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转换成繁体]    萌点微博  
第四章
作者:天罗 [更新时间] 5/17/2018 8:44:37 PM [字数] 2184
钟毓的道心都有些不稳了,隐隐有些走火入魔的迹象。暖床?是他理解的那个意思吗?那些凡人……他们怎么敢!?他很想去找到那个地方,再杀一遍那些人,可是君路说他已经报过仇了,那么要把那个城镇的人全都给杀了吗?
    “冷静!别冲动!”他此刻是彻底被钟毓吓到了。自己裸着上身只穿着亵裤的躺着床上,然后钟毓整个人就压了上来?这算什么?他不是不知人事的清纯小子,可他也不愿意去把那些龌蹉之事联想到钟毓身上。然而现在两人的这模样,也太尴尬了些吧?
    听到君路的声音,钟毓好歹算是回过了点神,也才发现此刻君路竟被自己压在了身下。而君路泛着些许水光的眼眸看上去又是那么的惊慌无措,不由得让人便心生怜悯起来。
    怎么办……钟毓知道自己该立刻起身离开并向君路道歉的,可他就是动不了,像中了固化术一样。然而更糟糕的是,他不想离开。
    “君路……”钟毓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鬼使神差的,便伸手抚上了身下这男人的脸颊。
    被压制着无法动弹的男人瞬间就苍白了脸,他不敢相信此刻发生了什么。如果说自己被钟毓压在身下能还勉强解释是意外的话,那这样的动作,要怎么才能骗自己说这不代表什么?
    “君路,你……”受委屈了。可是为什么要用这么惊惧的目光看着我?
    “你……你冷静点……”被唤作君路的这个男人想努力让钟毓冷静下来,可颤抖的声音都表明他自己也没法冷静。
    “别这样看着我!”钟毓的怒火完全压制不下去,他也不知道会愤怒成这样,是为了君路的遭遇还是他用那么畏惧的目光看着自己?
    “你别,别这样……”先把你的手拿开,再从我身上下来,好么?即便一再告诉自己某些事是不可能的,可我控制不住的会怕啊。
    “别怎么样?”钟毓的怒火在持续燃烧,他甚至不过脑的就吻上了君路。
    “唔!”口舌被封堵,原本就被吓得整个人都不好了,现在更是觉得有什么绷紧的铉断了一般。
    好不容易,钟敏才结束了这个甚至算不上吻的唇舌相交。这时候也稍微冷静了一些,刚才……自己做了什么?
    钟敏有些茫然地望着君路,却没想到君路此刻竟也被吓得头脑有些不甚清明了。
    “你……钟毓,你别这样,”君路的面颊和双唇苍白得半丝血色也没有,如果不是下唇还有刚被咬破的殷红,几乎都不像是活人会有的肤色,此刻他的声音抖得语不成调,“别这么冲动,别弄脏了你,我那时候,除了被那人当禁脔之外,还被他拿去接待各种客人,我很脏,别碰我,不然你也会被弄脏的……”
    之后,君路再说什么钟毓都听不到了,脑中只剩一片空茫。
    钟毓其实知道自秘境之中与君路再次相遇,自己是多么的无礼。
    十多年前,君路之所以会被逐出山门,原本就是无辜的。他只是多方利益计较相争的牺牲品而已,随便背了个莫须有的罪,便轻易被逐出了亘鸿门。
    毕竟,君路只是一个没什么天赋的杂灵根而已,悟性也不怎么样。即便那时候钟毓愿意用各种天材地宝给他把修为境界堆上去,也有极大的风险导致君路最后走火入魔而身死道消。
    可惜君路和钟毓拜入亘鸿门的时机太不凑巧,正赶上了宗门内各方势力角逐到白热化的时候。钟毓的天赋及悟性都太高,入了宗门没几年便被当做下一任掌门或者顶梁柱来培养。
    这样的敏感时机,毫无天分的君路出现了。钟毓那时候连自保都极为勉强,何况是保下这样的君路?
    最终君路没有被处死,却也被废了修为,毁了经脉,沦落成一个普通凡人都不如的废人。
    钟毓当时为了保住君路的命,也妥协了不少,此后也不敢去探听君路的消息。
    再后来,在秘境之中再次相逢,钟毓当时的心情其实已经激动到了不知该说些什么。他还记得,当时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没有妖兽,没有那么多的旁人,天地间只有君路和自己。
    那时候他就痴痴地看着君路,直至身边有人说话,才将钟毓的目光及思绪拉了回来。当时钟毓听到他身边有人在小声问自己,那个衣着破旧的穷酸散修看着怎么那么像十多年前被逐出宗门的废物?
    当钟毓发现身边居然还有人摸着武器打算对君路动手的时候,他愤怒极了,可是却错把怒意撒到了君路身上……
    思绪飘摇了许久,钟毓才回过神来,也才发现自己此时正在做什么。
    现在,是在……做什么?
    钟毓茫然地看到自己身下的君路正随着他腰间晃动的节奏而摇摆,他下意识地伸出手去触摸二人身体相连的部位,自己的阳具差不多已整根没入到了君路的后穴里。
    手像是被烫到了似的狠狠颤抖了一下,却舍不得收回来,反而是更为细致地抚摸着相连的部位。
    至于第一次品尝到被整个包裹住的滋味的阳具,更是兴奋至颤抖不已,好想加快速度,加大抽插的力度。更何况这个被自己彻底拥有的人……是君路!
    思绪回归,却又糊成了一团的钟毓再次继续原本进行着的动作,而且幅度更大,力度更大,速度也更快。逼得紧闭着双眼的君路发出一声闷哼,却惹得钟毓更为兴奋起来。
    君路之前还努力想让钟毓冷静下来,可是当钟毓的阳具强行抵入了他的后穴,君路便放弃了徒劳的挣扎,反而是竭力放松自己的全身肌肉。
    这时候已经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了,君路毕竟不是不知人事的清纯小子。他在那府邸的几年里,已经有太过深刻的经历,深刻到了此时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府邸之中。
    君路其实能理解钟毓为什么会这么愤怒,毕竟即便只是一个被逐出宗门的废人,可却落到了凡人手里当做禁脔还被拿去待客。这不是狠狠地打亘鸿门的脸么?何况以钟毓的天赋,在宗门想必是有极高的身份地位吧,那么他肯定也会觉得颜面无光。
    只是君路理解不了,现在钟毓在自己身上是做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这样的行为……和他在那个府邸中遇到的那些人,有什么不同?为什么钟毓要自取其辱呢?他本该是高高在上的白云啊!
作者的话:
评论
  • 每页显示 20 条 第 1 0 共计:0