干脆研究出传送你回原来世界的魔法不就没问题了?”
“没用的,每个被派遣的魔使都受到了诅咒,不完成任务回去的话会承受巨大的责罚,不单是肉体,灵魂也可能消磨殆尽。”

“所以你的任务就是除掉我?”
“对,真魔说勇者世界诞生了一位很可能是最强救世主的勇者,要我在他拯救世界之前找出来杀掉。”

“杀不掉怎么办?”
皮内斯面露惊恐:“那我一样会死的!”
“很好。”恩诺微笑着点点头,“你快点儿***吧。”

“你怎么这么无情?”皮内斯悲痛地嚼着奶酪。
“我五年来忍受你拙劣的暗杀,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恩诺不以为意道,“现在我要离开,你也再也没有机会杀我,为了少受痛苦,你还是早些自我了断的好。”

“你不可以这样。”皮内斯听到这里掉下眼泪,“我们这五年过得不是很融洽吗,你不能抛下我。”
“收起你的眼泪,吵死了!”恩诺没好气地说,“早晚都是死,这三天里你还有机会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

“我还年轻,我才不要死!”皮内斯激动地站起来,“我一定会想办法杀死你!”
“别妄想了。”恩诺无奈地摇摇头,“三天之后我就要去拯救世界。”
“三天之内!”皮内斯激愤地端起盘子将浓汤一饮而尽,“我一定会找到方法!”

“顽固的家伙。”恩诺悠闲地用手指敲打桌子,小声嘟囔,“也只能用些手段。”
站在桌边的皮内斯没听到他说的话,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在摇晃,身体也渐渐失去力气:“我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想办法让你多睡会儿,祝你这三天都有好梦。”
“你说什么——”话未说完皮内斯就倒了下去,瘫在地上沉沉地睡着。

恩诺把他抬到床上封进魔法阵里,丢掉桌上混入安眠药的食物,轻松自在地度过了家乡的最后三天。
不过第三天日落后家中却突然来了访客,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人敲响了他家的大门。

“请问你是?”恩诺有些犹豫是不是该放对方进来,毕竟这个时间用如此奇怪的打扮来找他多半会有问题。
“是我,勇者恩诺!”但黑色斗篷不等他允许径自钻进屋里,卸下斗篷露出少女的脸。

“圣女大人?!”恩诺惊诧之余连忙关上门,“您怎么会来这?”
“我是来见你的。”芙杰希依然保持温柔的笑颜,“请原谅我冒昧来访。”

“没关系。您有什么事吗?”恩诺有些受宠若惊,要知道圣女作为真王的代言人,在勇者世界的地位十分尊贵,能够与她接触也是一种荣耀。
“其实……”芙杰希的脸色暗淡下来,“那天你接受祝福后我一直惶惶不安,因为你得到了那样的祝福。”

“这并不是您的责任。”恩诺安慰道,“毕竟祝福是真王赐予的。”
“可我仍感到内疚。在我所传达的众多祝福里,你是唯一一个闷闷不乐离开的勇者,这让我很在意。”

“您不需要放在心上,我已经想通了,也没那么失落。”
“不!”芙杰希神情复杂地摇头道,“你的心情对我意义非凡。因为我不能见证每一位勇者的归来,所以至少希望能够让他们充满喜悦地离开。而且这次仪式之后,我就要卸任圣女的职位,你将是我送走的最后一位勇者,我希望你能和其他人一样踌躇满志地踏上征程。”

“您要卸任?”这个消息令恩诺意外。
“是的,我作为圣女已有百年,真王特别允许我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拥有自己的人生。”提到卸任芙杰希没有流露出伤感,反倒是洋溢着喜悦,“所以我想尽我所能给予你帮助。请不要拒绝我的心意,勇者恩诺。”

面对盛情,恩诺不好再拒绝:“那我就接受您的帮助。”
“太好了!”芙杰希从斗篷里掏出一个沉重的大口袋,“这是我给你的礼物,但愿对你有用。”

“多谢圣女大人。”恩诺笑着接过口袋打开表情一僵,里面是金属制成的器物,整体外观很像一件贴身内裤,“这是?”
“这是我特别找人定制的!”芙杰希雀跃地为他展示,“因为找不到合适的尺码,所以特别找人定制了这件超大号的贞操带。”

恩诺的大脑一片空白:“恕我冒昧,您为什么要送我这个?”
芙杰希上前握住他的双手:“虽然在墓室说了那样任性的请求,但我还是由衷地希望你能保住贞操!”

“我想我不需要它也能保住。”恩诺试图挣开圣女的手。
“千万不能轻视你未来的敌人!”芙杰希却又往他手里塞进一串银色的小钥匙,“这串钥匙每一把都不一样,一旦穿上要全部打开才能脱下,整个过程相当费时,效果我亲自试验过,非常保险!”

恩诺无奈地看看钥匙又看看袋子里的金属内裤:“不过有一个问题,这件东西似乎是女式的?”
“是女式的。”
 
“可我是男人。”
“诶?”芙杰希愣住,僵直地上下打量恩诺几分钟后,满脸通红发出响彻夜空的尖叫。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