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二章
作者:听风叙 [更新时间] 6/11/2018 8:27:06 PM [字数] 1685
第二章
当袁叔兴冲冲地拉着他抬出那一大箱股票的时候,傅念文心中隐隐生起一种不安,而且那种感觉很强烈,当听着袁叔说终于有了能力能照顾他们母子的时候,傅念文心中的酸涩地发苦,他很想上去抱抱无怨无悔为他们母子付出这么多的袁叔,这个他一直当做父亲般崇敬的袁叔。
“袁叔,要不咱们离开这吧?“傅念文很怕事情脱离自己的掌控,他很怕他最终也摆脱不了命运,袁叔会因为麒麟王的股票再次送命。
“离开?“袁永兴一愣。
“是啊,离开这里,就咱们三个。“傅念文说的笃定,只要离开这里,袁叔就不会死,之后的一切也不会发生。
 “好!“略一思索袁永兴痛快的点头。离开这个地方,离开一切跟云娘有瓜葛的人跟事,也许他跟云娘还有可能。
“那我先去打水。“因为还要做晚饭,傅念文高兴的提着木桶出门打水,却没想到有些事情还是发生了。
当他再回到山洞,袁叔已经不知所踪,不安的预感在扩大,傅念文只能出去找,按着记忆中的情形找到小酒馆,果然找到了烂醉如泥的袁叔,傅念文无声的叹了口气。却没想到也是因为遵循记忆的结果,他也错过了跟小蓉相认的机会。
将袁叔带回山洞,看着母亲细心地照顾,只是母亲的眼中有对朋友的无奈,有对亲人的不忍,却独独没有对情人,对爱人的疼惜,他知道,有些事终归还是他左右不了的。
在山顶找到酒醒的袁叔,傅念文只能陪着他端起酒碗喝着酒。本想劝慰几句,没想到袁叔却先打起了精神,他说要带他们母子走,离开这里,也许在袁叔心里,只要离开了这里,母亲就会淡忘,就会放下,就有可能接受他。
本来他是想立刻就走的,可袁叔说什么也要等母亲过完生日再走,浓重的不安一直在他胸口盘旋,他提议要去镇上吃,可母亲说什么也不肯去,他只能买了饭菜回到山洞,将所有能防身的武器放置在最顺手的位置,他相信就凭张淮跟沈万生手下那几个蹩脚猫的功夫打手还奈何不了他跟袁叔的联手。
可回来的途中袁叔说有东西忘了买,又折了回去,本来他想跟着,可袁叔说只有母亲在山洞等着他不放心,让他回去陪着云娘。
大雨不期而至,傅念文焦躁地在山洞里踱步,而母亲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拿上雨伞跑了出去。

“娘!你去哪?“没看清母亲拿了什么,傅念文想拉住母亲,却被母亲躲过。
“你在山洞等老袁,我出去有些事情。“
知道母亲是要去找父亲的,傅念文这一刻真的很想对母亲吼一句,你知不知道你去找你爱的人,但有个爱你的人今天很有可能遭遇危险啊!可一切毕竟只是在梦里发生的,他不知道该怎么说服母亲相信自己,不过转念一想,母亲躲开也好,张淮跟沈万生如果真的要动手,绝对会有备而来,如果母亲能避开,他跟袁叔也能放开手脚收拾了这帮贪得无厌的人渣。
傅念文抓上弓箭沿着山路一路寻到山下,却没有看到袁叔的身影,心急如焚间,他想起了袁叔说要跟母亲求婚,那是不是说袁叔会去买戒指,当他一家一家挨着首饰店找过去,终于在其中一家问到了线索。
只是那店员说,袁叔早已经拿着戒指走了,不安的情绪已经像是凝结成了一把实质的利剑,悬在他的头顶,随时就要落下。
顶着暴雨,傅念文疯狂的往山上跑,可当跑到洞口的时候,他还是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一幕,他的袁叔,他心目中的父亲,已经满身血迹的趴在洞口的泥泞中。
“袁、袁叔?“傅念文只觉得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喉咙里窜出的声音小的几乎被雨声淹没。”••••••袁叔?“
“袁叔!“脚下的路很滑,傅念文只觉得脚下发虚路比平常还要湿滑崎岖,因为只是短短的几步路,他就摔了好几个跟头,等他踉跄着来到袁永兴的身边时,傍晚还兴奋的跟自己说要跟母亲求婚的人已经没了气息,因为失去了太多太多的血,此时已经被雨水淋得冰凉。
“啊!!!!!!“伏在袁永兴的尸体上,傅念文痛吼出声,他已经在尽力避免了,为什么还会发生?!为什么他还是没能救到袁叔?!为什么之前他不再强硬一点要两个人走!
拳头捶的流血,他却毫无感觉,比起梦中的痛,现在他除了痛心中更多的是悔恨。
“他、他真的死了?“
被雨水淋得像落水狗一样的沈万生,畏畏缩缩的站在几步之外,看着傅念文,胆小怯懦毫无骨气,一点不像能杀人的模样,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因为贪念将自己变成了毫无人性的杀人犯。
这一世袁叔什么都没跟自己说,自己独自在大雨中死去,可傅念文却清楚地知道,凶手是谁!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