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五章
作者:听风叙 [更新时间] 2018/6/11 20:28:25 [字数] 2054
第五章
“是是是。”杨三一连声的应着,匕首倒是没忘了抓在手里,毕竟虽然沾了自己的血,但拿在自己手里总归比拿在傅念文手里要多几分安全,至于真要是再动手这匕首能在他手里待几秒,被彻底吓懵的杨三倒是没顾的上细想。
傅念文走回石桌边,看那些痞子连滚带爬逃命似得的奔出山洞。
领头的杨三似乎对这帮人还有些威慑,哪怕其他几个实际伤的比他重,四个人还是搀扶着他一起走掉,而不是自顾自的逃命。
本来想出去找母亲回来,可临出洞口时,傅念文突然又改变了主意,也许这是个把母亲送回傅家的一个契机呢?
梦中的最后他才明白,母亲跟父亲是一直真心相爱着,苦恋分离了这么多年,命运加诸的磋磨实在太多,既然现在袁叔都不在了,他何苦再纠结阻挠。
想到这,傅念文回身到洞里将原本就因为打斗弄乱的东西翻扯的更加凌乱,看着差不多了,回身找了个木棍,掂了掂分量,抬手在自己额头上敲了一记,力道不算大却足以皮破血流,忍着晕眩将木棍抛远,傅念文偎着石床边坐倒,等着母亲回来。
沈云娘回到山洞的时候被山洞里的凌乱景象吓了一跳,尤其是当看到儿子满脸鲜血倒在床边人事不知的时候,心都要被吓停了,抱着儿子拼命喊却得不到任何回复,慌乱中找了干净的布给儿子先裹了额头上的伤口,她背不动人只能急急忙忙的下山去找大夫。
母亲痛彻心扉的呼喊忍耐着不作回应,傅念文听着母亲的脚步声出了山洞,才捂着伤口悄悄跟在母亲身后,直到看着人安全的下了山,进了镇上,才又踉跄着回了山洞。
卖皮货的钱都在自己身上,母亲身无分文,傅念文算准了山路崎岖,那些个大夫不会跟着连诊费都拿不出的母亲进山,没有了可以依靠的袁叔,救他心切的母亲唯一能依靠的人只有她的“丈夫”。
果不其然,傍晚夜幕快要降下来的时候,傅念文听见了洞口外传来了母亲的声音,同行的还有几个脚步声,其中一个声音非常熟悉,不是别人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傅文旭,而听到母亲的声音,傅念文原本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放松了下来。
“念文!念文!”沈云娘冲进山洞的时候,刚好看见傅念文捂着额头张开眼睛,激动地整个人都扑了过去,想给他看一下伤口,却又怕弄疼他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把手放在何处,只能颤抖着手捧着儿子的脸颊,眼神里满是惊慌无助。
“娘,我没事。”感觉到母亲贴在自己脸颊上的手止不住的颤抖,手指凉的几乎感觉不到温度,一瞬间傅念文心中被愧疚填满,也许他不该这么吓母亲的,可如果不这么做,母亲是没有契机回到傅家的。
“怎么会没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娘不过刚走一会儿,你怎么就受了这么重的伤?是谁打的你啊?”儿子半边脸都被血糊满了,好在意识还算清醒,沈云娘心痛的连声追问。
“没事的娘,只不过是几个没事找事的痞子,应该是进山闲逛误打误撞闯了进来,我也是一时大意才被他们偷袭得手,您放心以后我会小心的。”那些人今后还有用,傅念文不打算让别人知道那伙人的来路。
“云娘,先别管那些了,我看念文伤的不轻,咱们赶快先带念文去看大夫。”跟着沈云娘而来的傅文旭看着洞里的情况也是心惊,不过到底是男人沉稳,最先顾着的还是儿子的伤势。
“啊,对对,念文,走,娘带你去看大夫。”听到丈夫的提醒,沈云娘赶紧搀扶着儿子起身。
而另一侧的傅文旭也想帮忙扶着,可却有些畏缩的不敢伸手,看到儿子受伤他很心疼,可又怕儿子排斥自己抗拒之间又加重了伤势,只能亦步亦趋焦急的跟在母子俩身侧,下意识的张着手臂将母子俩虚虚的拢着。
傅文旭是带着下人来的,抬着担架,傅念文本来不想躺,可架不住母亲哀戚的眼神,只能躺了上去,只是没躺多久意识就一阵一阵的模糊了起来。
头部受伤本就流血多了些,之前送母亲下山又赶紧折返回山洞,期间因为挂记母亲担心她出意外,一直也没休息,此时放松下来,自然有点挺不住,夜晚的山间山风偏冷,没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念文,你是不是冷啊?咱们很快就到了,你一定挺住啊,你不要吓唬娘知不知道?”走的太急,沈云娘一时忘了给儿子拿件衣服,此时见儿子冷的发抖,只能抓着儿子的手不断揉搓,希望能给他带去些许热量。
“娘,我没事,你别担心,就是一点皮肉伤,不碍事。”自己下的手,傅念文自己心里有数,只不过今天不知道是不是不敢巧,还是太赶巧,他竟然真的有些发热。。虽然极力忍耐,但被冷风一吹人还是不住的微微打颤。
“念文,念文!”眼看着儿子说话都带着牙颤的声音,沈云娘的泪水止都止不住。
一件带着体温的长衫落在身上,带着他不太熟悉,却又让他安心的味道,看着那小心翼翼帮自己盖好长衫的手掌,傅念文手指一动,动作比意识更快一步拉住了那准备离开的手掌。
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此时的父亲,梦里最开始的憎恶,怨恨,针锋相对,早已被后面为自己忧心为自己顾虑,一心想将他拉回正轨的父亲代替。可就算重来一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跟父亲打开现在的僵局,只能低低的说了句。“•••••帮我照顾我娘。”
本来他是乏累的想睡觉,怕到时候下了山惊动了傅家,奶奶跟二娘过来的话母亲一对二再吃了亏,便嘱咐父亲帮忙看顾着母亲些,却没细想,他这话在这种时候说出来不亚于遗言,傅文旭因着这句话差点没一个踉跄摔在山路上,一旁的沈云娘死死咬着自己的手指才没哭出声。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