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二章
作者:柯基改变生活 [更新时间] 8/2/2015 8:08:00 AM [字数] 3350
只一会儿,林中便有一团团的灰雾涌出,经过李莫愁身旁时,还能听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嗡嗡声,仔细一看,竟是一团一团的蜂子,那蜂子经过她身边时,不知惧怕什么味道,都绕过半个圈,后面的跟着前面的,倒让她身侧形成一个空空的球形,她从蜜蜂来处逆流而上,宛然逆水而行。
只听小龙女又道:“师姐呢?这些人都走了,她不敢出来了吗?”
洪凌波不答,微微摇头,只饶有兴趣地盯着她手中的瓷瓶。
小龙女还待再问,洪凌波忽地手腕一翻,一柄长剑当胸扫来,小龙女倏尔后退,却叫洪凌波抢了先,一剑扫落了她手中的瓷瓶子,霎时间空中甜腻腻的香味大作,像是几百斤花蜜都撒在了地上。
小龙女手中忽地铃铃作响,一颗小巧的金铃铛倏尔从她袖中钻出,绕过洪凌波手中急刺的铁剑,绕了个弯打在她手腕上,铃铛叮铃一响,随即弹了回来,洪凌波却像是被什么巨力打中,手臂一歪,铁剑脱手飞出,胸前空门大露,叫小龙女一掌打了回来。
李莫愁此时忽地冲出来,飘飘摇摇地到了小龙女面前,拂尘一挥,卷住洪凌波腰身,将她扔到一旁,又将拂尘插回背后,伸手接了小龙女一掌。
师姐妹二人甫一见面,便双掌相交,李莫愁只觉小龙女的手掌滑腻,结结实实按在自己手上,心中一块大石头落了地,借着她一推之力往后退出她掌风所及范围,笑吟吟地负手而立,“师妹,好久不见。”
小龙女不慌不乱,只点点头,摸了摸自己的掌心,道:“师姐,你终于来了。”
李莫愁负手而立,冲她点点头,笑得面似桃花,微风和煦。小龙女却惨然变色,捂着心口道:“师姐,你方才……”
李莫愁笑道:“我自创的五毒神掌,滋味如何?”
小龙女不答,身形一晃,转眼已到了三丈外。李莫愁虽竭力做出潇洒的模样,实则暗中戒备,是以小龙女身形甫动,她便也跟着动起来。
师姐妹二人的轻功同出一门,李莫愁胜在多了十年功力,小龙女胜在日日勤练不辍,两人一时间不相伯仲,李莫愁如影随形地跟在她身后,两人片刻间就进了墓门。
李莫愁自己幼年生活在古墓之中,师父并未将所有机关的开法都告诉她,是以前几次来,总是被小龙女耍得团团转。这一次她则打定了主意,跟在小龙女身后,想来石造机关笨拙,总不能将她和师妹硬生生切开来。
只苦了洪凌波小小年纪,轻功只练得个半吊子,气喘吁吁跟在两人身后,若不是小龙女一直无法摆脱李莫愁而没有放下墓门,她连古墓也进不来。
纵然如此,这阴森森黑洞洞的墓道,她也是犹豫了好久,生怕师父秋后算账才咬咬牙钻进来的。
 
小龙女今年只得十八岁,便是没有中李莫愁那一掌,真刀真枪地打下来,也绝不是她的对手,现如今被李莫愁先声夺人地伤了,如今两人在墓道之中奔跑,更觉得气短,不一会儿,她的速度慢了下来,只得站定了回过身来,道:“师姐,你若想学玉女心经,便不能再下山,你若是没打算留在山上,那我就是死了,也不会将玉女心经给你。”
李莫愁微微一笑,道:“你若是死了,这偌大的古墓都归我所有,玉女心经不也是我的吗?”
小龙女一怔,伸手晃开火折子,点亮了桌上的油灯,道:“师姐,你瞧瞧可看见出口在何处?”
李莫愁亦是一怔,狐疑地看着小龙女,然后环顾四周,见周围石壁光滑,门也没有一个,心里霎时间凉下来,暗道:她是何时学了这等妖法?我们明明是从后面进来的,怎地那里现在没有门?
小龙女却已施施然走到了床边,慢慢爬上去盘腿坐好,道:“我要运功疗伤了,师姐若不想打,就陪我一会儿罢。”
李莫愁走过来,一只手扼在她雪白的颈子上,怒道:“你是何居心?!”
小龙女淡淡道:“我方才不是说了吗?我就是死了,也不会将玉女心经给你。”
“你要我陪你死在这?”
小龙女缓缓点头,李莫愁气极反笑,探出手来,一把抓住她的领子,凑到她耳边道:“你不怕我盛怒之下,一掌打死你?”
小龙女又缓缓摇头,道:“师姐,你该知道不知机关开法,一辈子也出不去的。”
“你——你——你这简直是泼皮无赖——”她颓然丢开小龙女,趴到门边去,一点一点地寻找机关。
江湖中人刀头舔血,或死于敌手,或胜利终老,要这么憋死在一间石室里,她可从未想过自己会是这样的下场。小龙女不肯开门,她自然只能自己想办法。
小龙女看了她一眼,闭上眼睛,五心向天,倒真的敢在她面前运功疗伤。
李莫愁道她只是个小孩儿,又从未见她耍什么阴谋诡计,也放心地丢她在那里疗伤。
 
并非是她有意轻敌,只不过她对自己的武功颇为自负,五毒神掌之毒与古墓派冰魄银针乃是同种同属,冰魄银针之毒无法以寻常内功逼出,而小龙女常用暗器乃是玉蜂针而非冰魄银针,身上自然不会带着冰魄银针的解药,这地方四壁空空,想来也并没有冰魄银针的解药藏匿其中,故而李莫愁并不担心她坐一会儿就有能耐解了自己掌上剧毒。
 
她一边摸着石壁,一边道:“小师妹,古墓派左右只得你我二人,不若你将玉女心经给我,我放你一条生路,你也下山闯一番名头,凭你的武功,想要和天下英雄一较高下也非难事……”
“我不想下山。”
“你……”李莫愁当下便要发难,只得生生忍住,“你一个女娇娘,关在这不见天日之处,难道就这样白白浪费青春?”
小龙女默然,李莫愁当她心动,续道:“须知花开有期,莫待花落空折枝。师妹,你这样的相貌是上上乘的,难道你就从未想过,下山觅得一个如意郎君,幸福地过上一辈子?”
 
小龙女欲言又止,李莫愁道是有戏,正欲再说,却听寂静的空处轧轧作响,她心道不妙,立刻飞身扑到床边,五指成爪,抓向床上的小龙女。只见床上白衣闪动,她整个人竟然向下陷去,李莫愁一抓即中,喝道:“起!”
 
不料小龙女素手一扬,一股淡淡的甜香当先袭来,李莫愁心知不妙,低头避过,果然听见极轻微的“叮叮”声自身后石壁上传来,,而就在她一偏头的间隙里,方才床上的那一道机关又严丝合缝地关上了。
她恨恨砸在石床上,初时心中懊丧非常,只觉自己要困死在此,后想古墓之中机关开法有其套路,必无绝人之理。忆小龙女方才的姿势动作,就在床边慢慢摸索起来,果真在床边摸到一处突起,她寻着记忆中的法门用力一扳,手上传来隐隐震动,床板陡然下沉,她轻轻一翻,翻进黑沉沉的洞口之中。
她才一落下便在心中责怪自己托大,若是师妹埋伏在下面守株待兔,这样可是送到她手里。不过转念一想,这小女孩若有这等计谋,李莫愁早已交代在她手上,便蜷缩起身躯,静待下落。
她所落之处又是一间石室,这回她一眼就看见墙上机关,伸手触摸则石门洞开,她走出去细细聆听,知墓中机关重重,不由得分外小心。
岂知一路走过来,机关没半点动静,这让她心中更是不安,惟恐小龙女躲在石壁后面要送自己一份大礼。
她暗运内功,小心翼翼,终于叫她捕捉到了一丝声响,但却不是机关的声音。凝神细听,像是兵器相交之声,这多半是洪凌波与小龙女狭路相逢斗在一处,没闲暇去操纵墓中机关,才给了她可乘之机。
循着声音,她已知道了自己现下身在何处----十年前她日日在这条墓道上行走,不曾想再踩上来时早已物是人非。
 
前方金铁交鸣之声渐盛,李莫愁略觉奇怪,凌波的武功比不上小龙女,两人还能斗这么久,莫非她现在还没发现五毒神掌与冰魄银针毒性类同吗?
 
她在楼梯尽头狭窄的墓道口摸了一下,镇墓兽无声无息地张开了嘴,她探身进去,拂尘为真气所激,根根银丝竖起似铁扫,朝着那一片白色扫过去。
本是狠辣阴毒的扫击,眼看一击必中,不料小龙女就如空中柳絮,借着银丝挥舞的风力飘了开来,李莫愁似是早早料到她有此一招,不知怎地脚下一晃,晃到了小龙女背后,李莫愁无声无息探出一只手,正正要印上小龙女背心,只是触手一片冰凉,抬头却看见小龙女一张秀美绝俗的脸。
她不知何时转过身来,手上带着一片冰绡似的白手套,此时正与李莫愁双掌相抵,但只一瞬,两人又各自弹开。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