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五章
作者:天罗 [更新时间] 2018/5/18 20:45:57 [字数] 3023
君路一直知道自己的运气不那么好。每当他看到一丝希望的曙光时,转瞬便是无尽的黑暗。每当他觉得已是绝望之境,现实都会以残酷的方式让他知道,之后的处境还会更糟。
    那天钟毓离开之后,君路已经连动动手指将薄被盖好的力气都没了。可是别说吸收天地灵气,连体内的真气都被禁锢着无法运转。
    直至过去了好几天,君路才恢复了些微的精力。这几天里,一直没人出现,他也只能如曾经被囚禁在那个府邸之时,每日望着窗外打发时间。
    君路注意到屋内没有衣物,他不知道这屋子设置了阵法没有,不过即便没有,他也没法裸着出去。何况即便有衣物,他也还记得这里是亘鸿门。
    一切真如回到了那个府邸,或许比那府邸好一些的是,这里起码还是留下了床单,床幔和薄被吧。君路半躺在床上,用薄被裹着赤裸的身子,望向窗外,一动不动的姿势已经维持了好几天。
    直至君路终于恢复了些微的精力,钟毓再次踏入了他的视线之内。
    君路很想问问,能否放自己回家?或者等钟毓玩儿够了,腻了之后,能否放自己回家?
    可是钟毓进来之后一句话没说就直接褪去了身上的衣物,掀了裹着君路的薄被,握住他颇为纤细的腰身便开始了又一轮的凌虐。
    于是君路什么都没问,也什么都没说。他还记得,当初在那府邸时,无论说什么,都只会刺激得那些人更为兴奋,加深自己被凌虐的程度。那还不如就把自己当做死物,不动,不说,还能让人尽早的觉得无趣腻味。
    钟毓在胸中憋了一团火气,只想宣泄出来。他同样也什么都没说,没让君路知道,自己去了一趟君路所说的“家” 。
    顺着亘鸿门势力范围往南走,边缘处的峡谷不算难找。于是钟毓很快便顺着峡谷之下的河流找到了那块巨石,可是巨石附近方圆数十里的范围都被他找过了,没有屋舍。
    只有巨石脚下由石块和黏土垒起来的坟包。
    坟包里面是空的,靠近巨石的方向有一块缺口,堪堪够一个成年人匍匐着挪进去。钟毓用神识探查过里面,也只有一块刚够把缺口堵起来的石头。
    君路……难道是把这坟包叫做“家”?如果他钻进去,连站都站不起来,只能紧紧地卷缩着身子侧躺着。君路为什么要说他想回家?回到这样的一个坟包里?
    钟毓心中被这团无名火烧得只想狠狠地宣泄出来,却忘了问君路为什么。
    所以钟毓不知道,君路只是希望有一个能回得去的地方;他也同样不知道,君路的神魂几次被燃烧,本就不剩多少时日了。
    那个坟包,确实是可以作为君路的家,无论是活着,还是死后。可是如今君路自己都觉得已经没什么可能再回去这个“家”了。
    至于君路和钟毓进入宗门之前的那个小镇?那老头儿早在他俩进了亘鸿门当了“仙人”之后就把那号称沾了“仙气”的小茅屋卖给了镇子里的大户,换了钱之后老头儿又拿去换酒和赌博。荒淫了没多久,便耗尽了元神,自个儿投胎去了。
    而那小镇,也不是君路的故乡。君路最初被拐卖的地方不是那小镇,人贩子带着他走了几个村镇,才刚谈妥了生意就遇上了山洪。
    那时候还太小的君路竟奇迹般地挣扎着活了下来,可是只剩下独身一人的君路却不知道自己的身生父母是哪的人,叫什么,甚至不知道自己叫什么。他也无法再回去了。
    之后君路被路过的半疯老头儿捡了回去,又一路流浪到了遇到钟毓的小镇。君路记忆中刻骨铭心的一切劫难与不幸,一切幻梦与美好,或许就从最初与钟毓的相遇开始。
    自钟毓去了峡谷再回来之后的而今,他与君路的相处模式渐渐固定了下来。每隔几日待君路稍稍恢复了些精力,钟毓便会出现。
    君路也不想再问什么,也不再期待还能回家。不过还好,也没陷入彻底的绝望。君路还记得,自己的时日无多,届时,便是解脱。连轮回都不会再有的彻底的,解脱。
    这样的日子过得很累,君路总也无法彻底恢复过来,于是开始以睡眠来补充修复精力。其实到了金丹境,早就无须睡眠和饮食,但过于疲劳却无法吸纳天地灵气,体内真气也无法运行,君路也只能以长时间的睡眠来恢复了。
    然而这样的睡眠时间太长,往往是只有钟毓出现的时候,君路才会被唤醒。当钟毓离开之后,他便再度陷入沉眠。
    可是渐渐的,钟毓发现君路即使睁着眼,也如同梦游一般,整个人都没完全清醒过来。
    如果君路是清醒着的,他不会喃喃地说自己想要回家。却又不回答任何钟毓的疑问。
    其实君路也不是完全没有记忆,只是很模糊朦胧而已,介于半睡半醒之间。然而糟糕的是有时候他自己说出的话都不太有意识。
    “抱歉……”君路的目光如同蒙着一层什么,像是什么都没在看。
    “什么?”
    “弄脏了你呢……”曾经高高在上,纯洁无瑕的白云,就这么掉落到泥淖之中。真是肮脏啊,和那府邸之中的人们,一样。
    “君路?”钟毓觉得心脏像是被人狠狠地揍了一拳,以至于连呼吸都为之一窒。恍惚间有些不明白,自己这是在做什么?为什么要对君路做出这样的事?仅仅是因为想要拥有吗?即便明知道这是对他的伤害也要继续?
    明知这是错的,可钟毓就是停不下来。一旦食髓知味,要怎么才能戒掉对君路的瘾?如果不曾拥有就算了,可是失而复得的心情让钟毓怎么停得下来?
    只是再怎么刻意忽视,钟毓也渐渐发现君路的状态不太对。也不是没检查过他的身体,丹田,甚至是识海。可再怎么用神识探查,一切都是正常的。
    或许君路真的没什么大碍吧?
    钟毓当初没问,君路也没说。所以钟毓不知道也更没想到,其实出了问题的竟然会是君路的神魂。
    君路觉得很累,像是走了很远的路,明明非常累了,却还在不停的走。这条路走了多久?要走到什么时候?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
    然后君路看到了小小的钟毓穿着一身白衣在前方看着他。
    “钟毓?”君路伸出手,发现自己的手也同样那么小,甚至比钟毓的手还小。可是伸出去的手却那么脏……
    君路有些难过的将手收回来,前面的钟毓那么干净,白得仿佛在发光。如果这么脏的手碰到钟毓,会把他弄脏的吧?
    他想把手在衣服上蹭干净,可是衣服也没比手干净到哪去,甚至还更脏。越是蹭,手就越脏。君路急得都想哭了,然后他抬头去看钟毓,想让钟毓等等自己。
    但君路抬起头,却只见到钟毓转身继续朝前走去。君路忍不住跟上去,钟毓却越走越快。原先仿佛伸出手就可以抓住的背影,渐渐变小,渐渐看不清晰。
    “钟毓别走!”
    以化神境的听力,以二人目前极为接近的距离,只要君路发出了声音,钟毓就不可能听不到。
    于是钟毓听到君路发出了几乎微不可闻的一声“呜”。随后君路的气息便弱了下去,而且气息与气息的间隔也越来越长。
    君路摊软在路上,望着已看不到钟毓的远方,仿佛耳畔又响起了那老头在旁的冷嘲热讽。
    真好啊,原来我曾经也爱过。君路满心酸涩,却还是忍不住扬起了释然的笑容。
    虽然这份太过朦胧太过脆弱的爱在小小的钟毓离开了小镇去往宗门求仙之后,便已死去。
    后来君路也去到了亘鸿门,但那时候对钟毓的感情早已变成了仰望。那么高高在上的白云,地上的污泥除了不切实际的仰望之外,还能如何呢?
    
   “只要我弄到万年太岁,千年的不败仙昙,天潭碧藕和渊冥真火就可以重塑君路的神魂和肉身吧?”钟毓不知道这些东西都在哪,但他不在乎要花多久才能弄到。
    现在君路微弱得随时会消散殆尽的神魂被钟毓温养在自己的识海之中,倒是免了彻底君路弥散于世间的危险。只是当钟毓将君路那微弱得随时会消亡的神魂小心翼翼地放入自己的识海时,也共享了君路的记忆。
    不仅仅是看到了君路这一生的过往,还感受到了他的思想与念愿。
    于是钟毓也才明白,自己曾经错过了些什么。
    “可是你就算恢复了他的神魂和肉身,也保不住他的记忆,重生之后他可不会记得你是谁啊。”
    “没关系,我帮他记着。”忘了也好,或许我们还能重新开始。
    钟毓离开了亘鸿门,不再回头。
    此后,亘鸿门也再没有钟毓的消息。也不知道他到底弄到那些重塑神魂和肉身的天材地宝没有,只是可惜了这本该是下一任掌门的天之骄子,就此了无音讯。
作者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已经是最后一章了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