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一十一章
作者:听风叙 [更新时间] 2018/6/11 20:30:44 [字数] 2035
第十一章

其实也不怪罗亦辰不喜欢他,当初两人一见面,罗小少爷就在他手上吃了亏,之后进了傅家,他跟罗琪琪是亲戚关系,他又跟傅鹏举玩的好,听说了罗琪琪母子跟他们母子错综复杂的关系,自然而热对他就会多了几分偏见跟敌意,只是傅念文现在谨慎很多,他不希望因为多出这个人而影响了自己的复仇计划,所以为了不节外生枝,他对罗亦辰的态度是能避则避。
罗亦辰的家世他听罗琪琪跟奶奶说过,罗家手里是攥着兵权的,论势力远比他家舅爷还要大上几分,罗亦辰是家里的小儿子,因为身体不好,家里上下格外宠着,这次不知是出了什么意外人来了这里,罗家回复的电报里千叮咛万嘱咐,请傅家务必将人照顾好,他们会尽快派人来接,至于傅家,罗家必然铭记这份恩情以当厚报。
恩情不恩情的与他无关,傅家是不是会借着这次更上一步也跟他无关,傅念文很清楚二娘执着于傅家产业是为了什么,得不到丈夫的关爱,得不到丈夫的体谅,也许将傅家家业留给自己的儿子就是她在傅家身份地位唯一的证明,可这份证明却又是那么的可悲,财富永远也换不来爱情,更换不来爱人的心,就像母亲疯了十几年一无所有,而父亲爱她如故,而二娘为了傅家兢兢业业的操持打算,却依旧得不到不爱他的人哪怕多半分的关怀,所以既然二娘想要家业他自然没有伸手的理由,更何况这份家业他本就也没想要过。
避开罗亦辰是不想徒惹麻烦,更不想让罗琪琪跟罗家人误会,只不过他越是想避开,罗亦辰却似乎对他越有兴趣。
罗亦辰觉得这个“念文表哥”真的挺有意思,听说是小时候在山里如野人般长大的,直到前段时间才从山上下来,可就是这个背地里被人叫野孩儿的傅念文,傅家的小少爷,内里却是能文能武,不能说出口成章学富五车,但文采胆识却远不是自己那养尊处优的鹏举表哥能比的,至于能武,傅念文表面上永远一副斯文的模样,但真跟他交过手的罗亦辰却知道,这个傅念文斯文的外表下,其实身手十分了得,不然也不可能那天三两下就将自己制服,自己虽然不勤于练武,但为了保命防身,父亲跟大哥可是着意请人按着自己的体质教过些防身手段的,即便这样那天晚上他也没能从傅念文手下逃脱,而且莫说自己,只怕大哥来了真要动上手也未必能从傅他手上讨到便宜,所以就算傅念文故意藏拙敛慧,只要细心观察有些本质上的东西是遮盖不去的。
而且傅念文为人有些冷淡,除了自己母亲,对傅家所有人都是冷冷淡淡的,总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既不会因为父亲的赞扬而欣喜,也不会因为傅鹏举的刁难而恼怒,对所有人都有礼有节,却又总像带着一层无形的冰壳,将所有人拒之在自己的范围之外,既不会冻伤人,却也不会让人靠近。
罗亦辰虽然很不想承认,却也不得不说这个“野人”表哥,还真比一般的富家公子更有几分气质,就拿今天来说,定制的西服被那颐长笔挺的身形撑起,显得人腰细腿又长,看着傅念文穿过月洞门,随手翻上礼帽,穿过庭院不见了身影,罗亦辰也起了好奇心,呷了口茶,准备跟上去看看傅念文出去干嘛,只是还没到门口,就被罗琪琪派的下人堵了回来。
郁闷的看着堵在门口却满脸讨好的下人,罗亦辰烦闷的踢着院子里的花石,虽然知道罗琪琪也是因为父亲跟大哥的关系这么看着自己,心里还是依然不爽。
傅念文出了门,确定自己身后没有人跟着,去银行取出一些自己前些时日刚用股票兑换出来的银票,转身去了镇上的云峰茶楼,被小二领着上了二楼,转角的雅间里已经有人等候多时了。
见他推门进来,本来坐着桌边的杨三赶紧起身。
“爷,您过来了?”
“嗯,事情谈的怎么样了?”
“放心吧爷,都谈好了,今天就能签了合同,价格比您预估的我又给下了一成。”
挑挑眉,傅念文没想到杨三为自己做事居然还能这么尽力,不过用人需要赏罚分明,想收拢这样的人,自然要恩威并施。
“好,一会儿,你替我过去让他们把这份合同签了,这事我就不出面了。”
“是,知道了。”杨三现在对傅念文早已在无形中信服,不单是他的狠辣,更多的是因为他手腕做派,他曾悄悄打听过,傅念文其实就是傅家失散多年的长少爷,可傅家根基再深,对这个长子再有所亏欠也不可能让傅念文出手如此阔绰,这茶楼说买就买,可见傅念文身上有很多自己甚至傅家都看不透的地方。
不过几盏茶的功夫,杨三就拿来了地契跟转让合同,傅念文随手收到了包里,顺手又从包里抽出一沓钱推到杨三面前,阳光透过窗棂落在那修长的手指上,推钱的动作仿佛带着无尽的诱惑。
“爷,这是?”看着那厚厚的一沓钱,杨三眼睛里都在放光,不过到底没敢直接伸手,小心的问道。
“当初虽然是逼着你给我卖命,但你既然做的好,我自然也不能亏待了你,我不是个赏罚不分的人,你若能一直忠心对我,自然能从我这里得到你该得的。”手指在那钱上轻敲了两下,傅念文嘴角挂着少有的笑意。
“是,是,爷,天地可鉴,我对您绝对的忠心。”看着那修长的手指收回,杨三知道这钱是自己的了,笑的弯了眼。
轻轻转动茶盏,呷了口茶,让略涩的茶水从舌尖缓慢滑进喉咙,品过回甘,傅念文才出声。
“••••••忠不忠心不是嘴上说的,我只看你日后的表现。”
“明白。”
杨三应得底气十足。
傅念文却望着窗外的阳光想,既然准备好了,也该开始了。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