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八章
作者:听风叙 [更新时间] 2018/6/11 20:29:39 [字数] 2017
第八章

绕开傅鹏举跟沈静芳,傅念文悄悄出了傅家,上次那伙痞子本就是镇上的,要找他们倒是容易,只不过那伙痞子最近似乎收敛了很多,此时正聚在一个茶铺喝茶,为首的杨三似乎恢复的不错,已经看不出来腿上曾被戳了个血窟窿。
站在巷角,傅念文捻了颗小石子,山上打猎了练出来的准头让石子准确的落在了杨三的后脑。
本来好好地喝着茶,却被人在脑袋上偷袭了一记,杨三一脸恼火的捂着脑袋回头就要开骂。
“妈的,哪个不长眼的偷袭你杨爷••••••”
话未说完,就看见站在暗处的傅念文,杨三吞了口口水把后半段话给吞回了肚子里,此时的傅念文一身长衫,斯文少爷打扮,跟以往山里粗野随性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也许是当初傅念文给他留下的威慑太深,以至于别说认错,就算此时看见傅念文杨三脸皮都忍不住抽搐了一下,腿上已经愈合的伤口都觉得又隐隐抽痛了起来。
见傅念文对着自己勾勾手指,杨三赶紧起身跑了过去。
“爷,您有什么吩咐?”
“帮我找个人。”傅念文微微退了一步,更加站在阴影处,他现在还不希望别人知道自己跟杨三这帮人有交际。
“您说。”杨三恭谨地道,心里却不免思量傅念文的身份,怎么只是短短几天傅念文就变化如此之大,不说别的,单看这身上衣服的料子,都不是寻常人家买的起的,也就镇上几家大户人家才能穿的起的。
傅念文从怀中掏出自己画好的画像,他画的也许不够好,但却足够辨识了。
“行,这就去给您找,只是找到了,我该怎么告诉您?”接过画像,因为吃不透傅念文的身份,杨三也越发恭敬了些。
“我会来找你,找到了把人给我盯紧了,别让他发现知道吗?”
 “好,知道,您慢走。”
交代完事,傅念文示意杨三可以走了,自己也转身离开,杨三躬了躬腰,这才转身回了茶铺。
要是痞子办事有痞子办事的门路,傅念文本来算着给他们三天的时间,结果第三天他去找杨三的时候才知道,他们只用了一天就把人找到了,之后的两天一直跟着人,这两天别说张淮住在哪,见过谁,就连他几点吃的饭,去了几趟茅房都摸得一清二楚。
听着杨三给自己报告,傅念文掀了掀嘴角。“干的不错。”
“给爷办事自然尽心。”杨三讨好道。
“今晚带上你的人,把人给我绑了,记得把脸蒙上别让他瞅见你们的底细。”傅念文嘱咐。
“放心,爷,保证给您办妥。”
“我记得你有个外地口音的手下,今晚一起带着,去吧。”
看着杨三离开,傅念文无意识的摩挲着手指,暗道,袁叔,不急,我先去给你收点利息。
张淮觉得自己也是倒霉,本来是想再套个肥羊捞上一笔,没成想肥羊没套到,反倒是自己眼看着要到了家门口被人套了麻袋。
傅念文是跟在杨三等人身后进的破屋,看着地上不断蠕动的麻袋,抱着手臂对着杨三扬了扬下巴,杨三给身边的手下使了个眼色,几个小痞子立时会意,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因为怕他喊,杨三他们套麻袋的时候事先给张淮封了口,所以任凭小痞子们如何踢踹,麻袋下也只传出呜呜咽咽的惨哼。
见打的差不多了,傅念文抬手示意小痞子们住手,抬手给了两个人两颗枣,让他们含在嘴里。
其中一个小痞子会意地含着枣,按着傅念文交代的道。
“这瓜怂就是丁大头木有错吧?”
“没错没错,就是他。”另一个小痞子赶紧压低声音接道。
“这怂货以为跑到这呢就找不到他咧?个锤子,还不是让呢给找到咧,给呢打,让他知道知道偷爷的东西是什么下场。”
听着两个小痞子一唱一和的做完戏,傅念文微微竖了竖拇指,给了两人肯定的赞赏。示意其余两人又上去踹了几脚。
他不能把张淮打死,更不能让张淮跑掉,所以才会让小痞子们做了这出戏,让张淮以为,他们是找错了人,他替人背了黑锅。
见打的差不多了傅念文就让人停了手,这些小痞子下手也留了分寸,没有照死了招呼,顶多就是些皮肉伤,捡了半根一侧房顶塌落下来的木椽在手里掂了掂,傅念文示意其余几人退后,上前踢了一脚张淮的右腿,让那条腿换了个角度,接着手中的木棍就直接抡了下去。
咔嚓!
傅念文手中的木棍应声而断,而张淮的小腿也随着响声扭曲成了一种诡异的姿势。
而傅念文身后的地痞们也随着那声刺耳的声响下意识地抖了抖,比起他们,傅念文下手才是忒狠。
“嗯嗯嗯嗯——”
麻袋下的人惨哼出了长音,紧接着抽搐了几下就没了动静。
傅念文随手扔下木棍,让杨三给张淮松了捆绑,就带着他们离开了破屋。
“累了一晚上,带着兄弟们去喝点酒放松一下吧。”从口袋里掏出三块大洋,傅念文随手扔给杨三。
“唉、唉。”知道傅念文下手狠辣,可刚才傅念文打断张淮腿的那一幕还是太过震撼,以至于此时杨三对着傅念文又有了点畏缩。、
“人,你们给我盯着,我还不想让他死,今晚的事有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们明白?”傅念文瞥了杨三一眼,甚至嘴角还微微带了丝笑意,可他这模样在月光斑驳略显昏暗的小巷里却带着说不出的狰狞恐怖。
“明白,明白,爷,我们懂得。”杨三赶紧应和,身旁的另外几个小痞子也是点头如捣蒜。
“去吧。”该说的说完,傅念文挥了挥手转身走了另一条岔路。
送走傅念文,杨三觉得头顶有点凉,抬手一抹脑门,竟是一手的潮湿,手里的三块现大洋沉的有点烫手。
一颗甜枣一大棒,傅念文对如何拿捏打压他们做的得心应手。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