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我和他很像
作者:欲逐轻骑 [更新时间] 2015/8/2 4:15:00 [字数] 2586

我和他很像。

在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我就有这种感觉。

一样弱不禁风的身体,一样比纸还白的皮肤,一样被别人说成比女人还精致的面容,以及一样的沉默寡言。

我俩很巧地,做了大学的舍友。

他和我一样,不爱打游戏,不爱看毛片,不爱和旁人多做接触。

若不是他和我长得并不一样,我真怀疑他是我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兄弟。

我和他实在是太像了。

因此,会对他有些淡淡的厌恶。

我想他该也是这么觉得的。

即使如此,我俩也不会把厌恶表露在外,因为没有必要或者懒得这样做。

我俩的作息时间几乎精准到一模一样。

早上,同样的时间来到教室,同样坐在教室最后一排。

中午,始终坐在同样的餐桌上吃饭。

晚上,同样的时间回到宿舍。

旁人眼里,我俩大概是很合拍很亲密的一对室友。

但是其实,我俩说过的话不超过五句。

我不经意间会观察他,越发觉得我和他很相似。

思考问题的时候喜欢转笔。

茶杯总是喜欢放在桌子的右上角,不差一毫一厘,精准到近乎强迫症的地步。

即使放松的时候听音乐,也喜欢听干净空灵的纯音乐。

我皱了皱眉,因为我又想到,我在观察他的同时,他肯定也在观察我。

毕竟,我俩如此相像。

我甚至可以想象到面对同一情景时,他在想什么。

因为那就是我心中所想的。

就好像是一面镜子,双方知晓对方的想法,但这却也并不好,因为你无法战胜一方。

毕竟,你很难战胜思维一致的,另一个自己。

这大概也是我俩厌恶彼此的原因。

夜晚,我躺在床上。

夏天的夜晚让我有些燥热,我干瞪着眼,睡不着。

枕边的手机突然震动了起来,有些刺耳和突兀。

然而我却被这连续的嗡嗡震动声安抚了内心。

我拿起手机,并没有看来电显示,便贴近耳边,“喂…?”由于长期没说话,我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

“啊喂喂…是我。”

“恩,爸。”

听到我的称呼,对面的语气变得轻松了起来,我似乎可以想象到,他大概是咧开嘴笑了,“睡了吗?”

“还没。”

“啊那就好,我还怕这么晚打电话给你你睡了,打搅到你不好。”

不会睡的,我每个晚上都在等你。

今天晚上,等到了你,也终于可以睡个好觉了。

“下学期缴费时间过了吗?”

“没有。”

“那就好。我这边也终于凑齐钱交学费了,还有你下几个月的生活费。”

“好。”

“那我明天给你送到学校来吧?”

我刚想说好,便听到上铺的他动了动,似乎是翻了一个身子,我不知为何便住了嘴,皱了皱眉,“不要到学校来。”

“啊?什么?”他的声音似乎听着有些惊讶和不解,但也没有追问,“不过来也行。那要不我把钱打给你,虽然那打钱的机器我不太会用,但是问问人,总归是会的。”

“不行。”我否定道,好不容易几个月才有的见面的机会。

“那…”他的声音听着似乎有些为难。

我放缓语气道,“明天下午正好没课,我们可以在外面约个地方见面,顺便一起吃个晚饭。”

“好啊,这样也成。”他的声音听着又开心了起来。

我自然也很开心,心中鼓噪着什么,全身毛孔都似舒张了开来。

“对了,钱你尽管用啊,别给我省。最近学习是不是很忙,不要累着,也要适当地放松放松啊,还有早饭一定要好好吃…”

我闭上眼,聆听着他滔滔不绝的话语。

他的嗓音,低沉而又醇正,仿佛陈年的美酒,在我耳边,心底,浓郁地化不开。

外面的世界安静了下来,而我的世界,只有他的声音在回荡。

大约过去了很长时间,我才向他也道了晚安,有些不舍地按下了挂机键,不过想到明天便可同他见面。

“他的声音很好听。”

突然响起的第三者的声音,似凭空在我的世界外围划开了一道口子,强行地闯入了进来。

这让我猛地回过了神,我感到自己的面部肌肉扭曲了一下,像是抽筋了一般,我甚至想了一下这是谁在说话,毕竟我对他的声音并不熟悉。

我半天才吐出几个字,“你…你说什么?”

“你父亲的声音很好听。”

“你…听到了?”

“恩,可以听到。”

一滴冷汗,顺着我的太阳穴滑落。

我微微握紧了双拳,有种自己的世界被别人擅自入侵了的愤懑和惊慌。

第二天。

上午的课结束了。

我和他同往常一样,并肩走在一起。

我俩的步调一向如此一致。

我准备回宿舍准备一下,便去约定的地点。

“嘿!!!”

这一声熟悉的声音让我顿时止了步,我扭着头,循声望过去。

是爸。

他挥着手,朝我这边走来。

他的周身人来人往,而我的视线只在他身上定格。

他只穿了一件白色的汗衫,勾勒出两块鼓囊囊的胸肌。

笑得开心,中午的阳光都没有他的笑容让我感到炫目。

许久没见,他整个人都明晃晃的,让我一阵恍惚,我似乎能嗅到他身上那熟悉的汗水的味道。

看着他向我走来,我便也有些机械地缓步向他走去。

“刚才早上路过你们学校,没忍住,就想先进来,看看你。终于等到你们下课了,人可真多啊,还好一眼就瞧见你了。”

我俩越来越近。

“你就别去吃那食堂了,咱现在就走,中饭晚饭都在外边吃,吃两顿好的!”

终于走到我面前了,爸用大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几个月不见,又长高了不少嘛。”

我却突然猛地就回过神来,我一下便死命地抱住他,企图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他那过于高大壮实的身体,像是极力掩藏突然被暴露的珍宝。

“哎?这…怎么了?”爸有些不解,就想扒拉掉我的双臂。

我心惊,冷汗直冒。

我不想也不敢扭头去看,但是我知道我必须回头。

我缓缓地回过头,我看到他仍站立在刚才的位置,一直怔愣地看着这边,看着爸。

他现在的眼神是我从未见过的。

不,我该是见过的,也是熟悉的。

因为他的眼神,就是我的眼神。

我更紧地抱住了爸,指甲像是要掐进爸的肉里。

种种负性情感涌上来,让我想哭,也想死。

我也想杀了他,让他消失。

这一刻,我彻底不能容忍和我如此相像的他。

我要抹杀他的肉身,他的思维。

因为我知道。

他在想什么。

【end】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