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序章(2)
作者:桐生凛 [更新时间] 6/12/2018 10:03:16 AM [字数] 3438
 我提着电脑包慢慢悠悠地走上楼梯,虽然我唯一的上司绝不会斥责我迟到,但我觉得对待工作还是要尽职尽责。

 一个高大的男人(相对于我而言)雕塑一样笔直地杵在门前。

 我当然不可能忘记他——雷奥·布兰斯,新调来的警员,也是xx分部的第三名正式成员。我不否认我对他抱有敌意,但也没有到势同水火的程度。

 “早安。”

 他应该是因为没有钥匙才被堵在门口。现在要入冬了,气温很低,我还蛮同情他。

 “……早安。”

 看起来并没有被寒气影响(后来我才想起他是北欧人),他转过头跟我打招呼,那双眼睛的颜色实在过浅,透明得像沾满晨露的薄玻璃。

 即使我对他没什么好感,也不得不承认他越看越有魅力。

 我把包夹在腋下,活动了一下麻木的手指,掏出钥匙开了门。

 布兰斯却没有进屋,反而是在确认我已进去之后,顺手关上了门。

 “怎么回事?”

 我大惑不解,不由得发出询问。

 “还有三十秒。”

 门板后面,他的声音有些失真。我摸不着头脑,只好把大衣挂到衣帽架上,回到自己的桌前坐着。

 三十秒?什么三十秒?是什么定时装置吗?就算再无谋也不会在警署布置炸弹……

 留给我的思考时间太少,他很快就若无其事地推门进来了。

 这个来自挪威的精英警员定定地注视着墙上的挂表,从头发丝到脚趾尖都散发着浓浓的愉悦气息。

 出于好奇,我也忍不住转头看去。

 指针稳稳地对准了九点,一分钟也不多,一分钟也不少。看他这样自满的模样,估计是连一秒的误差都没有吧。

 我抽搐着嘴角,怀着最后一丝希望问道。

 “你有这里的钥匙么?”

 “有,”布兰斯扬了扬手中的钥匙串,“这是维拉埃斯部长给的。”

 也就是说,这货手里攥着钥匙,顶着刺骨的寒风,硬是要等到准点的上班时间才进门。

 ……

 ……

 神经病啊。

  ……

 自打我确定了雷奥·布兰斯的精神问题之后,我对他和善多了。

 所以,当他憋着一口气,终于压抑不住内心的波动,开口问我的时候,我也宽宏大量地回答了他。

 “这个衣服,”我指了指身上的红色功夫装,“是功夫装哦——来自中国的。”

 “功夫?”

 他的发音意外地字正腔圆,我当初要板正自己“kongfu”的音还费了很长一段时间呢。

 “是啊,怎么了?”

 布兰斯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我好一会儿,又围着我走了几圈,眉头微微皱起,像是在纳闷着什么。

 老实说,我对自己的装扮很满意。上梁不正,下梁稍微歪一点也是理所当然的吧——老大不穿警服,小弟自然要紧随其后。

 “嗯……” 布兰斯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那么,失礼了。”

 紧接着,就是一记瞄准我膝弯处的凌厉腿击。

 即便我没有防备,也凭借着出众的神经反应速度躲过了攻击。

 “啊,原来如此,能在那个男人的手下任职,多少不会太逊。”

 虽然没有打中,但布兰斯却很高兴的样子。

 “同样的话也奉还给你,想和那个男人作对,你也不简单嘛。”

 我哼笑一声。

 ——在他来之前就解决掉吧。

 察觉到对方与自己的心意相同,二人不约而同地露出了了然的笑容。

 狭窄的空间中,两人展开了殊死搏斗。

 ……

 原本应该是这样的,或者说,不是这样才不合理。

 我趴在地板上,深沉地思考着。

 鼻端萦绕着芝士与红肠的浓郁味道,八成是把脸跌到昨天吃剩的披萨盒上了吧——虽然黏糊糊的食物残渣很恶心,但总比直接与大理石亲密接触、摔到毁容好些。

 通过腿部传来的疼痛判断,果然布兰斯击打的是我的膝盖部位。

 “……没事吗?”

 布兰斯把我翻了个面(他竟然是用单手做到的),用手帕擦掉了我脸上的污垢,我这才勉强睁开眼睛。

 他的睫毛不安地颤动着,一副想说什么、又不敢说的模样。

 女性的话,可能会被这样的光景所打动,但很遗憾,我是个地地道道的男人。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不发一言。

 “咳、我很抱歉,我是说、对不起……”

 我换了个角度,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布兰斯更加局促了,试图将头转到侧面去躲避我的视线,但又马上被他自己硬生生扳了回来,大概是觉得这是他的责任吧。

 “我从没想过……但你说你穿的是功夫装——你知道的,不会功夫的人一般不这么穿……”

 “这是个人爱好。”我翻了个标准的白眼。

 “哦……”他把白手套卸了下来,跟手帕一起随手扔到了旁边的垃圾袋里,那双在我看来没有什么脏污的丝质手套划出一个完美的抛物线,“我记住了,梁警员,很抱歉冒犯了你。”

 我用手扒着旁边的办公桌,麻利地站了起来。

 “没事,也是我没说清楚。”

 这套装备确实会给主人带来麻烦啊……记得当初和老大第一次见面时,他什么都没说,跑过来就给了我一个过肩摔。

 布兰斯从口袋里掏出一副新手套,一边扯着上面的褶皱、一边偷偷瞄着我。

 “怎么了?道歉的话就不用继续了,我不是那种非要得到好处才肯罢休的人。”

 我拍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土。

 “不、只是……我刚刚使的力,普通的成年男子的话,最多只会跪坐下去而已……”

 怪不得他这么在意。

 可怜的雷奥·布兰斯,从小应该就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吧。估计,除了沙袋以外,我是他打的第一个不会还手的物品。

 “我坐了三年办公室,下盘不稳。”

 当然了,腰椎啊、颈椎啊、肩膀啊、手臂啊、也没有哪里是稳当的。

 擦亮眼睛看着吧——打死也不健身,这才是黑客的骨气。

 ……

 我一屁股坐在自己的桌前,把电脑包里的各类零食一股脑全倒了出来,原本鼓鼓囊囊的包马上干瘪了下来。

 经过刚刚的事故,我觉得布兰斯还算是个有礼貌的好人,本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原则,我打算和他共享这些零嘴。

 “布兰斯警员,你吃不吃……你干嘛呢?”

 他用两根手指把那个被我轧出人脸倒模的披萨盒拎到了半空中,正颇为好奇地研究着。

 真是智障儿童欢乐多啊,我感叹道。

 “嘿,只是昨天中午留下的披萨盒而已,比起这个,还是来袋玉米片吧——你吃芝士的,我吃烧烤的。”

 其实我蛮喜欢芝士,但现在脸上仍残留着余味,多少有点恶心。

 “什么?”布兰斯咔哒咔哒地转过脖子活像看见了世界末日,“披萨可以装在盒子里吗?”

 “……不然呢?”

 “那样不会倒扣过来吗?就不能吃了。”

 这是哪里来的贵族老爷吗?!

 “你……吃过外卖披萨么?”我战战兢兢地问道。

 “什么叫外卖?”布兰斯无辜地看着我。

 我不说话了,撕开一袋玉米片,默默地吃着。

 根据我的经验,要是理了他,那就会变成十万个为什么问答现场了。

 果然,布兰斯很快就转移了目标。

 “好了,我知道这是食品的包装了。但昨天的垃圾怎么还留在这里?”

 “懒得扔。”我挖挖鼻孔,言简意赅地抛出三个字。

 一开始就是很简单地先堆在那里,想着下班后就扔,过了几天,就盘算着凑足大数一口气处理,再过几天其中混杂了其它垃圾,是在懒得分类,就干脆放着不管了。

 说起来不太光彩,像“刑警垃圾堕落史”这类的标题连八卦小报都不会登。

 布兰斯紧皱着眉,又踮起脚去够垃圾堆顶部的文件夹。

 “不!”我吓得站了起来,“它一直保持着完美的平衡状态——除非你想毁了这个后现代艺术品!”

 显然布兰斯不能理解这种过于高端前卫的美丽,他毫不留情地把一份文件一点一点地拽了出来。

 垃圾山狠狠地抖动了一下,到底是稳当地立住了。

 由各种外卖盒作为支架,码放平常看完后懒得重新入库的卷宗,再在空隙中塞上几个汉堡纸团。我和老大凑在一起研究了大半天,我还用电脑模拟了效果图,会有这样优秀的成就也是理所当然的。

 “梁警员,虽然我还有很多疑问,但恐怕要推迟一会儿了。”布兰斯盯着落满了灰的档案袋,“现在,请给我两小时时间。”

 他以超常的速度拆解着垃圾山——大大小小的盒子被按扁,用绳子捆起来;废纸被展平,整齐地放在一边;沾上油污的卷宗也换上了新的牛皮纸袋。

 我机械性地往嘴里塞着玉米片。

 这是什么世界第十好几号奇迹吧?连外卖都不知道是什么的家伙打扫起来这么利索?!

 起先还以为你是哪里来的有钱大老爷,现在看来根本就是男仆……

 等到他把最后一批文件入库,已经将近正午了。

 布兰斯轻舒了一口气,拍拍手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他又换了一副手套)。

 我啪啪啪鼓起掌来。

 如果不是我知道莉因长官心如铁石,八成要误认为她对老大芳心暗许——缺个打杂的?没关系,马上就给你调个跟班过来;办公室脏得像狗窝?没关系,分配一个年富力强长得帅的保姆就可以了。简直比亲儿子都亲。

 但现在对于警员梁来说最重要的不是这个。

 我蹭地一下站起来,上前几步紧紧握住布兰斯的手,哽咽道:“苍天有眼啊,终于让我等到了一个干净整洁的同事!从此以后,你就是我最亲的人,布兰斯!不,雷奥!”

 “哦、哦……”

 可能是被这过分的热情所惊吓,雷奥露出了难以形容的困扰表情,并拼命地试图把自己的手抽出来。

 “哟,梁!今天我们……”

 就在我们进行拉锯战时,一个嘹亮的声音响起。

 人未到声先到,几秒钟以后我才看见老大扛着他的摩托车兴致勃勃地踹开大门。

 “……”

 “……”

 “……对不起走错了。”

 那担负着一辆摩托车重量的健硕身形以令人无法想象的敏捷度向后一跃,车头一甩,把门严严实实地拍上了。

 ——给我回来啊混蛋上司!
作者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已经是最后一章了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