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02
作者:童言笑 [更新时间] 2015/8/1 4:19:00 [字数] 3013
02

恩诺走出大门的那一刻便被蜂拥而至的祭祀团团围住,甚至年迈的主祭祀也特地下来询问情况。

“勇者有幸听取真王真言的情况可是千百年来闻所未闻的。勇者恩诺,你究竟被赐予了什么祝福?”
“呃……”明明做好了心理准备才走出来,可一旦被问到暗地里还是乱成一团,恩诺从未料到自己会遇到如此难以启齿的事,“是个很特殊的祝福。”

“有多特殊?”主祭祀已经叫书记官拿好纸笔,准备记录下这一历史时刻。
“和以往的人都不一样……”恩诺一边拖延时间一边思考可以掩饰的话,他不是没说过谎,但一想到这次他说的谎会被记录进勇者世界的历史,他就有种强烈负罪感。本该记入史册的辉煌一页,居然要用谎言掩盖,可是要他说出祝福的真实内容实在有辱自尊!
与其说是瞧不起真王的赐福,不如说是内容太羞耻了真的说不出口。

“都不一样?”主祭祀用更加好奇的语气问,作为经历过十几次勇者仪式的资深祭祀,每一个勇者被赐予的祝福他都熟烂于心。因为真王的祝福必须依托勇者身体的一部分,所以或多或少都会有重复,毕竟每十年就要送走九十九个勇者,累积下来数量不容小觑。

“是……体内的一部分……”恩诺努力维持住轻松高昂的表情,不让笑容显得太过僵硬,但随着话题的深入他的冷汗也冒了出来,一想到菊花被赋予神力这件事以后可能被广为流传,他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难道是内脏?”主祭祀激动地凑上前,目不转睛地盯着恩诺的眼睛。
“对,内脏!”恩诺忙不迭地点头,为找到这么一个代称松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属于内脏,至少那东西是体内的一部分,这样他也不算说谎。

“居然是内脏……”主祭祀恢复庄重点点头,“果然与众不同,据我所知的记载中还没有哪位勇者得到了有关内脏的祝福,不愧为真王,这种祝福史无前例又寓意深刻!”

一个拉屎的地方能有什么深刻寓意!恩诺已经无力吐槽,他现在比连续爬了一个月的无人雪山还累还无助,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一个人待会儿。

可主祭祀没有放过他的意思,仍然孜孜不倦地追问:“那么真王有没有告诉你,他为什么要赐予你无人能敌的内脏?”
“因为……真王希望我外在强大的同时也有强大的内在!”恩诺急中生智给了主祭祀一个十分有寓意的答案。

“果然是真王!”主祭祀一脸崇拜地望向墓室,身边的其他祭祀也一样充满敬仰。
“我现在可以走了吗?”恩诺没心情陪他们耗下去,他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书记官,都记录好了吗?”主祭祀恢复理智清了清嗓子问道。
“是的。”身后的书记官诵读了一遍卷轴上的记录。

“很好。”主祭祀满意地点点头,转向恩诺,“勇者恩诺,你的光辉事迹已经记录进了勇者世界的历史,后人们会永远铭记你的英名。”
“多谢。”恩诺言不由衷地道谢。

“那么三天后的请到天空之塔的顶端,那里的异界大门将会为你打开。”主祭祀开始滔滔不绝地陈述注意事项,“另外还有几点需要提前说明,去往异世界的武器、魔法药剂和生活用品需要自备,总重不能超过二十公斤。另外你可以带上一只非人类生物作伴,财产的话每个世界的货币和价值观都不同不提倡过多携带,而且你带的东西能不能传送成功我们不能保证。如果不会传送魔法,又懒得靠脚力攀登天空之塔可以请塔下的祭祀带你上塔顶,费用是十个金币……”

恩诺保持微笑听完点头表示了解,指指身后的大门:“圣女大人在里面累昏过去,不去看看吗?”
“圣女大人!”主祭祀惊叫一声,带领其他祭祀冲进门里。

终于获得清静的恩诺松了口气,走回早已空无一人的金色大殿。
真王墓室及通路都有魔法壁垒,能将任何魔法无效化,只有回到地面才能施展魔法将自己送回家。

可就在他准备走出金色大殿发动魔法的时候,大殿的石柱后忽然蹿出一个黑影朝他飞扑过来。
恩诺想也没想就出拳迎了上去,紧接着一声凄厉的惨叫,黑影飞出殿外。
一个带着浓重鼻音的男声响起:“你又打脸……”
“打的就是脸。”恩诺甩甩拳头,这种没骨气的声音也只有那个跟屁虫能发出来。

“鼻梁又断了怎么办?”声音越发可怜,好像是被什么盖住闷闷的听不清楚。
“活该。”恩诺积聚在胸中的恶气总算出来了。

“这个月已经断了三次了!”
“上个月可是三十次。”

“恩诺,你这个残忍的家伙,你没有资格当勇者!”对方用怪异的音调大声控诉。
恩诺得意地耸耸肩:“很可惜,我已经是勇者了。”

“真王真是个瞎子,怎么会赐给你祝——”
话没说完恩诺便上前捏住他的下巴:“闭上你的嘴,皮内斯!否则我现在就让你的脊骨也断掉!”
“嗯、嗯!”皮内斯捂着鼻子连连点头。

“你来金色大殿干什么?”恩诺没好气地问。
“你这么久不回来我有点儿担心所以来看看。”皮内斯乖巧地回答。

“来看看我死没死吗?”恩诺皮笑肉不笑地问。
“没错。”皮内斯刚要点头就意识到自己说错话,连忙改口道,“不是,你怎么会死呢?你是最强的战士恩诺,你绝不会死!”
可惜恩诺早已准备好拳头,正对鼻梁狠狠砸了下去。

拖着半死不活的皮内斯走出大殿,恩诺抹了抹额头的汗水,面对朝阳有种难以言喻的清爽,幻动瞬移的阵法轻松地回到自己家。
其实也不能算是家,除了睡觉恩诺一般不会回来,因为即使回来这里也是空荡荡,完全不能称为一个家。

三年前他最后一个亲人,收养他的婆婆去世后,他对这里就再也没有什么牵挂。如果不是婆婆留下个大麻烦给他,他可能比现在还要早离开勇者世界。
这个大麻烦就是比苍蝇还烦人,五年前莫名出现在他家门口,并且一直赖着不走的皮内斯。

虽然口口声声宣称自己是个伟大的魔法师,但实际上皮内斯是个不折不扣的魔使,是以扰乱各个世界和平为目的,到处派发瘟疫、邪恶以及死亡的真魔的手下。
真魔为了阻止勇者拯救各个世界,经常会派遣魔使来阻挠甚至暗杀勇者,这样的事例在勇者世界的历史上频频出现,勇者世界也曾为此付出过惨痛代价。

但皮内斯不是那种需要费尽心机对付的家伙,相反的,他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
恩诺有时候都不禁怀疑起真魔的眼光,怎么会派一个这么笨的家伙来勇者世界,不但在炫耀魔法的时候将所有知识倾囊相授,连魔法道具都被自己骗了个精光,更要命的是每天一次的例行暗杀从来没有成功过,反而经常误伤自己找他求救……而且至今,也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早已暴露。
如果不是在婆婆临终前有过约定,他早就一刀解决这个废物。

“有什么吃的吗?”
“厨房里有面包和奶酪,锅里还有我煮的浓汤。”皮内斯趴在地上有气无力地说,脸上被拳头砸进去的地方一时半会儿恢复不了原状。

“去热一下。”恩诺脱掉为了仪式才穿的厚重外套,露出宽厚的脊背。
“你不会自己热。”嘴上虽抱怨着皮内斯还是爬起来,一瘸一拐地往厨房走。

恩诺甩掉笨重的长靴:“有什么关系,反正三天之后我就会离开勇者世界。” 
皮内斯竖起耳朵从厨房退了出来,“你要去哪?我也要去!”

“我怎么知道会去哪?”恩诺皱了皱眉,“再说你又不是勇者怎么去?”
“就不能多带一个人吗?”皮内斯跑到他眼前,被揍烂的脸晃得人心烦,让他好想再添几拳。

“只能带些小动物还不保证能送到。”恩诺推开皮内斯,不让他再碍眼,“再说你这么笨去了也是扯后腿。”
“我可是只花三十年就掌握了六十八种体系全部魔法的伟大魔法师!”皮内斯不服气地为自己辩护,因为生气歪掉的五官越发扭曲。

“花了五年也没把我杀死的伟大魔法师?”恩诺轻蔑地问。
“你、你、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皮内斯捂住耳朵,心虚地扭身背对他,“我、我、我怎么会杀你?你遇到的投毒、陷阱和埋伏都是意外,意外!我才没在你洗澡的时候故意把水加热想把你烫熟,也没有在你枕头下面放钢钉,更没有半夜偷袭你被你打歪脸……”

“够了!”恩诺实在听不下去皮内斯这些愚蠢的事迹,“只剩三天我就明说了吧,你的魔使身份早就暴露了!”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