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魔法筋肉甜甜酱•续•续•续•续•续
作者:童言笑 [更新时间] 5/21/2019 6:18:04 PM [字数] 8457


城市的夜总是会为平淡无奇的景色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同时为那些蓄意隐藏自己的人们带来庇护。
“田田吗?”男人盯着屏幕上看起来阳光俊朗的青年露出了意义不明的笑容,“没想到几年不见,都长这么大了。”
“是的,老爷。”旁边身着燕尾服,花白头发的老者的躬身回答道。
男人眯起眼睛,表情也随之变得暧昧:“不愧是兄弟,竟然真的跟他有那么几分相似。”
“是的,老爷。”

“我不禁期待起他们一起屈膝侍奉我的样子,那将是怎样的一番盛景。”男人陶醉地说。
“可是,老爷。”老者忧心忡忡地看着男人,“这很难,您恐怕又会被那些人……”
“那些人只不过是些乌合之众,我这次一定要让他们对我俯首称臣。”说话间男人离开书桌,推开背后的落地窗,走到外面的阳台上,扶住雕刻精美的栏杆,迎着夜风发出了响亮的声音——阿嚏!

“老爷!”老者连忙拿着睡袍追出来,“虽然是自家花园,但是还是穿上点儿衣服吧!”
然而男人握紧拳头,大义凛然地说:“不,男人就应该坦坦荡荡,我这次一定要让他明白这一点!”
“可是光着屁股会被抓的,老爷!”老者苦口婆心地劝说道。
“哼,为了复仇被抓算什么,纵使是地狱我都不怕!”男人一脚踏上阳台的栏杆,眼神深邃地望着遥远的夜空,再一次发出了结实有力的声音——阿嚏!

“最近的太阳好毒!”头戴遮阳帽,身披防晒服,打着遮阳伞,全身上下全副武装的春酱一进到房间里就愣住了。今天的气氛明显与平常不同,屋里多了好多身穿西装制服的陌生面孔,花酱、晴酱以及舞酱都端正地挤在桌子的一侧,对面则坐着一位从未见过的黑发少年。
少年穿着洁白的校服,身下的椅子已经换成了豪华的真皮椅,手里端着身边侍者沏好的红茶,雪白的皮肤与精致细腻的瓷器十分相配,连端起茶杯的动作都格外优雅。
“这是谁?”春酱用口型对着其他人问,然而得到的回应却同样无助地摇头。

就在此时,黑发少年微微转身轻咳一声,声音莫名有些耳熟:“人都到齐了?”
“还有甜甜酱没来。”晴酱吮着棒棒冰回答道。
“就要赶在他来之前。”黑发少年皱了下眉头,回头对还站在门口的春酱说,“麻烦你坐过来,我有事和你们说。”

态度虽然有些傲慢,但还不至于让人讨厌,另外屋内一圈面无表情的陌生人带来的的强力压迫感实也难以忽视。综合各种考虑,春酱麻利地收好自己的防晒装备,也老老实实地坐了过来。
“时间不多,我尽量长话短说。”黑发少年把茶杯递给身边得侍者,十分严肃地看着大家,“我的哥哥是个变态。”
此语一出,大家纷纷流露出同情的目光。
对此感触颇深的晴酱安慰道:“别难过,基本上我们这些人的哥哥都是变态。”
“丰先生可不是变态!”花酱立刻提出了反对意见。

春酱无法理解花酱的思路:“丰先生又不是我们几个人的哥哥,再说比起他,你难道不应该先为你哥辩解一下?”
“可我哥确实是变态。”花酱笃定地说,“我干嘛要为一个变态辩解。”
春酱仿佛听到了花酱对自己哥哥赤裸裸的鄙视:“你们真的是亲兄弟吗?”
花酱的态度依然坚决:“在他承认美胸是美体界一番地位之前,我不打算承认他是我兄弟。”

“能不能等一下!”憋了许久没说话的舞酱打断了兄弟与变态与美体界一番这一深奥而复杂的辩证,指着黑发少年说道,“上来就说什么哥哥是变态,你们难道不应该先问问这个人是谁吗?”
“他是谁不重要。”剩下三人异口同声地说。
“没想到你这个人不光脾气不好,连脑子也不太好。”黑发少年斜睨舞酱的手指挑了挑眉稍,“我们不是刚见过面吗?”
舞酱困惑地看着对方,怎么看都不觉得见过:“我们有见过吗?” 
“也对。”黑发少年勾了勾嘴角,“胆子小到还没到顶楼就翻白眼吐白沫不省人事的人,当然记不得我的脸。”

听到自己不久之前的窘态被提起,舞酱拍案而起:“你胡说,我胆子一点儿也不小,也没有不省人事过!”
“呵呵。”黑发少年发出了鞭笞舞酱脆弱自尊心的嘲笑。
恼羞成怒的舞酱发出了振聋发聩的质问:“你到底是谁?!”
面对质问,黑发少年带着轻慢的笑容转过头,从侍者手中接过另一杯红茶,悠哉地品尝起来。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意想不到声音出现在门口:“今天的人好多啊!”
黑发少年听到声音就像是受到了惊吓,不但立刻变了脸色,而且开始全身发抖。
“这些都是新加入的伙伴吗?”面对满满一屋子的人,满头大汗还没来得及换下校服的甜甜酱有些担忧地看了看手里的小提袋,“可是我今天只烤了一个苹果派,恐怕不够大家分。”
“亲手烤的苹果派?”黑发少年顿时抖得更加厉害,以至于杯里的红茶不住地往外撒。

“你没事吧?”甜甜酱见状连忙递出自己的手帕,看到对方面孔的时候稍微愣了一下,“你是……明若皛同学?”
黑发少年难以置信地看着甜甜酱,连声音都在发抖:“你认识我?”
“当然认识,小学的时候我们的班级不是挨着吗?”甜甜酱将提袋放在桌上,“你和那时变化不大,很好认。”
“真、真的吗?”黑发少年甩开手里的东西一脸幸福地捧着脸,任由茶杯和托碟碎在地上,茶水溅满洁白的校服。
“真的。”甜甜酱被这突如其来的反应吓了一跳,哭笑不得点点头。

看到这里,春酱暗中用手肘撞了撞身边的花酱,小声问道:“你有没有觉得这一幕有点儿眼熟?”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但是如果咱们想法一致,那这个人和那位少爷差别还挺大的。”花酱又打量一番名字叫做明若皛的黑发少年,“最起码这个看起来还算正常。”
“但是他们对甜甜酱的反应简直一模一样,你看到他看甜甜酱的眼神没有?看一眼就浑身发抖。”
花酱点点头:“不过甜甜酱认识这个明若皛却不认识那位少爷,这点也不太说得通。”
“问题是一开始我们也没认出这个人是那位少爷。”春酱说到这里再次为难起来,“这么一说我也不太确定了。不管怎样排场和反应这么相似,两个人之间应该有些关系。”

这边两个人还在窃窃私语激烈讨论,那边甜甜酱已经放下提袋:“我还要去换衣服,你们可以分吃掉这个派,不需要给我留。”
“换衣服?”明若皛听到这个词为之一振,但还没站起来就被身边的侍者牢牢按在椅子上,紧接着敢在对方发脾气之前,迅速附在耳边小声说道:“少爷,偷窥是变态的行为。”
明若皛这才恍然回神,带着一脸不甘目送甜甜酱离开。

“咳!”少年轻咳一声端正自己的仪容,重新开口道,“总之,你们要和我一起保护他。”
话题转变太快,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保护谁?”
“当然是田田同学。”提条甜甜酱的名字,明若皛的脸颊不自然地红了起来,但话锋一转红晕消退又变成了黯然,“从那个变态手上。”
春酱最先领悟过来:“那个变态……不会是你哥哥吧?”
明若皛不太情愿地点了点头。

花酱紧接着问道:“既然是你的哥哥,你不能出面阻止吗?”
明若皛不耐烦地瞥一眼大家:“如果我能阻止,就不会来找你们。”
听到这里,春酱略过舞酱和其他三人对了下眼神,转向明若皛:“甜甜酱遇到麻烦我们当然会帮忙,不过你能不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具体一些?如果情况严重,还是要通知甜甜酱的家人比较好。”

“不能通知他的家人!”听到“家人”两个字,明若皛发出了凄厉的喊声,瞬间缩在椅子上瑟瑟发抖。
春酱用求助的眼神看了看四下:“我说了什么吓人的话了吗?”
就在此时,明若皛身边的侍者站了出来:“抱歉,这是我家少爷的心病,他到现在还不能面对,所以由我来解释吧。”

大家纷纷点头,等到明若皛捂住耳朵之后,侍者才正式开口:“少爷家本来与田田少爷家是世交,然而后来因为大少爷年少轻狂时的一些行为触怒了田田少爷的兄长,而导致两家断交。大少爷甚至被驱逐到了国外,至今不敢轻易回家。”
“甜甜酱的哥哥这么厉害?”春酱一脸艳羡。
“可丰先生性格那么好,不像是会赶尽杀绝的人。”花酱却很不解。
“田田少爷的家庭成员比较多,有三位兄长,一位姐姐,一位表面是兄长其实是姐姐,一位表面是姐姐其实是兄长。”

听完这番介绍,大家不禁露出了茫然的表情。
“所以到底是几个兄长几个姐姐?”有那么一瞬,春酱对自己的数学能力产生了怀疑。
即使接受能力强大的花酱也难以马上消化:“不知道,有两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归类。”
“我只知道有六个人,加上甜甜酱应该是七个。”晴酱掰着手指头说道。

侍者对他们的反应表示理解:“这并不是事情的重点,田田少爷家的成员虽然性格各异,但都是很善良的人,即使是下令不准大少爷再踏进田家一步的田家大少爷,实际上也没有做过什么过分的举动。”
春酱不明白侍者为什么又为甜甜酱的哥哥说起了好话:“可他不都让你家大少爷没办法回国了吗?”
侍者无奈地叹了口气:“要对大少爷赶尽杀绝的不是田家大少爷,而是田家大少爷的秘书团。因为对田家大少爷来说我家大少爷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变态,但是对秘书团来说我家大少爷是亵渎了田家大少爷的变态。”

“所以你家大少爷到底做出了什么变态的事?”花酱好奇地问。
侍者偷偷瞥一眼明若皛,见对方没有阻拦的意思才继续道:“每次见到田家大少爷,他都会抑制不住冲动脱自己的衣服。”
春酱将侍者的话直白地翻译过来:“那不就是个变态暴露狂?”
气氛有些尴尬,但对方头没有否认:“总之类似的举动触怒了田家大少爷的秘书团,也连累了留在国内的少爷处处被针对。”

“你们不想把这件事告诉甜甜酱的家人,是因为不想惊动那个秘书团?”花酱大致明白了明若皛的意图。
“没错。”侍者神情复杂地看着明若皛,“少爷得到消息之后也在努力阻止大少爷做出失礼的举动,但还未成年能力终归有限,不得已才想求助各位。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保证田田少爷的安全。”


侍者的态度相当诚恳,大家一时也找不出拒绝的理由,却依然觉得这件事不靠谱。
“就算我们答应帮忙,可我们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万一真的遇到,你有办法对付你大哥吗?”春酱对此深表怀疑。
“你们不需要做什么。”明若皛渐渐恢复了冷静,挥手让侍者拿出准备好的东西,“只需要在打工的这段时间保持警惕,一旦有什么可疑人员出现,就用这个专用的通讯设备联络这次行动的指挥中心,自然会有专人来处理。”

煞有介事的样子令四个人越发动摇。
“你们放心,时薪按这份打工的1.5倍计,警戒解除统一支付。”明若皛再一挥手,合同便和新手机一起递到了几个人的面前。
“早说嘛!”春酱立刻拿过合同,和其他人愉快地研究起来。

就在所有人安静地翻看合同的时候,毛球忽然闯了进来:“不好了,野男人小分队的渣男又出动了!”
这个消息无疑令屋里的气氛变得紧张,少年们一起看向毛球,等待最终号令:“魔法少年们,赶快带上你们的面具,跟我出发吧!”

然而当少年们做好准备冲出房间的时候,却迟迟不见毛球散发出金光。
几个人安静地等了一会儿,舞酱最先开口问道:“毛球,不传送吗?”
“那个……今天的状况有些特殊,传送不了。”毛球捂着肚皮说,“所以我们只能换个方式去现场。”
“不会是要走着去吧?!”春酱立刻想到了最坏的结果,赶紧掏出防晒喷雾又补喷了一层。
“现在没时间解释,快上车吧!”毛球跳起来拉开等在路边的出租车门,“路上我再慢慢说。”

春酱左右看了看:“这里就一辆车,我们这么多人怎么坐。”
“我跟司机师傅说好了,他说我上车一动不动的话,可以算作毛绒玩具,不算乘客。”
“那人数也不对,出租车限乘四人。”春酱一个一个帮它数,“我、花酱、晴酱、舞酱,还有甜甜酱,我们这里一共有五个人。”
“糟了,我把舞酱忘记了。”

听到这话,舞酱愤怒地质问道:“我有那么没有存在感吗?!”
“你不失恋的时候,确实没什么存在感。”然而毛球的回答,更加令人心痛。
“不要一天到晚失恋失恋的!”舞酱气急败坏地跺着脚。
“好了,时间宝贵。”春酱不耐烦地把舞酱挡开,“现在怎么办,再去找一辆?”
毛球为难地抓抓肚皮:“可是两辆出租车的经费有点儿多,不知道能不能申请下来。” 
“这样好了,我单独去找一辆出租车跟在你们后面,不需要从经费里面出。”甜甜酱主动提议。
“这怎么行?”毛球却不肯答应,“衣服都是你自己准备,这样对甜甜酱太不公平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再磨蹭下去野男人都跑光了。”春酱烦躁地催促道。

就在此时,陪着明若皛出来的侍者走到近前:“田田少爷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做我们的车。”
“太麻烦你们了吧?”甜甜酱不好意思地说。
“没关系,如果您能来坐车,少爷会非常高兴。”侍者躬身行礼,态度十分虔诚,“所以请您务必赏光。”
甜甜酱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车边的明若皛,只见对方正满脸期待地看着这边,这才欣然接受:“既然这样,就打扰了。”
“等一下。”临走之前他被花酱叫住,“还记得我们几个的电话吗?”
“记得。”甜甜酱不明所以地点点头。
“那就好,万一遇到骚扰,一定联络我们,我们会赶过去救你。”

甜甜酱没有听懂花酱的意思:“你指什么骚扰?”
“就是你讨厌的事情。”晴酱插嘴道,“比如裙子被掀开,丝袜被抓破,内裤……”
“够了晴酱。”春酱及时出面用饼干堵住晴酱的嘴,“你再说下去就不是骚扰的范围了。总之甜甜酱一个人多小心,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及时联系我们。”
甜甜酱点点头:“谢谢你们为我担心,我会小心的。”

之后大家分别上车。
“我还是很担心甜甜酱。”车子启动之后,毛球仍然放心不下,“早知道应该跟他一起,这样还能不用装毛绒玩具。”
春酱不以为然地冷哼:“你觉得自己真能上明若皛的车?” 
“为什么不能?”
“因为那位少爷根本容不下除了甜甜酱的其他人。”花酱打了个哈欠解释道。
毛球挺起自己的肚皮:“我不是其他人,我是魔宠。”
春酱对它的自信嗤之以鼻:“魔宠也一样,只要你不是甜甜酱。”
毛球理解不了春酱的意思:“为什么,难道甜甜酱会被欺负?”

“他又不是瓷娃娃,比那个讨厌的少爷壮了不知道多少倍,哪那么容易被欺负。”舞酱不以为然地说,“倒是你,该解释一下为什么不能传送,只能坐车的事了吧?”
毛球只好暂时放下甜甜酱的话题,困扰地揉揉肚皮:“因为这次的渣男是野男人小分队中最为棘手的。”
“有多棘手?”听它这么一说,其他人也很好奇。
“非常非常棘手,虽然属于野男人小分队,但他的出现带来的负能量非常少,所以我没办法准确定位。”
“就算有足够负能量,你每次的定位也没多准确。”舞酱抱怨道,“不是上房就是下水道。”
“哼!”毛球浑身的茸毛都炸起来,气哼哼地对舞酱说,“等我进化成了白金光,看你还敢不敢小看我。”
春酱替它顺了顺毛:“放心,我们都等不到那一天。”

“你们不觉得这车开得有点儿太慢了吗?”倚在车门上昏昏欲睡的花酱强打精神问道。
“没办法,现在是晚高峰。”春酱酱看了下时间,“而且这个方向,似乎是朝市中心去。”
“这样下去,下班之前能赶到吗?”花酱换了个姿势继续打哈欠,“我可不想加班。”
“我倒无所谓,反正今天没安排,而且能拿加班费。”春酱无所谓地说。
舞酱不满地看着他们:“你们能不能有点儿责任感?好歹我们也是去救人。”
“责任感值钱吗?能当饭吃吗?”春酱白一眼义正言辞的舞酱,“说句难听的,女朋友和正义感之间你选谁?”
“当然是——”舞酱拖了半天长音才小声地说出真正的答案,“女朋友。”
花酱不怀好意地搭腔:“不过你得先有一个女朋友。”
“我有很多女朋友!”舞酱气势汹汹地喊出这句话之后又痛心疾首地补充,“曾经。”

“啊!”上车之后一直闷头吃东西的晴酱这时忽然发了声,“那位少爷的车不见了。”
“什么?!”其他人纷纷回头寻找,果然之前一直跟在后面的豪华轿车不知什么时候消失了。
毛球急得快要哭出来:“怎么办?甜甜酱不会被绑架了吧?我们不去找渣男,先去救他吧!”
“不用慌。”春酱气定神闲地掏出手机拨通甜甜酱的号码,简短通话之后一脸阴沉地挂了电话。
“是甜甜酱吗?他现在在哪,有没有危险?”毛球焦急地问道。
春江心有不甘地环视出租车:“那位少爷嫌开车太慢,换了直升机去现场。”

等到几个人好不容易到达现场,还没来得及找甜甜酱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慑住了。只见繁华的商业街上打了一个高台,正有人站在高台上向四处抛洒着什么,而高台下面被人群团团围住,上面每一次抛洒,下面就发出感叹和尖叫。
“就是他!”毛球一眼认出了高台上的人,“他就是渣男小分队最棘手的角色——撒币败金人!”
说话间,高台上的男人抛洒出一大捧硬币,闪亮的钱币如同雨滴一般下落,引来周围人群的哄抢。
此情此景,大家不禁感叹:“真的是撒币!”

“难怪没什么负能量?”春酱顿时明白了这个渣男棘手的原因,“能白捡到钱当然不会有什么怨念。”
“但是很危险!”毛球指着被称为撒币败金人的渣男警告大家,“就是他,几乎每次做这种事都会引发踩踏事故,还有人为此受了伤。不过因为捡到了钱,几乎没有人对他产生怨念。”
“现在想要阻止也很危险吧?”花酱担忧地看着因为一波波硬币雨而变得狂热的人们,有些为了争抢甚至开始互相拉扯推搡。
毛球也很着急:“但是不阻止的话,肯定会有不少人受伤。” 

“无能的贫民,还不快来感激本大爷的施舍!”随着人群的狂热,高台上被称为撒币败金人的渣男也越发嚣张,一边挥洒硬币一边自命不凡地叫嚣,“好好品尝一下被金钱砸脸的美妙滋味吧!”
即使是一向拜金的春酱,听到这些话也相当的厌恶:“只不过是几个硬币而已,有什么了不起。”
“也不只是硬币。”晴酱掏出自己钻进人群抢来的一把游戏币,“还有很多其他代币。”
“那不就更不值钱了?”
花酱翻了翻晴酱手里的的游戏币:“恰恰相反,这些代币比单纯的硬币价值更高,而且我记得这家游戏厅是连锁的,代币能够兑换回现金。”
花酱看向晴酱:“所以你要去换钱?”
晴酱收好游戏币:“不是。这个周末我要和小晴约会,行程里正好有这家游戏厅,这些应该够我们玩一天。”

一旁的舞酱艳羡地瞪着游戏币:“周末约会……真好。”
晴酱误会了其中的意思:“你也可以过去捡,地上有不少被漏掉的。”
花酱拍拍晴酱的肩膀:“他缺的不是游戏币,缺的是约会对象。”
“你们不要再讨论约会了,人群里已经有人开始打架了!”毛球的喊声唤回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家纷纷回头,果然看到有些人的肢体接触从拉扯推搡变成了互相攻击。

然而高台上被称为撒币败金人的渣男看到这样的景象越发兴奋,更加卖力地撒币:“哈哈哈……对,就是这样,让我好好看看你们这些贫民贪婪的嘴脸!不就是钱吗?本大爷有的是!”
“快住手!”毛球跳着脚朝高台大喊,但声音淹没在人群中根本传不过去。
高台上被称为撒币败金人的渣男依然沉浸在自我陶醉之中:“本大爷就是要向你们这群贫民证明,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谁知话音刚落,一道金光闪过,正中撒币败金人的脸!
“是金砖!”春酱揉了揉被闪疼的眼睛,顺着金光的来源寻找,立刻在马路对面高端商场三楼的露台上,找到了手执金砖的身影。
“有钱可以为所欲为……”只见明若皛手握金砖脚踩栏杆,口中的喃喃自语带着无限幽怨,“那是你还见得少!要知道在比你更有钱的人眼里,你的钱不过是一堆废纸!”
说话间金砖如落雨般砸向高台,而且砖砖命中。

“不愧是有钱人之间的对决……”台下的大家看得目瞪口呆。
“花酱,怎么办?我想上去挨砸!”春酱盯着飞来金砖蠢蠢欲动的同时向花酱求助,“感觉被砸中也值!”
“不值。”春酱指了指不知何时围在高台周围抵挡群众的黑衣人,“金砖肯定要被回收,你被砸中最多算个拾金不昧。”
“白砸可不行!”春酱如醍醐灌顶般恢复理智,“还好我没冲上去。”
“不过我觉得撒币的有点儿可怜。”舞酱惋惜地看着接连被砸中再也没能爬起来的撒币败金人,“不会被砸蒙了吧。”
花酱赞同地点点头:“我觉得以那些金砖的量,砸死都有可能。”

可是这边的露台上,明若皛还没有停手的打算,看着在高台上痛苦滚动躲避挨砸的男人,心中的怒火越烧越旺,索性扔掉手里的小砖:“拿五公斤的来!”
“少爷,五公斤的您扔不动。”侍从好心提醒道。
“扔不动就用炮打!”明若皛歇斯底里地喊道,“今天我要把那家伙砸成肉泥!”

“不可以!”随着一声高喊,盛怒之下的明若皛忽然落入了一个温暖宽厚的怀抱,仿佛置身冬日里暖炉旁,身心都瞬间放松下来。稍一抬头,便能看到甜甜酱担忧的表情。
“不可以做这么残忍的事。”甜甜酱贴近他的耳边叮嘱。
烘焙甜点的醇香混合着沐浴过后的清新体香在身边飘散……明若皛陶醉的瞬间两眼一翻,直接昏了过去。

从没见过这种反应的甜甜酱也吓得变了脸色:“你、你没事吧?!对不起,我没有很用力。”
“田田少爷请放心,我家少爷只是开心地睡着了。”旁边的侍从赶紧接过明若皛,“您的门禁时间也快到了,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吧。”
“真的吗?”甜甜酱不太信任地盯着侍从,可是时间确实不允许自己继续逗留,“他不会有事吧?”
“我以人格担保,少爷决不会有事。”
有侍从一再保证,甜甜酱也不好再质疑:“希望他好好休息,我会去探望他的。”
“如果您能来,我们将感激不尽。”侍从架着明若皛深鞠一躬,“需要送您回去吗?”
“不劳烦了,我家离这里不远。”甜甜酱谦和地笑笑,“再见。”

“所以现在怎么办?”眼看着大批黑衣人疏散人群回收金砖,舞酱有些茫然。
“还能怎么办?下班。”花酱揉揉肩膀,“站了这么久,好累。”
春酱惋惜地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可惜没到加班。”
晴酱的收获最多,心满意足地揣着满口袋的游戏币:“肚子好饿。”
“甜甜酱,明天见!”毛球看到了马路对面的甜甜酱,蹦跳着打招呼。
“大家明天见!”迈着轻快的步子,甜甜酱消失在人来人往的街角。

不管怎么样,我们的魔法少年依然替大家迎来了美好的结局,发扬了爱与正义。
请让我们用可歌可泣的歌谣来感受他们的精神与力量:绿头发的春酱战力高,蓝头发的晴酱下手快,黄头发的花酱溜得早,红头发的舞酱没人要!
“……”
没人要!
“……”
没人要!
“……”
没人要!
“到底有没有完,我都不理了还不行!”
嘻嘻,没人要!
作者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已经是最后一章了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