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四章
作者:柯基改变生活 [更新时间] 8/2/2015 8:10:00 AM [字数] 2673
洪凌波惊慌失措,踉跄地走过来拽着李莫愁的衣摆,哀声道:“师父,怎么办呀……”
“住口!”
李莫愁甚为恼怒,一脚将她踢开,道:“杀了她,赶在断龙石落下前跑出去!”
洪凌波吃痛,倒没有初时这么惊慌,知此战关乎生死,镇定下来,摆了个起手式,只听李莫愁一声令下,便往前冲去。
两人下手均是杀招,小龙女则全力防守,李莫愁一时急攻不下,怒道:“你为何定要致我于死地!”
小龙女淡然道:“师父遗命,叫我把你留在山上,免得你再出去害人。”
“师父偏心将好东西都留给你,为什么偏偏死了还要为难我!”
 
小龙女微微摇头,低声道:“难道下山就快活了吗?”
她的声音里有无限困惑。她自己生在山上,自然也死在山上,从未觉得山下花花世界有何好处,亦是不懂为何李莫愁当年就算违抗师命,宁愿被逐出师门也不在山上安心住着。李莫愁走后,师父亦能时不时得到她的消息,每当说起师姐,师父总要摇头叹息,说上两句,可见下山亦不见得就能快活。
 
只是轻轻一句话,却让李莫愁心头剧震。她少时倾心陆展元,是真真正正打算要全心全意同他共度一生,孰料陆展元负心薄幸,招惹她之后,转头却又娶了旁的女人,她大闹婚礼,却碰上高人,被迫立下十年之约,十年之后才能找薄情郎算账,然则好不容易十年已到,可以手刃负心汉,仇人却早就死了。
她为了一人掏心掏肝,甘愿被逐出师门,却并未换得半点好处,复仇的痛快亦叫老天抢了去,两桩快事都变成怨事,纵然武功高强,想杀谁便杀谁,又何曾有什么真正快活之事?
 
她这么一想,手上不由得就慢了下来,洪凌波见她攻势渐缓,指着黑暗中缓缓降落的巨石急急唤道:“师父!”
 
李莫愁一震,手中长剑就着“三无三不手”的招式递了出去,小龙女蓦地将长剑插回鞘中,一手捏住剑刃,另一只手重重一掌击在剑刃上,本拟将那剑刃拗断,孰料那剑身只是弯了起来,最终没有断掉。
“师姐好内功。”
“哼!”李莫愁用力抽出长剑,另一边却被小龙女牢牢捏在手上,缓缓往自己那边拉过。
李莫愁长剑收不回来,索性柳腰一摆,向后仰倒,借着小龙女的拉力,向前激射而出,片刻间就钻进了断龙石下方。
 
洪凌波见李莫愁忽地钻下去,只道李莫愁要丢自己在古墓里独自逃命,糅身扑上来,慌乱间捉住李莫愁的衣角,哭道:“师父!”
 
李莫愁仰头却只见那张清丽绝俗的脸上写满了困惑,感到衣服给人拽住,本能地伸手去抢,不料却把洪凌波拖了进来。
重逾万斤的断龙石压顶而下,容不得她再犹豫了。
外间草木清新馥郁的香气和着冷风吹来,与墓室之中凝滞的浊气正好在她面前相交。
李莫愁深深吸了口气,手上使力,将洪凌波扯过来,一脚把她踢了出去。自己反叫这股力量冲进了墓道。
“师父!!!”
李莫愁冷声道:“叫个什么劲,看好你师妹,为师过几日就回去。”
 
洪凌波的声音彻底被截断,断龙石落下的重量激起一圈烟尘,冷风拂过二人,小龙女见李莫愁仍是俏生生地站在那里,丢下长剑,道:“师姐,你知道此番再也出不去了,是不是?”
李莫愁反问道:“你知道出去的法子,是不是?”
小龙女摇摇头:“断龙石放下来,断无出去之理,孙婆婆若是回来,见断龙石已经放下,便知此墓已封,自会另寻出路,天下便再也没人知晓你我二人在此了。”
李莫愁道:“我瞧你不怕死的模样,定然是能出去,我跟着你便是,你还有什么花招,尽管使出来。”
小龙女摇头叹气,“我不怕死,师姐怕死,方才为什么不出去呢?”
 
李莫愁见她油盐不进,当真是铁了心给自己陪葬,心中最后一点点希望也熄灭了,反倒不如见断龙石放下之时慌乱。
“我做事,还要向你报备吗?”
小龙女咳嗽了两声,抚胸道:“好吧,咱们两个便死在一起。”
李莫愁冷笑一声。
 
小龙女又道:“师姐,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李莫愁心中迟疑,不知她是否仍有退路,是不是要在路上将自己除掉。
见她不答,小龙女道:“我带你去拜见师父灵柩,你不愿去,就睡在此处吧。”
李莫愁冷笑道:“你可不能借着师父的名头来骗我。”
小龙女径自转身向前,李莫愁见她去的毫不留恋,反而后悔起来,忙跟在她身后。
 
这一路小龙女走得不快,时不时咳嗽两声,李莫愁知是她连中两次五毒神掌,掌力和毒素催心腐骨之效,若不及时服解药,人就会迅速衰弱下去,可此时前路不明,她防着小龙女暗算,因此并不提给她解毒疗伤之事。
 
小龙女带她穿过长长的墓道,进了放灵柩的石室,点起一盏灯,指着一口棺材道:“师父就在这里面,师姐,你磕头吧。”
李莫愁自小生活在古墓里,给师父养大,此时想起当初情景,似乎历历在目,心中颇觉伤感,但见小龙女挺直了脊背立在一旁,清丽绝俗中有凛然之色,又想起师父是如何偏心的来,当即怒道:“我们师徒早已恩断义绝,你带我来作甚?”
小龙女又咳了两声,缓了缓,指着旁边一具开了一丝缝隙的石棺,道:“这两口棺材,你一口,我一口,你先挑吧。”
 
李莫愁大怒,喝道:“你胆敢恁地消遣我?”语歇招出,发掌击向小龙女胸前。小龙女不闪不避,似是没见到她这一掌。李莫愁心道:“我若打死她,可就真的出不去了。”硬生生地收了掌力,软软地按在她胸前。
小龙女不以为忤,咳了两下,道:“我伤得重,多半明晚就死了,师姐若是不挑,我就先挑了。”
 
李莫愁一把揪住她的衣襟,恨恨望着她。
小龙女拍拍她的手,轻声道:“大师姐,断龙石已经放下啦……”
 
李莫愁颓然放开她,小龙女从她身边走过,推开石棺,自己躺了进去。李莫愁呆立半晌,心中茫然,想着自己该后悔刚才没离开,可搜肠刮肚也提不起半点兴致。
小龙女的声音闷闷地从棺材里传来:“师姐,墓中粮食还够二十多日,厨房里有玉蜂浆,水井自是在老位置。你自便吧。”
李莫愁探头进去,问道:“你呢?”
小龙女微微一笑:“我方才说了,我明日就死了。”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