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14煞气之源
作者:绛爷爱喝茶 [更新时间] 8/1/2015 11:31:00 PM [字数] 3940
14煞气之源
“C市,C市……”荆轲念叨着,目光从书架上一次浏览而过。嬴政之前那幢别墅的书房大得不可思议,但之后的公寓没那么大的空间,嬴政的藏书也就带了一部分过来。好在有关历史的是都带了过来。荆轲跳上跳下地找着有关C市历史的有关资料,终于在一个犄角旮旯里找到了一本蒙尘已久的书。
 
上次在孤儿院的祠堂那里,荆轲凭着剑魄对气息敏锐的感知感受到了那里除了怨气之外的令一股气息。那种冰冷而夹杂着金属戾气,裹挟着沙尘与鲜血的气息荆轲并不陌生。他生前曾经无数次被这种气息包围,由颤栗变成习惯——那是战场的气息。
 
时过境迁,变化的不仅是时间,就算是白骨与鲜血堆积而成的战场也能被未来掩埋,在荒草凄凄中若无其事地淡忘这些曾经。若是普通的战争,定不能散发如此怨气,不然这偌大的国家早就煞气值超标,变成荒无人烟之地。而且,孤儿院里,盖聂和盗跖都没有发现有恶灵或者地缚灵的存在,而这煞气脱离魂体竟然不散,这里面是得有多大仇?
 
想到这儿,荆轲立刻就奔进书房找线索。等到嬴政回来的时候,他的书房已犹如台风过境般变成简直不能想象的废墟,简直让人怀疑中间那个正在死盯着书的人是怎么存活下来的。
 
嬴政面无表情地盯着毫无自觉的荆轲,见他终于在自己的威慑下抬起头,然后习惯性地冲自己露出一口大白牙,嬴政甚至觉得有高光在那家伙的犬齿上一闪,特傻特二。但嬴政眼中的杀气总算是褪去几分。
“你在干什么?”
 
荆轲把书随手一放,一旁的一推书山经受不住最后一根稻草,轰然倒塌,看得一向爱惜书的嬴政一阵心疼。荆轲脚步轻盈地跳到书房门口,揽住嬴政的肩膀把他带了出去。
“我还没问你呢?大清早的怎么就出去了?你今天不是休息么?还是你们的上司人性都没了让你加班?”
荆轲大概还不知道,在C市还没有人能称得上是嬴政的上司。
 
嬴政把荆轲的手掰了下来,道:“去见了两个人。“
 
“谁啊?居然劳得您的大驾?“
 
“盖聂和卫庄。“
 
荆轲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谁、谁?“
“看样子又是你的熟人。“嬴政语气平平,”你认识的人倒是不少。“
 
“我还在奇怪呢!怎么我一醒来,这周围都是熟面孔,要不是这个时代跟过去的差别太大,我还真以为我被秦王杀死是我做的一个噩梦。“
 
嬴政突然顿住脚步,神色有些奇怪地看着荆轲,似有犹疑般问道:“你是像历史上记载那样……被斩杀在大殿之上吗?“
 
荆轲回头看突然停下来的嬴政,听到这个问题,歪着头想了想:“你这问题倒是奇怪,怎么突然好奇我是怎么死的了?不过……倒也不是书中所说的那种死法。我被当时负责保护你的阿聂打败,腹部被刺了一剑,但我那时候并没有死。秦王将我困于一个像是地牢般的地方,每天喂我各种药材,我一直处于迷迷糊糊半睡不醒的状态,实在是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那种日子过了不知多久,我突然清醒了过来,也就是在那一天,秦王就下手了。“
 
“他用天问杀了你?“
 

“嗯,没错,而且他当时笑得很渗人啊。“
 
“怎么个渗人法?“
 
“就是那种近似于好事将成,大仇得报的那种痛快和……癫狂。”荆轲绞尽脑汁形容当时秦王面上的那个笑容,实在是诡异复杂的很,让他记忆犹新,“我当时确实挺纳闷,那样子搞得我以为自己以前在不知不觉中杀了他全家一样,让他恨我至狂。之后我再次清醒,就发现自己被封于天问剑内了。”
 
“……”嬴政一时无法言语。或许他真的是那个秦王嬴政的转世,因为他总觉得荆轲的死透着几分说不出的诡异,好像有什么事情被历史掩盖在层层叠叠的乌云之后,一阵风都刮不走幕布般的云层,让人难以窥得真相。
“这些事都过去两千年了,当时的很多事情我都记不清了,你打听这些做什么?”
 
“没什么。”嬴政收拢心思,平静道,“就是猜测阴阳家的行动会不会跟你有什么牵扯。”
 
“我?!不会吧?我都死了两千年了还能惹事?”
 
“也许只是我想多了。“嬴政踱着平缓的步子到了客厅,坐在沙发上看似无意地问道,”孤儿院那边的事情解决了吗?“
 
“说起这个。“荆轲一下子飞扑到沙发上,挨着嬴政坐下来,”我这边倒是有很大的进展。我感觉孤儿院的煞气有一股杀伐之气,那种煞气很可能来自战场,你比较熟悉C市,你给我想想,C市历史上有过什么重要的战争吗?“
 
以嬴政从小到大从学霸进化到学神的脑子很快就给了荆轲一个准确地堪比教科书标准答案般的回答:“有。长平之战。“
 
荆轲:“……我了个去。“
 
……………………………………………………………………………………………………………………
白凤带着一张似笑非笑的脸看着瘫倒在桌子上不肯起来的盗跖,施施然地啜了一口咖啡,微微眯起双眸,对比起对面那个看上去已经眼神死的人,实在是说不出的惬意自在。
“至于么,不就是撬不开口。我早就说,用我的招儿,我们早就可以收工回去领工资了。“
 
“威逼利诱,恐吓威胁,红脸白脸一出双簧……你够了啊,那是我老爹一般的存在,不是你审问的犯人。“
 
“原来如此,小跖你应该早点儿说,我好准备一些薄礼。“
 
盗跖半死不活地爬起来,用一种极度明显的怀疑的眼神盯着白凤那张漂亮地人神共愤的脸:“你想干什么?”
 
“想到哪里去了,我是那种人么。毕竟是个老人家,好歹九年义务教育我也是读完了的,尊老爱幼嘛。”
 
“这话你说出来都不脸红吗?还有九年义务教育跟你有个屁关系,你他妈不是十八岁才从国外回来吗?!”
 
被戳穿的人没有丝毫尴尬,反而露出一个甚是欣慰的笑容:“看来我的话小跖你都有好好听嘛。“
 
盗跖一头砸在玻璃桌面上,有气无力道:“白凤凰,跟你在一起真他妈减寿啊。“
 
白凤眼中笑意更浓。
 
等到服务生端上两份甜品,盗跖才第二次从桌面爬起,但精神似乎还是不佳,端起蛋糕咬了一口,才不甚情愿地问对面的人:“哎,别幸灾乐祸了,赶紧出个主意啊。眼见着都过年了,我们可不能把今年的事情拖到明年去,再说我还想好好地过个年呢。“
 
“我帮你有什么好处?“白凤眼也不眨地开始坐地起价。
 
“你话你不应该跟你Boss说吗?还有!我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需要我再提醒你一次么大少爷?完成不了你家Boss可会克扣你的假期的!”
 
“嗯。有道理。说什么假期都不能丢。”白凤煞有介事的点点头,然后冲着盗跖满意地笑道,“小跖,你可真是越来越会为我打算了。”
 
盗跖一口气噎在嗓子里差点喘不过气,最后只是无奈地挥挥手,表示休息过后继续去寻找线索。
 
电话铃声在这个时候响了,白凤略有不满地瞥了一眼盗跖的手机,大有“再响下去爷就砸了你“的行动趋势,盗跖赶紧接起来,对面是荆轲不管什么时候都很有精神的声音:”小跖!我找到线索了!你再带我去见一次吕老伯!“
 
说完就挂,完全不给盗跖反应的时间。盗跖有些摸不着头脑地看看手机,一转头就遇上白凤“坦白从宽“ 的眼神逼问。
 
“我上次跟你说的那个剑魄,荆轲。他好像找到了一些线索,要我带他再去一次孤儿院。“盗跖很快就全部招了出来。
 
“荆轲……“白凤带着他声音独有的魅惑感缓缓念出荆轲的名字,格外悠长并且渗人,盗跖每次听到白凤用这种语调念一个人的名字,那个人的下场总是不太好的。看在他跟荆轲交情不错的份儿上,盗跖开口了:”那是嬴政罩着的人,你就算再感兴趣,也不能玩得过火了。“
 
白凤眼角微微一挑,十分不明显的角度,偏生盗跖就看出了这细微的表情,心知肚明白凤估计是没有把自己的话听进去。
这祖宗,除了他家boss,谁都管不了他。
 
盗跖索性也就随它去,白凤熊归熊,到底还是个有分寸的人,盗跖也并不十分担心,这念头在脑海中一过,盗跖又忍不住唾弃自己起来:呸,我担心他干什么。
作者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已经是最后一章了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