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九章
作者:听风叙 [更新时间] 6/11/2018 8:30:04 PM [字数] 1722

第九章
后半夜张淮从破屋中醒来,挣扎着爬出去门去求救,可这地偏僻哪有什么住户,就算有几家,半夜也没人敢出来应门,他只能拖着一条瘸腿跌跌撞撞的往大路上走,期待能碰见什么人也好救自己一命。
他那一条腿彻底被傅念文打废了,好不容易钻出小巷一个没站稳就摔在了马路中央,月色不算明朗,他倒在地上混在夜色里不容易分辨,一辆疾驰的马车就险些从他身上直接碾过去,幸亏驾车的人眼尖,临近了跟前看见地上有个人挣扎起身,死死拉住缰绳才没把人直接给碾死。
“他妈的,死不会死远点,草!”
“大爷,救命!我遇见歹徒了,求您救命。”
“滚滚滚!”赶车的人不耐烦的挥了挥马鞭。
“大爷,您捎我一程,捎我一程,我有钱的,我给你们钱,你把我带到医馆就行。”张淮哀求着。
“别多事。”见张淮递出钱后同伴似乎有些心动,坐在车辕上的另一个人压低了声音警告。
被同伴的话说的一机灵,驾车的人把眼睛从钱上挪开,挥手给了犹自挡在车前的张淮一马鞭。“滚一边,别耽误大爷赶路。”
求救不成还被抽了一鞭子,张淮抱着腿倒在地上,看着绝尘而去的马车,恨不能骂上这一辈子能说的所有脏话。
只是张淮跟驾车的人都没注意,就在刚才他们纠缠的时候,一个灵巧的人影从车窗里一翻而出,虽然手被绑着,嘴上也塞着东西,但丝毫没有影响那身影的行动速度,三两步窜进了一旁的暗影里,直到看到那马车走远,躲着的人才抬手拽出嘴里的破毛巾,用牙咬开了手上的绳子。
揉了揉发酸的腮帮子,阴影里的人打量了一眼还在哀哀叫的张淮,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跑去,不是他不想救这位算是他“救命恩人”的人,而是这恩人明显是被什么人寻了仇,那条腿断成那样,不将养个三五月地都下不了地,这次对自己下手的人来头不小,他如果真跟这个人扯上关系,只怕到时候这恩人就不是断腿这点小事,说不得就得断命,为了“恩人”的安全着想,那人脚下抹油溜得更快了。
本来并不想接手学习家里的制茶生意,但拗不过父亲的执着跟母亲的劝说,傅念文最终还是不太情愿的跟父亲去了茶园,只是这次没在像梦里那样过于显慧,而是稍微藏拙,毕竟不管是先前的梦里还是现今他都对傅家的产业没兴趣,也没有要跟傅鹏举抢夺家产的意思,他已经想好了,等恶人都得了报应,他就带着母亲跟小蓉离开这里,四处走走看看山河风景,等哪天遇到了想留下的地方,就在那里定居住下,奉养母亲终老,跟小蓉和和美美平平淡淡的过日子。
所以当傅念文整理完当天的东西准备从茶室离开,一推门居然没推开的时候,心里顿时有把傅鹏举拖来打一顿的冲动。他都没招惹沈静芳了,这混小子居然还敢把自己锁在茶室。
本来他想砸了窗户走人的,但想想还是坐下等半夜父亲找过来,倒不是想继续上演什么苦肉计,而是他现在好歹是傅家的大少爷,真的砸了茶室的窗怎么也有点说不过去。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这次没等来父亲,却等来一个陌生人。
“什么人?”眼看着一个人从外面拉开木门蹑手蹑脚的走了进来,傅念文想都没想一步跨过去将人堵住,傅家茶园夜里上锁,连工人都不准进入,这半夜会来这茶园茶室的人绝对不是什么好人,必然另有企图,听母亲说过偷艺掉包的事,傅念文本能断定来人不怀好意。
闯进茶室的人也没想到茶室里会有人,傅念文出声的那一刻,来人自己都吓了一跳,等看清眼前是个身量颐长的年轻男人,被吓的砰嗵乱跳的心才渐渐平稳下来。
“少爷只是路过,错过了宿点,来这借个宿而已。”来人心中叹气,他怎么这么倒霉,好不容易找了个能歇脚的地方,还没来得及庆幸今晚不用露宿荒野,没成想这茶室里面竟然还锁着个人。
“借宿?这荒山野岭的,你是要走哪条路才会错过宿点?”傅念文自然不会信他的说辞,自家茶园只一条路,来人的借口明显拙劣了些。
“本少爷说是借宿就是借宿,你管那么多!”借口被戳破,来人干脆一梗脖子。
“这是我家的茶园我自然要管,既然你不肯说实话,那就跟我去见官,到了警察局由得你慢慢说。”虽然眼前这人模样狼狈,但身上衣着不俗,傅念文也吃不准这人底细,一伸手就要将人拿住。
只是没想到来人刁滑的很,他刚动手,那人身形一矮就要往门外窜,怎么可能让人逃脱,傅念文急追几步,一把抓住那人后心,向后一拽将人拽回门里,挡开那人的肘击,反手一压,抬脚踢上那人膝窝,趁着那人重心不稳,三两下将那人擒住了双手按在了地上,而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父亲焦急的呼唤。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